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Tina 的 閱讀心得 (10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 3.jpg

我的背一陣發麻。我覺得好無助,就放開了手煞車,向前滑行了一點,做出要離開的樣子,希望能刺激那個女人,讓她能採取行動,什麼都好,只要讓我知道她不想要我離開就行。可是照樣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我不情不願地又停住了汽車,因為丟下她一個人逕自離開好像不太對。可我也不想害自己涉險。

 

 

 


滂沱大雨中的林間小道,凱絲開車經過另一台停在路邊的車,隔著大雨視線模糊,彷彿是一個女子正在等待著什麼的姿勢~~也許不需要幫助吧,凱絲這樣想著,並且在隨後開車返家,哪裡知道隔天的新聞中發現,昨天那名女子在車中遇害。

 


如果當時停下車,有沒有可能女人就不會被殺死?強烈的內疚感佔據了凱絲所有心思。在這同時凱絲也發現自己身心出了異狀,她老是忘記這個忘記那個,準備送給朋友的生日禮物、家中保全系統密碼、買過又重覆再買的商品,慢慢地越忘越多,包括忘記家中洗衣機、咖啡機、微波爐如何使用,在看過精神科醫師之後也忘記例行該吃藥的時間------其實凱絲有個沒有對別人說起的秘密,她的母親在44歲被診斷出罹患早發性失憶症,母親死後她遇見真命天子馬修,兩人情投意合結婚後,她沒有對心愛的丈夫吐露實情,只為了怕丈夫因此而不願和她共度餘生。

 


忘東忘西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凱絲也遺傳到母親的早發性失憶症嗎?對其他朋友還能勉強應付過去,但無論如何也隱瞞不了每日同床共枕的丈夫,凱絲如何面對自己的生病?或者反問道~~凱絲真的生病了嗎?凱絲又會與林間小道上的被害女子牽扯出怎樣令人驚心動魄的關係呢?

 

 

 


坦白說,這次閱讀B.A.芭莉絲 (B.A.Paris) 的《崩潰(The Breakdown)》是在一種無法完全專心的情況下緩慢閱讀的,因為朋友臨時有事,要我代她玩打怪手遊(笑),因此整個白天是一邊注意打怪時間,一邊慢慢閱讀《崩潰》,因為知道自己可能會分心,卻反而閱讀得更專心,每字每句都確定仔仔細細讀過,知道來龍去脈。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3.jpg

 

故事讓我對於生活中發生的所有的事情,依然帶著期待與探索的欲望。
那你呢,你有什麼故事?
我不太敢把自己的故事和盤托出,有時候自己的故事是內心最脆弱的存在。

 

 

 


於是無論寫情寫景寫感想,作者吳大偉(吴大伟)在《人生電影院(人生电影院)》中,始終保持一種溫柔細膩的眼光看世界。正向地鼓勵讀者和自己,新的美好人事物總會出現在人們生活中,那就大步往前走去吧!

 


內地作家吳大偉於我而言實在陌生,因此上網google其人其事,~~~


2010年,吳大偉進入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市場營銷專業。還在學校的時候,他開了一個賣二手衣服的網店,自己兼任模特和銷售 。

2012年12月3日,吳大偉作為男嘉賓首次亮相貴州衛視真人秀節目【非常完美】,此後,作為常駐嘉賓多次參與錄製節目 。


轉載自~~https://translate.google.com.tw/translate?hl=zh-TW&sl=zh-CN&u=https://baike.baidu.com/item/%25E5%2590%25B4%25E5%25A4%25A7%25E4%25BC%259F&prev=search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這座城市異常緊張、敏感,每個人都負荷了各種過量的感想、噪音、衝突,一點點外力都會逼得他們精神錯亂,照以往的說法就是「神經衰弱」,我心想,我就是那一丁點外力,我這個殺人犯的出現就是最後一根稻草。

 

 

 


閱讀德克.柯比威特 (Dirk Kurbjuweit) 的《惡鄰(FEAR)》有一大特色,字裡行間對於惡鄰的恐懼感隨著故事時間推進變得越加神經質,最後像是累積了過多能量------既憤怒又心生畏怖,情緒的壓力鍋不斷持續充滿到最後,想不爆炸也難。

 


像德瑞克一家人這樣遇見不定時騷擾的鄰居,是你或我,有何應對方法? 不知道,我是那種不喜歡衝突也不喜歡壓力大的人,會選擇搬家吧,逃到天涯海角去,了無牽掛得乾乾淨淨。說我懦弱無妨,弱弱地過日子也是一種生存法則。

 


除了書中逐漸發展的對惡鄰的厭惡感以外,《惡鄰》一書讓我思考最深的是~~「中產階級其實才是社會中的最弱勢」這個說法對或不對? 身為建築師的藍道夫出生於中產階級,長大後的社經地位也是處於中產階級。中產階級比較起惡鄰的弱勢階級來得好嗎? 在飽受驚嚇的德瑞克眼中並非如此。

 


弱勢的惡鄰居從小來自破碎家庭,長大後也沒有一技之長,靠著政府給的救濟金生活著。曾經待過社會的最底層,現在也一無所有,這樣就真的弱勢嗎? 其實不然,看在藍道夫眼中或實際狀況也真的是這樣,既然一無所有,也就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也就沒有什麼值得付出去保護的;「什麼都沒有」在《惡鄰》的故事中,反而變成一種優勢------不用擔心失去什麼,因為本來就沒有,所以也就沒有什麼會失去,雖然有邏輯上的部分瑕疵,但也不失為是一種觀點。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不知為何,突然很想見須賀順子。見見她,親眼看看無怨無悔地活著是什麼模樣。

 

 

 


櫻木 紫乃 (桜木 紫乃) 的《蛇行之月(蛇行する月)》故事分為六章,分別描寫不同年代、不同年齡的女性,高中剛畢業的<1984清美>、進入職場工作一段時間的<1990桃子>、數年前老公發生不倫戀離家,獨自撐起家中老店生意的<1993彌生>、終於要和暗戀二十年的高中老師結婚的<2000美菜惠>、六十多歲終於想投靠女兒的<2005靜江>、四十多歲由於種種原因錯過婚姻與家庭的單身女性<2009直子>。

 


作者創造出某種文字魔幻,不是主角、只是書中六位女子生活的配角,竟然是《蛇行之月》一書的頭號女主角。書中六個篇章,六位擁有各自舞台女主角,每個人都在自己的舞台扮演主角,同時又在其他人的舞台扮演配角,每個章節的女主角擁有自己專屬的燈光與口白,其他的配角則在燈光之外不出聲;將這六個舞台平行地置於相同時空中,讀者卻意外發現,原來《蛇行之月》一書的主角竟然是沒有專章書寫的順子,謎樣般的順子,總是說自己很幸福、讀者卻無緣讀到真正內心想法的順子。

 


六位命運不同女性的生活偶然,都圍繞著「須賀順子」這名女子打轉,每個人都想親眼見一見順子的生活,而且也真的看見了。順子是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高中畢業後在知名和菓子老店任職,卻和大她二十歲的老闆發生不倫戀,懷孕之後老闆與順子一起逃離北海道,輾轉在日本各地流浪,最後終於落腳在東京偏僻的一處開起拉麵店。

 


《蛇行之月》是那種閱讀完後會感覺餘韻猶存的故事。乍讀之下只是與順子有關係的六位女性,包括同學、情敵、母親,故事結構都是一邊描寫著主角的生活,一邊又因為生活中的某種機緣讓她們想起順子,甚至有些小心眼地想知道順子的生活是不是因為私奔而過得比自己糟糕,因為順子在寫給每個人的問候信件或卡片上都不忘強調~~「自己現在的生活過得很幸褔」。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因為只有自己,才能為自己帶來勇氣。
因為只有自己的雙腳,才能向前邁進。
在踏出第一步後,鮮花就會綻放。
那是生命的鮮花------
那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花

 

 

 


旺季 志杜香 (旺季 志ずか) 的《帶著膽怯也能繼續前進(臆病な僕でも勇者になれた七つの教え)》,一本充滿冒險與勇氣的青少年成長奇幻小說。

 


故事一開始,描寫生來就有一頭藍色頭髮和藍眼睛的少年輝,因為自己與他人不同的外表而自卑,而且深信 ~~一旦引人注意,就會遭受攻擊。在團體中低調生存,不引起任何人注意最安全。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3.jpg

我們還小的時候,她會問我們她漂不漂亮、是不是我們見過最漂亮的女生。她會問我們她聰不聰明,是不是我們認識最聰明的女人。然後她當然會問──

我是不是好媽媽?是不是妳們心目中最棒的媽媽?
…......

當她難過或生氣,或覺得世界待她不公、不了解她有多特別,我們也會對她說這句話,把她從黑暗的深淵帶回來。

妳是世界上最棒的媽媽!

艾瑪和我還小的時候,真的相信這句話。


現在,這些記憶支離破碎,宛如歷經風霜的玻璃碎片,邊緣變得圓圓滑滑,再也拼不起來了。

 

 

 


很糟糕的是,我的人生經歷讓我非常討厭「媽媽」這個角色(順道一提「爸爸」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只為滿足個人某一部分的需要,就不負責任地生下孩子然後要求報恩,卻沒想過孩子是不是想這樣被人操弄? 有些時候我也很好奇這些人為何想成為「媽媽」? 都沒有基本的自覺嗎? 還是覺得玩弄某個人的人生很有趣呢? 不懂,卻厭煩。

 


溫蒂‧沃克 (Wendy Walker) 的《世上只有媽媽好﹙Emma in the Night﹚》  描寫一位病態的母親,她生有兩名女兒,卻時不時將女兒列為假想敵,心情好時加以安撫,心情不好就肆意踐踏女兒的自尊、挑起姊妹間原本不錯的手足之情。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太遺憾了,原本還想和她多聊幾句。早知道應該邀她一起滑,即使遭到拒絕,反正自己也不吃虧 ── 他帶著懊惱繼續滑雪。雖然只看了她一眼,但她的面容深深烙在腦海中。

 

 

 


也許是因為剛閱讀過東野 圭吾 <雪山祭>系列的另一本《戀愛纜車﹙恋のゴンドラ﹚》,因此不難猜到《雪煙追逐﹙雪煙チェイス﹚》應該也不會是很沉重的推理小說。雖說《雪煙追逐》中也有殺人命案、也有屍體,但直覺就是~~滑雪很快樂呀,怎麼能跟陰森森的命案扯在一塊兒呢?

 


果然故事也是如此,東野 圭吾的《雪煙追逐》主要描寫被列為殺人嫌疑犯的大學生龍實為了尋找自己在命案當天的不在場證明,在就讀法律系好友省吾的建議和陪伴下,帶著滑雪裝備出發前往里澤溫泉滑雪場,準備尋找當天曾因拍照而交談過的神祕女子。

 


《雪煙追逐》故事一樣屬於輕小品,閱讀中只見龍實和省吾邊滑雪邊找人,因為不敢暴露自己尋找女子的真正動機,所以很搞笑地編出「想找心目中女神告白」為藉口,在滑雪場內不斷尋找紅白格紋滑雪裝的女子,同時也不忘享受各種滑雪的樂趣。

 


另一方面,偵辦命案的警察也非傻子,在第一時間鎖定龍實為嫌犯時,就問出龍實正在里澤溫泉滑雪場的現況,警察這方編出的藉口更誇張~~「我們是受委託的偵探,正在尋找一名任性離家的富家公子」。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你之前曾經問過爸爸,殺一個人的心和殺一個人的身體,哪一個更惡劣? 現在我可以明確地回答你,殺一個人的身體更惡劣。」

 

 

 


這是《和不是A的你﹙Aではない君と﹚》一書的後段父親吉永對未成年殺人的兒子翼所說的話。經歷了近五年的殺人案偵查與翼被判刑到感化院的過程,這些年的時光,改變了許多人;吉永與兒子翼的關係修補了;吉永與前妻純子雖然沒有復合,但努力當一對認真的父母;兒子翼的心房漸漸打開,願意與父母溝通並且放下從前。

 


時間雖然療癒了吉永一家三口,卻永遠治癒不了被害者藤井優斗父親內心的痛。有後來父母親的盡力彌補 ,翼在國中時期被霸凌而死去的心,又重新跳動;但兒子死去的藤井父親卻沒有機會再與兒子重聚或溝通,甚至去教導兒子不能隨意霸凌別人。

 


「殺一個人的心和殺一個人的身體,哪一個更惡劣?」作者藥丸 岳試圖在書中給出明確的答案。

 


以因果關係而言,雖然翼之所以會殺人,在翼而言,說法是受不了優斗的長期霸凌,但「因為被欺負,所以私自想方法報復回來」這樣以牙還牙的想法,是不是太輕率了一些?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在美國最荒野的地帶,文明的邊緣,與世隔絕的天地,一切以生存所需為重,你會發現最核心的自我,不是你夢想成為地人,不是想像中的人,不是教養要你成為的人。這裡的生活以暴烈手法撕去那一切,只留下赤裸的自己。在冰天雪地的永夜月份,結冰的窗戶讓人看不清,世界變得比睫毛還小,你會在盲目中撞見真實的自己,發現為了生存究竟需要做到什麼地步。

 

 

 


「為了生存究竟需要做到什麼地步」彷彿是克莉絲汀.漢娜 (Kristin Hannah) 的《不能沒有妳﹙THE GREAT ALONE﹚》一書的核心概念 。

 


十三歲的蕾妮原本與會家暴的父親恩特和總是默默忍受家暴的母親珂拉原本住在西雅圖,父親因為經歷過越戰,當順利生存歸來時,精神上已經有一些異於常人的狀態,易怒且不講理,無法找工作,只能夜夜在酒吧買醉,再來是醉後睡著的惡夢連連。經濟完全陷入困境的歐布萊特一家,突然收到一份遺贈,在阿拉斯加最偏僻處之一的卡尼克,有四十畝地和一棟小屋正等著他們。父親恩特決定收下這份意外的禮物,舉家前往卡尼克生活。

 


然而,移居到阿拉斯加完全迥異於移居到其他美國的任何一州,因為極北的阿拉斯加有著最自然的野生生態與風景,既美麗又充滿野性,想要征服不可能,想要順應大自然而生活也是極大的挑戰;收下這份禮物的歐布萊特一家三口,會有怎樣的未來在阿拉斯加等著他們呢?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真相有時就像把利刃,可能會傷了周圍的人。儘管如此,還是不能不傳達出去。

 

 

 


有事件發生,就一定伴隨有事件真相;至於真相是在事件剛發生不久就被發現,或者幸與不幸地被延長了揭曉時間,總之都是每個人不同的命運與機會,更甚者,事件真相還可能影響周圍的人事物到令人難以想像的地步。

 


塩田 武士的《罪之聲﹙罪の声﹚》 透過厚達440頁 、牽扯了數十個人物------包括事件執行者和周遭親友,還有三十年後想解謎的報社團隊,從頭至尾毫無冷場地說了一個長篇硬派的故事~~一連串針對數家大型食品股票上市公司的恐嚇勒索案事件的來龍去脈。以現在為基準點,往回一一解謎,再向前連接到現在甚至未來。

 


當平凡裁縫師曾根俊在父親遺物中,意外發現自己年幼時的聲音曾經涉及到三十年前的社會事件而展開調查時,大型報社也正好有為此專題製作系列報導的構想,主要負責人是記者阿久津。曾根俊和阿久津,原本現實生活中怎麼樣也連結不上的兩個人,為了解開心中疑惑,各自以自己的立場展開調查,最後因為拜訪同一位性格多嘴的廚師,而將兩人連上線。

 


兩人之前的到處尋訪是點,由數個尋訪處連接起來的是線,而曾根俊和阿久津地相遇讓《罪之聲》故事終於呈現完整的面。而原來站在真相前面的是,每個故事中人都有自己的命運和選擇,因為是真實社會案件,不是小說中可以擁有平行世界,故事中人每一次的選擇與作為或不作為,都無法回頭地必須承擔後果,繼續往下走,或者已經變成再也沒有往下走的機會了。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有時候一杯雞尾酒也會改變人的命運。
直到現在,我仍非常後悔那天晚上喝了那杯前所未聞、名稱奇特的烈性雞尾酒。

 

 

 


因為剛閱讀過佐藤 正午在2017年獲得第157回直木賞的得獎作品《月之圓缺(月の満ち欠け)》,坦白說,獲獎作品讀起來心中總有卡卡之處,不確定是否為作家本人書寫故事的特有步調,因此找來佐藤 正午另外一部中譯作品《Jump﹙ジャンプ﹚》來閱讀。

 


佐藤 正午原著發表於2000年的《Jump﹙ジャンプ﹚》在網路上看到的評語,似乎多數讀者都不大能欣賞這個結構鬆散、又有一位(該死的)劈腿男在其中的故事。倒是中譯本《Jump》書末由新井 一二三寫的解說 <女人的選擇----要麼棄他,或者愛他>文中提到~~《Jump》是一本「關於女人意志的小說」,完全點出了整個故事的重點。

 


跳出故事以劈腿男三谷自述的無辜角度來看,他雖然表面看來溫順而無害,但正是這種在愛情中優柔寡斷的個性,容易讓女性讀者認為是個很糟糕的傢伙------我個人非常好奇男性讀者對三谷的評價是怎樣(笑)?

 


對照出被沒個性的三谷劈腿的兩位女子,一位堅決追愛,一位勇敢放棄,感覺上都是對愛情有一定ㄊ女性。在愛情裡沒有個性是十分糟糕的事情,可有可無,真要和這樣的人共度一生? 對我來說毫無吸引力。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故事裡的男女都在計畫,有的人是為了求婚,有的人是為了偷吃,每個人都看似透過完美的計畫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局,但最後卻抵不過一點點小意外。

而我開始相信,意外的發生,常常反映我們內心真實的想法。很多時候,並不是意外可怕到會拆散兩個人,而是兩個人的愛情脆弱得容不下一點意外。什麼樣的人和心態,造就什麼樣的結局。

------by 小生,導讀 <愛情容不下一點意外>

 

 

 


習慣東野 圭吾推理作品的讀者,乍讀《戀愛纜車﹙恋のゴンドラ﹚》這樣的愛情小說,恐會怕會一群烏鴉飛過頭頂般的不適應吧?! 但我內心想,幹得好! 《戀愛纜車》的故事太有趣了,東野 圭吾果然是什麼題材都能寫得厲害作家呀! 日後請務必加油,創作出更令讀者大吃一驚的好作品吧!

 


東野 圭吾的《戀愛纜車》完全就是典型的愛情輕喜劇,讀著劇中男女用盡各種方式求愛或告白,最後卻往往殺出一個程咬金,讓想像中的幻影破滅,甚至讓整個故事樹倒樓歪,簡單直白的文字,卻令我在閱讀中時不時噗哧一笑,原來愛情真的沒有那麼簡單呀......

 


書中幾位特定的男女依序在不同場合出現,有時是主角,有時是配角,但總是為愛情而來------他人的或自己的。然後,往往是大家經過精密地籌謀畫策之後,在真正要實現的前一秒,出現一個意料之外的大雪崩,打亂這些男男女女的小伎倆或大計畫。而《戀愛纜車》中每一個讓讀者大喊崩潰的小故事,就像導讀的文章名,<愛情容不下一點意外>。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age 2.jpg

 

堂野思考著,假如事情發生在圍牆外,會是什麼情況?假設有同性的朋友對自己表白,但自己沒有意願,他會明白地拒絕。然後離開對方到很遠的地方,靜待時間過去。他認為這麼做就能讓對方冷靜。

 

 

 


然而不知幸或不幸,喜多川對堂野這份感情與告白就是發生在圍牆內,而且是監獄的圍牆內,而且兩人還是同房室友,而且喜多川幫過堂野很多次忙,而且......

 


在出版社書宣上讀到,木原 音瀨的《箱之中﹙箱の中﹚》是~~日本《達.文西》雜誌超好評:「BL界的芥川獎作品!」

 


很好,這是我第一次讀BL小說!

 


說起來手邊會有木原 音瀨的《箱之中》,完全出自一種無謂的堅持。故事是這樣的,我家附近的圖書館分館有「薦購書籍」的服務,我通常會充分利用這個每個月有五本書的機會為自己小省錢,《箱之中》一書也是某月份的薦購書籍,哪知卻被打回票,理由是~~這本書是18禁。可是明明圖書館就有《索多瑪120天》------這是唯一一本因為感覺噁心讓我沒有硬著頭皮讀完的書,關於閱讀或說對應出的社會現象,我通常包容相當高,我不大懂書籍或影片18禁的意義何在,真的想要看的孩子,自然有辦法變出來閱讀,我們都經歷過那樣的18禁青春不是嗎? 如果圖書館都能接受《索多瑪120天》,那《箱之中》有比它更厲害之處嗎? (笑)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Image 1.jpg

 

生活將我們生吞活剝地啃下去,然後又吐出來,現在每一天都要我們放下過去,好像這些事情都沒有發生似地。

 

 

 


長期處在閱讀的狀態中,以這個部落格而言,8年的時間我寫了超過一千篇的閱讀心得,其中驚悚推理類型的小說不在少數,因此「閱讀」的同時,也讓我的眼睛和腦子對於閱讀這件事「越毒」------一本書好不好看、值不值得推薦給書友、出版社的文宣或讀者盛讚有沒有言過其實,通常在故事閱讀幾頁後,就能很直覺地感受到。

 


今天我要用五顆星來推薦手邊這本萊利.塞傑(Riley Sager) 的《最後的女孩﹙FINAL GIRLS﹚》。

 


也請您相信網路上每一句對這本書和這位作者的盛讚,其實讚美得還不夠,《最後的女孩》值得再獲得更多的盛讚。當然也值得書友們空出兩三天的時間好好欣賞。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1.jpg

 

第一個奧德莉娜是個美麗的小女孩,每當我看著她的照片,總覺得她縈繞不去,好奇怪,我好想成為她,我因此心好痛。

我想要成為她,這樣大家才會像愛她一樣愛我,大家才會說我跟她一樣特別,但相反地,我又很想成為自己,以我自己的優點獲取大家拒絕給我的關愛

噢,爸爸告訴過我他第一個女兒的故事,他告訴每一個人。

我因此知道了自己不是最棒的奧德莉娜,不是完美、特別的奧德莉娜,只是第二個、比不上她的奧德莉娜。

 

 

 


V.C.安德魯絲( V. C. Andrews ) 的《親愛的奧德莉娜﹙My Sweet Audrina﹚》是一本結局完全出人意表的故事。由於受到過去閱讀《閣樓裡的小花﹙Flowers in the Attic﹚》系列所影響,未讀就先有了既定印象,以為《親愛的奧德莉娜》應該又是充滿大宅恩怨、畸形的親情、無助的子女和跋扈的父母,差不多就是這些元素所組成的書。

 


然而閱讀之後發現我的猜測通通都對,也通通都錯,該怎麼說呢?

 


《親愛的奧德莉娜》由「第二個奧德莉娜」為故事主述者,從大約十歲左右寫起一直到成年的經歷過程。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半夜驚醒,她覺得有人在拉扯她左手的小指。

真可惜,剛才正做著一個好夢呢……

那是個很浪漫的夢,她夢見自己邂逅了一個男生,她和那人竟被一條紅線連結著,她確信對方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但是對方的臉上卻蒙著一層迷霧,怎麼也看不清長相。好不容易霧將散去,美夢卻戛然而止。

到底是誰拉扯她的小指害她醒來?

 

 

 


蘇部 健一的《紅線﹙赤い糸﹚》是一本出版於2013年的輕量級愛情小品。文字單純,故事清新又饒富趣味性,還有出人意表的偵探輕推理在其中,閱讀起來不會花太多時間,卻會令人想一口氣讀完,好趕快知道男女主角究竟是如何牽起紅線的。

 


雖說是小說,但故事的進行是由<跟著紅線走>、<真命天子綾瀨幸太郎>、<擦身而過的兩人>、<不及格天使>、<兩人自出生的那刻起就被命運的紅線綁在一起 >,五個小短篇串連而成。

 


故事由女主角果穗在情竇初開的國中二年級說起,校外教學出遊外宿的夜晚,睡到一半的果穗突然醒來,因為發現自己的左手小指被纏上紅絲線;半好奇半大膽的情況下,順著紅絲線的另一端走去,竟然發現一名男孩,這個男孩就是果穗未來的真命天子嗎?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那是個橫跨了三十多年的漫長故事。

 


「即使轉世,也一定要見到哲彥,如果是因為我一心抱著這個念頭,所以就有了這樣的結果,如果愛的深度是條件,很多人都有資格轉世。你太太的愛也不輸給我,也具備了同樣的資格。」

 

 

 


如果愛的深度是條件,很多人都有資格轉世。

 


佐藤 正午 的《月之圓缺﹙月の満ち欠け﹚》,一本寫滿愛的靈異小說。

 


《月之圓缺》是一本靈異小說,似乎不是那麼妥當,不過在我心裡,所謂「前世今生」、「轉世」都是太大、太玄的命題。與其說是不相信,毋寧說我害怕遇見。即便是如佐藤 正午《月之圓缺》故事中的因愛而回來,我大概也會覺得~~不用了謝謝,我真的會怕。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既然有受害者,就應該有加害者。造成這麼大的悲劇,到底是誰的錯。
......
他該恨誰才對呢 ?

 

 

 


罹患思覺失調症的男人,隨機殺了十二個正在公園遊憩的民眾,雖然被警方制伏,卻礙於日本刑法第三十九條規定 :

心神喪失者之行為,不罰。
精神耗弱者之行為,減輕其刑。

 


這樣的法律規定,讓殺人兇手只受到需要強制就醫治療的刑責。但,殺人慘案中的被害者和其遺屬,承受如此大的恐懼和巨變,一切,通通都回不去了......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   

 

......有時候人生就是如此。 自己的哀傷自己處理,沒必要假裝會有其他途徑。

 

 

 


馬修‧湯瑪斯( Matthew Thomas ) 的《別忘了我自己﹙We are not ourselves)》,厚達632頁的篇幅,用掉我兩天時間閱讀。但是這個閱讀並不有趣,甚至讀到中間很想放棄。

 


不太能知道作者寫作這本書的主題是想探討什麼,照顧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病人的辛苦? 美國白人中產階級曾面臨的社會變遷? 愛琳這位女性生命史? 或許三者都有?

 


但可惜了,正因為書裡能挑出的主題這樣多,書寫變成一種嘮叨而繁複的過程,閱讀起來故事冗長而粗線條。在《別忘了我自己》一書的閱讀過程,感覺像在聽一位老人家無主題的叨叨絮絮,天長地久的沒完沒了。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寫小說的技巧是先有主幹再發展出枝葉,但只懂加法而不懂減法的貪圖多言,終究會讓讀者失去閱讀方向,結局就是可惜了書中一些好題材。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   

 

我們的命運可以是這樣,也可以是完全不同的結果,因為我們的人生從沒被記錄下來。也許我們根本不會存在,即使存在過,也無人知曉。不管怎樣,我們永遠都活在歷史的背面,在歲月如縫線般的痕跡中,真實而隱形地活著。

 

 

 


滾滾歷史洪流下,絕大多數人都是無名的螻蟻,莫名被生下,苟且地存活,無聲地死去。

 


命運也總在人生中見縫插針般地置入悲喜劇,開著人們玩笑,令人無從防備也無力招架。

 


瑪麗亞.杜埃尼亞斯( Maria Duenas ) 的 《時間裁縫師﹙El Tiempo Entre Costuras﹚》說的正是一個動盪大時代底下,被命運安排的人們的故事。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