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冰封的島嶼 (ps. 其實本書的封底也相當有創意......)

 

 

最近在聯合報副刊,偷偷上演著一場筆戰,內容是有關於小說與散文,虛構與真實。( 至今為止五篇筆戰文章,本部落格將會在10月20日轉載,有興趣的朋友屆時可以讀一讀 )




我以為人生和文學都一樣,虛虛實實,實實虛虛,經常因為不同人站在不同角度觀看、或是不同人站在同一角度觀看、甚或同一人在不同時間觀看,那一切就虛實不定了。就連1+1=2的絕對數學公式,都可能透過小謎語的方式讓它變成1+1=1,人生和文學都不是打造或組裝手機的零件,正是因為充滿虛幻不定,才讓這些平凡的日子變得多姿多彩,不是嗎?








法國梅第西獎(Prix Medicis)最佳外文小說獎(2010)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Llibreter獎最佳外文小說獎(2011)
榮獲葛蕾斯.貝利獎的「短篇小說獎」(2007)
榮獲加州圖書獎(2008)
榮獲法國2010年快訊讀者獎(2010)
紐約時報編輯選書、年度最佳好書(2008)
在英國、愛爾蘭、澳洲、墨西哥獲選「年度最佳好書」(2009)
入選舊金山紀事報五十本最佳小說與詩(2008)
英國周日泰晤士報短篇小說獎決選 (2010)
法國FNAC小說獎決選(2011)
英國時代圖書俱樂部的五/六月選書(2009)
英國《泰晤士報文學增刊》雜誌年度最佳書獎(2009)
英國衛報年度最佳小說(2009)
英國觀察家日報、電訊報年度最佳小說(2009)
愛爾蘭周日商務郵報重點選書(2009)
法國Le Point年度最佳二十本書(2010)
比利時De Standaard年度最佳好書(2010)




現下,我手邊剛閱讀完畢的這本、令我久久沉思無法自己的大衛.范恩 ( David Vann ) 的《記憶冰封的島嶼》( Legend of A Suicide ),其實也就是這樣一本在真實生活中,作者基於某些或許是遺憾、或許是怨恨、或許是懊悔,總之是相當多複雜而難解的情緒,自作者13歲起糾葛醞釀至12年後它完成這本書。




有多少是真實?有多少是虛構?有多少是作者猜測卻誤打誤撞答對或答錯的真實參雜在其中,身為讀者的我們不得而知,甚至我想連作者也弄不清楚,因為這就是人生------複雜的人生,不可能全面觀察得滴水不漏且沒有誤解的人生。




撇開文宣上(同時絕對是無庸置疑、無從造假的事實),大衛.范恩的《記憶冰封的島嶼》獲獎無數的光榮履歷,從本書的目錄來瞭解《記憶冰封的島嶼》這本書:


致中文版讀者----寫這些故事就像一趟旅程 7

魚類學   13
若妲    25
好男人傳說  39
蘇寬島第一部  51
蘇寬島第二部  149
凱契根   219
飛上青天  241

附錄一   父親的槍   257
附錄二   專訪大衛.范恩  267








〈致中文版讀者----寫這些故事就像一趟旅程〉一開始,作者大衛.范恩便將他書寫這本《記憶冰封的島嶼》最原始的故事 (至少是作者以為的事實) 原原本本地寫出來:




我出生於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島,在凱契根─一個年降雨量達兩百三十吋的寒冷雨林─度過童年。………在凱契根度過早期的童年生活後,因為我父母正在辦離婚手續之故,我們搬到加州。我父親則在阿拉斯加各地遷徙,所以我只有在假期時才會跟他在一起。之後我十三歲時,他要我跟他在阿拉斯加生活一年,但我拒絕了。我害怕那裡的孩子,擔心自己的人生將何去何從,也對他的絕望感到恐懼。在我拒絕他之後沒多久,我父親便自殺了,而我極為自責。我覺得要是自己之前答應了,或許我父親到現在都還活著。




基於這樣的前提,父親的自殺始終在這位年方13歲青春期敏感的孩子心上留下烙印,『我覺得要是自己之前答應了,或許我父親到現在都還活著。』這是一段猜設和假設、帶著心虛和懊悔,作者背負了這個不應該屬於他的十字架漸漸成長。








我耗費十年心力,從十九歲至二十九歲完成此書,並且在滿三十歲後不久做了修訂。接著這本書因沒有代理商願意將它推薦給出版社而冰封了十二年,於是我最後將稿子送去參賽,還贏得了比賽。我在寫作此書的過程中,險些失敗了。在最初三、四年時,我總是寫了就丟,因為開頭第一頁的內容總是過於情緒性。




想要完成一篇以自傳為基礎在延伸出去的故事,會發生如作者這般心情轉折,不難想像------如果您試著提筆寫一個關於自己的故事,就會瞭解作者在談論的是什麼。很難很難,所以我幾乎不寫作,只寫閱讀書籍的讀後心得,因為光只是那樣,有時也會意外誤觸我心中最隱密的角落。








寫這些故事就像一趟旅程,而儘管它們只是虛構,也算是我所能說出最真實的話語。




在閱讀大衛.范恩《記憶冰封的島嶼》的過程,讓我發現,當個創作作家其實也很妙,他帶著童年直到13歲便被嘎然而止的有父親存在的真實人生,再繼續往前活他自己的生命。




現在讓他找到一個機會,他可以誠實地回憶與父親處的短短13年中,在與父親互動中留下的點點滴滴。對於13歲以後的人生,他則創造出好幾個不同故事類型的平行世界,在那裡------自殺不是父親的專利,作者也可以;他們的父子關係可以發展得更衝突,當然也許能彼此瞭解或釋懷。




作者揣想著另一種人生,關於他自己的,也關於他父親的。在其中很多假想的事情發生了,因為某一件事(也許是特意選擇,也可能是命運給的偶然),導致了後來事情如球狀一般,向著任何一個可能的方向繼續行進下去。




這時候好像對與錯都已經不存在了,或者應該說,討論對與錯是毫無意義的,因為感覺上更像上天無心安排所造成的必然。








現在我似乎很清楚寫作擁有救贖的力量,能夠再賜予我們一次機會。




作者大衛.范恩藉著書寫這本《記憶冰封的島嶼》,自我療癒過往的傷口嗎?也許有、卻也許還不夠,但是透過作者勇敢地掀開自己的傷口再重新檢視一次,我想那份毅然決然的勇氣,是鼠孬如我者絕對做不到的。
 

 

 

 

com  


Ps.德文版書名《Im Schatten des Vaters》, 意思是『父親的陰影』個人感覺傳神極了

 





記憶冰封的島嶼    Legend of A Suicide

‧    作者:大衛.范恩   David Vann     
‧    譯者:羅曉華
‧    出版社:天培
‧    出版日期:2012年02月
‧    ISBN:9789866385223
 

 

轉載自~~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31092?sloc=main

 


內容簡介


  法國梅第西獎(Prix Medicis)最佳外文小說獎(2010)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Llibreter獎最佳外文小說獎(2011)
  榮獲葛蕾斯.貝利獎的「短篇小說獎」(2007)
  榮獲加州圖書獎(2008)
  榮獲法國2010年快訊讀者獎(2010)
  紐約時報編輯選書、年度最佳好書(2008)
  在英國、愛爾蘭、澳洲、墨西哥獲選「年度最佳好書」(2009)
  入選舊金山紀事報五十本最佳小說與詩(2008)
  英國周日泰晤士報短篇小說獎決選 (2010)
  法國FNAC小說獎決選(2011)
  英國時代圖書俱樂部的五/六月選書(2009)
  英國《泰晤士報文學增刊》雜誌年度最佳書獎(2009)
  英國衛報年度最佳小說(2009)
  英國觀察家日報、電訊報年度最佳小說(2009)
  愛爾蘭周日商務郵報重點選書(2009)
  法國Le Point年度最佳二十本書(2010)
  比利時De Standaard年度最佳好書(2010)


  在那座小島的冰原之下,我埋葬了我的父親、我的十三歲,還有,我的未來。

  大衛.范恩以非凡、新穎的變型小說體講述其父之死,勢將成為美國經典。-《泰晤士報文學副刊》

  槍聲響起的那一刻開始,我的世界就停止了。

  少年羅伊答應跟父親一起到阿拉斯加海岸一座無人小島上生活一年。但是,他很快就發現,看似可靠的父親,面對樣樣都缺的小島生活,竟然沒有一點計畫;帶到島上的生活基本所需物資,卻被小屋的不速之客一掃而空。眼看寒冬即將到來,唯一會來小島的飛機也將停飛,他們必須靠自己的力量,想辦法撐過寒冬。夜裡,父親隱隱的啜泣,讓羅伊更感不安,白日裡,羅伊還是能隱約感受到父親的沮喪。在他們探險小島的一趟旅程中,羅伊甚至覺得父親是故意失足跌落山崖……他有一種預感,他們似乎再也離不開這座小島了……

  記憶的光線,折射出六個故事。生命中已然發生的事情,不可能改變。作者以小說叩問了生命的另一種可能,也找到了與自己和解的方法。阿拉斯加的冰冷酷寒與荒野,以及侵噬人心的傷痛,在文字冰層下微微發光,美麗、殘酷,卻又散發出一種奇異的溫暖。

 

 


本書特色


  從他父親扣下扳機的那一天開始,巨大的傷痛與悔恨成了作者生命中唯一的感覺。作者接受訪問時談到他為什麼寫這本書:「小說中的每句話都必須是真實的。它必須是經驗的結晶,必須比一個人所確實活過的任何一刻還要真實。因此,這本書是我對我父親的自殺與我的喪親之痛再真實不過的敘述,而唯有透過小說體才能做到此點。」他沒有辦法倒轉時間之輪,於是,在文字中、在小說裡,耗時十年,寫出這本生命中的最真實的回憶,也是最純粹的小說。

 

 


作者簡介

大衛.范恩(David Vann)


  出生在美國阿拉斯加州,在科奇坎度過童年時光。他完成第一本小說《記憶冰封的島嶼》之後,有十二年的時間,沒有出版社願意出版,於是,他開始海上生活,成為船長,並從事造船工作。現任舊金山大學英語教授,也是《衛報》、《觀察家日報》、《週日泰唔士報》等多家媒體與雜誌的撰稿作家。他曾獲《紐約時報》最有潛力新人獎、獲周日泰唔士報短篇故事獎等數十項歐美澳地區的文學獎。除了《記憶冰封的島嶼》,他陸續出版了其他暢銷作品:《驚險一海里》(A Mile Down: The True Story of a Disastrous Career at Sea)、《卡里布島》(Caribou Island),以及描寫南伊利諾高中校園槍殺事件的《最後一日》(Last Day On Earth: A Portrait of the NIU School Shooter),並以此書獲得AWP Nonfiction Prize。他也參與過多部紀錄片工作,包括 BBC、NOVA、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CNN、 E! Entertainment等拍攝的紀錄片。

 

 


譯者簡介

羅曉華


  輔仁大學英國語文學系畢業,現為文字工作者。平日喜愛閱讀小說,尤以成長療癒小說為最。譯有《彼岸的女兒》。

 

 

 
目   錄


致中文版讀者
寫這些故事就像一趟旅程 7

魚類學   13
若妲    25
好男人傳說  39
蘇寬島第一部  51
蘇寬島第二部  149
凱契根   219
飛上青天  241

附錄一
父親的槍   257

附錄二
專訪大衛.范恩  267

 

 

 

致中文版讀者

寫這些故事就像一趟旅程


  我出生於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島,在凱契根─一個年降雨量達兩百三十吋的寒冷雨林─度過童年。在我的想像中,這地方依舊保持著神祕色彩。我四歲時曾跑過那片森林,感覺受到監視與獵捕,而那地方確實有狼隻與野熊出沒。樹林裡倒木與矮樹叢密布,我隨時有可能跌入並且消失在看來是森林地面之處。長在樹幹上的巨大蕈菇,抬頭可見其平滑的表面,上蠟般的豔麗花朵不知從何處探出身來,刺人的蕁麻自頭頂上方開展出寬闊葉面。

  那兒的魚甚至更像出自神話。我捉到的第一條大王鮭,長度超過我的身高,牠將我拉進河中四十五分鐘,過程中我父親始終在我身後拉著我。而我祖父曾捉到一條重達兩百五十磅的翻車魚。牠龐大且強壯,一般說來無法以釣竿與捲軸釣起。我父親必須以指尖捉住釣竿底端,一吋一吋緩緩拉著釣線,如此翻車魚才不會知道線在移動。我當時年僅四歲,站在船邊觀看,等著目睹這條大魚,不斷有各種想像。太陽黑子與陰影。水的顏色與翻車魚上側魚身,都是深褐綠色。

  最後我終於看到下方遠處翻車魚極小的身形,然後慢慢變大。牠不停往上升,愈來愈大,等到牠浮上水面,看來實在太不真實,是我從未料到會看到的怪物。我仍然認為寫作就像這樣,就像無意識的過程,在這過程裡我們試圖去發現並跟隨著某種東西,而當那東西浮至表面,它已經過變形與轉化,並且逐漸長大,變得極不真實,且通常非常嚇人。而我將荒野、森林與水等景物,視為是由無意識去填滿的空白頁。

  在凱契根度過早期的童年生活後,因為我父母正在辦離婚手續之故,我們搬到加州。我父親則在阿拉斯加各地遷徙,所以我只有在假期時才會跟他在一起。之後我十三歲時,他要我跟他在阿拉斯加生活一年,但我拒絕了。我害怕那裡的孩子,擔心自己的人生將何去何從,也對他的絕望感到恐懼。

  在我拒絕他之後沒多久,我父親便自殺了,而我極為自責。我覺得要是自己之前答應了,或許我父親到現在都還活著。因此,我想我寫了〈蘇寬島〉,即《記憶冰封的島嶼》中間的短篇小說,是為了要回到過去,跟父親說我願意跟他生活一年,因為故事講的正是一個男孩與他父親在阿拉斯加過自給自足的生活。當時在寫那個故事時,我並未意識到這點,但現在我似乎很清楚寫作擁有救贖的力量,能夠再賜予我們一次機會。

  我並沒有真的去過蘇寬島。我將故事發生的地點移至離我長大的凱契根約五十哩遠處。我希望那個島嶼是我從未見過的島嶼,如此它的輪廓將是想像中的景色,將不會有偶然發生的事物,但我也想描繪出我童年時那片真實的雨林。我清楚那兒的森林與水會是何種模樣。凱契根亦是我父親首度對我母親不忠,以及我們家庭開始崩潰的地點。我父親正是在那兒踏出將他導向絕望與自殺的最初幾步,因此,我也是透過寫作,試圖回到過去與理解。

  我父親自殺多年後,我依舊不是非常理解。在最初三年,我告訴所有人他死於癌症。因為我覺得他自殺是件羞恥與髒骯的事。他在與我繼母(他因為出軌而搞砸第二次婚姻)通話時殺了自己,告訴她「我愛你,但我不打算在沒有你的情況下活下去」,還因為她正在工作無法聽清楚而重複說了一次。這事發生在她失去雙親的十一個月後,她父母死於謀殺與自殺,所以父親這麼做可說是特別殘酷。幾天後,她在她生日當天收到父親送給她的花束。我覺得他的所作所為移轉到我身上,成為我的恥辱。

  我因為不想在學校掉淚也撒了謊。我過了兩週才返校上課,但在那之後兩個月,只要有人對我說些安慰的話,我就會哭,或是突然想起他,並且開始流淚。我害怕自己會像這樣失控,而我想這正是我失眠了十五年的原因。我直到二十二歲才喝下第一瓶酒精飲料,我相信那也是我怕失控的關係。他所做的事讓我受到驚嚇,讓我無法入睡或飲酒,也不想去談他,或說出事實。相反的,我在夜裡拿著他的槍在街上晃蕩,射壞街燈。我過著兩種生活。白天時,我是資優生,學會、運動、樂團等活動都見得到我的身影,但入夜後,我帶著點三百麥格農來福槍在我們狹小的鄰區漫遊(正因為如此,我現在不太相信任何十三歲的男孩會沒有任何壞念頭─我知道,這麼說不公平)。這段期間,我也失去了所有朋友。

  這種雙重人生正是書中第三個故事〈好男人傳說〉的背景,而此短篇是書中最具自傳性質的部分。篇名取自六百年前喬叟所著的《賢婦傳說》,而「傳說」一詞意為「聖徒集」或系列故事,來自聖徒傳統(聖徒的人生故事)。那正是原書名「傳說」二字所要表達的,也是融合我父親自殺、他的絕望,與我所歷經的喪親之痛的集結。此書亦採用喬叟《坎特伯里故事》的寫作形式,因為它是本收錄的各篇故事在風格與內容上相互碰撞的短篇集。這些故事匯集起來,有了完整的意義,呈現出故事的全貌。

  書中另一個極具自傳性質的故事,是第一篇〈魚類學〉。四歲時,我父母爭吵不休並且打算離婚時,我確實曾恣意破壞鄰居家中冰箱內的物品。我父親也確實有艘商用漁船。但結尾發生的事件則是虛構,〈好男人傳說〉中的許多事件也並從未發生。當然,本書中心的短篇小說〈蘇寬島〉全是虛構,因為我從未與父親一同度過那一年。

  就我的經驗而言,小說能比個人確實活過的人生更加真實。在〈蘇寬島〉中諸多時刻,要比任何我記憶所及、真實發生過的時刻,更加能夠呈現我如何體驗父親的感受。且小說擁有能夠凌駕有意識的心靈的力量。此故事中間有個驚人轉折,而我也為其震撼。在寫完那句子之前,我並未意識到這個轉折即將到來。但一旦寫下,我便明白那結局無法避免,而我始終在未意識到的情況下,朝那個方向前進。我在翌日重讀了所有頁面,像是首次閱讀似的。寫下那些頁面的人是我,但我竟然不清楚內容。這真的令我大為震撼。這是我首次理解無意識寫作所具的威力。因此,這就是我寫作的原因,一部作品在如同那樣的時刻裡有了生命,自行說出故事,形成超乎我想像的格局。

  我耗費十年心力,從十九歲至二十九歲完成此書,並且在滿三十歲後不久做了修訂。接著這本書因沒有代理商願意將它推薦給出版社而冰封了十二年,於是我最後將稿子送去參賽,還贏得了比賽。我在寫作此書的過程中,險些失敗了。在最初三、四年時,我總是寫了就丟,因為開頭第一頁的內容總是過於情緒性。比如,我會寫到我們發現他死的那一天,還有每個人哭著跑來跑去,這些內容全都不值得一讀。但之後我在瑪麗蓮.羅賓遜的小說《管家》與伊莉莎白.畢肖普的詩作中,聽到某種更加慷慨、可愛的聲音,於是很快在一天內寫出了〈魚類學〉。我從過去所有失敗的嘗試中,理解了我所處理的題材,而我需要的僅是一個正確的聲音,一個較為疏遠的聲音。在剩餘的創作時間裡,我刪除了曾費力書寫的所有細節,但快速成形的段落卻留存下來。例如,我在搭船從加州聖地牙哥前往夏威夷的十七天旅途中,在海浪起伏、雙腿受制筆電的情況下,寫出了大部分的短篇故事。這些短篇在我正在閱讀戈馬克.麥卡錫與威廉.福克納的六本小說時,一個勁地湧入我腦中。當時麥卡錫尚未出版《長路》,但他另一部更棒的小說《血色子午線》卻是影響我最深的作品。

  〈凱契根〉是這本小說集的完結篇。接續的短篇〈飛上青天〉則是尾聲,與〈魚類學〉說的是同一個故事,但卻是以不同文體,即寓言的文體來敘述。然而〈凱契根〉卻測試了我能將以下兩件事做到何種程度:理解崩壞的源頭,或重建父親的形象。在伊莉莎白.畢肖普的〈在漁舍〉,以及馬奎斯的〈幽靈船的最後航行〉兩篇詩作的影響下,這個短篇也讓我在我所能駕馭的範圍內,將景色書寫與寫作風格推至極致。

  因此,寫這些故事就像一趟旅程,而儘管它們只是虛構,也算是我所能說出最真實的話語。我非常感激這本書能被譯成全球十八種語言。對於此書能在台灣出版,我極為興奮,也很期待來此造訪。各地所給予的慷慨著實令我感動,這段時間是我人生中最棒的時光。生命中最晦澀的一段過往,竟能轉化為最絢爛的果實,著實令我驚詫。

 

 

 
詳細資料


ISBN:9789866385223
叢書系列:閱世界
規格:平裝 / 288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美國文學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