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Tina 的 閱讀心得 (107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 1.jpg

 

------我也要燃燒我的靈魂了。

 

 

 


日本傑尼斯偶像加藤 成亮 (加藤 シゲアキ)自從開始作家身分,2012年出版了《紅的告別式Pink and Gray﹙ピンクとグレー﹚》,2013年出版了《閃光交叉口﹙閃光スクランブル﹚》,都以描寫演藝圈出道藝人故事為主,然而來到2014年發表的創作《Burn.(Burn.‐バーン‐)》,作家本人似乎想寫一些更深層的內容,於是出版了《Burn.》這本小說。

 


天才小童星怜司長大之後成為優秀的劇場幕後工作者,因為一場車禍住進醫院,意外地遇見童星時代認識的人妖朋友蘿絲,其實關於小時候童星時代的事情,怜司半刻意半因年代久遠,在他腦海中已無記憶。然而在與蘿絲多次見面聊天後,童年的回憶漸漸回來,包括因童星身分被霸凌,與知名母女演員共同演出,自己當時像機器般無感的演出卻獲得好評,還有偷偷帶他一窺成人世界的流浪人阿德。

 


回憶帶他回到過去,回憶也如潮水慢慢湧入,讓過去種種一一浮現眼前;三十多歲的成年人憶起小學約十歲左右的各式各樣場景,從三十歲會過頭去看十歲的自己,以及當時初遇阿德與蘿絲的種種,......原來那個時候發生過那樣多的事情,甚至最後親身經歷一件慘烈到連成人都可能無法負荷的事件,也難怪母親當時會毅然決然讓小怜司遠赴倫敦,展開新生活。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就在我把她放入湍急水流的時候, 我突然聽見哭聲,微弱而悲傷的抗議,彷彿那冰冷激流讓她嚇得回魂,又恢復精神。

 

 

 


身為資優生和足球校隊主力的完美女孩,十六歲的艾莉森偷偷交了男朋友 、又在不知如何處理自己懷孕的狀況下,一個父母都不在的夜裡,艾莉森開始陣痛,並藉著妹妹布琳的幫助,產下兩名小嬰兒。

 


第一名女嬰被發現時,小小的屍身已被湍急的水流沖刷得遍體麟傷,眾人皆認為這是艾莉森棄嬰蓄意謀殺,她因而鋃鐺入獄,判處十年有期徒刑。艾莉森要求妹妹守住還有另外一名男嬰的秘密,這名健康的男嬰,下落究竟如何?當年丟棄女嬰又藏著怎樣不為人知的秘密?

 

 

 


希瑟‧古登考夫 (Heather Gudenkauf) 的《真相(These Things Hidden)》,藉著書中四位主角的主述為支線。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你們都是業務員,除了賣屋沒有存在的意義。賣屋賣屋賣屋,用數字來自我表現! 這樣很好不是嗎?很好懂不是嗎?能夠用這麼好懂得方法來展現自我,是一種幸福,不是嗎?你看看其他部署,會計那些傢伙有可能自我表現嗎?他們很可憐吧,不可憐嗎! 只要賣房,只用賣房,你們就能得到認可。在這個莫名其妙的世道下,能用這麼好懂的方式被別人認可,難道不幸運嗎?這不是最棒的幸福嗎?

 

 

 


用數字來自我表現! 這樣很好不是嗎?很好懂不是嗎?能夠用這麼好懂得方法來展現自我,是一種幸福,不是嗎?

 


短短幾行字,喚起我心中的「業務魂」------我真喜歡自己當業務的那黃金七年,從基層業務員一直做到中階主管,然後是高階主管,每天每天我的生活中就只有數字~~基層業務時看自己個人的業績,中高層主管時看一整區域的業績,順便算算自己每月能實拿的薪水和紅利,再對照上班時間的自由度,啊,世界上真的再也找不到像業務員這麼令人喊爽的職業了!

 


新庄 耕的《狹小宅邸(狭小邸宅)》非常細膩地描寫出房仲業務員的心聲,我想不只是房仲業務,其他行業別的業務,大抵也是這種心態。從一開始的入行門檻低,繳不出像樣的業績被主管罵臭頭,一直到抓住銷售的要領,成為Top Sales之後的反映在業績和薪水上的回饋。只能說,作者新庄 耕真的很會寫,寫出每一位業務的成長蛻變過程,完完全全就是我以前當業務時所觀察到的,好厲害! 作者也當過業務員嗎?(笑)

 


唯一有一點點不同,新庄 耕在《狹小宅邸》中有相當分量主管罵基層業務的描寫,但我接受的主管教育不是這樣,升上主管職後,大老闆千叮嚀萬囑咐,絕對不可以隨便罵基層業務,要好吃好喝地對待,忙碌了一整天回到公司後,要像對待祖父母那樣奉茶、搥背、聽他們訴苦,因為必須先有基層業務員每天的業績,區主管才能向更高層回報,然後大家才有薪水和獎金可領。善待基層業務員就是善待主管自己下個月的薪水,疼惜都來不及了,怎麼可以像書中的主管那樣隨便漫罵業務員?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本書背景從毛澤東死後到六四天安門事件──當舊中國共產社會面臨新時代自由思維衝擊,作者透過一對價值觀上衝突的男女,在一段欲愛不成,欲棄不捨的糾葛癡戀背後,表達出對於那一段沉痛年代的深切反思。 ------  by  出版社文宣

 

 

 


讀完喻智官的《殉葬者》, 相當地無言,不知作者想表達的是什麼?「從毛澤東死後到六四天安門事件」 是故事的背景,主要描寫一對政治理念不同的情侶,因著周圍政治氛圍一再變化,有情人終難成眷屬。末了還來上一個自稱是「殉情」,但實際上既無法感動人、也無深度、也不見灑狗血的庸俗結局。

 


本以為會讀到如劉震雲或蘇童之類的精采好書,可惜了差太多。整本書《殉葬者》可能有著特定政治立場,想寫大時代的悲劇,然而文筆中沒有磅礡氣勢;若要說是本書寫男女情懷的故事,卻又完全不走心,感覺書中男女主配角的一言一行又太做作,比不上網路純愛小說或羅曼史小說的一半,矯情至極地令人反感,是沒談過戀愛嗎?

 


------內地人都是這樣書寫愛情嗎?我想應該不是的。畢飛宇寫愛很有深度,鮑鯨鯨筆下的愛情很青春無敵,更不用提愛情專業戶的安妮寶貝款款深情的動人純愛;讀完整本《殉葬者》只覺得很搞笑,到底想寫什麼?文筆真的很淺,說故事的技法也很糟糕,配上數對交往過程奇異的男女主配角,整本書更顯得亂七八糟的四不像。怎麼會有出版社要出版呢?真心想不透。可別跟我說這是書中故意的對時代的反諷,反諷有反諷的巧妙寫法,這樣書寫也未免太糟糕了。

 


素人讀者的我想問,小說的分類有「政治小說」嗎?也許勉強說來應該是有的,比較近期的作品好比土耳其作家奧罕‧帕慕克﹙Orhan Pamuk﹚的《我心中的陌生人﹙Kafamda Bir Tuhaflık(A Strangeness in My Mind)﹚》,又好比義大利女作家艾琳娜‧斐蘭德(Elena Ferrante)的《那不勒斯故事﹙L’amica geniale﹚》系列。兩位作者都企圖捕捉滾滾歷史洪流中下,努力想生存下去的小人物的種種,大時代中的愛情故事,二者融合地恰到好處,愛情故事感人,讀者也能感受到書中政治氣氛的敏感。既然有人能將自己國家和自身經歷的歷史寫成如此感動人的書,那麼,以六四天安門為背景想寫個愛情故事,也不是沒有可能。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我雖不曾注意別人的目光,但別人若是認為丈夫與我的關係是常見的、幸運的,那就好了。儘管真相更加自私、卑劣且殘酷,但一昧隱藏此事的我們,正是不折不扣的暴虐無道之徒。

 


很久很久以前,有如從緩緩流動的河川奔湧上來似的幽靈,化成一顆拖著尾巴的球體無聲滑過來的模樣在我眼裡甦醒,我渾身顫抖。

 

 

 


故事不知開從何說起或從哪個時間點切入去介紹,整本宇佐美 真琴 (宇佐美 まこと) 的《愚者之毒(愚者の毒)》充滿著暗黑與憂傷,「一昧隱藏此事的我們,正是不折不扣的暴虐無道之徒」和「我渾身顫抖」,這樣說明自己與丈夫人生的65歲老年女性,究竟曾經有怎樣的人生經歷,而導致她有著無論如何懺悔都彌補不了的各種遺憾,對自己的、對丈夫的、還有對書中曾經出現的每一位人物的。

 


《愚者之毒》一書非常好看,幾段故事高潮起伏,最後結局總是令讀者嘆氣收尾。好比書中曾有過幸福生活的葉子,親切大度的難波老先生,從容當著養子的由起夫,懷著善意為葉子介紹工作的希美; 在書中<第一章 武藏野陰影>中,這些人各取所需地互相幫助,相處得好和諧,感覺上會是一個溫馨且Happy Ending的故事。卻留下一段文字告終~~

「耶子! 」
達也大叫。加藤律師猛踩油門。
一切盡消失於身後。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拍攝小組困在疫情最早也最猛烈的地區,動彈不得。製作單位雖想把每一個人都救出來,可是參賽者正在進行個人賽,分散得太開。原本的應變措施格局太小,在這種狀況下顧不週全。這就好像小孩子玩的萬花尺,筆隨著塑膠片走,會畫出一定的圖案,可是一旦滑開軌道,就亂了。能力不足加上驚慌失措,以致於大家都顧不得別人,只忙著自保。誰都不知道接下來會怎樣,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更不知道大環境會怎樣。誰都不知道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製作人死去之前,頂多就只知道:不對勁,出事了。

 

 

 


原本以為只是參加電視台的生存遊戲錄影,哪知道比賽過程中越來越不對勁,隨身拍攝的攝影師不見了,一同參賽的對手同時消失了,就連遊戲過程途經的小鎮雖然看似曾經有人生活過的痕跡,實際尋找也杳無人跡------節目製作單位也未免太大手筆了吧,一路買下好幾個小鎮,讓人員搬離以便繼續生存遊戲的考驗------參賽者梅伊想著......好有錢的製作單位呀,但無論如何也要經過這些考驗,證明自己對自己的挑戰。

 


有一種小說的寫法是這樣,一開始先來個<序章>或<0章>描寫現在的情況,然後再倒回故事的原點細說從頭。我個人很喜歡這樣的寫作方式,因為在一開始沒頭沒腦的<序章>,能讓讀者知道最後結局卻不知所為何來,於是引領讀者踏上一場一路猜一路解謎的冒險之旅。

 


亞歷珊卓.奧莉華 (Alexandra Oliva) 的《最後生還者(The Last One)》也是採取這樣的寫作方式,當閱讀<0章>會奇怪~~故事中不是所有的節目製作團隊的人都一一身亡了嗎?那為什麼還會有接下來的節目開拍、參賽者自我介紹與互動、以及遊戲過程的種種挑戰關卡呢?所以會忍不住想讀下去。

 


生存遊戲有其遊戲意義的本質,想要生存,究竟是一人獨善其身努力比較好?還是採取團隊合作方式比較有利?如果這個團隊人人都有專長也就罷了,假設其中有一兩名明擺著會拖累大家的人,要不要很殘酷無情地將之踢出團隊呢?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何不認真來悲傷》、《我將前往的遠方》之後,郭強生交出了「人生私散文」第三部曲――告別遺憾之作《來不及美好》。

 


好比放下了一點什麼,新發現了一點什麼,但更多時候,是疑惑。

比起好奇對方如今狀況,其實我更想知道的是,這些年,各自都是守著甚麼樣的價值觀才生存下來的呢?

 

 

 


郭強生老師在新書《來不及美好》裡,以畢業四十年後的同學會做開端,書寫在回憶中與現在進行式中的點點滴滴,充滿勇氣與自己和解,另外也默默細數著似水年華的美好往昔。回憶、勇氣、和解、往昔,每一個都是我終究去不了境界,讀了《來不及美好》之後,我很羨慕,真心羨慕。

 


從《何不認真來悲傷》出版時序與我真實生活幾乎完全重疊的哀傷開始,兩條交叉線不得不地各往前行,越來越遠,但其實很樂見郭強生老師這兩年來的《我將前往的遠方》和《來不及美好》,至少現實生活將他拉離悲傷,靠近美好。他有能力和餘裕去回憶過往,並且將之寫成溫暖,不是無法同理,其實可能因為我們在悲傷交叉之後,生命已經讓作家與我踏上兩條相反方向的路程了。

 


《來不及美好》中,郭強生老師炫耀(? 笑)的同學會,其實我也有,那是我們大學畢業二十年的同學會,它來得非常不是時候,一方面因為數月前母親才剛離世,我不想觸及與母親有關的記憶,我的大學畢業得非常不愉快,被特定老師霸凌,又被幾位更善心的老師「救回」,當年善良的老師都離開了那所學校,只有霸凌學生的成了萬年系主任,人人想巴結,這樣的回憶,我需要「一起重溫」嗎? 另一方面是我發現,我根本和大學同學的多數決搭不上邊,我與他們選擇的工作天差地別,工作過程中的辛苦與甘甜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事,誰能 理解/想像 這漫長二十年帶來的差異?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她為甚麼會在這個時候,選擇在小說中寫自己,而竟又不從自己的角度去寫,而選擇帶入丈夫的角度,通過丈夫的視覺與心思,去呈現妻子(自己)的面貌。不過,縱使有這樣的疑惑,我也不想直接去問她。我想,她也肯定不會直接回答。在我和她之間,還有文學,我覺得這是一件理想的事情。大家讀來讀去,不求甚解,讀到多少是多少,間中誤讀錯讀,也是閱讀的必然部分。了解雖然重要,但是強作解人,無論是讀書還是做人,或者做夫妻,都是個問題。

 

 

 


了解雖然重要,但是強作解人,無論是讀書還是做人,或者做夫妻,都是個問題。

 


這是第一次閱讀香港作家董啟章的作品,雖然作家已然在華文文壇耕耘近1/4世紀,我卻總是選擇錯過他的書,《愛妻》一書讀到最後段,也很讓我心跳落掉一兩拍------我原本只想讀到像書前段那樣,一對中年夫妻的日常與互動,然而前面越是鋪陳式 、不起波瀾前章<愛妻>的故事,又更襯托起書到後章<浮生>的劇情大逆轉和不可思議。連我通常不喜閱讀的 科幻元素/夢元素 也加進來,驚訝之餘也在想~~ 這就是作者尋常的寫作架構嗎?

 


董啟章的《愛妻》,開頭行雲流水般的書寫,中文系教授佘的作家妻子因為贏得一個文學小說獎,將獎金拿來作一趟為期一年的英國之旅,既是旅行,也兼著創作新書。兩個文學人結為夫妻,竟連日常互相問候報平安的電子郵件往來也討論文學或自己正在閱讀的書籍。其中也出現佘教授與指導學生討論論文內容的不近人性(笑!)和純粹學術感。其中最有亮點的是,有位女學生將論文題目訂為研究妻子小說中的「愛與性」,半帶研究 、半想偷窺自己指導教授與作家妻子更深層的情愛互動,充滿吸引讀者越讀下去的曖昧感。

 


故事的主架構其實很有些意思,但閱讀中間卻被非常大量的中文或外文文學評論和哲學思考給限制住了。我是素人閱讀者,自大學起至今的經歷都與文學毫無干係,雖說曾經讀過哲學,但那都已經是曾經,要我再回頭閱讀這類思辨型的文字,坦白講非常痛苦,想直接跳過去不讀,那根本就連《愛妻》一書都不必讀了。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0.jpg

 

微不足道的蓄意/黑暗中的兩人/舞孃/無盡之夜/白色凶器/再見了,教練/沒有凶手的殺人夜

7篇短篇,7種交錯溫柔和殘酷的殺人現場------by  出版社文宣

 

 

 


東野 圭吾的《沒有凶手的殺人夜(犯人のいない殺人の夜)》原著發表於1990年,算起來是很誇張的28年前的作品。 這時候東野 圭吾的作品坦白說,很一般般,雖說有創意,仍是屬於中規中矩的創意,沒有特別令人亮眼的精采表現,《沒有凶手的殺人夜》由七篇短篇小說構成,對照近五年來東野圭吾的新作品,很明顯地感覺到~~原來作家也有年輕的時候呀! (笑)

 


雖然無法確知當年的實際情況,但相信1990年日本推理文壇一定有某些潛規則存在,要寫怎樣的議題書才能賣,本格派當道,社會推理派才準備萌芽......,還有許多也許想不出卻真實存在的理由,讓當時的東野 圭吾出版了《沒有凶手的殺人夜》一書。

 


知道閱讀東野 圭吾中譯版的書要先翻版權頁知道原著是出版於哪一年,才不會感覺東野 圭吾的寫作怎麼時而進步時而退步,讀《沒有凶手的殺人夜》的七篇短篇小說,感覺上作家先把點子用掉了,所以好像也不方便再回過頭來改寫,否則,依照這七篇短篇小說的原創性,其實作家大可重新添加枝葉,再發表成類似《雪煙追逐﹙雪煙チェイス﹚》或《戀愛纜車﹙恋のゴンドラ﹚》這樣不太沉重的推理小說也是可行的。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怎麼會這樣?我原本是幸福人妻,怎麼會在短短一個禮拜之間就成了帶著贓貨珠寶的寡婦?

 


我到底對自己的丈夫了解多少?

 

 

 


金柏莉.貝蕾 (Kimberly Belle) 的《別相信枕邊人(The Marriage Lie)》 書名本身就非常諷刺,既是枕邊人,感覺想像中應該無話不談,也應該互相不藏祕密。然而眼前出現了一名自己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新寡艾瑞絲。

 


這天早晨艾瑞絲還正在和結婚七年的丈夫威爾恩愛纏綿,順便討論「做人」大事;哪知幾個鐘頭後,艾瑞絲從媒體快報和航空公司的通知電話中,得知自己的丈夫所坐的飛機意外墜落,機上無人生還。

 


還沒來得及悲傷個夠,奇怪的事情一件件發生,丈夫原本說是要前往南方的佛羅里達州開會,怎麼會坐上向北往西雅圖的班機呢?打電話向丈夫的秘書詢問,得來的答案卻是「根本沒有所謂的開會呀!」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kK0y2iC.jpg

 

我們使用和同人誌版相同的書名,不是為了製造話題。沿用這個書名,甚至可能會賣不好,因為讀者或許會不敢拿起來看,書店也或許不會願意擺出來。但是,深受「普通標準」所苦的女性所寫、提倡「你不需要活得跟大家一樣」的書,書名卻為了討好「普通標準」、輸給同儕壓力而變更,這不是件很奇怪的事嗎?這個書名就是一種反抗!──日本「扶桑社」編輯/髙石智一

 

 

我以前因為班級失序而身心失衡時,從未對老公吐露任何心事。所以,我知道一個人可以承受的底線在哪裡,也知道被死神纏身是件多麼痛苦的事。這些看在別人眼裡都只是「小事」,他們總以「抗壓性不足」來總結我們,殊不知深陷漩渦之時,你根本無法以平常心看待。一般人根本不知道,「我明白你的痛苦」,「這世界上有很多比你悲慘的人」這種話,在我們聽來有多麼絕望。

 

 

 

 


木靈 (こだま) 的《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夫のちんぽが入らない)》,雖然有個驚爆的書名,內容卻是踏實地描寫夫妻二人從十八歲大學時代一見鍾情,進而結婚,一直到將近四十歲,伴侶相處二十多年的過程。書名乍看聳動,故事卻意外地溫柔地令人想掉淚。不要因為書名而錯過這本好書。

 


「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確實是夫妻之間重要的問題,但,讀完這本書之後會忍不住思考,夫妻性行為的存在與否真的重要到這種程度嗎?不一定的,那是看當事人如何處理屬於性生活的這部分------你想找一個下半身合適的人過一生?還是你覺得對方下半身如何並不那麼重要,只要 他/她 夠愛 你/妳?

 


人生很漫長,伴侶相處的時間也很漫長,像書中到後段描寫的,先生因為無法承擔過重的工作壓力而罹患恐慌症時,妻子不離不棄地耐心相伴,讓先生可以恢復到某個程度,讀到這一段落,令人非常感動。因為我很明瞭那樣長久而無悔的付出,實際想做到有多麼困難。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3.jpg

 

忍受不住孤獨的打擊,找到彼此支持的對象,深信誰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吃了誰或被誰吃了------人只要活著,就會經歷各種事。

不過,在與各式各樣經歷無關的另一次元中,人類或許會遇上改變自己人生本質的機會。

......我們人類或許也會在某個瞬間,把自己的人生改變為令人驚訝的型態。

 

 

 


白石 一文的《無光之海(光のない海)》,淡淡地速寫了書中每一位主角的片刻人生,由孤家寡人的中型公司德本興業董事長高梨修一郎百無聊賴的生活寫起,偶然中他認識了曾經在百貨公司賣商品給他的女子花江,並且對她開始一段不帶男女關係、純友誼的交往,之後因為花江家中發生火災,高梨甚至將花江的外祖母絹江帶回自家員工宿舍居住,並且展開一段長時間的照顧。

 


最近幾本白石 一文的閱讀,都讓我感到有些失望;作家有作家自己想表達的東西,我可以理解,但身為讀者的我卻無法同理地順利進入書中世界。《無光之海》故事中有關高梨的部分,對我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的描述------一個中年女子無法理解另一個單身中年男子的心態,恐怕這也才是關鍵吧。

 


高梨從年輕時便因故被困在德本興業中,漫長的二十多年,他似乎只是一隻乖乖聽話的小綿羊,聽從前董事長的交待,成為了現在的董事長,又因為是董事長,所以要扛起照顧公司員工生活的重責大任,於是連婚姻都是娶了前董事長的女兒,兩人離婚後還破例地繼續主持這間公司。要說他經營德本興業,倒不如說,是德本興業將他囚住。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自己選擇的家人,親情更緊密。

 

 

 


不知道電腦另一邊正在讀著這篇文章的您,真心喜歡自己的原生家庭嗎?我討厭自己的原生家庭,那裏有算計、委屈、緊張、衝突、長期情感勒贖......,當然也有一些正向的價值存在,但,那不足以與強烈的負向相比較。

 


如果可能,我也想自己選擇家人,然而,可能/可以 嗎?

 

 

 


是枝 裕和的《小偷家族(万引き家族)》,看大導演將得獎作品寫成小說,故事簡單,卻寫進了社會中低社經階級人物生活的辛酸與辛酸之外偷來的一些些快樂。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我傷害到任何人,我深感抱歉。......但想想從前,想想我扮演角色,跟我的表現,我只能說......我只能說,我太浪漫了,也太年輕。

 

 

 


我非常喜歡嘉布莉‧麗文(John GreenGabrielle Zevin) 的《A. J. 的書店人生 (The Storied Life of A. J. Fikry)》,2015年的閱讀讓我鍾愛至今,因此知道作者新作品《曾經太年輕(YOUNG JANE YOUNG)》 出版,也抱著相當期待。

 


故事一開始,真的有嘉布莉‧麗文的專屬魔力,以母親瑞秋的日常生活為開端,讓人有閱讀下去的吸引力。然而故事來到最主軸的女兒 艾維婭/潔恩 的故事,書名為何會取為《曾經太年輕》《YOUNG JANE YOUNG》突然明確了起來,原來是  艾維婭/潔恩 年輕時曾與實習單位的國會議員有過不倫戀,在當時引起一陣非議和抨擊。現下她又帶了一個八歲的女兒露比,過起單親媽媽的生活,女兒想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誰。

 


曾經仗著自己太年輕,有過一些笨經歷,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曾經太年輕,現在的她在向過去贖罪。就是這樣一個三個世代、四個女性之間,母親與女兒的故事。

 


閱讀過程中,一開始非常吸引我,總感覺開頭如果感覺對了,通常後續的閱讀不會是問題,經常會是更愉快的閱讀。但可惜嘉布莉‧麗文的《曾經太年輕》不知哪裡欠缺了什麼元素,閱讀越感覺故事平庸,每個部份的小故事描寫都很平凡,感覺就是日常生活能聽到或看到的瑣事和八卦,外遇啦,母女間的糾結啦,單親媽媽生活的不容易啦......,一直讀下去,失望度會逐漸提升,感覺哪裡出了問題,曾經在《A. J. 的書店人生》那樣迷人的作者,怎麼在新作品《曾經太年輕》寫得那樣平凡而令讀者讀了了無趣味呢?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這一年是我進入照顧母親的第八年,似乎每一天都很漫長,身心所承受的壓力比之前都要來得多,每一時刻都過得非常痛苦。

 

 

 


但凡最近五年內還有跟我聯繫的朋友,一定會很訥悶地想問~~為什麼現在要讀這本梁雪雯的《癌末之旅:陪伴療癒手札》?事情不都已經過去,我需要的是療傷,而非再次閱讀他人的苦痛?

 


東京之行回國後,重感冒發燒的服藥讓我陷入整天昏睡的狀況,雖然如此,但是例行的手機簡訊檢查還是要的;打開手機電源,開啟一封未讀簡訊,上面簡單幾個字~~「我六月被診斷出罹患胰臟癌四期,轉移肝臟。」我搖了搖昏沉沉的頭,不會吧,不是吧,我生病到眼花且有幻覺了嗎?發訊息者是25年來與我亦師亦友的大學教授兼好朋友,從大三一直到現在,我們的友誼早已超越師生,變成無話不談的好姊妹。

 


我立刻回撥了電話,老師說她正在化療,可以說話,但身體很累。我照顧癌末母親漫長8年的痛苦她一直看在眼裡,因為不想讓我再陷入那種痛苦當中,所以第一時間她選擇不告訴我她生病了,但是,她自己化療這段期間以來,真的會忍不住胡思亂想一些事,老師問我~~「到最後會是什麼樣子?」

 


我想我該坦白,我不想說些無用的安慰人心的話,與其漫不著邊際地說些騙人也騙自己的話,我寧願選擇將我親眼所見告訴老師。通完電話又再次昏睡,等到晚間醒來後好一點,伴侶也下班過來陪我,我告訴他老師發生的事,我也告訴他,我覺得自己的回答雖然直接,也應該是老師想聽的,但,我還是覺得自己說得真的太直接,畢竟癌症真的是種難以捉摸的病。我聽過好幾個今天剛檢查出有癌細胞,隔兩天就去世的病人;當然也有像母親那樣,保持醫學定義上的癌末,卻活了8年以上的病人。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尋找無限的盡頭_小封.jpg

 

......戴維斯和我沒有說太多話,甚至沒有看著彼此,但是這不重要,因為我們一起看著同一片天空,而這或許比視線接觸更親密,任何人都能看著你,卻很難找到人跟你看著同樣的世界。

 

 

 


這或許比視線接觸更親密,任何人都能看著你,卻很難找到人跟你看著同樣的世界。

 


約翰‧葛林(John Green) 絕對是這世界上擅寫青少年內心前三名的作家,文筆細膩卻又戰戰兢兢地探討青少年多變的內心,讀完《尋找無限的盡頭(Turtles All the Way Down)》,讀到少女艾莎長期飽受嚴重焦慮症的生活,我不禁苦笑地想,焦慮症病患焦慮服藥後的副作用,憂鬱症病患則憂鬱自己必須終身吃藥,說來,身心科的病人某些角度來看,真的活得比別人辛苦。

 


以吃藥對抗長達二十多年憂鬱症的我很想對艾莎說~~孩子,吃藥吧,真的,吃了藥妳的焦慮症真的會緩解一些,那妳就可以和心愛的人順利地牽手 、親吻、或者其他親密行為,妳就不會因為疾病而對愛退縮。不要抗拒不需要的抗拒,因為那能讓妳的生活品質提高,不要再拒絕服藥而讓自己生活掉入泥沼了。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命運,無論幸福或不幸,都該有被質問「為什麼」之處。不知道這個答案的當事人,到頭來都必須思考自己是否值得。

 

 

 


平野 啓一郎的《日間演奏會散場時(マチネの終わりに)》,本文描寫古典吉他樂手蒔野聰史和駐外混血兒記者小峰洋子的一段感情。由初識的一見鍾情,發展到論及婚嫁,卻被愛慕蒔野已久的經紀人早苗,以一封偽簡訊快速結束這段戀情。

 


我不多說蒔野聰史與小峰洋子的戀情,因為在閱讀《日間演奏會散場時》文本時就讀得到;我想討論「愛情」在這本書 、幾位主角之間是如何流動的,從萌芽到凋謝或是從萌芽到開花結果。

 


近四十歲人的愛情,又與二、三十歲時不同,似乎一個人也單身慣了,好像也經不起失戀的創傷了,所以對於愛情,寧可是一副敬而遠之的樣子,是一種欣賞,卻不敢或無法燃起熱情。

 


對於書中年近四十歲的蒔野與洋子二人皆是------為何一封偽簡訊,就會深深打擊到洋子,為何收到不尋常的簡訊,洋子沒有進一步向蒔野追問。說穿了,兩人之間也許有愛、有戀,但是卻沒有「衝動」,同時也害怕衝動帶來的沒面子。於是,於洋子而言,她還有一位殷勤追求的理查作為備位,這個人的一舉一動比起聊得來卻不敢太多示愛行動的蒔野,相較之下,「願意放下身段這樣愛我」的理查似乎更是理想的結婚人選。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我才十歲,不知道為什麼卻是在大人的身體裡。好討厭,好想回家。我快步穿過馬路,來到海邊的人行道。某處傳來陣陣音樂。我靠著欄杆,試著冷靜。

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皺起眉頭。這不是黑加侖汁,但嘴裡恐怖的味道有點熟悉,可見我先前喝過這東西。

我看著我的手,上面寫著「芙蘿拉」。這是我的名字。我記得的,我是芙蘿拉。名字下方還有三個字:「要勇敢」。我閉起眼睛,深呼吸,想辦法打起精神。真不知道為什麼我人會在這裡,但我不會有事的。

手上還寫著「我十七歲」。

 

 

 


以住飯店的規格來看艾蜜莉・巴爾(Emily Barr) 的《別相信自己(The One Memory of Flora Banks)》,中規中矩卻毫無特色的兩顆星,雖說是YA小說,想來青少年讀起來也不是太有感,畢竟一場屬於罹患「近期失憶症」十七歲少女的逐愛冒險,書上寫寫有可能,實際上行動,真的未免太危險了,能順利抵達也像作夢似的。

 


我不清楚是否因為自己還是孩子時太缺乏國際觀所致,還是書中女主角芙蘿拉真的冒險太過,。

 


十七歲少女芙蘿拉因為生病,實際上只對十歲之前的事情有記憶和反應,後來漫長的七年,她都在持續服用精神藥物中度過,當然服用精神藥物可以緩解一些腦部病變的症狀,但副作用也可能同時引發不必要的腦部損傷,要不要持續服藥?或者另尋其他更新的治療方法?由於書中的芙蘿拉未成年,一切都交由她的雙親決定。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5.jpg          Image 2.jpg

 

大人可能都不記得自己中學時的情形了。

我們的存活方式比大人想像要殘酷得多。

 

 

 


讀到這段文字,非常打動我內心蒙塵已久的一個角落,我將它取出來,讓17歲正被同學霸凌的我和來到47歲已然不想記住過去的那個我,兩人坦承對話。

 


「我們的存活方式比大人想像要殘酷得多。」這句話我很同意,但,大人不是不記得自己中學時的情形。而是越過青春期與後青春期,真正長大成人所不得不面對的事情,其實更難更複雜,無論當年是霸凌者或被霸凌者,都無可逃避地開始要面臨人生真正的考驗。大人的世界存活方式一樣殘酷,甚至比中學時代更殘酷,只不過大人可以逃、可以躲、可以做出自我的選擇,所以孩子們看大人似乎游刃有餘的生活,那其實不是的,就像鴨子划水,大人是表面故作輕鬆,其實雙足一直在水裡奮戰。

 


孩子,大人的生活並沒有比較不殘酷,只是對殘酷的定義和處理方式不同罷了。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明明是活著的人,卻不知道自己依然存活人間,而已經死去的人,卻沒有辦法入土為安。

 


在我們的一生當中,至少都會有那麼一次,想要就此消失人間。------<作者後記>

 

 

 


多那托.卡瑞西(Donato Carrisi ) 的《生死逆行(L'ipotesi del male)》,是一本以「失蹤人口回歸人間」為概念所發展的精彩小說。

 


誠如<作者後記>所說~~在我們的一生當中,至少都會有那麼一次,想要就此消失人間。有一類人陷在困頓當中,既不想放棄生命,卻也不想留在現實世界面對那些人生的難,於是選擇了失蹤,讓自己從現實中解脫。 還有一類人比較悲情,他們的失蹤並非自願,可能早已因故死亡,卻由於身分仍不為人所知,於是他們還是被歸類在失蹤人口,無人知曉他們已經死去。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