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1  

 

 

索涅奇卡一面編織著塔妮雅(女兒)的長襪子,………,一邊仔細聽男人之間的談話。那些談話……,總之皆與當前時節所要憂慮的事全然無關,但是索涅奇卡總是在這天南地北的談話火光前虔誠取暖,並且一遍又一遍地自己對自己說:「天哪,天哪,我怎麼會這麼幸福…...」








記憶中,接觸柳得蜜拉.烏利茨卡婭 ( Ludmila Ulitskaya ) 這位俄國女作家,應該是大塊文化出版她的另一本磚頭書《您忠實的舒里克 (Sincerely yours, Shurik)》的2008年開始。




到現在我還是願意承認,我個人非常非常喜歡柳得蜜拉.烏利茨卡婭的《您忠實的舒里克》,我一直感覺這本書像極了俄文版的《紅樓夢》,厚且磚頭。描述了一個我不可能去到的時間與空間,而男主角舒里克正是典型雙魚座、浪漫多情到無可救藥的賈寶玉,討人喜歡,卻也令人嫌惡。(嗯,有人知道我在說這一種怎樣的感覺嗎?)




因為太過喜歡《您忠實的舒里克》,所以我將中譯本柳得蜜拉.烏利茨卡婭的作品,一股腦地借回家看,其實這樣說並不恰當。因為當時柳得蜜拉.烏利茨卡婭的作品被翻譯成中文繁體字版的,也只有《您忠實的舒里克》、《索涅奇卡 ( Sonechka)》和另一本圖文書《包心菜奇蹟 (Detstvo sorok devyat)》,總共也才三本而已。




當年閱讀柳得蜜拉.烏利茨卡婭作品時的背景,我總還深深記得。我辭去了工作,第二次讀大學,是一間自己心所嚮往的學校和科系。我專注投入在閱讀當中------閱讀我所讀的本科系應該讀的一大堆課堂指定用書、參考書、法條和判例;我也用同等的時間閱讀那間美好的學校、美好的圖書館裡,幾乎無人聞問的文學小說。------天哪,我從不知道那時我已經開啟了另一扇生命的門------閱讀。








柳得蜜拉.烏利茨卡婭的《索涅奇卡 ( Sonechka)》其實只有薄薄176頁。




說簡單也簡單,說繁複也繁複,總之,《索涅奇卡》就是將一名大約生在1930年代的俄國女子索涅奇卡 ( Sonechka) 的一生故事描寫出來。




《索涅奇卡》,讀索涅奇卡的一生,也在讀一段很簡明版的蘇俄(還是應該說蘇聯?) 1930年代到1990年代的簡史。




在那之前,由於台灣的政治環境,現代俄國文學幾乎無法接觸。又由於政府將特定政治思想深植人心的緣故,俄國與俄國人的生活,對生於1970年台灣的我,是那麼遙遠而不可及。








《索涅奇卡》這本書的第二次閱讀,2015年的現在,要說這本書帶給我怎樣的閱讀感想?我還是只感覺索涅奇卡是個很幸運的人。




所謂幸運,不是指說她的實質生活條件有多好多好,並不是的。她只是碰巧在蘇聯共產時代,出生在一個不會被鬥爭的工人階級家庭裡,因為出身純正的緣故,成長過程很順遂,幾乎可說是沒有遇到太多挫折------只除了一次單相思的失戀,不過,這在一般尋常小說中,只失敗過一次戀情的人生,相對而言,的確是順遂的。








索涅奇卡一面編織著塔妮雅(女兒)的長襪子,………,一邊仔細聽男人之間的談話。那些談話……,總之皆與當前時節所要憂慮的事全然無關,但是索涅奇卡總是在這天南地北的談話火光前虔誠取暖,並且一遍又一遍地自己對自己說:「天哪,天哪,我怎麼會這麼幸福…...」








近十年前,我讀《索涅奇卡》,一直記得這段文字。在將近十年的時光過去,我再次閱讀這本柳得蜜拉.烏利茨卡婭的《索涅奇卡》也還是衝著記憶中這段文字而來。




我想找找看,我的記憶有沒有錯誤?




柳得蜜拉.烏利茨卡婭或索涅奇卡的幸福好簡單、好容易就擁有,而且,因為她(們) 的不貪心、不多奢求,人生自幸福起,直至幸福而終。








幸福,究竟為何?




我還記得在那所幸福的大學裡度過三年半的幸福時光。




在那之後,生命過程讓我只明白了,鑽牛角尖的人不會得到幸福。但,我卻一直在鑽牛角尖。




 

 

 

 

 

 

com  

 

 

 

 

 

 

 



索涅奇卡    Sonechka


•    作者:柳得蜜拉.烏利茨卡婭   Ludmila Ulitskaya @ 1990
•    譯者:熊宗慧
•    出版社:大塊文化
•    出版日期:2007/01/25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86705959X
•    規 格:平裝 / 176頁
•    出版地:台灣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其他地區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