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Tina 的 閱讀心得 (128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20-02-23我的家住著-封面.jpg

 

假裝看不到,假裝沒注意到  是我的專長。

壓抑自己的心情  也是我的拿手好戲。

 

 


基本上我的成長與菊池 真理子的《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酔うと化け物になる父がつらい )》書中形容的家庭完全不一樣。父親在我幼時過世,母親必須忙於賺錢養家,大抵根本沒有時間管我,我是被祖父母當最小女兒般溺愛著成長的。

 

我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菊池 真理子《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書中可以逃出來的人卻不選擇逃出來?我因著祖父在我十五歲那年生病過世,後來的日子很被父親的兄長欺負,那時,我已經知道,我必須強悍,只有強悍才能生存下來。所以我沒有類似作者那樣的經歷與故事,除去對待母親不得不的孝與順,我可以對任何無理待我的毒親戚們做出更毒的行為反制------要嘛大家來比誰狠,畢竟大家都同出一脈,我也沒道理輸你,即便你大我30多歲,即便你自稱是我父親的兄長。

 

 


父親莫名地酗酒成癮,母親莫名地沉溺宗教,菊池 真理子與妹妹在那樣的家中長大------我生活中竟有一個與作者成長相似度高達九成以上的同齡好友。先恕我無法透露太多有關朋友現在的身分,但總之現在的他過著還可以的生活,除了每個月必須很辛苦地拿錢養家,除了妹妹在18歲時毅然決然遁入空門,從此脫離奉養父母的一切責任,年近80歲的父親依然每天賭博喝酒打老婆,母親也依然沉溺於宗教活動。

 

剛認識這位朋友時,我的直覺是,他是一個善良的人,也有一份收入頗豐的電子業工作,觀察他的生活也是低調過生活的人,但為什麼完全沒存款,每個月到月底都要借錢過日?愈來越熟後他告訴我,其實他每月薪水都能存下4、5萬,只是,往往不到幾個月,父親欠賭債的對方就會上門來討債,他也就不得不在母親的要求下將幾個月的積蓄通通拿出來,甚至要過著以卡養債的日子。

 

認識更久以後,我更清楚他的家庭狀況,自他懂事起,因為犯罪有前科開始自暴自棄不找工作,久了就遊手好閒的父親每天賭博,賭輸錢後就會喝酒,然後悶氣不解再回家打母親,篤信佛教的母親覺得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業障」,所以寧願今生被從30歲打到80歲(還在打),就是「此生欠你的多還一點,還超過了下輩子我就能欺負你」這樣一種很莫名的佛教思想延續。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6.jpg          Image 4.jpg

 

我將盡可能誠實地寫出這封信。在你離去之後,我佇立良久,感覺自此將與你永別了,好不容易才忍住想哭的衝動。為什麼有這樣的情緒,我也弄不清楚,可是我很想追上你,想問問你現在的生活如何?和我分手後的十年來,你是怎麼度過的?

 

 


人果然是感情的動物呀,曾經深愛過,無論其中多少曲折,無論經過多少年,再次與心中念念難忘的那個人見面,也許心中的澎湃可以用冷靜的外表壓抑,但終究騙不了自己內心最深處的燃燒。

 

亞紀帶著腦性麻痺的兒子坐上搭上往山頂的纜車,意外地與十年前離婚的前夫有馬同車。出身大企業董事長之女的亞紀穿著與外表依然高貴優雅,只不過身邊有身體障礙兒子的暴露出亞紀的生活也許不是外人想像中那樣完美。但相較之下有馬的狀況更糟糕,破落的穿著,顯老而憔悴的面容,在在說明了此時有馬的處境一定不安穩。

 

意料之外的見面,纜車空間的狹小,讓這兩人只限於彼此寒喧就到達下車處。

 

就跟十年前與你分手時同一個模式。我們踏上離婚一途之前,應該多加溝通彼此的感受,我們卻沒這麼做。十年前,我固執地不肯要求你說明那件事,你也賭氣閉口不談,完全不做任何辯解。當時二十五歲的我總無法變得溫柔寬容,而二十七歲的你身段也不能放得更低。

 

然而時間過去了十年,雖不清楚有馬的生活,亞紀確有滿到要溢出的話語想對有馬說。當年為何發生外遇事件?又為何與外遇對象一起殉情?離婚後各自的生活往不同方向前進,卻都沒有想像中盡如人意。曾經那樣相愛多年的一對璧人,為何無法在發生事件後好好溝通?為什麼要等到心愛的人真正離開了自己,才在午夜夢迴中那樣痛徹心扉地思念?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但我要告訴妳一個處世秘訣,那就是千萬別相信任何人。因為每個人都最愛自己,可以為了自己對別人做任何事。

 

 


曾根 圭介原著、被韓國翻拍成電影的《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藁にもすがる獣たち)》,是一本讓讀者一打開書頁,就無法停止閱讀的精彩小說。


故事由深夜一只胖男人所攜帶的謎樣黑色行李袋說起。男人將沉重的行李袋塞進鄉下小鎮車站附近的三溫暖置物櫃裡,接著對店裡大夜值班人員說,要到附近的便利超商買「鴻運」牌香菸,負責接待男人的中年工作人員寬治,一直忙到隔天早上要下班時才發現,昨夜的男人如煙般消失了。男人不見了,黑色行李袋卻還留在置物櫃中,因為工作需要也因為禁不住好奇,寬治打開了這只神秘的行李袋,卻發現裡面裝的是滿滿一整袋萬元日鈔的現金,成堆成綑的萬元大鈔,整齊得像磚頭一樣,被放置在其中。不知所措的寬治只好將這只暫時沒人認領的黑色行李袋放到失物保管庫,等待主人來將它取回。


神秘的故事敘線暫時結束,另一條故事敘線繼續。任職警局卻壞事做盡的警察良介,因為迷戀酒色,向地下錢莊借了一大筆錢,利滾利之下,欠債幾乎上億元,黑幫要良介還錢,可是,小小一名警察哪裡拿得出這麼多錢還債?這時要好的朋友打來電話,說自己盜用公款上億,想逃到良介任職的小鎮避一避風頭;雖說兩人真的是好友,但良介卻將壞心的念頭打到自己好朋友身上,他計畫誘拐朋友偷偷到此避難,再藉機殺掉朋友,將朋友侵吞的公款拿去還債。就在朋友發給良介已出發的簡訊之後,朋友也如煙消失了,錢呢?當然也不見蹤影。


像嫌劇情還不夠複雜似地,第三條更毫不相關的故事敘線繼續說著故事。人妻美奈炒作外匯 欠下巨額債務,由丈夫的協助還款,因此,心生怨懟的丈夫總是看不起美奈,時不時暴力相向。因為還債的不得不,丈夫勻出給家中使用的零用金少得可憐,經常是負數,美奈一邊在食品工廠上班,剩下的時間則在特種行業兼職賣春。原本對自己毫無自信的美奈,在特種行業中卻出奇地受歡迎,成為店家的紅牌,紅牌人妻受到許多人的迷戀,當被丈夫家暴的是被恩客和店經理知道時,他們又會用何種方式幫助美奈,讓美奈逃離丈夫的魔爪?

 

 


三條乍看不相關的故事敘述,三段看似完全無關的人生,仔細閱讀下去,無論藏在檯下或浮上檯面,總歸一句,這三個故事中裡的主角都非常缺錢,像想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那般,只要有賺錢的機會和可能,他們就會像斷了理智線般地往看似會有錢存在的地方直直走去。作壞事固然不對也不好,可是嚴重缺錢的三個人已經到了一種不知所措只剩直覺的地步。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hfgvig_460x580.jpg

 

死人的問題是個個都希望有人聽他們傾訴。我遇到的每個鬼魂都有故事急著想要與人分享。也許待在陰間太寂寞了,或者逗留最久的鬼是怎麼也捨不得放下吧。我總覺得自己將會後悔聽老婦說話,可我就是忍不住要聽。

 

 


想到必須以寡婦的身分向一個陌生人致敬,我就渾身起雞皮疙瘩。嫁給一個鬼魂究竟必須做什麼?父親把它當作一個笑話。阿媽不想說出口—她迷信得很,以為光是說出它的名字,就會讓它變成真的。至於我,我只希望自己永遠不需要知道。


故事以上段文字作為開頭,本以為要讀到一個濃情蜜意卻又生死纏綿悱惻的跨界人鬼生死戀故事,沒想到朱洋熹 (Yangsze Choo) 《彼岸之嫁(The Ghost Bride)》真正讀完,在我讀來竟然不是一本言情羅曼史小說,勉強要將之歸類,我會說它是一本相當好看的魔幻小說或(青少年)冒險小說,這樣歸類,是不是讓很多還沒閱讀本書的書友感覺眼鏡碎一地?


若真要說談請說愛的場面,在《彼岸之嫁》中其實佔不到1/10,主要主角們間的軟調愛情囈語或情愛糾葛在書中少得可憐,因此說它是本愛情小說,完全不合理。但女主角麗蘭為了追求婚姻自由,擺脫鬼魂天青的結婚糾纏,進而想方設法讓靈魂出竅,緊追著前面無數亡魂的腳步,踏上生之彼岸的「亡者之原」。在這裡,麗蘭大開眼界也充滿冒險的勇氣。

 

 


亡者之原是我發明的,不過它反映了中國人一個普遍的信念,認為陰間充滿了鬼魂和他們焚燒的陪葬紙紮祭品。這個想法與佛教的轉世概念如何相關倒是並不清楚,因此為了這本書的緣故,我為兩者之間創造了一個實質的連結。------by 作者,<備註>,<中國人的死後世界觀念>


華人世界在親人死亡之後會進行相當多的儀式,即便簡化到最簡化,如果宗教信仰是一般的華人佛道合一,還是會為死去的親人買紮紙屋,紮金童玉女,甚至車輛、衣服、居家用品等等。我甚至看過賣紮紙麻將和紮紙電腦、香菸、領帶、台幣或美元紙鈔、運通信用卡、和各種樂器的,看見的當下我覺得某些人的想像力真的太奇妙了,這些紙紮祭品究竟真能滿足彼岸親人所需,還是給在世的人求一個孝道心安?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32.jpg

 

 

......推理小說還需要更進一步,只是羅列出所有的可能性無法滿足推理小說的讀者,其中必須有一個,而且是唯一一個合情合理,卻又充滿意外的結果。雖然每一種狀況都充滿了無數發展的可能性,但每次都必須含淚挑選出其中一個作為「真相」呈現,真是太可惜了,眼淚都忍不住要流下來。我的夢想就是寫幾部呈現出所有可能性,而且能夠讓讀者感到滿足的推理小說。

 

 


花兩天時間興味盎然地讀完深水 黎一郎的《推理競技場(ミステリー・アリーナ (Mystery Arena))》,得出一個很深刻的感想~~「寫書的的是瘋子,看書的是傻子」(笑)。如果又嫻熟日語能閱讀原著,想必得到的樂趣更大。


故事一開始設定場景在長達十年、除夕夜不可不看的國民推理電視節目「推理競技場」中,高達二十億的獎金準備送給解答正確的觀眾,於是經過一番篩選,姓氏為一之瀨、二谷、三澤、四日市、五所川原、六畝割、七尾、八反果、九鬼、十和田、十一月、十二月田、十三、十四日的挑戰者參加了這個節目。


每每總有一人在某段故事結束後大膽假設故事中殺人兇手是何人,然而這個猜測很快就會被接下來的推理文本和下一位挑戰者推翻,於是《推理競技場》一邊走書中書的概念描述推理故事,故事停一段落又有主持人樺山桃太郎與完全不懂推理的花瓶助理主持人與特定挑戰者充分討論後敲定誰是兇手。十四位資深推理迷,能不能贏走獎金?又或者,節目根本其中有詐呢?

 

 


深水 黎一郎 的《推理競技場》果然是本格推理第一名的小說無誤,一開始藉著書中書的故事------故事中人物為了殺人密室解謎的過程,解釋了許多常見的本格推理手法,好比多重人格、誤導性別、一人間差、兩人同飾一角或一人同飾兩角、真凶先詐死再犯案、運用敘述技巧、姓名/暱稱相同漢字日文不同發音等等常見方式,讓書中之謎更謎。


相信推理迷們,一般都跟我一樣,也習慣在邊閱讀描寫中,去推測書中殺人者是誰?為何殺人?期間有沒有幫助犯?而本格推理的閱讀經常是這樣~~要仔細閱讀書中每一字每一句,因為魔鬼藏在細節裡,往往那麼一點感覺不對勁,犯人就在其中。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494855718-2280995863_n.jpg

 


他是我這輩子冒過最大的風險。

 

 


妮可拉.詠 (Nicola Yoon) 的《你是我一切的一切(Everything,everything)》,一本甜度破表的YA青少年純愛小說。


故事一開始有個很奇妙的設定,女主角瑪德琳從小罹患罕見疾病,必須待在經過特殊空氣濾淨的屋子裡,如若不然,只要一接觸到外界的空氣,就會誘發「對全世界過敏」的疾病,而且每次發病都可能瀕臨死亡。於是十七年來,少女瑪德琳沒有接觸過太多人,除了單親的醫師母親以外,只有日間照顧她的護士卡拉,和線上的自學系統的老師們。與外界長期隔離於是乎平靜無波的生活,直到住家對面新搬來一位同齡男孩奧利,精彩的純愛故事就此展開。

 

 


不知道為什麼,妮可拉.詠的《你是我一切的一切》一翻開,我就喜歡上這個故事,也許是因為將女主角設定為「泡泡兒症候群」患者,直覺上就是什麼都無法自理,一不小心甚至連性命都難保的壯況的狀態,讓我在一接觸故事時就充滿想像,「泡泡兒症候群」患者要如何隔著空氣閥,與外界健康的男孩談戀愛呢?故事太精彩,忍不住五顆星推薦給喜歡YA純愛小說的書友們。


其實整本《你是我一切的一切》,感覺上就是少女瑪德琳的日記,從陌生到好奇,她開始接觸和認識男孩奧利,並且一不小心就讓少女初戀的粉紅色泡泡充滿整個閱讀中------每個人只要回想一下自己的初戀,酸酸甜甜又不知所措的心情,在作者妮可拉.詠的妙筆描寫下,一切都變得好立體,中年阿姨當場回到青少女時代,隨著故事文字一邊歡喜一邊擔憂。是啊,不管或在哪個年代,初戀中的女孩兒都是這樣青春洋溢而且可愛得令人忍不住疼惜的。只能說,作者的描寫功力太強了,即便對我這種年過半百的讀者,還是一樣充滿百分百吸引力。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8.jpg

 

『約今晚七點,OK嗎? 不行的話就直接告訴我吧。』
 
她在LINE上傳送的訊息,同時也顯示在男子的電腦上。
 
這間連鎖咖啡店雖然可以免費使用Wifi,但是一如旅館或機場等地的免費Wifi,有方法可以相對輕易地從這些Wifi偷窺他人的裝置。如果像一般家庭的Wifi設定又長又麻煩的密碼,倒是可以阻止他人駭入免費Wifi,但是考慮到便利性,這些設施當然不會這麼做。

目前她連接的Wifi並非這間連鎖咖啡店原本的Wifi服務。褐髮美女不知不覺中,使用了男子模仿這間店的免費Wifi設置的假Wifi。因此目前她在手機上進行的任何操作與資訊,都可以透過男子面前桌上的電腦看見。
 
首先透過手機的發訊者,可以再次確認她的名字叫做松田美乃里。
 
考慮到她也有可能是高超的駭客,男子特地在她經常光顧的這間連鎖咖啡店設下陷阱。

 

 


如果和我一樣,因為覺得作者志駕 晃(志駕 晃) 的前一本中譯版推理小說《原本以為只是手機掉了(スマホを落としただけなのに)》太五星級的懸疑好看的書友們,抱著可以閱讀到相同份量的驚喜與驚悚來讀這本續集,志駕 晃的《原本以為只是手機掉了II:被囚禁的殺人魔(スマホを落としただけなのに 囚われの殺人鬼)》。相信我,你的失望與落寞沒有錯,五星級的作者一下子掉到三顆星,真的令讀者有點小無言哪......


任職於神奈川縣警生活安全與網路犯罪對策部門的桐野良一,為了調查被尋獲遺體的女性們的相關資訊,已經花了好一段時間在這台電腦上。而電腦的主人,正是「丹澤山中連續殺人案」的凶手。在挖掘電腦裡祕密的同時,凶手向桐野提出了一項交易。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4.jpg

 

我竭盡所能地向四面八方尋求援助,但找不到任何援手。
 
我向上帝祈禱,祈求未來我還會記得這件事:一個人一旦從正常世界進入精神病院,他和親友之間就築起一道比石牆還厚實的牆垣,那是偏見與迷信的厚牆。也許,我可以期待將來精神病院變成精神病患者的庇護所,是可以期待透過明理、溫和的照料,而逐漸復原的地方。

 

 


我不大能想像一般身心健康的正常讀者讀完這本咪咪.貝爾德(Mimi Baird) & 意芙.克萊斯頓(Eve Claxton)的《他想要月亮:躁鬱的醫學天才,及女兒了解他的歷程(He Wanted the Moon: The Madness and Medical Genius of Dr. Perry Baird, and His Daughter’s Quest to Know Him)》,是如何感想的。


書前序的許多推薦文來自精神醫學界的人士,讀完會發現一整個就是概念copy,我不是說他們真的抄襲了某人或某篇文章,但文章的原始概念幾乎相同,那是因為他們都從事同樣的工作所導致的想法相同,放在一起一開始讀,感覺很相當教條地讓人不耐,只能寫出這樣的制式推薦文,那只要一篇就夠了,不需要一堆專家一直重複相同的理念與感想。耐心一篇篇讀下去,最後會懷疑,這根本就是同一個人寫的文字。


因為某些無法透露的個人隱私,也因為我自己是重度憂鬱症的病人,對於身心科疾病患者,我不像一般人會害怕或排斥,對我來說,這些所有罹患身心疾病的患者,都是另一個我,我們只是表現出來的狀態不一樣,我們的腦子都在面臨某些太缺乏或太過多的各種激素分泌,我們都活得很辛苦。


因著同樣是病患的關係,有些人在狀況穩定了之後,會願意跟我透露躁症發作期的感覺。有一位朋友被發現時是在住家20層大樓的頂端,他站在欄杆邊緣想,我是個超人,所以我能從這棟樓跳下去,再從地面上一躍而上旁邊另一棟高樓。另一位朋友告訴我,第一次發病時他跑到外面車流量相當大的馬路上,他覺得自己有能力讓所有正在行走的汽車都停下來。


他們的想法其實都不奇怪,正常人偶爾也會有一些天馬行空的想像吧?只是正常人會覺得這只是偶一為之的突發奇想,沒有人會真的去實踐,而躁症或其他身心出狀況的病友無法克制自己的思考,所以去做了某些危險行為。這種行為,傷自己也傷別人。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34871582.jpg

 

雖然是敝社的書,讀完後卻非常後悔。
我絕對不會推薦給一個人住的女性。
這是一本「心理創傷系驚悚小說」!
(絕對會造成心理創傷的驚悚小說)

──日本「新潮社」編輯、評論家/中瀨由佳里

 

 


又是一個太言過其實的推薦文宣了。因為讀過作者長江 俊和另兩本中譯版的《出版禁止﹙出版禁止﹚》《出版禁止:死囚之歌(出版禁止 死刑囚の歌)》,實在太欣賞兩本書中故事的曲折離奇,因此找來這本還未閱讀的《刊載禁止(掲載禁止)》,哪知道,期望值越高,失望度也就越高。千萬放心,無趣的故事讀了絕對不可能「造成心理創傷」,只會留下到底下次還要不要閱讀長江 俊和作品的疑慮。

 

 


《刊載禁止》與另外兩本出版中譯版的禁止系列最大不同是,後兩者是長篇小說,而前者則由五篇獨立的小說組合而成~~


◎以下內容,考量社會觀感,本社決定不予刊載

【原罪秀】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566659685-2865760863_wn.jpg

 


理查的前女友是什麼模樣?
 
苗條又美豔動人?也許他的前女友喜歡古典樂,懂得如何品嚐紅酒。奈莉賭他的前女友在唸「charcuterie」時一定自信滿滿,不像她只會用手指著菜單,支支吾吾。
 
奈莉認識理查不久後就提過她,她對於曾和他分享人生的女人很是好奇。......

 

 


首先要盛讚的是書中架構,奎兒.漢德瑞克斯(Greer Hendricks) & 莎拉.佩卡寧(Sarah Pekkanen)的《我們之間(The Wife Between Us)》利用故事中三個不同架構的章節,為讀者寫出一本怎樣也料想不到的懸疑推理故事。


書中第一章是自稱是「我」、名為凡妮莎的前妻和一位正要踏入婚姻的小新娘奈莉心情描寫的互文;前者仍在調適自己離婚後的狀態,卻意外得知前夫理查即將新婚;後者則如麻雀變鳳凰般,即將嫁給英俊有為又富有的完美男子理查。凡妮莎無助的心情與奈莉興奮的心情,深刻地以文字呈現,也造成莫大對比,讀者讀到這裡會想,凡妮莎該不會去破壞前夫理查與未婚妻奈莉的婚禮與未來吧?!


書中第二章一開始的第一段文字~~

她的名字是艾瑪。

我看著面前的年輕女人,說:「我曾經是妳。」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希望是一種癌症。要嘛你永遠不曉得真相,或者你知道真相了,但是車子已經停不下來,最後飆到一百五十公里,你整個人撞出擋風玻璃,只因為你心中的希望告訴你:開車不必綁安全帶也很安全。

 

 


做為一部推理懸疑小說家的處女作品,馬修.費茲西蒙斯(Matthew FitzSimmons) 的《短距墜落(The Short Drop)》帶給讀者高潮迭起又好奇連連的故事,只能說,我一定會繼續follow他的下一本、甚至下下一本作品。

 

架構四平八穩,既描寫尋人推理的緊張感,又充滿政治圈的角力鬥爭和阿諛我詐,馬修.費茲西蒙斯一次把兩種類型小說完整融合,創造出讓讀者既感新鮮又時不時爆出大冷門的閱讀氣氛,雖說本書厚達448頁,但一開始閱讀,就無法轉開目光,只想盯著書頁的前進,想著這群身手了得的專家們,到底要如何找出十年前的失蹤女孩。

 

時間點來到女孩失蹤之後,失蹤事發當時,曾經在鄰州一間加油站的便利商店中拍到女孩最後身影,她對著店內監視器比出不雅手勢,然後滿臉憤怒地被接應的車子載走。女孩究竟是自己想逃家?或者被慫恿誘拐離家?就算是當時貴為國會議員的女兒,警方也無法找出任何進一步的線索。

 

從小與女孩一起長大,情感要好如親兄妹的電腦駭客吉布森,在事件過了十年,仍將女孩的失蹤深刻地銘記在心,這時,一間政治公關公司找上吉布森,高薪聘請他用盡所能找出當年女孩的下落。找出親如妹妹的蘇珊,絕對是吉布森人生中重要的大事之一,如今有這個機會,他當然樂於接下這份工作,只因為他相信,蘇珊還活著,他要現在已經二十多歲的失蹤女孩找出來。

 

 


希望是一種癌症。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4.jpg

 

 

「即使無法見面,只要認為和自己心愛的人之間有一條無形的線連在一起,就可以感受幸福。無論這條線多長,都可以讓人心中有希望。」

 

 


東野 圭吾的令和首本長篇推理小說,雖說的確有殺人有辦案推理,但實際上更仔細去感受書中除了警察辦的過程以外,這本《希望之線(希望の糸 )》可以說是一本感動度破表的溫情推理小說。

 

故事一開始,作家給出了三條完整的故事線路,乍看之下毫不相干。

 

汐見行伸夫妻養育有一女一子,一家四口和樂融融,在一次回外婆家時遇上了大地震,姊弟當場死亡,留給行伸夫妻無限痛心。「也許再把孩子們生回來吧?!」夫妻倆這樣想著,也開始積極進行人工受孕,在歷經幾次失敗後,妻子終於受孕。行伸夫妻衷心感謝老天爺願意再給他們一次幸福生活的機會。

 

高級日本料亭旅館的女經營人亞矢子被告知罹患胃癌末期的父親即將死去,從小受到父親的溫情感動,亞矢子與父親關係相當緊密,除了不捨還是不捨。此時,父親的律師好友私下告訴亞矢子,父親曾經留有公證遺囑,其內容律師也知情,只不過其中有件事情真的太奇怪,也會影響亞矢子的單獨繼承權利,因此律師以好友身分讓亞矢子看了遺囑影本。前幾頁的交待合情合理,但最後一段的遺囑內容竟然牽涉到一名連多年好友也不知情的、名為「松宮 脩平」的神秘男子,眼看父親大限之期即將來到,亞矢子直覺想盡快找到「松宮 脩平」,讓父親平靜無憾地離世。

 

刑警松宮的轄區發生一場殺人命案,被害者是咖啡店女老闆彌生,松宮負責調查彌生的交友關係,從經常上門的常客,問到附近鄰居和住家鄰居,沒有人說過彌生半句壞話,在眾人眼中,彌生就是一個親切體貼的人,不可能與人交惡。但在對彌生手機聯絡人進行調查時卻意外發現,彌生曾與前夫聯絡,而且手機中還有一個神秘的聯絡人,汐見行伸。

 

究竟這三個小故事彼此之間的交集點是什麼?找出殺害咖啡店女老闆的兇手之後,後面是不是還有未竟的故事在等著讀者?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七個孩子書封.jpg

 

佐伯綾乃小姐臺鑒:

我們從何時開始不再問問題了呢?何時開始習慣了囫圇吞下別人給予的解釋、自己遇見的所有狀況,以及各式各樣的疑問呢?

謎題隨時隨地出現在我們的身邊。......

 

 


就讀短期大學的十九歲女孩入江駒子,偶然間入手一本名為《七個孩子》 的短篇小說集,這本小駒相當喜歡這本小說集,書中七個推理小短篇都令她十分著迷。書是某些愛書人生活中不可缺少之物,《七個孩子》 之於書中女主角小駒也是如此。她一邊反覆讀著心愛的《七個孩子》,一邊過著日常生活,想不到生活中竟然發生許多謎題與書中短篇故事緊扣著;小駒鼓起勇氣寫信給作者佐伯小姐,敘述自己碰到的不尋常事件,沒想到過沒多久竟然接到回信。於是書中七個短篇加上小駒生活中遇上的謎團,一共十四個小推理,輕巧地出現在讀者眼簾。

 

仔細深究加納 朋子的《七個孩子(ななつのこ )》,無論《七個孩子》書中或小駒生活中遇見的謎團,說穿了其實也不是什麼值得太大驚小怪或者無法想像的事情,相反地,這些小故事都相當日常,不只出現在書中,也可能隨時出現在你我生活中。那又為什麼加納 朋子《七個孩子》這樣簡單的一篇篇小故事,卻能打動讀者內心呢?

 

我覺得答案很簡單,那就是童心。

 

 


我們從何時開始不再問問題了呢?我們從何時開始都用一種理所當然的態度去忽略生活中的實地實物呢?因為我們長大了,忙著生活、忙著算計、忙著變成大人,因為是用大人的眼光看世界,所以不能輕易提出簡單的日常問題,深怕因此而惹來他人的笑話。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3.jpg

 

【亨麗埃塔・柏德太太談心室】

世間之事,如若常識通達、意志堅強,皆能解決。

柏德太太替您排憂解惑。如欲以郵件私下回覆,請附回郵信封,惟請注意柏德太太來信眾多,回信恐稍有延誤。

 

 


二次世界大戰中,一位22歲的年輕英國姑娘小艾,一直期盼能為國家做點什麼貢獻一己之力的事,她的夢想當中以當戰地記者為最優先考慮,偶然她在報紙上看到一則徵人啟事,對方是英國數一數二知名的晚報徵求文書助理,小艾想當然爾快快寄出履歷,並且在面試時盡量讓自己表現得突出,終於換來一只工作合約。

 

正當家人朋友都為小艾找到心目中最好工作而開心時,才剛向新工作單位報到的小艾猛然發現,自己的新工作並非夢想中剽悍的戰地女記者,而是報社集團中一本發行已久的周刊《婦女之友》的打字員。

 

小艾沒能實踐自己的夢想,反而變成周刊心理諮詢欄位【亨麗埃塔・柏德太太談心室】的專任助理,負責替柏德太太處理讀者的來信。想知道柏德太太談心室有多少拒絕回答問題的項目嗎?想知道小艾每天對著那些誠懇來信卻得不到柏德太太青睞的信件內容有多慘嗎?歡迎進入A.J.皮爾斯(AJ Pearce) 《親愛的柏德太太(Dear Mrs Bird)》的世界。

 

 


故事雖然名為《親愛的柏德太太》,可現實生活中的柏德太太既不可親也不可愛,上班第一天,她交給小艾一份落落長的清單,只要讀者來信上面有這幾個關鍵字者,一律把信剪掉,絕不回應;小艾才來上班沒多久,就感覺自己好像拒絕了全世界讀者的求助信,熱心助人的小艾不想看見這種慘事發生,所以開始偷偷地回信給讀者,那......結果呢?如果被柏德太太得知又會怎樣呢?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emcqmo_460x580.jpg

 

......那名壯碩的青年劈頭第一句就說:
「詩織是被小松跟警方殺死的。」
我的屁股都還沒完全坐下。
一定就是在這一瞬間,我的心中有什麼改變了……

 


站前、隨機、砍人……。桶川的命案,讓人聯想起這一連串事件。
但,我的思考隨著車子在紅燈前停了下來。這起命案是否有些不同?
隨機砍人事件的受害人,大半都是跑得慢的老人或小孩。但這次的死者是年輕女子,而且只有一個。就是這一點讓我覺得似乎有些不對勁。
為什麼選擇年輕女子?為什麼只砍殺一個人?

 

 

 


1999年周刊記者清水 潔接到工作單位通知,前往兇殺命案現場,起先大家都認為這只是一場隨機殺人命案,然而長期的記者訓練讓清水 潔嗅出其中的不尋常。當警方散漫地什麼也不做、也不肯發表尋兇過程時,《被殺了三次的女孩(桶川ストーカー殺人事件:遺言)》一書作者清水 潔與他的新聞界朋友,開始聯手展開一段漫長的緝凶過程。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94e999130242ac110004.jpg

 

他們在醫院裡告訴我,「希望」是最好的武器,會帶我度過難關。
 
真蠢,我竟然相信他們。 

 

 

 


真蠢,我竟然相信這本艾麗.蘭德(Ali Land) 的《媽媽的乖女兒(Good Me Bad Me)》會好看。 

 


蜜莉前往警察局揭發自己的媽媽是連環殺童兇手,警方果然也在她家找到這些孩子的屍體和遺骨,媽媽殺人罪證確鑿,蜜莉被暫時安置在自己的心理醫師麥克家中。離家改名換姓的轉學生蜜莉,在學校受到同學嚴重霸凌,而帶霸凌她的竟是麥克的同齡女兒。

 


蜜莉一方面背負著說出媽媽祕密的愧疚感,一方面又在學校遭受情況越來越嚴重的霸凌。她既擔心自己是殺人兇手女兒的事實被發現,卻又陷入青春期少女無病呻吟的痛苦當中。且看艾麗.蘭德的《媽媽的乖女兒》如何描述這個故事。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636832242839748750.jpg

 

達夫注視拓兒圓領襯衣的背影。有如這個季節的陽光般洶湧翻騰的感情,呈現憤怒的形狀。襯衣染滿了汗漬。他覺得腳下踐踏的雜草聲變得更響了。
「焚化爐也是,以為蓋在這裡就不會有人抗議。是啦,絕大多數的人都搬進那棟大樓了,但我可不是奴才,我們家的人也不是。」
達夫拔起草葉纏繞在指頭上。他什麼也沒在想。對於拓兒圓領短袖衫底下的結實背影噴發出來如棘刺般的感情,他無從回答,也沒必要回答。反正拓兒根本聽不進去。
「這樣就有哪裡變了嗎?怎樣變了?」
什麼都沒變啊,只是有人希望改變而已。

 

 

 


什麼都沒變啊,只是有人希望改變而已。

 


佐藤 泰志的《陽光只在那裡燦爛(そこのみにて光輝く)》相對於同時代的作家而言,故事性並不強,反而可以說是沉浸在某個低迷的調性中緩慢進行。經濟不太富裕的達夫,偶然遇見游手好閒卻令他感覺天真無邪的拓兒,拓兒帶達夫回家,達夫親眼看到這個家中的了照顧重病父親的不堪,除了感覺不可思議以外,還感覺被迫對老父親性服侍的姐姐千夏很可憐。故事圍繞在達夫、千夏和拓兒之間。

 


故事的背景是在貧窮地區的貧窮住宅中,相較於當時日本經濟發展,這群住在落魄地區的人,既無奈也無力,命運就是只給了他們這麼一點點,因著大環境的影響,貧窮人想改變什麼或讓生活變得更好,幾乎是不可能。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556719113-3267676665_m.jpg

 

 

但我並不是照片上唯一的孩子。
......
而在這一刻之前,我一直以為自己是獨生女。
我平心靜氣、盡我最大努力──換句話說就是倒到地上,弄翻我剛剛扔到一旁的照片,大概有一千張尖銳的紙邊劃到我的皮膚。當所有血液離開我的腦部、凝聚到我身體中心──也就是我那顆被血漲滿的心臟──我的手指和腳趾陣陣刺痛。
我看著那兩個不成形的團狀物,模糊的四肢輪廓彼此交纏、腦袋相傾,好像在分享什麼祕密,我覺得自己的心臟因之鼓漲,狂跳得像是要衝出胸膛。我的鎖骨隨著那個脈動震動,我再也不是血肉與骨頭的組成,而是某種臟器。
而這個臟器有自己的意志。
......
就像我的雙胞胎姊妹。

 

 

 


如果能刪去占掉書中2/3分量的無聊青少年聊天打屁,敏蒂.麥金尼斯(Mindy McGinnis) 的《黑暗心室(This Darkness Mine)》其實是個挺有意思的故事。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4.jpg

 

 

我們的確失去了許多。

但是,我們還擁有很多很多做得到的事。

而且就算失去,我們卻和身邊的人、和這個社會,變得更緊密了。這是一件好事。

我想,「會上錯菜的餐廳」透過這種方式,讓我體認到了這個道理。

 

 

 


這是一名罹患末期癌症的病人前往「會上錯菜的餐廳」用餐之後的感想。作者小國 士朗(小国 士朗)在某次採訪時,突發奇想出一個念頭~~人生有必要完美無缺地對到底嗎?有沒有一種另類的價值觀可以產生,那就是:「接受不完美」。

 


在這個前提下,結合了所有因緣際會的巧合,在作者小國 士朗的策劃下,與一間養護機構中的輕度失智老人合力開了一間「會上錯菜的餐廳」,並且在書名的副標題忠實記錄了這是「一個發生在由「患有失智症的人」提供服務、奇特又溫馨的餐廳真人真事」。

 


也許源自社會文化,日本服務業向來以的精準到位、追求完美為典範,想要以正確流程服務客人都要相當用心了,怎麼可能承受工作中有「出錯了」這件事。能否接受「出錯」,見仁見智,有人可能用心計較,有人可以一笑置之,這無關對錯,只是一個人的價值觀。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4.jpg

 


我必須坦誠說。

在二○一二年想到「會上錯菜的餐廳」這個構想的時候,當時的我對失智症根本毫無認識,甚至可以說幾乎是毫不關心。

其中最大的原因,或許是因為我身邊沒有人罹患失智症吧。

 

 

 


閱讀中偶爾會出現那麼一、兩位我不是很絕對認同的作者,好比,作者小國 士朗(小国 士朗)神來一筆地想到要為失智老人開一間「會上錯菜的餐廳」。而《會上錯菜的餐廳(注文をまちがえる料理店)》整本書中就是寫實地記錄「一個發生在由「患有失智症的人」提供服務、奇特又溫馨的餐廳真人真事」。但作者又坦承自己之前並不瞭解失智症。

 


「會上錯菜的餐廳」的概念很接近二十幾年前就開始有的喜憨兒餐廳或庇護工廠,只是將對象更改成還有行動力、還能勝任短暫工作時間的失智症患者,我並沒有否定其存在價值的意思,然而曾經有過長期照顧幾位失智症長輩的實際生活裡,開一間「會上錯菜的餐廳」,讓一些存有善念的人帶著有趣的心情來用餐,即便送錯了大家也只是笑笑------這個過程中有沒有誤用了善心的部分呢?

 


偽善當然不至於,但若是愚善呢?對象說是還能勝任工作的失智老人,但,失智就是失智,失智老人肯定是在有一定程度家人無法照護了、出現了明顯的病症了,才會被送來養護機構的吧。即便是輕度失智老人,還是經常會出現失智的狀態,這時要他們在一瞬間感到空白的壓力下再從事工作,想必患者內心壓力會很大吧。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