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閱讀~~

TinaRay讀 薬丸 岳的《友罪》

https://fangkuo0917.pixnet.net/blog/post/42720983

 

VJtRoohQ1Ij4HzvoyuHg-2078x2955.jpg

 

改編自薬丸 岳的《友罪》原著的影片【友罪】,看完的第一感覺是,影片中已經不是原著中的那個故事,現在眼前看過的是一個基調類似,但感覺完全不同的故事了。

 

原職是記者的益田和從不與他人談的鈴木,同時來到鄉下小工廠任職線上作業員,也與其他兩名前輩同事一起住在公司宿舍。益田憑著某種直覺認為鈴木曾有一段不想提起的過去,他不在意,只是想,如果可以坦然說出過去,也許鈴木本人會好受一些,因為益田自己在過去也犯過不可告人的錯,自己現在深深的罪惡感中,他知道種感覺很難受,益田對鈴木伸出友誼的雙手,希望他能接受。

Image 1.jpg

 

 

故事中,鈴木也在偶然機會中認識被前男友威脅的漂亮女生美代子。鈴木想保護被前男友暴力相向的美代子,卻意外發現現任電話接聽員的她,過去曾是AV女優,美代子想向鈴木示好,對方卻逃開了,鈴木究竟是在意美代子的過去?還是更在意自己不可告人的過往呢?

Image 2.jpg    

 

 

同時間,益田擔任記者時的前女友,也是現役記者來找他,不是為了挽回過去或問候,而是有一篇關於十幾年前的少年殺人命案,殺人者已經假釋出獄,根據線索追查,對方似乎也在益田的工廠任職,女友希望益田協助追查其下落。從前女友手中接過過去命案的線索資料,益田地一眼就看出當年因未成年而被稱為「少年A」之人,確定就是同住的鈴木。

未命名11.png

 

 

鈴木已經因為益田的誠懇而打開心房了,益田卻將鈴木的現在情況告知記者前女友,她因受不了主管的壓力,將出獄後的鈴木現況寫成一篇人神共憤的雜誌報導------明明是故意殺人的人,憑什麼現在過得看似輕鬆愜意?

 

images.jpg

 

Image 4.jpg

 

 

 

 

 

 

 

 

 

 

e46c9497-f2f0-4cf9-988c-1ad3780dac6e_jpg.png


與其說影片【友罪】是改編自原著,倒不如說這份劇本是是與薬丸 岳小說同名的《友罪》另一份文字。感覺上,兩者想要表達的東西有些不同。能不能接受自己朋友犯了故意殺人重罪?如果告訴你眼前人曾是殺人兇手,還願意伸出雙手與他做朋友嗎?你可以接受自己的朋友曾經有過嚴重道德上的瑕疵嗎?

 


讀小說時,感覺故事線條明確而清晰,沒有難懂的艱澀,但欣賞影片時,也許是導演刻意安排,故事在一開始乃至中後段,都被切成零散的小故事,這裡一個小點那裡一個小點緩緩丟出,完全不知該將這些小點如何連成故事的線。很勉強看到最末,終於好像懂了那些不連貫的線條想要表達什麼,卻劇已終了。

 


另外一個我也很納悶的無關旁支線------兒子曾意外讓三人死亡的計程車司機老父親,要說他和前面益田與鈴木的故事有何關係,從頭到尾,好像也就只有載益田前女友搭車那一幕。初老司機與兒子的過去,感覺在影片中可有可無,既然如此,何不乾脆刪去,否則只是讓觀影者腦海中的黑人問號更多。

 

很勉強地想將兩者掛上關係,可能電影劇本想表達的是,對於曾經使人致死------無論是故意而為,或意外發生,或者只是沒伸出援手而致對方自殺死亡......,總之就是有過這類型遭遇的人們,在事過境遷後如何看待過往的自己。痛苦或悔恨或慚愧,都是這樣的歉意心態。

 

我想起這一生至此為止親人與好友的離世。他們都不是意外或自殺,都是因為生病,不同類型的疾病。死亡來得有時慢有時快,但無論哪種情形,我都是盡了自己在那個年紀能盡的各種方式,曾經照顧過他們,因此對於親人的走,我常覺得是離苦得樂,我也問心無愧。

 

這樣對比影片【友罪】,感覺似乎重點更鮮明了。無愧和有愧,前者會隨時間淡去而消失,後者卻像影片中幾位主角一樣,必需苦苦一生背負良心譴責。【友罪】某個程度而言,就是在尋找同溫層的朋友,燃燒彼此揮之不去的歉意彼此取暖。嗯,說來也是命運給的不幸。

 

 

 

 

67433470_10219388666697585_5915802767129051136_n.jpg

67515483_10219388667097595_1821227817547857920_n.jpg

67213577_10219388667377602_8977259471512272896_n.jpg

 

 


本文所有圖片資料皆來自網路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