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Tina 的 閱讀心得 (110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 3.jpg

 

還是別打電話吧,這是我和你之間恰到好處的距離。

 

 

 


無論是初戀或不倫,總是有情感流動著的吧,情以外的慾望,即便非赤裸裸的肉慾,基本上也是有所渴望的吧,牽牽手也好,不經意地轉身碰觸也好,不說話只望著心愛的人也好。不知道,這是我想像中愛情應該有的姿勢,但,坂元 裕二的《往復書簡 初戀與不倫(往復書簡 初恋と不倫)》卻說了另外一種愛情的姿勢------「往復書簡」。

 


雖說情長紙短,然也許「往復書簡」其中的素淨和淡雅,很適合初戀或不倫吧;前者尚未知結果,只能先淡淡的;後者有著無法讓世人理解與接受的部分,因此需要低調,所以也還是淡淡地為好。於是有了坂元 裕二的《往復書簡 初戀與不倫》的兩個故事, <初戀不歸,海老名休息站> <卡拉什尼科夫不倫海峽>。

 


十三歲那年,我在你身上用掉了一輩子的眼淚。

原因我從那時就明白了,因為我知道,往後再也不會遇見這麼喜歡的人;知道未來不論有什麼樣的邂逅、什麼樣的離別,不論我多麼長命百歲,這種事一輩子再也沒有第二次。我就是這麼喜歡你。這份感情如今未曾稍減,也不曾增加,分量一如既往。過去、未來全部存在其中,這是我的初戀。

 


故事無論發生在十三歲、二十三歲、三十三歲、甚或更大或更小的年紀,人生可能不倫好幾回,但初戀永遠只有一次。初次的心動,不知所措的心情,想告白又怕失敗,因而輕易放棄又好可惜地不可能,因此初戀永遠令人難忘,再活到多老多久,想起當時的青春人兒,還是有一種酸甜交織的想回味。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彷彿我們的世界是一個雪景玻璃球,某位路過的神用力搖了搖我們這顆球,然後放回原處。雖然泡沫跟雪花最後會停下來,畫面卻變了,不會跟之前一樣。雖然從玻璃外頭看不出什麼巨大的差異,但裡頭真的都不一樣了。

 

 

 

 

讀完C.J.杜朵(C.J.Tudor) 的《粉筆人(The Chalk Man)》,再接著看網路書店中的出版社書宣,太過了,這又是一本宣傳大於內容的不到三顆星小書,這本書沒有那麼好看,因為如果有的話,也就不需要放上那麼多盛讚來壯大聲勢了(笑)。

 


C.J.杜朵《粉筆人》的內容就跟我在幾天前寫《TinaRay讀 克蕾兒.道格拉斯 的《妳帶走的祕密》Local Girl Missing》 (http://fangkuo0917.pixnet.net/blog/post/44392828) 讀後心得一樣,根本就是很典型的流行英美犯罪推理小說的寫法,簡而言之就是現在的自己帶著滿滿回憶或好奇,往回頭去看自己青春期時發生在身邊的命案,然後揪出真相。過去現在互文,找出過去被疏漏或錯過的疑點,送給現如今長大成人的自己一些交待或慰藉。

 


同樣的書梗就像一棵樹的樹幹,既有原始的互文架構存在,枝枒葉綠的情況當然要靠作者自己撐,才能發展成一株漂亮的樹。但寫作上運用文字的加減乘除是有其道理的,不是一味添加樹葉,讓人感覺這顆樹長得很茂密了,就是一株美麗的樹或好故事,絕對不是這樣的。

 


作者在為樹木增添枝枒與顏色的同時,要注意會不會添加太多、太過或太無聊。不得不說C.J.杜朵《粉筆人》在我讀來就是犯了這樣典型的問題------誰人不想知道過去命案發生的真正原因和兇手,誰人不想知道背負著殺人罪責如何度過漫長近20年光陰的煎熬或不煎熬,但,誰又想看那些與故事文本太無相干的旁枝溢葉,沒有必要把故事相關人養的阿貓阿狗都寫進去吧,沒有人想閱讀又臭又長的裹腳布故事吧?!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往事並未如煙,它形成現在的你我,沒有過去的時光,現在就不存在。

也許不經意中,你拿起這本書。書本很輕,輕如我在書中自我詰問的倒影。

當你開始閱讀的這一刻,你走進了我的故事,我的時光。

 

 

 


不大閱讀華語作家的作品,因為怕會讀到文筆不好的作家忍不住吐血------雖是說笑,卻也真實,有些糟糕的作品真的讓人頭疼,出版社到底是基於怎樣的立場要出版呢?想不透。

 


手中有這本鄭如晴的《細姨街的雜貨店》,也記不起來當初為何而買,怎會輕易買下陌生華人作者的中文書,也許當時被什麼附身了也說不一定。然而只讀一開始的<自序  你走進了我的時光>,一種難得一見的文字溫柔出現在眼前,說感動其實還不足夠,相當驚訝於鄭如晴這位作家的文筆,細膩、溫暖、絕美無比。

 


讀完神奇無比的<自序>,按著頁數順序又讀了五、六篇短文,不行,不google這位作家不行,哪有如此擅寫文字的作家我卻是第一次讀她作品。作者背景究竟為何,能寫出如此溫暖且美麗的文字?不google還好,一google才發現作者的女兒張鈞甯,正是我日日追著內地宮鬥劇<如懿傳>傳裡的正派大女二愉妃,好厲害的媽媽,會生漂亮女兒還能寫一手好文章。(當然是兩件事我知道,笑)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我才不會迷路呢。因為我沒有目的地啊。」

 

 

 


於生活是如此,於語言也應當如此。

 


姪兒小Ray剛出生時,從芬蘭遠嫁到英國的阿嬤飛過大半個地球來等待見長孫的第一眼,等待期間中她只能無聊地將有線電視一台又一台轉著,憑藉著一種無人能曉的天賦,芬蘭阿嬤來台第三天就問我~~台灣人能說很多種語言嗎?我想了一下說,如果是住在台灣北部的人,可能只會北京話和英文,但如果是住在台灣南部或其他偏鄉,可能就要另外學閩南話、客家話或各地區的特殊語言。

 


她說,不對,至少要會四種語言,然後帶我去她家將電視打開,分別轉到不同頻道,喔~~啊~~不是啦,這是日語和那是韓語,然後一種是北京話、一種是閩南話,有時候妳也能在電視上聽到講廣東話和客家話的節目......「天哪,那我的小孫子小時候就會說五六種語言囉?」「嗯,很有可能,這還不包括他以後會在上學時學到的英文和第二語言唷。」芬蘭阿嬤瞬間不知如何做表情,只跟我說,當台灣的小孩好像很辛苦......

 


我喜歡溫又柔,喜歡她非常可愛的姓名,喜歡她一向溫暖的文風,更喜歡看她看待混血兒文化的種種理解與表達。因為身邊一直有台英混血的姪兒小Ray,一歲多快兩歲的孩子,只能發聲而無法說話,尋常小孩就該帶去看語言發展遲緩問題了,但是我們看著小Ray,無論是用英語、普通話或閩南語跟他說話,他都能清楚而完全理解,並且做出相對應的正確動作,遇到不合他心意的要求,他也能表達自己的不願意------可見這孩子沒有大問題呀,那他為什麼「不能」或「不會」說話?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人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複雜了?

 

 

 


近年來英美文壇流行某一種類型的驚悚推理小說,已成年的主角追憶青春期時死因不明的摯友,懷念加上已經具有某種程度的推理和思考能力,於是偶一機緣下,回頭重新檢視摯友死亡的前後因果,最後得出令人容易理解或完全意外的原因。

 


這樣的故事是一個梗,至於枝葉和果實如何形成發展,單靠作者個人的說故事功力,有些讀來結局令人驚訝到爆的激賞,有些則不熅不火以青春為名發展出一本長而無味的小說。遇到前者會很開心,遇到後者則經常讓我心生放棄閱讀翻譯驚悚小說之念,尤其是不知道為什麼,出版社經常自殺式地大量出版後者這類的書,讀到時我經常會暗自生自己的氣(笑)~~不是說好了不再碰這類型的書嗎?

 


幸好手中這本克蕾兒.道格拉斯(Claire Douglas) 的《妳帶走的祕密(Local Girl Missing)》有著非常常見的驚悚推理小說的梗,卻發展出完全令人大吃一驚的結局。厚達368頁的書寫,就算沒有太多令人眼睛一亮之處,卻也沒有讓人無聊到想打呵欠的狀況,整本書一直穩穩地拉住讀者的閱讀目光,一頁頁翻讀下去。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這麼了不起的人的女兒來找你幹嘛?」

筒井抓了抓鼻翼說:「八成是龍捲風的事。」

「龍捲風?」

「七年前,北海道曾經發生威力驚人的龍捲風,造成了極大的危害。當時,我也加入了調查團,我的工作是從流體力學的角度分析危害狀況。別看我這樣,那才是我的本職工作。我隨口向羽原博士提起這件事,他突然臉色大變。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太太在那場龍捲風中身亡。」

 

 

 


由於文宣打著《魔力的胎動(魔力の胎動)》是東野 圭吾原著發表於2015年的《拉普拉斯的魔女﹙ラプラスの魔女﹚》的前傳,囿於書名中「胎動」二字,我一直以為會讀到女主角羽原圓華出生以前的事,好比父母親是如何相識、進而結婚生子組織家庭的;又或者羽原太太在懷孕時曾經經歷過怎樣特殊的事件,因此造成今天擁有魔女般預測能力的圓華的誕生。

 


結果我猜想的都沒發生,東野 圭吾《魔力的胎動》整本書圍繞在青春期左右、十幾歲不到二十歲的圓華,才剛剛再懷疑知道自己擁有預知能力,能掌控某些小關鍵之前,所發生的幾個小故事。

 


很可惜,整本《魔力的胎動》真的就只是《拉普拉斯的魔女》再往前個十年左右的前傳而已。如何具備這樣能力和母親一起在北海道龍捲風的事故也沒有多提;感覺上度起來很沒勁,如果單只討論主角羽原圓華的特殊魔力,把故事放在《拉普拉斯的魔女》書的的前段部分也成立,多寫一本前傳,感覺只是多出版一本書賣錢而已,意義不大。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1061470_2949767225049388_682706784233717760_n.jpg

 

這個世界上沒有誰的生活是容易的,不要覺得只有自己特別不幸,我們都一樣不幸。

 

 

 


韓國新銳女作家金真英(김진영) 的《有院子的家(마당이 있는 집)》,透過尚恩和珠蘭兩個原本不相識的女人,因緣際會,短短不到一個月的互動中,兩人竟發展出為互相掩蓋對方是殺夫兇手的姊妹情誼,如此充滿戲劇張力的一本書,究竟在說著怎樣的故事?

 


尚恩和珠蘭在故事中,其實原本是沒有自己身分的,他們只是依附著先生才有自己現在的身分,尚恩的丈夫擔任藥廠行銷業務,珠蘭的先生因為是醫生而結識了尚恩的丈夫,後者疑似之前接受前者行賄,現在被懷疑因為受到威脅而殺死對方。

 


故事沒有推理,在故事的很前段,尚恩就大方地承認自己是因為受不了丈夫長期暴力相向,因此偽裝將在先生昏迷後,將他所開的車連人,一起推入水中,丈夫溺水而亡。

 


尚恩原先的計畫中是要引誘珠蘭的醫生先生出現在命案現場,並且嫁禍於他,卻不料陰差陽錯,珠蘭的先生沒有如期出現,於是原本的殺人命案,變成了自殺終結。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3.jpg

 

謊言,在這些事件中的確扮演了重要角色,無庸置疑,謊言一個接一個出現,才會演變至此。

我還要提醒大家另外一件事。

說謊的不是只有我一個而已。

 

 

 


美國佛羅里達度假勝地發生了一樁智障女孩被殺命案,警方積極展開調查,無奈的是,這的確是個有名的度假地點,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來了又走,走了又來,到最後警方連犯罪者的國籍和是否還停留在當地都無法確定,命案於是變成懸案。智障女孩的單親媽媽只能哭泣再哭泣。

 


與此同時,三對英國夫妻在這個度假地點偶然認識了,同樣來自英國倫敦附近,讓他們有了更多共同話題,特別是,他們都對被害女孩有著深刻印象。假期結束倫敦之後,這三對夫妻密切保持聯絡,也互相有來有往地輪流作東邀請其他人見面和吃飯聊天。這一天,警探突然找上門來,要問六個人對女孩失蹤案時的不在場證明,他們......都完美無瑕地過關了,但是,彼此為自己的伴侶作證,證詞就如此可信嗎?這其中有人說謊了嗎?

 


在英國警方幾乎要放棄對這三對夫妻的嫌疑時,倫敦市區公園內又發生另一起也是智障女孩被殺命案,而且手法幾乎一致。究竟,殺人嫌犯是六人中的其中一人或數人嗎?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 2.jpg

 

偶爾會想,假如我是宇宙中的一粒灰塵,或許在某個落地的瞬間,我能發出彩虹般的光芒。如此一來,就算不用力地大聲叫「我很特別!我不一樣!」,我也會成為世界上最獨一無二的存在。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和努力,才終於得到這個領悟。而且,我還發現了一件很令我意外的事:其實,就算不那麼費心費時,從一開始,這已是永遠的事實。

 

 

 


從小因為有著「非常普通到一個不行」姓名,也因著本身性格上的順從,孫元平(손원평) 的《三十歲的反擊(서른의 반격)》書中主角金智慧遇到事情總是忍讓、總是一再委屈求全、過著毫無個性的普通日子。

 


她認為自己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普通人,因此過著所謂「普通人」的日子,偶爾小小抱怨職場生活,感嘆自己沒有男朋友,想要薪水更多一點而不斷投遞求職履歷表,有時偷哭,有時偷笑,最常有的情緒是感歎。乍看之下沒有特別之處,但活到三十歲了,卻因為職場中偶然認識了三位有個性的男性,四人經常利用空檔聊天,金智慧開始思考,要繼續當個沒有特色的普通人過一輩子嗎?

 


個人因為被生平第一本閱讀的韓文翻譯書給嚇到了,所以想著,反正世上書籍這樣多,此生就算不讀韓文作家的作品其實也不會有所影響(笑),因此對韓文作品一直敬而遠之。而閱讀孫元平的《三十歲的反擊》,純粹是愛上書名------我好像從十五歲就開始過著反擊的人生直到現在(笑),怎麼會有人到了三十歲才想對自己人生的不公平進行反擊?

 


這麼晚才開始反擊,究竟會因為時間過去而反擊無力?或者因為累積了三十年的能量而一「擊」驚人?書中主角金智慧到底要對什麼人或事進行反擊呢?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3.jpg

 

七十歲死亡法案正式獲得通過。
 
根據這項法案,凡是擁有日本國籍者在七十歲生日後的三十天內都非死不可,唯有皇室成員例外。此外,政府預計安排數種安樂死方式,讓七十歲死亡法的適用對象可從中自由選擇。
 
根據政府試算,這項法律一旦正式施行後,因高齡化所導致的國家財政困難將可獲得緩解。此外,包含超過七十歲以上的人口在內,法律施行後第一個年度的死亡人口數約為二千二百萬人,第二個年度開始每年將會有約一百五十萬左右的人口死亡。

 

 

 


為了國家經濟發展,為了不再是高齡化國家,為了不再讓年輕人需要負擔太多老年福利帶來的賦稅,於是國家通過了「七十歲死亡法案」,垣谷 美雨的《七十歲死亡法案,通過(七十歳死亡法案、可決)》,說是本科幻小說也說得過去,因為世界上除了極權國家以外,根本沒有民主國家敢施行這樣的法律吧,首先就和憲法的人身保障牴觸了吧?!

 


法案的頒布是一回事,然而這部「七十歲死亡法案」影響的是正生存在這個國家裡的每一個人,因為以機率而言,不能活過七十歲者太少,人人到了七十歲便要被迫死亡------每個人對生存下去的態度不同,反對者認為這條法案剝削了生而為人的基本生存權,也有人認為這個法條應該擴大使用範圍,讓處於任何年紀的人都有適用的可能。

 


垣谷 美雨的《七十歲死亡法案,通過》,書寫一個家庭中有長期臥床需要日夜照顧的婆婆,和已經長期照顧婆婆到無法喘氣的媳婦,還有假借其他名義逃避協助照顧老人家的先生與一雙而兒女、以及婆婆的親生女兒。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3.jpg

 

倘若無法向她說明一切,我就只能自己消失。如同殺死安田公平那樣,這次要殺死小出桔平。我在答應與由加利母親見面的前一晚上,下定了決心。

 

 

 


愛上一個人也許並不太難,但想真正徹底了解一個人,真得非常困難。

 


岡部 悅(岡部 えつ) 的《愛上謊言的女人(嘘を愛する女)》有一個很聳動誘人的書名,吸引讀者想要去看看「愛上謊言的女人」究竟有何下場。

 


書中文字輕快簡明,雖說有250頁左右,專心讀來只需花不到兩個鐘頭。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在宮水俊樹心中於這六年來一直封閉著,連開法都變得不曉得的鎖開啟了。

帶著那支鑰匙前來的人------

有一張相當令懷念的臉龐。

雖然不是完全相同,明確地殘留著她的影子。

覺得再也看不見那張臉龐,如今就在那兒。

 

 

 


原來我好像把新海 誠原著的《你的名字(君の名は。》和手上這本作者加納 新太、原著新海 誠 的《你的名字  Another Side:Earthbound(君の名は。Another Side:Earthbound)》兩本書給混淆了,原本我以為會讀到一男一女交換身體的故事,結果卻讀來宮水 三葉這個身體周遭所發生的事。很是驚訝的google一下,每個條目都說《你的名字  Another Side:Earthbound》是《你的名字 (君の名は。》的外傳。喔喔喔,難怪。

 


雖然不能確定新海 誠原的《你的名字(君の名は。》是怎樣的故事,但,加納 新太和新海 誠合著的《你的名字  Another Side:Earthbound》真的感動到我,特別是最後一章,關於女主角三葉父母相遇相識,乃至母親生病死亡後,父親因故而不諒解小鎮上人們的態度,進而生出對逝去的妻子微微生氣,最後想以摧毀小鎮信仰以為報仇的過程。

 


關於失去心愛之人的心情,我很了解。因為失去,也因為這種失去是被動的而非主動的,很容易在痛苦之外生出不滿之心,至於不滿什麼,很多,不滿已逝之人的絕情離去,不滿在世之人不順我心地看待這樁死亡,也許還有更多是對自己的生氣~~為什麼沒有能力留住想留之人,種種種種,應該還有我尚未明確感受到卻肯定存在著的一些情緒。愛意於是參入恨意,不知該恨誰就乾脆誰都恨------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我聽說了,太可惜了。」

「可惜?」伯朗皺起眉頭,「為什麼?」

「明明是兄弟,彼此相處明明很開心,卻不往來不是很可惜嗎?」

「妳有兄弟嗎?」

「有哥哥、姊姊和妹妹。」

「陣容真強大。」

「哥哥和姊姊已經結婚了,但現在也有往來,很開心啊。他們的孩子也很可愛。」

「那真是太好了,但是,這個世界上有各種不同的形式。」

 

 

 


經常來我部落格的書友大概都知道,我很討厭我父親,甚至是到了兩年前我才勉強承認是有父親的。他的早早離世帶給我的唯一優點就是,我不用處理一些亂七八糟的手足糾紛,但是前兩天我發現自己錯了,我爸有他自己兄弟姊妹一堆,他/她 們都有因著是長輩的沒禮貌、不尊重、和時不時的騷擾,讓我終於又崩潰,我這兩天其實是處在經常吐血的狀態下。

 


有兄弟姊妹不知是好是壞?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各種不同的形式」這個定理絕對無誤,個人應該是屬於比較偏不幸的那種......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29775975.jpg

 

跟某個特定的人和平圓滿地斷絕關係,天底下沒有這麼便宜的事。

 

 

 


也不過三百出頭頁的小說,其實原本應該閱讀上來講不算吃力,但偏偏真梨 幸子的《人生相談。(人生相談。)》就能讓我在三個月裡讀三遍,到現在還忍不住想再讀一遍。太好看了,作者一定相當用心思才寫出這樣連環套套套架構的小說,從哪一篇章讀起都沒關係,好看就是好看。

 


跳脫整本書的敘述前後順序簡單說,整個事件的背景很簡單,就是某報社有個讓讀者「人生諮商」的連載專欄,讀者可以盡情地把自己煩惱的事寫到報社投稿,然後就會有負責專欄的編輯一一回覆。

 


別說人生會沒煩惱,那是就算地球毀滅了也不可能發生的事,人生煩惱之多呀......小男生討厭向他家租房子卻賴著不走的霸道一家人,酒店小姐討厭感覺黏呼呼的客人,好想買個貴三三的柏金包送給喜歡的酒店小姐卻真的沒錢,資淺的出版社編輯擔心培養不出暢銷作家,資深的編輯反而被暢銷作家呼來喚去,寫不出暢銷作品的作家憂心明天無可吃,每一提筆就銷量破百萬的暢銷小說家又有自己的秘密......。誰沒有自己眼前的憂或難,但問題是,找誰商量?

 


找身旁的親朋好友,既怕對方掛心,也怕來者八卦,那倒不如向陌生人求助------我在當社工那幾年永遠接不完的諮商電話,就是這樣來的;搞到現在將近二十年治不好的憂鬱症,也是拜當初所賜。「人生相談。」這類鳥事,能別碰就別碰,否則......(笑)。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4.jpg

 

我並不是想要追求幸福,
也不是想要什麼不變的承諾。
我只是想前往更遠的地方。

 


《十字路口》很多人以为这是一部小说,被改编而成的漫画集,其实不是的,它只是一则广告动画,是新海 诚把它改编成14万字的一本厚厚的书。 ------轉載自網路

 

 

 


原作新海 誠、作者桐山 成人(桐山 なると) 合著的《十字路口(クロスロード in their cases)》,文字清新淡雅,畫面感強烈,讀起來像微風吹過,感覺非常舒服地討人喜歡。

 


不知道為什麼,277頁的一本書,我要讀到第273頁才懂,故事中互文的海帆與翔太兩條支線,不是一開始的倒垃圾場景中告白的兩人,而是要到第273頁他們才算真正有互動。在這之前的所有,是兩個居住在不同地方、也互無相干的兩個高三孩子的生活描述。------我到底又在恍神什麼呀。(大搖頭)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人活到這世上啊,不是享福的,是來吃苦的。老天爺給的擔子,再重都得挑著。哪天放下了,也就翹辮子了。」

 

 

 


這三年中,身邊的親人好友一一離世,心裡總是矛盾,一方面我懂得也相信所謂的「離苦得樂」,另一方面我也想,為什麼總是我在送人,而非人送我。那日與一起長大的身心科醫師好友聊起,他也深有同感,末了還說了一句~~「以後還會越送越多。」當場對這句話語內心感覺五味雜陳,是實話,真的是對我而言最沉重的實話。我很虛弱地想,生孩子做什麼?多一個人來人間受苦嗎?能不能把不想再活下去的人的餘命,直接轉與另一名想樂觀活下去的人呢?如果能這樣各取所需,那該有多好。

 


內地女作家任曉雯 (任晓雯)的《好人宋沒用》,幾乎就是另一種版本的義大利女作家艾琳娜‧斐蘭德﹙Elena Ferrante﹚的《那不勒斯故事﹙L’amica geniale﹚系列》。將近500頁的《好人宋沒用》根本就是低社經階級版的那不勒斯故事系列,用老練的文字寫盡故事主角宋沒有長長的74歲人生和每一階段人生中的中國社會背景,從抗日到共產黨佔據整個內地,再寫到文革時期和後來經濟開放初期。

 


大時代的巨流不斷滾滾向前去,是一個老百姓,就沒有能力顧東顧西,連生活都難了,哪有時間想太多?宋沒用這名女子,既是她自己,也是無數生活在那些年代中國女性的生活縮影。讀宋沒用的一生,一種無法形容的淒涼感油然而生。無論任何時候,生在重男輕女的華人社會與家族,就是宿命的倒楣到家,要更多的認命再認命嗎?或是其實身為女子,要更勇敢去相信我們還有其他好的選擇?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少了瑪莉娜,其實就沒什麼好記得的了。

 


每個人都會有秘密,不過有好朋友的女孩子,就會認為秘密生活是可以拿來分享的東西。那些夜晚,瑪莉娜和我逗留在兒童攀爬架那裡,一直講話,講個不停。有那麼一小段時間,我們兩個都不孤單。像個縮小的月蝕般重疊----先是明亮,然後黑暗。

 


結束開始前,誰認得出來?在我看來,我們的生活往往存在許多意外。

 

 

 


閱讀茱莉‧邦廷(Julie Buntin) 的《我記憶中的瑪莉娜(Marlena)》到中段,收到了一個噩耗,與我相識25年、如親密好友般的老師,離世了。我知道她的病情,也並不驚訝她從確診罹病到身故的時間之短之快,因為醫學上總會有一個平均值,記錄人可能的生老病死。雖然她不讓我北上探病,但總在最無助的時候與我藉由LINE通話------我不知道通話過程有沒有讓她好受一些,也不知道通話內容有沒有傷到她,我只知道我告訴她的是母親罹癌到過身的過程,而我也知道每個癌症患者最後離開的方式都不一樣。

 


於是這本被出版社文宣稱是青少女版的賴香吟《其後それから》,意外中英文兩本悼念摯友情深的書,在我心裡開始發酵;茱莉‧邦廷的《我記憶中的瑪莉娜》和賴香吟的《其後それから》當然有所不同,不同在書寫對象的年齡層和背景年紀的差異,《其後それから》是三十多歲作家回憶同為作家的好友,《我記憶中的瑪莉娜》則是三十五歲女子記憶中的青少女摯友,二者年齡不同,社經地位不同,甚至瑪莉娜和凱特根本就還是個沒長大的孩子。如何相比兩本書和我正在經歷的、非常難受且難以言說的感覺?我在茱莉‧邦廷的文字中找到一個應該很恰當的詞------「失落」。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看起來,我們都有自己的秘密,阿倫。」

 

 

 


秘密如絲線,一個秘密就是一條絲線,纏成一團理不清。 你的、我的、他的,每個人都有秘密,一樁樁一件件越纏繞越大,終究成為一團黯黑怪物,疑惑與答案皆存在每個人心裡,卻不知真正的事實為何。

 


珍.哈珀(Jane Harper) 的《大旱(The Dry)》是一本藏了太多祕密的小說,書中的秘密不只是書中人物個人擁有,甚至連背景的澳洲東南方小鎮本身也藏了許多秘密。

 


二十年前,阿倫死黨之一的女孩兒愛莉,在身上裝滿石頭,走入水流湍急的河中溺斃; 只因為死前留下阿倫的姓氏「佛柯」,所以鎮上人人懷疑愛莉的自殺不單純,群起圍攻佛柯父子,逼得阿倫與父親連夜逃離小鎮,且斷絕與小鎮的任何聯絡。

 


但,人會長大,當年慌亂逃離小鎮的阿倫,長大後在大城市擔任警察,另外死黨之一的路克則留在小鎮成為農場經營者,兩人偶爾會在路克前往大城市開會時見面。好友誼不變,但雙方皆對當年愛莉的死互有懷疑。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jpg

 

人在,人走,別離,相遇。我認為那都是溫柔的。那種餘韻溫暖了大家。

 


人的悲傷不可能痊癒,只會反反覆覆不斷累積。到死的時候已經變成一大團。

 

 

 


兩段感覺互相衝突的文字,人世間有溫暖與溫柔,卻治癒不了已發生的悲哀與傷痛。吉本 芭娜娜(吉本ばなな) 在《馬戲團之夜(サーカスナイト)》的書寫,充滿這樣的矛盾情感。

 


我想是人,很少有絕對壓倒性的性格與遭遇,人總是在喜怒哀樂之間擺盪,有人這個多一些,有人那個多一些;在性格上,有人心思比較細膩,有人可以粗枝大葉到自己毫無所知。吉本 芭娜娜的文字本來就很擺盪,這是一種獨一無二的風格。

 


《馬戲團之夜》我一共花了三個星期的時間慢慢和重複閱讀,一開始我是非常喜歡《馬戲團之夜》這個故事的,喪夫的妻子帶著沒有爸爸的獨生女,和失去獨生兒子的公婆同住,即便再怎麼想,這樣都是悲哀的際遇。但是作者吉本 芭娜娜不是這樣處理的,她將死亡提前,在故事的一開始,身為父親的阿悟早早就因病死去了,留下來的這四個失親的親屬,都正在嘗試著慢慢走出傷痛或陰影;這四個人不因阿悟的離去而互相憎恨,反而以此為中心凝聚了強大的情感。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看來關東電視台的山田宏沒有在用臉書。

男子暗自竊笑,隨即製作山田宏的假帳號頁面。

說是假帳號,其實技術上並不困難。只要正常前往臉書註冊頁面,設定名字、電子郵件信箱以及密碼就好。不過男子還煞有其事,再弄了一個有hiro_ktv_yamada字串的免費郵件信箱。大頭貼照也前往關東電視台的網站,複製貼上電視台的吉祥角色照片。接著就是詳細的簡介,但男子僅輸入H大學畢業,任職於關東電視台。

然後向富田發出「交友」邀請。

 

 

 


「原本以為只是手機掉了」一句很平常的話語,若真發生,頂多覺得自己很倒楣,遺失掉許多資料;不過若像我繭居成這樣,手機掉了剛剛好而已,不用再不得不地跟某些人聯絡,就算終究被找到,也只要用一句~~「啊就手機掉了呀」敷衍過去就行。

 


不過日本作家志駕 晃(志駕 晃) 的《原本以為只是手機掉了(スマホを落としただけなのに)》說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故事。男友富田喝醉時不知在哪兒掉了手機,隔天女友麻美照著原本的習慣打電話給男友,電話另一頭卻發出不同以往熟悉的聲音,略帶沙啞的年輕男聲指定了一間咖啡廳要交還手機,待女友麻美人到場後,不見撿拾到手機之人,只有店員告訴她,有人轉交了這支手機。

 


世上熱心的人真不少,撿到手機還不附加酬勞地特地歸還,運氣真不錯,「只是手機掉了」,沒什麼大不了的。哪知這支遺失的手機落到有心人手上,電腦駭客級人物只消幾個鐘頭,就能讓原本一件小事變成無數件大事,多少見不得人的真相被挖掘出來,多少謊言立馬被拆穿,到最後,連人人以為的女主角麻美,都不是其人。「原本以為只是手機掉了」頓時變得好嚴重。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