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12195_bc1.jpg

 

三年前我曾經去過哪裡的大片水邊嗎?我無法追溯記憶。就連三年前到底是幾時發生的事,都無法明確掌握。她對我說的,一切都很具體,同時又很抽象。每一部分都很鮮明,同時卻欠缺焦點。那種牴觸從奇妙的角度調緊我的神經。

 

 


書友在部落格中與我討論~~村上 春樹 的《第一人稱單數》書中最後一篇 <第一人稱單數>中,「第一人稱單數 」到底發生什麼事?

 

因為將書借給了朋友,至今才能再次細讀,說出自己的想法,請書友對於我的遲到多見諒。

 

比較尋常去想,最後心理不快且落荒而逃的「我」,很可能是挑釁的對方認錯人,畢竟室內燈光昏暗,事情也過去三年多。最息事寧人的說法是,認錯人,或者,這是當事女人的無聊惡趣味。人生混久了,會遇到的無聊惡趣味也足以堆起一座小山。

 

 


不過也許這並非村上大師寫這篇短文的用意~~

在我過往的人生中------一般人的人生想必也是如此------有過幾個重大的分岐點。往右往左都能走。而我每次選了右邊,或者左邊。而我此刻在這裡。在這裡,有這樣第一人稱單數的我存在。只要稍微選了一個不同方向,這裡的想必就不會有這個我。可是映現在這鏡中的究竟是誰?

 

人生分岐道上的往左或往右,以平行時空概念而言,原本的我每次都會被分裂成往不同方向去的不同人數的「我」,於是不是不可能的,每個不同空間都有數個平行的我,但,這個空間的我是「A我」,另一個空間的我是「B我」,如果宇宙中沒有發生意外的混亂或進出不同空間的 孔洞/蟲洞 的話,精準來說,每一個空間都只能有「一個我」發聲,這也就是所謂「第一人稱單數」可以在本文中表述的由來。

 

經常閱讀科幻小說的人,常遇見書中的平行世界因故扭轉紊亂了,人可以自由或特定程度地離開自己所屬的世界,去到另一個平行世界,這樣一來那個世界就有「兩個以上的我」,人生的生活套件只有一組,原本該單獨屬於這個世界的我,但如果讀過類似布萊克.克勞奇﹙Blake Crouch﹚的《人生複本﹙Dark Matter﹚》 (https://fangkuo0917.pixnet.net/blog/post/43667762),「第一人稱單數」的時空機制被破壞,那裡的每一個不同平行世界,都可能存在「我」的複數,或者該有「我」的時空中卻沒有任何一個「我」。

 

村上 春樹<第一人稱單數>故事中的「我」,世界似乎沒被破壞,只不過換上平常甚少的盛裝打扮,連自己看自己的外觀都感覺陌生,想起過去與現在,面對鏡子,我們可能都會懷疑,鏡中人的「我」是經過了多少次的抉擇或偶然,才成為今天現在的我。------但假使當初某個人生轉折點做了其他選擇,現在在鏡子前的「我」又將有如和不同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呢?

 

因為人生已經太長,選擇已經太多次,我已經不是最原始的我,我,在花花宇宙的平行世界中,過著或許只有一些些差異,又或者完全迥然的生活。每一個人在任何時間點,都可能這樣幻想著,編故事安慰自己,或者期待另一個平行世界中的自己是更棒的。

 

故事主述者的「我」其實也可能是作者村上 春樹的偶感,從早期1985年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世界の終りと ハードボイルド・ワンダーランド)》乃至 2010年的《1Q84(1Q84)》又到 2017年《刺殺騎士團長 (騎士団長殺し)》,宇宙間數位擔任作家的村上春樹,其中有一位「 我/ 村上春樹 」,每每總寫著「A我」跳躍到「B我」空間中發生的故事。

 

世界上只能有一個「我」,倘若進入「複數我」的時空中,又會有多少天馬行空的點子讓作者發揮創意呢?數十年來也許「我」的命題,一直是村上想寫也想突破寫作限制的議題,且讓我們繼續等待下去。

 

謝謝書友的提問,以上是我對「 <第一人稱單數>中,「第一人稱單數 」到底發生什麼事?」的淺見,也歡迎您再度與我討論。

 

 

 

9ijefbhxja8xygvbsx7f20x_1on9qh32.jpg

 

 

 

 

延伸閱讀~~

TinaRay讀 村上 春樹 的《第一人稱單數》一人称単数

https://fangkuo0917.pixnet.net/blog/post/45012329

 

Image 2.jpg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