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aRay試讀】金柏麗.馬特奎特的《最後的目擊者》~~默默對抗世界的單親小孩

 

台  
  

 

 

 

 

20歲就讀大學一年級時,我有一項『天份』被偶然開發了。大至期中期末考、小至老師隨口交待的下星期小考,宣布之後,我的身邊一定擠來許多同學,她/他 們會問:

「Tina,妳覺得哪邊是重點ㄚ?」

「第一章第三節、第二章第一節、第四章第二節,然後第三章一定不會考。」




同學們就像記者採訪軍事檢察長那樣,一一勤作筆記,鳥獸散之後再將這些訊息傳達給不在場的同學,只是傳達的訊息變成:

「第三章一定會考。第一章第三節、第二章第一節、第四章第二節直接跳過去,考的可能性幾乎是零----Tina親口說的,哇~~又少好幾十頁需要K了。」




這些話的真意雖然經過嚴重竄改,但,從大一、研究所、乃至我第二度讀大學法律系,經過多年時間淬鍊,卻屢試不爽,幾乎快成定律。對此,我………我想行使緘默權。








最近參加試讀文活動,我真的好擔心自己又跟以前讀書時考前猜題一樣,讀出來的重點並非作者和出版社的期待賣點內容,而且讀後心得又小眾到一種不行的地步。

 

 

關於金柏麗.馬特奎特 ( Kimberly McCreight )的《最後的目擊者 (Reconstructing Amelia)》,我也一樣好怕寫出來的讀書心得又是別人最不以為意、而我自己卻覺得非得振筆疾書一遍之處。




重點永遠完全跟大多數人不同------這就是我,永遠另類且白目的我,卻也是我存在的唯一功能------讓大家對電腦螢幕丟石頭的。








閱讀手上這本金柏麗.馬特奎特的 《最後的目擊者》,說是推理故事也不為過母親和眾友人合力抽絲剝繭,揪出殺害愛女兇手過程,也在這過程中逐漸拼湊出母親自稱她最親愛的女兒的另一面、那些母親完全不了解的、恐怕也沒時間和精力理解的部分。鋪陳很緊湊且實在過癮,是那種典型會想讓人多閱讀幾次才放得下手的書。




問題出現了,就在我聚精會神在進行第二次閱讀時,書中第025頁讀到母親凱特的這樣一段內心話:


這下好了。凱特心裡想。她正式邁入青年階段了。從此以後,就是她對抗我,而不是我們一起對抗世界了。




多少次我幻想著自己就是英美法庭攻防戰的控方律師,穿起一身優雅的頂級套裝、站起身來、隨著叩叩叩的高跟鞋腳步聲迴盪在法庭中。




我會走到坐在證人席前,對凱特小姐問道:「不好意思,可以重複一遍您剛才說的話嗎?」,


母親凱特的回答應該是這樣的吧:「我剛才是說,可惜艾蜜莉亞變成一個進入叛逆期的青少年了,她只會以我為叛逆對象------我們不能再像從前那樣在一起對抗世界了。」








設若母親凱特真的作出上述的回答,那我就要問了:


------凱特小姐,妳生了一位還未滿十五歲的小孩,她也許還是個限制行為能力人,妳要請她跟妳一起『對抗世界』,請問妳們是『如何分工』合作『對抗世界』呢?


------凱特小姐您如此忙於工作,工作成就也高到令人佩服,但,正因為妳如此忙碌,『對抗世界』的事情是否包括:小艾蜜莉亞從幼稚園開始,就要承擔別人笑她是父不詳的私生子的冷嘲熱諷、甚至霸凌?您曾經對此類事件幫忙艾蜜莉亞『對抗世界』嗎?


------還有,我也想要知道,所謂『對抗世界』可以麻煩妳實際舉幾則例子嗎?再請妳告訴大家,在這些例子中,您分別付出了幾分對抗的力氣?小艾蜜莉亞又付出多少呢,75%、80%、85%、90%、95%,還是更高呢?


------妳想要與某一個人一起攜手對抗世界的勇氣和決心我能瞭解,但,妳找了一個年紀永遠小妳23歲的未成年小女孩和妳『共同分擔對抗世界』這件事,我以為未成年人在成長經驗中是應該備受父母或監護人『保護』,而不是被您『邀請』(被迫?)一起去『對抗世界』的。


------述我直言,妳多年來的想法與做法,恐怕構成精神上的兒童虐待了………








也許因為自己一歲就成長在單親家庭,我經常為『單親家庭』分類:父母離異的、父母一方死亡的、父不詳由母親撫養的,這三類哪一種比較悲哀或比較幸運嗎?完全沒得比較,一樣悲哀。因為那永遠是殘缺不全,註定要承受 等級很強 或 等級異常強 的憐憫及嘲諷眼光。




學校裡想霸凌人的小孩只會說一句:「XXX沒有爸爸或媽媽,是人家不要的小孩。」然後呼朋引伴來嘲笑妳。




雖然我也明知那是小孩無心的童言童語,但是以我個人來說,我是從讀幼稚園一直被嘲笑到正式讀大學才停止。此生我對於決絕缺席的那位,是永遠無法釋懷或原諒的。








因此,金柏麗.馬特奎特的 《最後的目擊者》,我十分討厭凱特這個角色,不願幫女兒艾蜜莉亞找個『法律上的真正父親』。發現自己未婚懷孕後,還自以為可以父母雙職兼顧,不需要依賴娘家給予支持或支援的關心就連長大後艾蜜莉亞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也東扯西拖給不出真實答案 (這是典型律師性格作祟嗎?一笑)




她未婚生子固然有她的快樂權利,但她有權利令另一個被她所生下的人不幸福嗎?這我以為毫不合理------完全是那些自以為母愛滿溢成災的人,才會幹下的好事------我想問,倒楣的子女該怎麼辦?活該要像艾蜜莉亞一樣,死前不斷接受他人對她生父究竟是誰的惡劣質疑嗎?








我幾乎要為艾蜜莉亞難過得落淚了,雖然我的近親中也有人長年來一直笑我是沒爸爸的孩子,但至少在我祖父母面前沒有人敢這樣譏笑我。我好難想像艾蜜莉亞只靠自己一個人,到底要多麼擁有過於常人的樂觀,才能活到讀高中呢?(莫非她每天早上起床先吞7顆百憂解???這是我唯一想得到的答案了!!!)




也許,死亡才是對艾蜜莉亞最有價值、最具意義的解脫吧!

 

 

正如英文版書名《Reconstructing Amelia》重構艾蜜莉亞的死亡,身為母親的凱特,請問妳又體會到多少艾蜜莉亞短短十幾年人生的苦呢妳知道妳該死的應該負多少責任嗎




 

 

 

 

 

 

com  

 

 

 

 

 

 

 



最後的目擊者  Reconstructing Amelia



•    作者:金柏麗.馬特奎特     Kimberly McCreight
•    譯者:許瓊瑩
•    出版社:時報文化
•    出版日期:2013年09月02日
•    ISBN: 9789571358123

 

 

 

 

 

 

 

     延伸閱讀~~

 

[轉載自金石堂FB] 【《最後的目擊者》試讀活動】(時報文化新書)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