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有件事情我怎麼都想不通,妳怎麼會說愛沙尼亞話?』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妳不是本地人,不是愛沙尼亞人。』

『我不是,我來自海參崴。』

『妳現在人卻在這裡。』

『是的。』

『真有意思。』

『哪有?』

『有、有。一個像我這樣的老太婆照理應該是不會覺得奇怪才對啦,海參崴現在竟然有學校教愛沙尼亞文了。年頭真是變了。』

 


這是年方二十的年輕女子瑟拉與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愛莉德坐在桌邊的的對話,對話看似稀鬆平常,但是背後卻隱藏了一個驚人的事實。

 

年輕女子瑟拉來自俄羅斯的海參崴,地理座標位置是43°08′N 131°54′E,位處俄羅斯的極東邊靠近北朝鮮和中國邊境交界地帶。

 

而老太太愛莉德居住是愛沙尼亞共共國首都塔林(59°26' N 24°45' E)還要往西邊一點點。我用Google查詢海參崴與塔林的相距----嗯----Google給了我一個答案10,588公里之遙。

 

圖示就大致如下;

   快照-1  

 快照-5    

 

你能想像嗎?我對著世界地圖張大了口,真想大叫一聲~~哇!這實在也太遠了吧!

 

 

 

一九九二年一身衣衫襤褸的瑟拉,昏倒在愛沙尼亞西部的小鄉村萊内郡中,也就是八十多歲的獨居老太太愛莉德家的後院子裡。

 

女孩瑟拉能說得一口還算可以的愛沙尼亞話。儘管有些只是單字、有些句子文法不通,但這一老一少還是能靠著瑟拉不是太好的愛沙尼亞語溝通。


原本愛莉德老太太以為瑟拉是真正那些亂七八糟的年輕小鬼之一,只是跑來煩她的;後來她又擔心瑟拉是歹徒,想危害獨居的艾莉德老太太。

 

瑟拉手中緊緊握住一張老照片和地址,離開海參崴要到德國去工作時,英格外婆曾經告訴她,照片上兩個年輕的小姑娘這就是當年她和親生妹妹的合照,地址是當初她們父親家的地址。

 

不一定呢,柏林離愛沙尼亞很近的,妳可以前去見見她。外婆是這樣說的。

 

一開始瑟拉並不知道自己前往柏林是要當賣淫的娼妓,等她發現一切事情都不如原先單純的她所想像時,她想盡辦法要離開----逃離柏林,回到故鄉,脫離暗無天日的皮肉生涯。

 

可是海參崴那麼遙遠,而且任意脫離黑幫控制之下的妓女結果往往很慘。於是瑟拉想出了一個好點子:先逃到愛沙尼亞外婆的故鄉去,說不一定那裡還住著認識外婆的人願意幫忙她,救她出火坑。

 

經過一番冒險,瑟拉終於逃到了那個外婆給她的地址,但是------住在這裡的老太太死也不肯說出自己的名字,但是這一老一少卻很快地融入彼此生活當中------雖然還是不得已保留了一些共產時代留下來的警覺心。

 

 

這位年輕少女瑟拉和八十多歲老太太愛莉德,到底有這麼關聯?從瑟拉手邊僅有的外婆和外婆的妹妹的合照相片,在第一次瑟拉亮出照片時,就被愛莉德老太太一把搶走,難道說眼前這位八十高齡的老太太和瑟拉的外婆有什麼關係?否則為何從此以後老太太對待瑟拉的態度就漸漸變得更溫和了。

 

 


歷史的殘酷總在人們心裡留下永不磨滅的創傷,當年愛沙尼亞還歸屬於蘇維埃邦聯時,德軍攻入愛沙尼亞,愛沙尼亞的成年男子組織成捍衛家園、抵抗德國希特勒的入侵。二次世界大戰德軍宣布投降之後,愛沙尼亞人原以為可以過個平安的好日子了,沒想到共產極權統治下,老百姓又要過著民不聊生的困境了。………

 

 

蘇菲.奧克莎儂(Sofi Oksanen)的《救贖》( PUHDISTUS ),藉著兩個互不相識的阿姨與外甥女數十年後的重逢,來提醒我們戰爭是多麼地可怕。戰爭要靠軍隊來打,軍隊則是從一般平民百姓中徵召而來的,每一個軍人背後就有一個家庭。試想,一場戰爭下來,多少家庭會因而破碎、妻離子散;更不用說蘇聯時期多少又因為政治因素殺害或流放了多少人。

 

 

蘇菲.奧克莎儂的《救贖》讀來傷感,真是不免令人要搖頭嘆息~~什麼時候人類才會停止無情殺戮同為人類的行為呢?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考 

  http://blog.roodo.com/dali_novel/archives/19036976.html

2184475_kh9ogfq_l 

 

 

 

救贖      PUHDISTUS

作者:蘇菲.奧克莎儂   Sofi Oksanen
譯者:蔡孟貞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2年03月30日
ISBN:9789862168905 
 

 

 

com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