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Tina 的 閱讀心得 (118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致我深愛的每個妳》立體書封.jpg         《致深愛妳的那個我》立體書封.jpg

 

 

 

 

1.jpg

  

 

 

 

 

$R7MX0XK.jpg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35426303.jpg

 

然而,我與菜名子無法忘記藤井的死。

菜名子是藤井 陽造的獨生女,而我是與她互許終身的男人。

況且那天四月三十日下午,就是我們發現藤井 陽造的屍體。

 

 

 


井上 夢人的《梅杜莎,看鏡子 (メドゥサ、鏡をごらん)》是個神奇又神祕的故事,首次發表於遙遠的1997年,直到20年後的2017年,才有台灣的春天出版社發行繁體中譯本。

 


由於作者創作年份使然,因此書中有許多已經不可能重現、卻令人異常懷念的背景,好比在書中世界裡是沒有「手機」這種東西,要打電話一定要使用市內電話或只能投幣的公共電話;又好比因為外出而擔心家中電話無人接聽,而存在著「電話答錄機」這種久久不被人提起的物品,人們即便不在家中,也可以開啟聽留言的功能,進而知道這段期間內有誰或有哪些事情找上門。

 


井上 夢人的《梅杜莎,看鏡子》讀起背景文字絲毫不覺得突兀,因為我就是成長在那個遙遠的年代呀。(笑,時間真的過得很快,我新找的牙醫師和我同個大學畢業,卻整整小我20屆~~好暈)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他大膽開始猜想接下來會失去哪個部分。直覺和腦袋一致同意:
 
你的另一隻手。
 
他放聲大哭,左手更用力敲打琴鍵,趁著還做得到的時候。腦海中的旋律沒了,現在只聽得到琴槌、毛氈、琴弦、聲帶所產生的真實顫動,少了右手音符感覺如同死亡,如同失去真愛,有如一段苦澀戀情告終,或一場離婚。
 
感覺就像他的離婚。他把左手高高舉離琴鍵,躊躇著,嘎然停止於第一樂章正要進入漸強之前,一顆心怦怦在肩膀跳動,在突然的寂靜、未完成的曲子、被打斷的人生中跳動。他把左手彎曲成拳,重重敲擊琴鍵,用盡全身可得的力氣,彷彿在街頭鬥毆,一面哭泣著,心碎、被背叛的感覺再次淹沒他。

 

 

 

 

自從2010年被《我想念我自己 (Still Alice)》深深感動之後,我一直不缺席地追蹤莉莎.潔諾娃 (Lisa Genova ) 的作品,但是每追一本,士氣就又低落一次------經過長達十年以上,莉莎.潔諾娃已經是位相當會寫故事的高手,在書中的文字越來越優雅,故事架構越來越引人入勝,但,那我所謂的「閱讀士氣低落」又是怎麼一回事?

 


莉莎.潔諾娃 (Lisa Genova ) 的《當最後一個音符輕柔落下 (Every Note Played)》與過去的作品幾乎一模一樣的架構,先是主角罹患了罕見的神經元疾病,偏偏又都是無法可逆的疾病,於是讀者要看著故事中人因為生病而日漸意志消沉,失去生活能力也讓故事除了主角外,還有另一個主照護者的主角,另外還有許多熱心幫助照護病人的配角。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13P3srWw4L__SX331_BO1,204,203,200_.jpg

 

過度擁護青少年、犯罪者的人權,難道整體社會不會忽視了必須守護的真正「人權」嗎?

整體社會必須最先守護的,到底是誰呢?

應該是過普通、平凡生活的一般人才對。

包含不懂得懷疑別人的淳在內,還有努力不造成其他人困擾、每天都拼命生活的所有人。

若是忽視了這最重要的根本,那麼整體社會的價值觀不會因此扭曲嗎?

 

 

 


土師 守 (Mindy McGinnis) 的《淳:一個被害者父親的真實告白 (淳)》,作者本人發展稍微遲緩的次子淳在某天傍晚失蹤了,留給當時在家的母親最後一句話是~~我去爺爺奶奶家玩囉。這一去就不再回,連祖父母都沒有看到淳的前往。

 


經過了幾天的搜索和調查,找到了淳的遺體,也找到殺害淳的兇手,兇手是淳的朋友的哥哥;少年有沒有說出殺害淳的原因,少年的父母師長有沒有在管教少年時用心盡力。其實無論說再多,淳的家人永遠無法彌補失去愛子的心痛,也無論當時日本法律給了少年怎樣的制裁,我猜淳的父母也一定都不滿意。

 


人,身處於國家之內,國家有義務保護人民各項權利,使用的是並非人人皆滿意或同意的現行法律。各個國家對法律的基本出發不一樣,人民對法律的期待也不同,因此奉公守法如淳的親人者,完全無法接受因為兇手是少年所以可以輕判這件事。------說不一定惹上麻煩的少年父母也不能接受這個審判結果,說不一定他們也希望兒子一死了之,以免日後更自己家族帶來更大蒙羞。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真相永遠會水落石出。」諾蘭嚴肅的眼神看著觀眾。「我和其餘的警察會替大家聲張正義。」

「那康史塔呢?」有個男生叫道,「你們都沒查出誰殺了他。」

 


所有動物都一樣,雌性永遠比雄性更致命。

 

 

 


閱讀小說時我習慣裸讀,何謂「裸讀」?就是不看任何介紹文宣,也不讀書內頁的作者與譯者資料,更不讀書封底的故事簡介,直接就進入故事閱讀,理由是,閱讀前我不希望受到其他因素干擾,只想直接欣賞文字和聽故事。

 


不過,裸讀敏蒂.麥金尼斯(Mindy McGinnis) 的《雌性物種 (The Female of the Species)》相當程度上為難了我自己。這本書是以三個高中同班同學亞莉、傑克和牧兒三條主軸輪流敘述故事,一開始的故事內容很簡單,完全不碰觸故事的最核心,只叨叨絮絮的說著漫無目的、且遙遠而無邊際的高中生活,讀了6、70頁之後發現不對勁,這樣下去我會更難理解接下來要講的故事。於是只好先闔上書本,細細讀了書封底的故事介紹後,了解了整本書的來龍去脈,終於能開始順利閱讀《雌性物種》。

 


這是一個還蠻常見的青少年復仇故事,就讀高一時莉亞的姊姊遭人強暴棄屍在森林,她與姊姊感情非常深厚,於是很極端地將心態擺在......不只要殺殺害姊姊的兇手,更要所有她所知對女性做出性侵犯動作的人也通通殺死。於是,在校成績表現優異且表面上行為毫無偏差的莉亞,披著乖巧聽話的羊皮,進行狼一般的殺人手段。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好不容易找到了像樣的答案,「衰老」卻近在眼前。於是接下來,我又開始思考變老代表什麼,難道只是機能衰退嗎?難道沒有別的內涵嗎?有些人說,「人生根本沒有意義」,但我是個凡事都想尋找意義的人;如果沒有意義,就為它建立一個吧!歷經長時間自問自答後所誕生的,就是這部作品。

by 作者, <致臺灣讀者序> 

 

 

 


「63歲時才以作家身分出道,是目前最年長的文學新人。」感覺似乎是出版社想用力塞進讀者腦海的第一印象。

 


但第一印象之後呢,真正閱讀完若竹 千佐子創作的《我啊,走自己的路 (おらおらでひとりいぐも)》呢。

 


與其說這是一本虛構的小說,我覺得它更靠近作者私密的散文創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要記得,在網路世界,你並不能代表你自己。』

 

 

 


之前剛閱讀過作者林明亞的另一本小說《殺人犯,九歲》( TinaRay讀 林明亞 的《殺人犯,九歲》   http://fangkuo0917.pixnet.net/blog/post/44472778 ),故事線條清晰,節奏明快,因此很想找機會多看看作者其他的創作------畢竟我對華文小說異常挑剔,能吸引我駐足停留的作品,真的不多。

 


林明亞的《我被轉發了一百萬次》,描寫一位高二少年的網路歷險記。

 


就讀高職資訊科二年級的男主角阿澤,因為從小罹患罕見的皮膚疾病,雖然不會傳染,但大部分的人卻望之卻步,因此,短短至今的十七歲人生,他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被同學所無視。

 


這天深夜,阿澤為了同學中唯一肯跟他說話聊天的女同學藝寧,徹夜露宿街頭,準備搶隔天開放購買的演唱會門票,沒想到意外喝了一杯陌生人請的酒,隔天當他醒來時,全身上下狼狽不堪------有人在阿澤醉倒之後,將他全身上下的財物洗劫一空。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她開始覺得更了解他了------他非常敏感,非常容易受傷──這讓她覺得離他更近了,也更有力量,因為一旦知道怎麼傷害他, 她也就知道如何撫慰他。

 

 

 


一個週三的晚上,瑪歌與羅伯特相識於她打工的藝術電影院販賣部,瑪歌半輕浮卻不帶認真地搭訕羅伯特,沒想到果真引來羅伯特的注意;下一週,羅伯特又來到瑪歌打工處,這一次換成羅伯特主動搭訕,並且將自己的電話號碼給了瑪歌,兩人開始密集互通簡訊聊天~~


他很聰明,她發現她必須努力才能贏得他的好感。很快,她注意到他通常立刻就會回她的訊息,但如果她花了好幾個小時才回他,他的下一則總是很短,而且不包括問題,所以重啟話題就成了她的事,而她每一次都會想辦法繼續。


她還是不大認識他, 因為他們從來沒聊過關於自己的事,但要是他們連續來了兩、三個有意思的笑話,又會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好像他們在跳舞一樣。

 


隔沒幾天,羅伯特提出約會邀請,瑪歌卻在坐上羅伯特車的同時,突然地內心充滿恐懼,渾身不自在......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11959173.jpg

 

臨死之前,我到底會想什麼?

即使對一般人而言很愚蠢的問題,在醫院這個封閉的空間內,卻可以感受到一種真實感。人從誕生的這一刻就開始走向死亡。雖然平時人們都刻意遺忘這個簡單的事實,但在這裡,卻使人不得不意識到這件事。無論進行多麼完善的治療,都只是暫時的拖延而已。即使病人可以自己走出醫院,終有一天,會再度走回醫院,最後,再也無法靠自己的雙腳走出醫院。只是不知道那一天到底是現在,五年後,十年後,還是數十年後。......

 

 

 


話說從頭,是因為一年前買下了本多 孝好的《dele刪除(dele ディーリー)》,我犯的錯誤是,以為作者是女性,所以對於這本書的閱讀一直停留在20幾頁處,感覺哪裡怪怪的,嗅不到女性作家特有的筆觸。後來想到一個辦法,先將作者過去的書找來看,這樣就會習慣作者的寫作文風,可能比較容易閱讀《dele刪除(dele ディーリー)》。然後,第一個震驚是~~作者本多 孝好原來是男性呀。

 


第一本閱讀的是原著2004年的《深夜前的五分鐘(真夜中の五分前,side-A+side-B)》,相當好看,出版社稱作者是「村上春樹之再來」,我毫無疑問百分百贊成。既然這麼好看,當然要繼續追一下作者以前出版過的中譯作品,於是有了手邊這本原著2002年的《最後時光 (MOMENT)》。
 

 

說時間會帶給人們一些什麼,用閱讀兩本本多 孝好品中,確實如此。2004年的《深夜前的五分鐘》文筆優美,故事感人且頗具巧思,是一本五顆星的抒情作品,但回到兩年前的《最後時光 (MOMENT)》,不知道,總感覺故事中雖然也有安排些小巧思,但放得不流暢,時不時主角間會出現冷笑話,導致任何人讀來,都會確定是出自男作家之手,故事中感情流動既不細膩也不複雜,有種直面對決的粗糙。這時候還感受不到「村上春樹之再來」的任何聯想。時間果然應該流動過去,作家才有更多時間面對書寫。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age 1.jpg

 

不過,壞的事情不會永遠都是壞的喔。......換言之,好的事情也不會持續長久呢。

 

 

 


真的只是那樣外表看起來很普通鄉下小村,人們在這裡生活,也許遇見好事也許遇見壞事,而窪 美澄的《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 (ふがいない僕は空を見た)》想告訴讀者的可能是~~無論現在如在順境或逆境,人生總要過下去,只要一直往盡可能善良的那個方向,壞消息一定會平息,然後過去,被其他人遺忘,卻在當事者心上留下疤痕------再也不椎心刺骨地痛了,只有偶爾想起時的淡淡惆悵。

 


書名取作《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 (ふがいない僕は空を見た)》,在承認自己是「不中用的我」時,內心一定有某個程度的不甘心和對自己的失望吧。


<第一章    水分>  被沉溺於與喜歡cosplay的已婚婦人提分手而頹喪不已的高中生齊藤。


<第二章    覆蓋世界的蜘蛛之絲>  慢慢訴說著,已婚婦人是因著怎樣解決不了的壓力,而開始沉迷於cosplay世界。


<第三章    二○三五年的高潮>  齊藤的同班同學、嬌小可愛、人人喜歡的松本主動表白,卻換來出乎意料地被拒絕,少女心該何去何從?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fVMT0FlyzGlNLbsRde3xA.jpg

 

父親和我養成了一套日常生活的習慣......。我不假思索地陷入這種日子,因此我們所過的生活,住在地殼上最孤立的小屋中,世界其他地區被完全抹去,就像濕布擦過用粉筆寫字的黑板一樣,成為我毫不質疑的生活常態。

 

 

 


只能說,作者克萊兒.傅勒 (CLAIRE FULLER)太會寫,整本《那些無止盡的日子 (Our Endless Numbered Days)》無論讀者要採取烏龜速度的慢慢讀,或者選擇噴射機速度的快快讀,如同書名中「無止盡」或「Endless」的感覺會在閱讀當中一直揮之不去,既煩心又驚心。

 


很想要讓時間快轉,趕快將故事讀出個所以然,卻又捨不得太快讀完結局,因為這個故事簡直詭異到家,人一旦陷入在這種氛圍中,有時候會自虐性地想自願停留在此。

 


這是專屬於時年八歲的佩姬的故事。父親在母親前往德國時,突然將她帶離住家,一直走走走,無止盡地似乎走到了世界盡頭的森林,才終於肯放過自己也放過佩姬,好好地安頓在林間的破敗小屋中。父女兩人開始過起野人般的大自然生活,享受也忍耐森林中的一切方便與不便,也學會了在春夏秋冬季節轉換之際提早蒐集適於生存的動植物。就這樣,整整過了九年時光。

 


父親為什麼這樣做?是這個故事的最大謎團,想想離家前有哪些不對勁?父親和男性好友大打一架,但對方只有受傷沒有死亡,父親沒有所謂犯罪逃亡的必要。母親明明在電話另一端對佩姬說,自己還有兩個星期就要回英國,難道不能等到媽媽回家,再三個人一起出門嗎?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4920891-b4a0-441e-9c21-7d89f9ed5505.jpg

 

「為兒女取名是父母最初的暴力。」護理長繼續說道,「因為兒女只能用父母為自己取的名字過一輩子。」

 

 

 


知道我的中文名字的人,就可以知道父母待我有多暴力。從出生沒幾天,一直到最近的現在。他們在取姓名時暴力對待我,在長大過程中用各種沒人想得到的方式精神虐待我,甚至在都死透透之後,還能讓其他親戚繼續無禮地折磨我------新曆1月除夕要掃墓,2月忌日要掃墓,3月不知道為什麼但台南有掃墓的習俗,4月清明節到了要掃墓,5月頭生日忌要掃墓,5月中還來問「母親節有沒有去掃墓?」要不要直接讓我住進靈骨塔裡會比較方便呢?與我交朋友超過30年的高中好ㄧ說~~妳的親戚都ㄎ一ㄤ掉了嗎?我也不知道究竟ㄎㄧㄤ的是誰?是我的命運吧。

 


ok,抱怨完畢,一篇心得文裡只能偷藏夾帶幾行抱怨文,否則就不是寫讀書心得了。

 


我是真的被中脇 初枝《海角天涯的孩子 (世界の果てのこどもたち)》給感動到,用那樣直白淺顯的文字,卻能刻畫出濃到化不淡的情感,這樣的寫作功力很感人,但更驚人,所以我又繼續尋找中脇 初枝的作品來閱讀。

 


中脇 初枝的《請找到我 (わたしをみつけて)》故事在描述棄嬰彌生自幼長到三十多歲的,因著棄嬰的身分,她充滿自卑地長大,只想當別人眼中的好孩子/好人,享受別人需要她的存在感,從來沒有想過為自己而活,因此她心中的無言吶喊是~~「請找到我 (わたしをみつけて」。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3.jpg

 

......我想要的終究不是錢,而是時間。我希望他供給我的不是為了做什麼的時間,而是什麼都不用做的時間。

 

 

 


兒子「我」賴在人妖閻魔家中,既不想工作也不想對未來多做思考。與其要費心思考這些,不如多對人妖撒嬌,對方就會每天又上班賺錢又回家整理家務,還準時三餐做飯給什麼都不做的無賴兒子「我」吃,也不會嫌兒子無賴。

 


當人妖遇上無賴兒子,死心供養也就罷了。這一天,兒子在鄉下的母親突然跑來東京,對著兒子說,想看看兒子的女友長什麼樣子?兒子「我」要如何在最短時間裡變出一位「女朋友」讓母親過目呢?一個令人發噱的短篇小故事就此展開......

 


關於文學或閱讀文學,一直以來我都是門外漢,既非所學,真實生活中也不曾實際接觸,當然我也很用力去抵擋它對我的入侵。我喜歡當個輕鬆的「閱讀無賴」,不去管它在文學史或歷史上的定位,單純閱讀,只聽故事。

 


相隔十五年,再次重新閱讀與吉田 修一出道作品《最後的兒子》同名的短篇小說<最後的兒子>,因為十五年來經歷太多事件,當年閱讀這本書的氛圍完全消失,我整個人像跑到另一個星球居住那樣,心境變了,閱讀的角度變了,因此雖不記得當年閱讀《最後的兒子》是怎樣的心情,只感覺讀來耐人尋味的句子更多了,多到我覺得<最後的兒子>簡直是作家極一流的作品,後來的那些都太沉重。我最喜歡書寫慵懶無賴的吉田 修一。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howLargeImage.jpg

 

這種特質,我是在地鐵中發現的。每一條線的每一班車的每一節車廂都存在著驚奇,隨機抽樣的人們被丟到一個有限的空間,為時短短幾分鐘,真是十足的魔術方塊。誰也不知道自己會碰到誰,誰會坐到誰的旁邊。我倒是喜歡站著,既不打瞌睡也不看書,這樣才不會錯失一些難得一見的景象,譬如兩班車同時發車啟動,有如剛剛衝出柵欄的兩匹賽馬並駕齊驅。
 
若是深夜,我會找機會到第一節車廂,站在最前頭,透過擋風玻璃望出去的視野毫無遮蔽。但見地鐵飛馳向前,兩旁燈光閃爍有如星辰,覺得自己置身火箭之中,急速穿越深邃時間,不知道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抵達什麼地方。

 

 

 


說來尷尬,我對奧立佛.薩克斯 (Oliver Sacks)真是不熟到家了,在真正閱讀比爾.海耶斯 (Bill Hayes) 的《不眠之城:奧立佛.薩克斯與我的紐約歲月(Insomniac City: New York, Oliver, and Me)》之前,一直將兩位身分弄反,我誤以為《不眠之城》是奧立佛.薩克斯寫來憑弔自己伴侶的。因此一開始的閱讀有些混亂,於是回頭先閱讀六篇推薦序文,終於才大概知道本書的過程。也才知道奧立佛.薩克斯是如此的大名鼎鼎。(笑)

 


也幸好有這段美麗的錯誤,這次閱讀的心情並非讀別人家的八卦,而是讀一段不可思議的愛情。

 


時年48歲的比爾.海耶斯,相戀16年的伴侶因愛滋病過世,想離開傷心地舊金山,於是來到繁華不夜城的紐約,在這裡,他很快又遇見一段新戀情,對象是當時已經 75歲的世界著名神經科學家奧立佛.薩克斯。這對同性伴侶相差了27歲。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f5cg62_460x580.jpg

 

若是我們被放在同樣的環境,也許也會被迫做出和他們相同的決定,對他人造成同樣的傷害。追根究柢,《怪人們》的推理情節不過是抵達人心深處的文字階梯,與其說重點是在推理,倒不如說是偏重於人情義理與人性幽暗的小說作品,更可說是東野圭吾成為東野圭吾的作家之路,如果沒有出道前十年的廣泛嘗試,也不會有後來如《惡意》、《白夜行》、《新參者》這類細膩觀察人心的作品。

------  by  楊勝博, <解說  怪人不怪只是人性使然------東野圭吾與他的《怪人們》>

 

 

 


東野 圭吾的《怪人們 (怪しい人びと)》,原著發表於1994年,距今1/4個世紀,經常在這個部落格空間裡潛水或聊天的書友們,我知道有些根本還不到25歲(笑)。不過,好書就是好書,即便隔上數十年之後再閱讀,依舊精采,於是舊書新讀,成了我最近的閱讀樂趣之一。

 


舊書新讀的作品,我習慣先瞭解最原始的出版年份,然後想一想,那個時候的我在做什麼呢?說實話,1994年我根本還不認識東野 圭吾這位名作家,接觸他的作品很可能是在十年之後的2004年前後,再來就是追追追,不停地隨著不同出版社又出版一本「新的」作家舊作中譯本或新作品,就這樣又過了15年。------讀書聽故事固然有趣,但還是逼得人不得不正視自己的真實年齡。

 


閒話完畢,回到東野 圭吾《怪人們》的閱讀。這本書包括了七篇短篇小說,每一篇都是架構獨立,再多添一些枝葉,就能成為單獨一本中長篇小說發表,但為何作家不如此選擇,卻寧願做眼前的發表,原因應該很多,最主要也是看天時地利吧!長篇小說必須納入更多空間與元素,短篇小說則讀來有輕快明朗之感,這也許都是寫作者在當時當下的考量。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jomopeq_460x580.jpg

 

天色漸暗,門外有一隻跳來跳去的小鳥,我領悟到該怎麼做了。假使我告訴蒙西卜先生真相,等於將所有事情畫下句點。我將導致其他人無法經歷我曾有的經歷。我雖然解決了我的謎團,但蒙西卜先生的謎團當然也得由他自己解決。假如他無法解決,那麼,這件事或許注定是個秘密,這樣對大家都好。

 

 

 


蒙西卜先生和他的家人,自北非移民到巴黎,並經營一間小雜貨店,過著尋常的補貨和顧店的日子。這天,住在斜對面公寓三樓自稱「貓夫人」的有氣質女性過來拜託他,她懷疑丈夫有外遇,想請蒙西卜先生監視丈夫的一舉一動,寫成報告即可獲得高額的報酬。從此蒙西卜先生安逸卻一成不變的生活被搗亂了,為了監視鄰居,他的一顆心好忐忑呀,原本以為可以平常心對待的,卻因為心裡頭想著這件大事,反而不知道平常自己是怎樣過日子的。蒙西卜先生要如何一邊如常生活一邊擔任「偵探」角色?他的內心好糾結。

 


巴黎另一隅的尋常咖啡店裡,一名男子進到店來東張西望,然後朝著「我」直直走來,問了一句~~「小姐,請問您在等待貝里葉先生嗎?」海蓮娜是一名自由記者,專門追大新聞的那種,手邊暫時只有幾件簡單的工作委託,不知是哪根筋不對,竟然回答那位男士~~「對,我在等待貝里葉先生。」接著,海蓮娜就被帶到一間著名大企業的頂樓,空蕩蕩的房間裡只有一張桌椅和一台電腦,工作期間是三星期,報酬極高,要做的事嘛,是簡單到不行的把電腦收到的電子郵件通通轉寄到另一個電子郵件信箱。除此之外還有另一份不知算禮物或酬金之一,每天下班,都有一束漂亮的花束在櫃台等著海蓮娜去領取。到底這算是哪門子的工作呀?但,越是神祕,越是激起海蓮娜的好奇心。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布莉塔・洛斯盧 (Britta Röstlund) 的《等待貝里葉先生(WAITING FOR MONSIEUR BELLIVIER)》以上述兩條互文方式展開故事,幽默詼諧與擅於描繪的筆調,讀者讀到了純樸的蒙西卜先生好專注於這份委託工作,每天為了增進自己的監視技巧與效率,不知不覺中,他的生活有了巨大的改變,為了找適合的監視角度,他發現家人與鄰居間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這是從前只坐在店裡收錢的他,完全不知道的視野。身為接案記者的海蓮娜也企圖從轉發郵件中找出「貝里葉先生」的真正身分,無奈用盡各種她能想像的方式,都不得其所,在轉發郵件與撰寫其他委託稿件的空檔,海蓮娜不斷揣測著神祕的「貝里葉先生」,其實海蓮娜根本不認識「貝里葉先生」,這整件事究竟是個玩笑,或是個美麗的錯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 phpThumb_.jpg          B fkjh.jpg

 

喜歡,交往,分手。就像以前在音樂課上學過的一樣,先是Dm7,然後是G7,接下來就算放任不管也會回到Cm7。至少人類的耳朵是如此期待。旋律的組合似乎無限。但是只要不是過度前衛的音樂,音樂實際使用的組合其實有限。戀人看來似乎有無限種類型,但是只要不是過度前衛的戀愛,其實開始、過程和結束的情節也沒有那麼豐富。

 

 

 


出版社文宣的作者簡介直說,本多 孝好被稱為「村上 春樹之再來」,身為村上 春樹書迷的我,在閱讀《深夜前的五分鐘(side-A + side-B套書) (真夜中の五分前―five minutes to tomorrow)》的時間裡,確實有這樣的感覺,某種比年輕時的村上春樹主題更明確一些、但讀來那種淡然感與氛圍卻是很相似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很好,我已經從1981年一路隨村上 春樹走到2017年最新長篇小說《刺殺騎士團長﹙騎士団長殺し﹚》了,作家的寫作家回不去從前,我(喜新厭舊的心態)也無法再用新的心態再讀一遍作家過去的作品了。於是有這位「村上 春樹之再來」的本多 孝好很棒,我閱讀得很開心。

 


本多 孝好出版於2004年的《深夜前的五分鐘 (真夜中の五分前―five minutes to tomorrow)》,台灣版本和日文原本一樣分成side-A + side-B 上下兩集套書。其實兩冊併為一冊讀也無妨,畢竟這是同一個屬於男主角「我」延伸出去的故事。

 


《深夜前的五分鐘 side-A 》的故事中,在廣告公司任職的單身男主角「我」偶然遇見女主角,雙胞胎之一的姐姐「霞」。這對雙幫胎很有戲,從很小有記憶的時刻開始,兩人便會找機會互換身分,即便親如母親,也每次都被矇騙過關,姐姐「霞」與妹妹「紫」因為太常交換身分,到最後也忘記自己到底是誰,於是以七歲的某一天為界線,決定了誰人是姐姐,誰人是妹妹。然而她們的外貌一直到故事發展當中,還是驚人地相似。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000465586.jpg

 

要記得去挑戰和冒險喔。就算失敗,另一面也藏著神賜給我們的禮物。

 

 

 


森澤 明夫 (森沢 明夫) 的《失戀巴士都是謎 (失恋バスは謎だらけ)》講述一個笑中帶淚,溫馨感人的故事。

 


失戀巴士顧名思義,載著失戀人們進行一趟為期五天的小旅行,途中有領隊帶著團員遊覽各式各樣令人感到傷心、或荒涼、甚至恐怖的景點與食宿,另外還有一名隨車的心理諮商老師,隨時待命地解決團員的心理問題。

 


含司機在內共12名旅客,卻在旅程剛出發不久,就被其中一位自稱能通靈的團員指出,車上有13個靈魂。《失戀巴士都是謎》故事到底在賣什麼關子呢?

 


《失戀巴士「都是」謎》,一點也不誇張;從一開始車上莫名多一條生靈開始,參加旅行的人究竟是怎樣的人?曾經有著怎樣的人生經驗?為何失戀?如何失戀?現在心理狀況走到怎樣的情況?在故事一開始便經由領隊檢視團員名單中,一一點出種種謎團。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emkqik_460x580.jpg

 

「大家都想給奈特貼標籤。」彼得.德利說:「他是憂鬱症?精神分裂症?躁鬱症?還是亞斯伯格症?」

 

 

 


二十歲的克里斯多福.奈特沒有告知任何人,在1987年獨自開車前往緬因州,沒有其他理由,只因為心裡萌生一個想居住在森林中的想法,他放棄車輛和一切人工製品,徒步行走於緬因州廣袤的森林中,只為了找到一個理想的藏身之處,長久安心潛藏在緬因森林,對外完全斷絕聯絡。

 


在森林中的隱居,要一直到2013年秋末因侵入住宅被監視系統通報給警方,奈特這位居住在森林長達27年的隱士,才被真正發現。

 


《森林裡的陌生人:獨居山林二十七年的最後隱士 (The Stranger in the Woods: The Extraordinary Story of the Last True Hermit)》一書的作者麥可.芬克爾 (Michael Finkel),原本也只是替雜誌寫稿的記者,在報紙上看見奈特的新聞,同樣喜歡獨自在大自然,實在對奈特的故事著迷,因此向監獄申請了探視,與奈特交心聊天,並且閱讀由奈特在森林居而衍伸出的許多相關報導或文學、歷史,讓這個本來並不複雜的故事更添新的枝枒與樹葉,成為一本相當好看好讀又令人深思的小品書籍。

 


作者麥可.芬克爾旁徵博引,從各種面向探討奈特的行為,並非企圖為了替奈特的行為脫罪或其他什麼的,而是想藉由他的筆鋒,讓世人更了解奈特這位神奇隱居人,以及隱居的目的為何?這個故事能從不同面向延伸到更遙遠的思考------隱居可能不為別的,真的只單純想獨自一人而已。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大家都想得到幸福。

發動戰爭,也是想要得到幸福。

不光是為了自己,還為了心愛的人的幸福,奔赴戰場殺了其他人。

大家在工廠製造武器,節衣縮食,都是為了給心愛的人帶來幸福。

沒有人希望他人不幸。

但是,為了自己心愛的人的幸福,卻造成了許許多多人的不幸。

 

 

 


時間與空間是在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在中國東北的滿州國境內,故事起源於三個小女孩的偶然相遇。

 


因為故鄉日本生活貧困,而隨父母來到滿州參加屯墾移民計畫的珠子;原籍朝鮮也因家中貧困,與父母來到滿州展開新生活的美子;父親是日本政要,自幼過著富裕生活的茉莉,父親因公前往滿州探視,順便也帶上這名年幼的掌上明珠。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