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Tina 的 小幸運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每年生日你總送我Bette Midler最新的專輯,當我拆開過分仔細的包裝後,你還會不忘加一句~~「要記得她的名字有「d」, 這個子音要發音」。

所以我私心裡覺得,送生日禮物很重要,要送給對方自己最喜歡的東西。

 

我生於一九五一年的一月四日,也就是二十世紀後半段的第一年的第一個月的第一個星期。要說是具有紀念性也不是不能說具有紀念性。於是我的名字就被叫做「始」。

 

一九九三年村上春樹這本小說中譯本出版後,愛不釋手,我一遍又一遍地讀它,讀到我突發奇想,那不如就買這本書送你當生日禮物吧。

不知道你有沒有如我想像中,開始讀第一段就微微吃驚。

沒有多說出口的是,書中主角阿始生日只與你差一天,還有,如果我們就這樣到此為止沒有結果,我希望日後你想起我時,就像書前段阿始和島本那樣。對,你就像那樣想起我就好。

 

 

 

005.jpg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於你,我真的只有遺憾二字。當時我真的太年輕、太不懂得珍惜了。

好友一張~~「你們那麼要好,以後會結婚嗎?」的紙條,是公然想讓我知道她喜歡你,但她一直說自己這輩子只嫁醫生的呀,你又不想當醫生。

二十歲的我也倔強,那樣一張明擺著要我讓步的紙條,那麼輕易我就真的讓步了。所以回想起來,其實我沒有資格喜歡你的,當時那樣不懂得珍惜與捍衛自己愛人權利的我,和你的關係就維持在友達以上也好。

我沒有資格讓你受委屈的。


後來我們都出社會工作了,我不知道在異國求學的你怎樣生活著,但從同學口中聽到好友畢業後是沒有工作的,她日常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與醫師相親」,又過了好幾年,接連聽到她結婚和連生兩個兒子的近況,她的夢想終於成真了。

那你完成夢想中的學位了嗎?從事了自己夢想的職業了嗎?那些年庸庸碌碌在拼命搶業績時,有好幾年,說實話,我真的沒想起你。

不要那樣貪戀工作就好了,我可以少跑一些業績,多勻出一些時間與你聯絡的。但是我的沒有這樣做,也說明了,我依舊是沒有資格的。


希望你遇見一位懂你的人,陪伴和支持你走過後來所有的路。

 

 

004.jpg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每趟紐約行我總想起你,冬季的大紛飛中,你是如何冒著風雪去上課呢?(你不會輕易翹掉任何一堂課,我是這樣想的,這是摩羯人的特色吧,我猜)

頂著風雪走在寂靜少人的途中,你在想些什麼呢?趕快把該修完的學分修完,拿到學位,回國,或不回國。

 

那段時光,你快樂嗎?有沒有好朋友甚或伴侶呢?

我總希望,無論那幾年的我們如何因著學業與工作拚搏著,後來的我們再回過頭,會覺得那些努力與刻苦,只有值得二字。

我希望你一切順心,能遇見一個敢表達自己愛你、也真的愛你很深的人。

請他,將我做不到的,通通做到,又或者,和你一生相守。

 

 

003.jpg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斷不掉長達30年的想念,明暗交錯的夢影中,我總在尋找你。

起初我真的夢不到你呀,在圖書館、在自修小間、在交誼廳,我總在陷入不會答題的惶恐中,直覺地想向你求助,大約我總忘不了那幾年你耐心教我微積分和生理學的臨時抱佛腳時光吧。

想找你的夢中我總是一直在追、一直在趕,既焦急突然消失的你,又只能沒有目標頭緒地四處亂走,走過熟悉或不熟悉的場景,走過過去與現在的場景,我就只死心踏地的想找你,卻又無論如何總就找不到你。明明上一分鐘你確實在我夢裡的......

 

這幾年,現實生活中我比過去好多了,幾個月前我發現,我夢得到你。你出現在我夢中,並不突兀地教我功課或和其他當年死黨聊天,我們為了好多夢中笑話,像當年那樣相視大笑。

一次、兩次、三次,我真的可以在夢中看見年輕時的你和我,這個那個剎那裡,我們總還是能那麼有默契地互相回望。希望如果你也記得那些眼神交會時刻帶來的喜悅。

如果人生能再重來一次呢?

 

 

002.jpg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是一直到偶然聽見費玉清版本的 <小幸運>才又想起你的~~

 

也許當時忙著微笑和哭泣
忙著追逐天空中的流星
人理所當然的忘記
是誰風裡 雨裡 一直默默守護在原地


原來你是 我最想留住的幸運
原來我們 和愛情曾經靠得那麼近
那為我對抗世界的決定 那陪我淋的雨
一幕幕都是你 一塵不染的真心


與你相遇 好幸運
可我已失去 為你淚流滿面的權利

但願在我看不到的天際 你張開了雙翼
遇見你的註定 他會有多幸運

 

原來你是 我最想留住的幸運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