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1  

 

 

「死了。已經一年多了。」
真正的「寄居蟹之女」山口葉月,在晚秋的某個夜晚……仰躺倒地,再也沒有生命跡象。……
「既然葉月死了,妳是誰?」








櫛木理宇是一位對台灣讀者而言,還算是相當陌生的日本女作家,在尖端出版社的作者簡介中如是提到:


1972年出生於新潟縣。2012年以《Haunted Campus》獲得第19屆日本恐怖小說大獎與讀者獎,同年以《紅與白》獲得第25屆SUBARU新人獎,達成雙冠記錄。




再對照手邊這本尖端出版將在2015年11月推出的櫛木理宇的作品《寄居蟹之女》,新一代傑出的的日本驚悚女作家又一位登陸台灣了。








那個「家」,本來就壞掉了。


家庭主婦留美子,因為兒子意外過世打擊過大而放棄生活,對丈夫及三個女兒都不理不睬。某天,她在家門口遇見一個疑似被棄養的髒瘦小孩,而他和自己身亡的兒子名字同音。


難不成,他是上天派來填補她傷口的……留美子力排眾議收留了小男孩,但幾天後,身穿白色洋裝、臉抹厚厚白粉的可疑女子「山口葉月」出現,她自稱是遭受家暴、無家可歸的男孩母親。


兩人開始在這個家「寄住」。葉月來後,一切彷彿回到正軌,眾人品嚐到久違的「家」的溫暖;葉月的關懷無比細緻貼心,既然試過那份甜美,就無法再回頭……




「寄住」,變成了「寄生」──


被寄生的家族,想「被人需要」的渴望;明知不該打開門放她進來,卻又忍不住要接近她……


共依存、共寄生──誰是被害者,誰又是加害者?


發現時,已經太晚了。你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家分崩離析。








前後時間長達三十餘年,有兩位自稱「山口葉月」,以寄居蟹般的型式,偷偷溜進無數的家庭,造成原本圓滿的家庭因而破碎至消失無蹤。




在閱讀櫛木理宇的《寄居蟹之女》,我的思考還蠻單純的。




第一,為什麼要讓一個陌生女子進到自己家中呢?通常『家庭』是我們日常生活中最最寶貴的東西,怎麼能莫名奇妙容忍完全不認識的人大搖大擺住進來,卻連一絲捍衛心都沒有呢?




第二,「山口葉月」究竟是誰?又是抱著怎樣的心態想要介入別人的家庭?甚至取得的主導權呢?在整本的《寄居蟹之女》我讀不到她是某一種會企圖想介入人家家裡的小三,也讀不到這些家庭曾經有意或無意間傷害到「山口葉月」這個女人所以這些被她破壞的家庭都應該是和她無冤無仇的呀。




第三,她為何沒有想自己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庭的渴望,卻是用一種很極端的方式去介入別人家庭,而且順利介入之後,「山口葉月」完全沒有想到要對這個家庭對她的接納感恩,或者說是以某些方式與這個家庭愉快地融合在一起。她反而是破壞,用最極端的手段,作出最殘忍的破壞。為什麼?








無論有無血緣關係,或血緣關係如何親疏遠近,有一個肯接納自己的家庭,一般而言,不是應該更珍惜、更保護才對嗎?




整本櫛木理宇的《寄居蟹之女》我讀了三次,一直揣想不出「山口葉月」的心裡變化是如何造成。那成為我心中很大的一個問號,希望在《寄居蟹之女》11月份正式上市時,可以從其他讀者的閱讀心得那裡,解開我的迷惑。








寄居蟹若要活下去啊,就只能搶奪別人的家,

寄居,維生──就是這個種族的宿命。

好喜歡你的家,所以,要把它變成我的。




坦白說,出版社文宣應該是一種對新出版書籍的指引,但,這三段話卻讓我閱讀越迷糊、閱讀越不解。




倘若「山口葉月」是一個寄居蟹般性個的女人,那其實她只要擠掉這個家庭中某一位成員,並且讓自己成為替代這個功能的成員即可順利長久生活下去。為什麼需要將每個她『相中』的家庭手段殘忍地破壞殆盡,這樣,她豈不是還是一個享受不到家庭溫暖的可憐人嗎?




對於,櫛木理宇的《寄居蟹之女》中的「山口葉月」,究竟是一個渴望家庭到了變態的人?還是一個根本就存在著驚人壞心眼的惡魔呢?








進入別人的家,痛快啃食,吃個精光,連最後一滴都壓榨乾淨之後,扔下爛攤子逃走。這是至今重覆許多次的事。……

「可是,我不想再逃走了。」




連九歲的小弟弟都懂得珍惜家庭,書中的兩位「山口葉月」究竟是懷抱著怎樣的心情呢?




一本驚悚度高達4.5顆星的好書,在此誠摯介紹。



 

 

 

 



快照-2

 

 

 

 

 




寄居蟹之女       寄居虫女



•    作者:櫛木理宇  @  2014
•    譯者:張鈞堯
•    出版社:尖端出版
•    出版日期:2015年11月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1062143

規 格:平裝 /320頁
•    出版地:台灣





 

 

 


延 伸 閱 讀 ~ ~

2015-10-12

[轉載自金石堂FB] 【《寄居蟹之女》試讀活動】(尖端出版 2015年 11月新書)

http://fangkuo0917.pixnet.net/blog/post/42544879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陳小柔
  • 我也看完了!

    我覺得「葉月」的心理狀態很像很多被家暴的孩子,
    長大後常常會成為對孩子暴力相向的父親一樣。
    她們不是不知道這樣不好,只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畢竟她是在異常的環境下長大,
    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她不見得有同樣的理解,
    她雖然希望得到幸福,希望能夠永遠住下來,
    但她會的「方式」只有一種,而這種方式只會帶來破壞...
  • .
    Dear 小柔

    被家暴的小孩.....
    不知道耶, 我沒有這種感覺...

    我反而比較傾向「葉月」的人格(精神)有異常
    是可以透過某些醫療方式改善的....
    .

    TinaRay 蘋果 於 2015/11/01 17:25 回覆

  • lonelylong
  • 我覺得第一代的葉月只是為了金錢,為了滿足自己支配欲,她喜歡操控人,喜歡別人要是沒有她就活不下去的感覺(這點從她對嬰兒跟孩童的評論來推論)。第二代的葉月和第一代的心態有點不同,她渴望的是一個家和歸屬,但她只會第一代交給她的方式,侵吞,蠶蝕和瓦解,她不會長久寄居的方法(301頁可看見),所以就算她想要的不是徹底的破壞而是共生,她也做不到。因此她是寄居蟹(搶走別人的殼/家,不適合了就再換一個就好)

    我在想她之所以不是只擠掉某個孩子,可能是因為人心要是正常運作的話,總有一天還是會區分親疏遠近,外人/自己人,所以她勢必得削弱他們的意志,讓他們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才有可能把自己跟圭介還有朋巳的存在化作理所當然,而不是異己。

    唉呀不小心就留了一長串話XD,看完以後查了大家的心得就跑到Tina的格子裡來閒聊了。
  • ,.
    呵呵~~ lonelylong

    非常歡迎來我這邊討論和閒聊呀.....
    也謝謝妳的分享見解唷~~
    .

    TinaRay 蘋果 於 2015/11/20 20: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