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這人的閱讀脾胃也真的有些與眾不同,推理小說中只要一開始出現屍體,就緊張得唉唉叫,不想再看下去(不忍心),但是讀到法醫小說如麥可.索寇斯 ( Michael Tsokos ) 的《死亡閱讀者》( Der Totenleser ) 者,卻可以興致勃勃地挑燈夜戰外加勤作筆記------這裡的屍體可更多、面目更不堪,但是我就是喜歡……(變態變態!!!)

 

 


我們法醫來到爆炸現場主要的任務,就是幫忙找出幾個關鍵問題的答案:意外、自殺或他殺?

在看到屍體之前,我腦中幾乎自動出現好幾個不同的畫面------如何發生?為何發生?類似一般一生或內科醫生的反應,當病患就診時說「肚子痛」,醫生腦裡馬上閃過好幾種不同的診斷情形,必須一一檢驗,然後進行排除或確認。

 

 


在台灣,法醫的養成訓練和一般醫師是一模一樣的,既然如此,大部分的人當然會去選擇領有高薪、且比較有成就感(如果治好病患,對方會當醫師是神!) 的一般醫師工作。

 

選擇專研法醫學,的確是……想想看,就算不問薪資待遇好了,光是每天面對各種死亡程度和狀況不一的大體,法醫必須先忘掉『對方也曾經是人』這件事,然後將之視為平時解剖青蛙或老鼠一般的科學實驗,的確要有過人的意志力才有辦法勝任。

 

將大體剖開,一一拿出裡面的內臟測量重量、觀察外觀,紀錄完畢之後再一一放回原位,縫合。然而這位對象已經沒有辦法起身開口說謝謝,只能靜靜地躺在那裡,等待法醫給他一個解釋。

 

 


麥可.索寇斯的《死亡閱讀者》談到法醫的工作,很特別的是這本書不只寫德國法醫的工作,其實它還在其中教讀者非常多德國刑法的常識。這讓曾是『偽法律系學生』的我相當感興趣,甚至拿來跟台灣的現行法條做比較。

 

例如談到『毛髮毒品檢測』時,作者就大膽猜測數年前小甜甜布蘭妮剃光頭,就是為了逃避『毛髮毒品檢測』。

 

還有所謂『擴大性自殺』------指的是某人在自殺之前,先殺害身旁的近親。在英美法中稱為『憐憫性自殺 ( murder-suicide )』,因為這類自殺案件中被殺害的近親並非自願死亡,而是被殺身亡。在作者麥可.索寇斯的眼中,『擴大性自殺』是一種大悲劇,因為當事人通常都是出於純粹絕望、或者感到親人生命安全受威脅等等,在無計可施的狀況下,只好選擇一同死亡。

 

台灣近年來類似的社會新聞各案也相當多,通常是負債的父母帶著年幼子女,或者是老父老母帶著智能障礙的成年子女自殺。

 

 


其中〈虛構的精準度〉〈有毒的屍體〉〈肉眼不可及〉這幾篇短文,我感覺如果想真實描寫推理小說的人,不妨好好研究這幾篇文章,其內容對於成為屍體後的不同時間中大體的不同反應,有鉅細靡遺的分析和描述,如果想寫『有屍體』的推理小說,倒是相當不錯的參考資料。

 

 

 

 

 

image1  

 

 

 

 

 


死亡閱讀者    Der Totenleser

• 作者:麥可.索寇斯  Michael Tsokos
• 譯者:張淑惠
• 出版社:平安文化
• 出版日期:2011年11月
• ISBN:9789578038066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