目前分類:Tina 的 閱讀心得 (128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542945760-493321233_wn.jpg

 


「別害怕。」

 

 

 


關於閱讀,經常我很害怕有所謂的正確性,而我自己又如往常一樣只顧自己畫錯重點。

 


不過,菲特烈.貝克曼(Fredrik Backman)《每天,回家的路就更漫長(And Every Morning the Way Home Gets Longer and Longer)》這本薄薄卻充滿溫暖的小書卻一開頭就告訴我~~「別害怕」。於是我用自己所能理解的方式來閱讀這本書。

 


這是我第一次閱讀菲特烈.貝克曼的作品,不過隱隱約約感覺這位作者的作品好像很威,至於調性合不合,就用這本小書做決定。(笑)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beanbf_460x580.jpg

 

懷念舊時的幸福時光是正常人的專利。

而即使再怎麼努力假裝,我們也永遠不可能恢復正常。

 

 

 


一場意外的車禍,讓吉娜和警方同時發現,原來與自己結縭十數載的丈夫竟然是連續殺人犯。丈夫是殺人犯也夠倒楣了,一開始連吉娜也被認為是殺人棄屍的幫兇,縱使後來經過檢警一番調查後還她清白、無罪釋放,但在這個網路訊息傳播速度幾乎要追得上光速的年代,還是有人不相信吉娜不是共犯,即便她帶著兩個孩子一再改名換姓,從一個居住點製造斷點後逃到另一個居住點,沒過多久還是會被強大的網路使用者肉搜出來,並且有無數難聽的網路霸凌、也有實際上門的破壞者。

 


幾乎算是逃亡的生活,吉娜都忍不住想,證人有法律保護,她和兩個孩子怎麼樣也稱得上是丈夫罪行下的另一種受害者,但他們得不到任何保護,甚至必須放棄正常生活,只為了逃避無聊網路使用者的霸凌。

 


在與一位網路駭客匿名人士以比特幣作為付款方式之下,吉娜與孩子順利經過數年的更名和換地點居住。現名為關恩的單親媽媽,住在鄉下小鎮的湖畔旁。孩子們進入最需要同儕支持的青春期,也同時順利在學校結交到好朋友,此時,關恩住家邊的湖畔又發生命案,手法和前夫多年前的犯罪手法如出一轍,關恩直覺周圍似乎有點兒不對勁,可是總不能這樣一直躲下去,孩子的人生不能就此犧牲。

 


------也許是自己風聲鶴唳太久了的錯誤感覺吧,反正自己沒犯罪也不怕警方來找麻煩,已然變成一名為母則強的關恩決定繼續留在這個小鎮,可,還會有怎樣的麻煩找上她和孩子呢?一路幫助關恩的網路駭客匿名人士,真實身分又是何等人也?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既然已經破案了,我為什麼還要採訪這個案件呢?主要是因為我想釐清兇手犯案的動機。兇手和被害人之間沒有任何的交集之處,在案件發生前,他們素昧平生,兇手跟被害家庭之間也沒有任何糾紛,然而,那個男人卻對他們作出了令人不忍直視的殘忍行為。

「無動機殺人案」在現代社會中早已屢見不鮮,但即便沒有直接的原因,背後也有間接的契機,像是負債累累、家庭方面的問題、無法適應社會生活⋯⋯等。當然,本案兇手的背景也並非純白無瑕。根據法庭記錄,法官認為他的惡行和生活背景有關。但我把法庭紀錄反覆讀了好幾遍,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

惡魔是如何進駐他心中的?

 

 

 


故事由一樁由公園遊民望月殺害一對年幼小姊弟開始說起,寒冷雨夜裡,嫌犯前往警局自首,並且順利尋獲兩具被埋在土裡的小孩屍體。有自白,有證據,法院當然開始審判,但看在寫實報導文學者或資深記者眼中,這個案子並不尋常,因為沒有「因」,所謂的「因」,只有凶嫌在法庭中一直鬼打牆的幾句話~~「沒有形體的神靈惡魔特地對我下了指示,要我殺死兩個孩子,這背後肯定大有深意。」

 


「深意」是什麼,嫌犯說不出,在實際案件調查中也始終找不到相關原因。不過殺人要負責,雖說嫌犯對動機的說法令人無法接受,但,有行為有事實,遊民望月最終還是被判死刑,並在數年後執行。

 


22年過去了,當年慟失一雙子女、也搬離傷心地的小椋夫妻,被鄰居發現夫妻兩人與15歲的女兒遭人殺害,遭殺害的三人,口中都被塞入當年望月在監獄服刑時寫的和歌。這時若要懷疑兇手是遊民望月已經太牽強了,畢竟他在數年前死亡,往受害者是否曾和人結怨的方向去查,還是跟22年前一樣,夫妻和女兒都沒有和任何人結怨,甚至絕大部分受訪者都認為他們是不錯的好人。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7.jpg      Image 3.jpg

 

 

開元元年地震之時,大地裂隙,落星塊從土中翻出,伴隨一股灰色煙柱衝向半空。人們看見,灰煙凝聚成一條龍的樣子,在落星石周圍徘徊良久,方長嘶而去。想必,那就是上古之妖的形狀。

 

 

 


「被遺忘才是真正的死亡。只要還有人記得,就不會死,不會滅亡。」打著這句義氣與理性兼具話語的考古學者路岸,因為恩師與女兒在日本三一一海嘯中失蹤而被宣告死亡,不見屍骨不死心,事故五年之後,路岸來到當初恩師最後現身之地,想要憑弔一番,更因為種種原因讓路岸相信恩師的女兒並沒有死亡,也許她因為某些緣故無法以本人原貌出現,路岸想找到當年那名少女。

 


路岸的這趟日本行,曲折離奇,要尋人合理,但隔了五年才要尋人,就真的有那麼一點令人起疑。雖說是推理小說,但如果是像我這種推理能離奇差的讀者,沒關係,放寬心不用推理,跟著故事走,保證能讀到精材程度超越自己推理千百倍的真正理由。

 


熟悉我部落格的朋友應該會發現,我甚少閱讀奇幻或科幻小說,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受過理工科和法律系的教育,讓我擁有一種類似「沒有直接證據就不能定罪」的閱讀邏輯,奇幻和科幻小說正是敗在這一點,因為不符合現實與日常,估狗也估不到,所以不能說服我。那我如何欣賞手邊這本唐隱精采絕倫的最新奇幻小說《龍嘯夜行抄》呢?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5179500__SX318_.jpg

 

紐約是他環遊世界的第一站。說起來這是一趟意外之旅,全因勒思企圖擺脫一個棘手狀況,而且他相當得意這樣的安排──他想躲避一場婚宴。
 
過去十五年來,亞瑟.勒思一直都算是單身漢。更早之前,他在二十一歲那年和老詩人羅伯.布朗本忘年相戀,同居多年,猶如潛進一條愛情隧道,走出隧道時已三十幾歲。陽光刺得他難以睜眼。人生路走到哪裡了?那一段情路中,他遺落第一階段的青春,宛如火箭升空後第一節脫落,燃燒殆盡,一去不復返。目前他處於第二階段,也是最後的階段。他發誓這階段誰也不給,他要留著好好獨享。然而,問題來了:獨居生活如何不至於落得孤伶伶?

 

 

 


安德魯.西恩.格利爾( Andrew Sean Greer) 的《分手去旅行(Less)》堪稱是一本極致的笑中帶淚的精彩小說。

 


急欲擺脫失戀挫敗感的主角小咖作家亞瑟.勒思用旅行來療傷,一路卻還想著新歡與舊愛------21歲時與老詩人羅伯的忘年戀,15年過後老詩人更老了,他不想拖累還尚年輕的亞瑟.勒思,於是提出分手,自己搬進養老院。

 


------同居多年,猶如潛進一條愛情隧道,走出隧道時已三十幾歲。陽光刺得他難以睜眼。人生路走到哪裡了?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483707714-758153284_wn.jpg

 

新名字帶來新身分,但我還沒想好妮琪會是個怎麼樣的人。我知道她外表是什麼樣子,可是她該有怎麼樣的打扮和行為舉止,她的老朋友是誰,還有閒暇的時後她都做些什麼都還是一個未解的謎。她會比托麗更像真實的我還是更不像呢?哪一個會比較安全呢?
 
還是認為自己會再次享有安全的生活只是我在自欺欺人罷了?

 

 

 


R.J.安德森(R.J.Anderson) 的《平凡的我重生(Quicksilver)》,書中主角換成由前一本書的小配角托麗擔任,艾莉絲則變成是一個很微妙的存在。當前一本《完美的妳去死》確認托麗是外星人的身分後(我也是讀到第二本才知道原來不是平行世界,而是外星人的故事,唉,老了),為了躲避其他外星人的騷擾,托麗舉家搬遷到無人知曉的地方,她也改名換姓為妮琪。

 


新名字新身分,故事一開始的充滿新鮮感,令我對《平凡的我重生》乍生好感。低調成為平凡少女的妮琪的生活和交友,讀起來非常舒服,就是一般女孩家應該有的青春期,只不過稍微突出的是,這個十七歲少女擁有過人的理工頭腦,父母卻因害怕舊事重演,而明確要求妮琪等到上大學之後再將這部分的天才表現出來。

 


妮琪沒有不樂意,因為她發現了雖然自己是領養來的孩子,父母卻待她比親生還要親生,問題在於當初設計綁架她的其中一名外星人又回來找她。完美的外星少女托麗死去之後,要如何讓平凡的妮琪重生,開怎樣擺脫擁有高科技的外星人的追捕呢。又是一個後段科幻到不行的故事。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PB7D000004.jpg

 

就是那一天,我開始明白自己心智的運作方式跟別人不同--我理所當然的想法在別人看來可能無法置信,甚至會嚇到他們。所以我沒法談三的顏色,或是三角形的味道是否比圓形好,或是彈奏巴哈時我腦子裡出現的煙火,因為別人會認為我瘋了。然後他們就會怕我,不想再和我ㄧ起。
 
因此我把心裡那些別人看來怪異的感官知覺隱藏起來,一個我發誓再也不要透露的秘密。一開始我會犯些小錯,因為要知道哪些才是「正常」,哪些不是並不那麼容易,直到九歲的時候,該做的轉變都已經清楚了。因此對這個世界來說,我根本就平凡無奇,沒什麼不可臆測,當然也就沒什麼好怕我的。

 

 

 


當眼睛看到特定字母時,會有相對應的顏色產生;當耳朵聽見特定音頻聲音時,會產生不同觸感或生理反應。在還沒閱讀R.J.安德森(R.J.Anderson) 的《完美的妳去死(Ultraviolet)》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這樣的人,而這類人算是有某種特異功能的「聯覺症患者」,並非精神病患。當你遇見這樣一類人時,若腦中沒有對應的「聯覺症患者」,很可能你會認為對方瘋了。

 


R.J.安德森的《完美的妳去死》就是很典型一本以「聯覺症患者」艾莉森眼中望出去的世界,生來特異的大腦聯結導致她自己出現無法承受的痛苦和對應出的反應行為。當她與全校最完美的女孩托麗發生爭執時,竟然發現托麗變得四分五裂且一瞬間消失在自己面前;接下來的狀況是,托麗真的無故失蹤了,經過警方一再查證,艾莉森果然是當天最後一位親眼目睹托麗存在的人,而艾莉森也在事發當時開始出現攻擊他人和嚴重精神失常的問題。母親先報警將艾莉森送往精神病院,警方開始認為艾莉森可能已經殺害了托麗又棄屍,問題是,找不到屍體等直接證據,而艾莉森孩一職處於精神不穩的狀態下。故事會如何發展呢?

 

 

 


我不大看科幻小說,總感覺故事有些地方牽強附會得太嚴重了,《完美的妳去死》我很辛苦地用掉三天時間才讀完,前兩天我拼命在追隨著艾莉森住院時期她身心狀況各有不同的朋友們的一舉一動,出現小故事時讀一讀,後來才發現那是生病朋友的胡言亂語。因此,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作者R.J.安德森在書一開始便精心布置,讓讀者來個真假大錯亂的考驗。然後又想著,這不是一本科幻小說嗎?精神病患的發病不能算是科幻呀?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eHmxmf1BT-VRfCgSb4hLw.jpg

 

以現任法官的身分,初次於報紙連載《漢摩拉比小姐》的契機,主要是為了向社會大眾簡單地介紹實際的審判過程。然而,越寫卻越領悟一件事:我真正想寫的不是「法律」或「審判」,而是藉由法律或審判看見的我們的社會,以及置身其中的人們。在二十年的審判生涯中,我看過各式各樣的人、各式各樣的社會面貌。

世界,和年輕時茫然的想像截然不同。世界頑固,而人們自顧自地愚昧;善惡不鮮明,而利害關係卻無比鮮明;沒有輕而易舉的正確答案,卻多得是錯覺自己就是正確答案的人們。不知不覺間,處處充滿了我眼中看見的人類世界的剖面。

------by   作者,【台灣版序言】, <不想讓善意孤軍奮戰的話,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除開作者在書最前的【台灣版序言】, <不想讓善意孤軍奮戰的話,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之外,文裕皙(문유석) 的《漢摩拉比小姐(미스 함무라비)》作為一本小說,好膚淺,膚淺到會讓人懷疑法官......怎麼不好好當個好法官就好,寫了這樣一本感覺就是在看韓劇的小說要做什麼?就直接讓觀眾看韓劇說不一定還更有深度一些。後來果然在作者簡介中發現,這是名被法官和作家身分耽誤的劇編家,這本書真的在出版兩年後的 2018年被改編成韓國電視劇播出。唉,很無言的感覺。

 


說實話,整本《漢摩拉比小姐》除了穿插在每幾篇小短文中的<法官的工作>非常實用以外,屬於小說的部分簡直亂七八糟,不很明白作者確實要表達的是什麼,書中三名主要的法官發言時,都能以全知全能的角度發表自己對案件的感想。我心想,最好是啦,最好能啦。哪一國的法官不是從訴狀和答辯狀中,以對己方有利角度寫的文字去了解案情,哪個法官會去認真思考訴訟以外的原被告的從小到大的完整生活,進而去感受也許是原告也許是被告所行為或不行為的不得不?如果法官都真能對整件訴訟全知全能主持公道,那世界上為什麼還有上訴制度?讀書,有時候不能直接跟著故事走,不然就很容易陷入文字創造的迷宮裡,以為世界就是作者書寫的樣貌。

 


文裕皙在《漢摩拉比小姐》表現出的文字之稀薄無力,和故事一直想往搞笑韓劇的那個方向寫去,讓原本對這本書相當期待讀到一些什麼更深刻的我,感覺非常失望,整本書寫得最好的就是【台灣版序言】, <不想讓善意孤軍奮戰的話,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和書中實用性極高的解釋文<法官的工作>,其他屬於小說的部分,讓我讀得很無感。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_yNbFta9GrGcbbWlqgpvJ1Q.jpg

 

癌症讓我學會的就是,我無法掌控任何事。

 

 

 


這不只是單一癌症病友的心聲,也是所有圍繞在癌症病友身邊的重要關係人的心聲。------不確定自己的說法對不對,但身為長期與癌症抗戰的病友家屬,我所觀察到的是,癌症病人很少真正是死於癌症本身,其實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接受醫療、通常是化學治療,身體免疫力盡失,或受不了藥物副作用帶來的攻擊,然後引起一連串極度不舒適的反應,接著離世。

 


癌症讓我學會的就是,不要想太多,人必終將一死,死亡並不可怕,有人一心想求死還辦不到。

 


閱讀《直到死亡貼近我(Let the Whole Thundering World Come Home: A Memoir)》前,我並不知道作者娜妲莉.高柏(Natalie Goldberg) 出版過許多本關於寫作心靈治療的書籍,但靠著書寫,的確能讓作者本人在不安時內心得到平靜。這是文字和書寫的魅力。而從書中更容易發現出現在一般癌友身上的專有現象。

 


好比作者娜妲莉.高柏要進入對疾病的接受期之前,她抗拒了好久,久到我都在想,她是不想治療嗎?罹患癌症,如果還想繼續活下去與病魔對抗,那當然是越早治療越好------但可惜也不都是一樣的,之前8年漫長的陪病期間,親眼見過許多故事發生,沒有公式,只有運氣。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4.jpg

 

即使妳已經忘了,我也一直思念著妳。我喜歡妳......

 

 

 


被前男友劈腿,而且劈腿對象竟然是自己書店工作的同事,同事還懷孕了......。這段感情,這個東京,都不再是滿身傷痕的紗月想再繼續待下去的地方。幸好她還有故鄉,故鄉有感情深厚的外婆和母親,用來療傷癒痕或忘記過去,都是獨一無二的最佳選擇。紗月決定回到故鄉的新潟小鎮。

 


首先當然是要找一份工作可以自食其力,但也不能因為想要有工作,而勉強自己找一份不喜歡的工作,突然,紗月眼光放過去,一張古書店徵人海報就在她眼前,不來這裡上班,更待何處?且看紗月在古書店會遇見什麼人?發生什麼事?

 


蒼井 紬希的《妖異戀愛古書店(あやかし恋古書店~僕はきみに何度でもめぐり逢う)》是一本輕快明朗討人喜歡的戀愛輕小說,雖然背景是我不喜歡的古書店,類型也是我最難接受的奇幻小說,但不得不說蒼井 紬希將《妖異戀愛古書店》劇情和架構處理得非常有趣,總感覺一翻開就能享受輕快閱讀的樂趣。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小歡喜。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我們曾經擁有那麼幸福的瞬間。哪怕就為了這一點,我們這樣生活在一起是不是就已經值了嗎?」我問自己。

 

 

 


堀 辰雄著、施小煒翻譯的《風起了(風立ちぬ)》,描寫一段淒美的愛情。作家的未婚妻被診斷出罹患末期肺結核,於是在與未婚妻父親商量之下,由作家陪著未婚妻到深山中的療養院,共同度過未婚妻的最後人生。

 


書中充滿濃濃的愁意和憂傷,既珍惜現下兩人相處的無比幸福和愉悅,可是死亡的陰影總隨時會出現在兩人心頭。我們如此相愛,為什麼卻無法永遠長相廝守。讀著讀著,很容易鼻酸,相愛之人被迫死別,怎樣聽都是令人想灰心的感覺。

 


起先我也沒料到堀 辰雄的《風起了》是這樣一本淒清的純愛小說,我買它只是想讀翻譯者施小煒的筆法。所有村上春樹迷應該都知道,內地過去翻譯村上作品的御用作家林少華,在近期已經換成施小煒,她的村上譯作包括很近期的《1Q84》和《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似乎說過很多次,我被林少華翻譯版的《挪威的森林》很是非常驚嚇過,(林翻譯出一個「軍事化體/硬邦邦體 的《挪威的森林》」,不喜浪漫者可以直接讀這一版),因此對於內地出版社的改換翻譯者,覺得很好奇。------當然台灣賴明珠翻譯的版本是第一首選,可是我也想讀一下施小煒的翻譯,那種台灣文青所嫻熟的「村上春樹文體」,施小煒是否有另一種不同樣貌的展現?

 


施小煒在這本堀 辰雄的《風起了》譯作,用字遣詞不是那麼唯美,可能是作品出發表年份離現在太遙遠,而當時作家寫作的風格就大致是這樣。也可能因為兩岸使用文字的方式還是有些微不同。但也還是不排除,施小煒只是新鮮版的林少華。讀完堀 辰雄著、施小煒翻譯的《風起了(風立ちぬ)》,故事很動人,但翻譯文字普普。沒有那種衝動讓我想立刻去買簡體版的施小煒譯作來看。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zoom_big_55336.jpg

 

「也許你說得對,並沒有罪行,也沒有罪責,但卻有懲罰。」

 


在諾曼第的那一天過後幾個月,我開始寫作。事情變得令人難以承受。大多數人不識得暴力死亡,不識得它的樣貌和氣味,也不識得它留下的那種空虛。我想到我曾為之辯護的那些人,想到他們的寂寞、他們的陌生,和他們令自己感受到的驚嚇。

 

 

 


某些工作,當累積到一定職涯生活之後,內心會開始對自己從事的工作反思,這個工作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它帶給你的喜怒哀樂有哪些?如果有機會重來一遍,這個工作還會是你首選嗎?

 


我從擔任職業的角度,來讀費迪南.馮.席拉赫 (Ferdinand von Schirach) 的《懲罰(Strafe)》,作者當然是個資深的律師,在他執業至今的生涯中,看盡無數的故事,有罪的、無罪的、罪行不明的------雖然總有所謂的「法律條文」讓有罪無罪從懷疑變事實,但也難免有冤案,這是法律的不足,然而法律非人,它不可能自省。然後是定罪之後的刑責部分,一樣法律規定得整整齊齊,像一個蘿蔔一個坑那樣,罪行惡性多大,跟著就是相對影的罪責服刑期間長短。

 


但是「懲罰」呢?那些因為某些緣故幸運逃脫掉被判有罪的人,該受到怎樣懲罰?還有些明明沒有任何犯罪,卻也覺得內心受審判,一天天自我懲罰自己的人呢?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4.jpg

 

現實人生總有辦法悄悄爬回你的心頭。

 

 

 


繃緊神經,叫自己先冷靜,忍著不要尖叫出來的驚悚感,讀凱倫.漢彌爾頓 (Karen Hamilton)的《完美女友(The Perfect Girlfriend)》,將近400頁的旅程,沒有一刻我不是希望茱莉葉成功的。竊入前男友家中,在前男友的手機加裝追蹤偷窺功能,擔任空姐的她最後還將自己和機師前男友的輪班轉調在一起,一起體驗飛機降落時的頂級刺激,這樣的前女友復仇記,令人好振奮的姐姐妹妹站起來。

 


故事越到後面,茱莉葉等待多年和另一件只等待了七個月的復仇事件,都逐漸落入她設計的陷阱中,一開始閱讀就決定支持女主角茱莉葉的我也看得好緊張,千萬不要給我個爛結局,否則我會任性地摔書走人。

 


終於戰戰競競翻到最後一頁,啊,成功了,真的成功了,我可能比茱莉葉還更開心吧!畢竟復仇不容易,而且還要一打二。高手在民間,所有想復仇的人都可以來讀讀凱倫.漢彌爾頓的《完美女友》,說不一定書中的例子還能啟發您有新的思路呢!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我們好像走散的迷途小孩終於會合了。」

律報以微笑。原來自己過去一直是迷途小孩。與清重逢後,律終於明白自己內心深處為什麼總是有股孤單的感覺。

 

 

 


北川 悅吏子的《半邊藍天1(半分、青い。 1 )》可說是一本笑淚交織的幸福派小說。故事從同年同月同日也幾乎同時出生的律和鈴愛為男女主角。由於沒有看過日劇,因此直覺上這應該是本純愛青春小說,女一男一應該會在書末正式成為戀人才是。沒想到......日文原著還有《半分、青い。 2 》,所以《半邊藍天1》應該只是準備鋪陳,真正結局要等到《半分、青い。 2 》才出現。------無論如何,結局應該是律和鈴愛成為戀人才對吧?!

 


撇開對故事結局的好奇,單純閱讀北川 悅吏子的《半邊藍天1》,故事定調得很歡樂,偶然書中出現淚水,也都是喜悅的,這本書從頭讀到尾都沒有特別太哀傷的情景,閱讀中我發現故事主角設定與我同年,而《半邊藍天1》也在主角們讀大學時代暫且告一段落。以後的故事以後再說。

 


幼時因病左耳失聰的女主角鈴愛,從小生長在山村小鎮中的商店街,當地純樸善良的民風,加上女主角大咧咧的單純個性,因此在成長過程中,鈴愛幾乎沒有什麼太多煩惱------左耳失聰了,右耳卻還聽得到不是?所以故事發展往光明的那邊走去,溫暖的家庭,對她沒有排斥和霸凌的校園生活,還有和他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律。既沒有懷抱著太大的理想,也覺得自己不是讀書的料,鈴愛在高中畢業時決定不再升學,開始找工作。

 


偶然之間,鈴愛發現自己不只從小愛看漫畫,甚至她還以自己和朋友的短命愛情,畫出了兩部漫畫。因緣際會下,她離開岐阜鄉下小鎮的故鄉,來到繁華的東京,從擔任知名漫畫家助理開始,一步一步踏出屬於自己的路。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無比渴望成為什麼人的特別,我稱之為「悲傷」。

想要成為什麼人的特別,卻又無法成為任何人的特別,這種悽慘,我稱之為「悲傷」。

 

 

 


怎樣叫做悲傷?除了上述兩句書中的文字以外,藤崎 彩織的《孿生子(ふたご)》故事裡,滿滿是悲傷,想得卻得不到,不知道自己想得到什麼,也都是「悲傷」。這個人世間太多悲傷,於是作者藤崎 彩織用書中男女主角的青春絮曲,逆著去書寫悲傷。

 


從閱讀一開始我便想流淚,一直到書中最後一個文字結束。彷彿在故事文字中看見當年的某某與某某。「聽到的聲音,看到的景色都一樣」,我們感情如此親密,我們默契從無錯落,我們可以一直說話說話說話,從不缺話題,而我們也能在彼此沉默時,知道對方心裡的流動;我需要你,你也需要我;遺憾的是,我們的關係從來就只能稱作「孿生子」,無法/不敢 向前更進一步,卻捨不得退後一步失去彼此在對方心中處於最重要的地位。

 


藤崎 彩織在《孿生子》書中,以一種絕無僅有的哀傷之美,書寫了一段青春故事。青春裡怎麼可以有憂傷或哀傷這類形容詞呢?若當你在青春時期遇見這樣會帶給你憂傷或哀傷的人,你會奮不顧身往前如飛蛾撲火般往前?或者你選擇彼此傷害都最低的漸漸淡出呢?

 


《孿生子》從月島和夏子的國中生涯說起,差一屆的學長學妹關係是他們之間情誼的外表,而在那外表底下,兩人的無所不談,課後或放假日總膩在一起,月島雖成為夏子的愛戀對象,但兩人相處許多年過去,直到大學,月島還是聲稱兩人是「孿生子」關係。一路走來,對於愛慕月島的夏子並不容易,基於某種特別的心態,夏子始終不敢對學長表達愛慕之情,月島也一直聲稱自己有女朋友,甚至最後和夏子的同學發生性關係。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463.jpg

 

《三個月亮》寫出三位優質新世代的女性在原生家庭給予的影響下奮發向上的過程。到了紐約,過的卻是全然不同的人生,這是勇氣,還是反骨?二十一世紀的女性真的能位自己做主嗎?這不僅是都會女性生活的縮影,也是女人心理的縮影。二十一世紀,經濟獨立的華裔女性懷抱美國夢,探索自我,面對身心真實的感受及認同焦慮,美國夢變成一場歷險。------by   作者,後記,<紐約的三個女人>

 


《三個月亮》作為婉青的第一本著作,超越很多人的第二本、第三本。------by   作家吳鈞堯,推薦序,< 暗門迎月光>

 

 

 

 
前序、後跋、推薦序 ,經常出現在一本書當中,本已不是多大的問題,但,文中對於在該書過度溢美的讚揚,造成讀者讀完之後感覺落差太大,於是本來還可以給三顆星的評價,瞬間又掉半顆。就好比賀婉青的《三個月亮》。

 


閱讀賀婉青的《三個月亮》我本來也就是平常心,但一翻開書頁,迎面而來兩篇<推薦序>,一篇出自華文知名作家吳鈞堯之手,另一篇則是密西根大學中文系教授桑梓蘭所寫;既然名為<推薦序>,好像總不能往壞的或缺點的方向去評論,這本來也沒有關係,問題是,太過讚譽了。讀完這兩篇<推薦序>,我內心對賀婉青這位作家或《三個月亮》這本書的期待,簡直來到了臨界點------這本書被兩名專業文學家盛讚成這樣,故事一定不得了。

 


果然,<推薦序>還是不要順口捻來就稱讚,真的撐不起太言過其實的作者,有時會導致反效果。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roduct_201809071632051.jpg

 

看樣子他們已經敵我不分,陷入混戰,連時代也混在了一起。

過去曾經在這片土地上爭奪霸權的人們,只因被過往的淵源絆住,一直持續著永無止盡的戰鬥。刀對長槍,鎖鐮對手槍,武器也是五花八門,完全是一片混亂。

 

 

 


讀畢恩田 陸的《遺失的地圖(失われた地図)》,有一種很深的體悟,這世間,作者與讀者的情分也好似一般實體的人際關係,這人無論別人再怎樣稱讚他,而他也真的親切和藹又文武雙全、性格討人喜歡,不喜歡還是不喜歡,第一眼見到就覺得不適,越再接觸,感覺越差,想躲又不知為何總能碰頭------這種感覺差勁透了,卻總發生在日本作家恩田 陸和我之間。

 


起源於將近十年前讀的《夜間遠足(夜のピクニック)》,乃至兩年前《蜜蜂與遠雷(蜜蜂と遠雷)》,然後今天手上這本《遺失的地圖(失われた地図)》,我總覺得作家每次的寫作都充滿引導讀者走向某一種正向樂觀的思考,《夜間遠足》要小孩合群忍耐,《蜜蜂與遠雷》充滿一種互相勉勵(=假掰)的氛圍,而《遺失的地圖》想藉著書中數個從古老至近代的大小不一戰爭,企圖透過文字告訴讀者,和平的重要性。(是我誤讀也有可能,反正大家也習慣了我的畫錯重點)

 


也許都太正向了,讓我閱讀的眼睛感到一種刺眼的光芒,閃亮亮的,作家筆下都不許有黑暗的人生嗎?(笑)

 


大家可以問我的是,如此不喜恩田 陸,為何又繼續閱讀她的最新作品?我只能說,這對我而言也是一個謎,我在隨意堆疊放置的三十幾本待讀書中,前一本讀完,《遺失的地圖》就正好是今天的最上面一本,當初怎麼會買下它?謎中之謎,最有可能是我拿錯了,不然我也不想花那個錢呀。(再度大笑)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44e9a8832c600c429022.jpg

 

知道自己過的是錯誤的生活,不屬於自己的生活,真是人生一大慘事。

 

 

 


多麗絲.萊辛(Doris Lessing) 的《祖母,親愛的(The Grandmothers)》的閱讀的確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花了四天時間細細品讀書中四個中篇小說,<兩位祖母(The Grandmothers)>、<孤女與豪門(Victoria and the Staveneys)>、<緣由(The Reason for It)>、<情種(A Love Child)>。四個故事完全不同類型與風格,加之作者屬於古典派文學的描述筆法,讀者讀到的修飾贅言甚少,背景描述也簡單俐落,多麗絲.萊辛只想說「故事」給讀者聽,古典文學的寫法頗異於現代文學,後者很容易陷入太多無謂的背景描述,二者當然無法相比,因為各有各自迷人之處。

 


《祖母,親愛的》第三篇的<緣由>,由故事中老人絮絮叨叨的口中,得知一個烏托邦世界的如何發展與存在,甚至在老人眼中,現在更是一日不如一日。莫非是當年大家推崇的領導者出問題?沒有真正見到實際狀況前,老人抱怨連連,知道實際狀況後的震驚,也令人佩服故事鋪陳之巧妙。

 


第四篇故事<情種>,描寫二次大戰中,英國軍隊在派員增兵駐印度軍隊的人員時,被召集的青年詹姆斯忍受搭船的海上顛簸導致的肉體痛苦過程,當船來到南非開普敦稍作休息時,他意外與招待他的女主人發生戀情,並且在到達印度時意外得知女主人已懷孕,九個月後生下的是詹姆斯的骨肉,然而女主人卻拒絕與詹姆斯有任何聯絡。心碎的詹姆斯每日內心痛苦地想著,這人生為何跟他原先想像的不一樣。

 


書中四個中篇小說,各有不同的耐人尋味和或者感嘆,或覺得狡詐,或......總感覺看盡書中的每一位登場過的主配角的某段人生。書中人物自成個性,喜歡或討厭,就像人們日常生活與他人相處那樣生動自然。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44e9a8832c600c429022.jpg

 

成人以為兒童什麼都不懂,其實不然。兒童有時會循錯誤的管道搞懂事情。

 

 

 


進入多麗絲萊辛(Doris Lessing) 的《祖母,親愛的(The Grandmothers)》書中第二個短篇<孤女與豪門>的閱讀。

 


這個故事非常耐人尋味,讀不到幾頁我就感覺,如果再添加一些枝葉,這個故事有機會成為一本非常迷人的中長篇小說,作者只用短篇小說來處理,太可惜了,我好想讀到更多。而關於之前提到的,多麗絲萊辛能寫各類型的文學小說,也從<孤女與豪門>一文中得到驗證。有如是的想像力去建構出這個故事的主幹,實在配得上諾貝爾文學獎的榮耀。

 


<孤女與豪門>,故事正如題名,九歲的維多利亞不知父親是誰,母親又因病過世了,現下唯一能收留她的只有阿姨,阿姨雖然也算疼愛維多利亞,但阿姨自己的社工薪水微薄,只能住在租來的社會住宅裡,而最頭疼的問題發生了,那就是,阿姨因為罹患癌症末期,死期將近。

 


第一次阿姨因病住院時,校方因為聯繫不上阿姨的指定人,因此拜託學校中一位富豪媽媽暫時收留維多利亞住宿一夜,這一夜,從踏入大房子的門口之後,維多利亞在恍恍惚惚中依稀明白,自己和學校中大多數孩子的生活環境簡直就是貧民窟,住在這個大房子裡的哥哥艾德華與弟弟湯瑪斯,住家中有客廳、有廚房、有浴缸的浴室、還有各自獨享的房間,屋子裡的每處都有各自的名稱,都還大道一個不行。這樣住才舒服吧?原來有人的真實生活環境竟是如此高貴,簡直像夢幻一樣,小維多利亞在這裡過了人生中最享受也最永遠難忘的一夜。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44e9a8832c600c429022.jpg

 

在同一天,兩個小女孩抵達一間偌大的小學,在同一個鐘頭進學校,彼此打量對方後,成為最要好的朋友,一同勇敢迎向這所學校。

......就這樣,兩個女生攜手度過一學期,幾學年,形影不離,住同一條街上的兩家人都高興,依常情,兩家父母也因她們而愈走愈近,認為兩家女兒相識是運氣好,大家的日子因而更好過。
 
這兩家的日子的確好過。世上生活如此愜意、無憂、無思慮的人不多......

 

 

 


說故事本來就該從頭說起的。多麗絲萊辛(Doris Lessing) 的《祖母,親愛的(The Grandmothers)》之<兩位祖母>這個故事給我好大的衝擊。

 


首先是在書內頁的作者介紹裡讀到這樣的文字~~

萊辛其後勇於嘗試以不同形式創作,《Children of Violence》、《Canopus in Argos》皆是各包含五本作品的系列科幻小說。一九八二年又以匿名方式出版《The Diary of a Good Neighbour》及《If the Old Could…》探索新作家出版作品面臨的困境。九〇年代後期,諷刺小說《The Good Terrorist》、恐怖小說《第五個孩子》,皆獲文學獎肯定。

 


原來作家不只擅寫恐怖小說,還有其他諸多面向的類型小說發表,而我只是剛好就讀到那些恐怖小說,所以才誤以為多麗絲萊辛(Doris Lessing) 只寫恐怖小說。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