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9090334-220561067  

 

 

經過《重返人間》和《室友》兩本書的中文翻譯版陸續上市後,『妮基.法蘭齊(Nicci French)』這對雙人夫妻檔創作者已經儼然成為驚悚推理小說的潮流品牌之一了,且看臉譜出版社如何介紹這對夫妻與其創作過程:



英國心理驚悚小說暢銷作者妮基.法蘭齊,是一對共同創作心理驚悚小說的夫妻檔──妮基.傑若德(Nicci Gerrard)與西恩.法蘭齊(Sean French)。記者出身的兩人於一九九○年結婚後便開始計畫合作寫小說,並視打造單一聲音為聯手寫作的挑戰。持續追蹤英國重大犯罪事件發展的妮基,長期關注受害者歷劫後的身心狀態,此一關切激盪出他們特有的第一人稱敘述視角,進而展開一連串獨具魅力的平凡都會女性遇險犯難情節。








是的,簡單來說,『妮基.法蘭齊』這個品牌的驚悚小說會以『女性』和第一人稱的『我』來說故事。




這也是我在閱讀妮基.法蘭齊最新中譯作品《最後的簡訊 (What To Do When Some One Die )時,心裡一直感覺「卡卡的」------好像被一層無形的薄膜給擋住一般,有點進不去故事裡的感覺。




為什麼呢?我其實稍微想了一下子才決定出這個答案。








當我一開始在參加《最後的簡訊》試讀活動時,對這本書的瞭解全來自臉譜出版的故事簡介:


艾莉.福克納的世界崩毀了。她的丈夫葛雷格在一場嚴重的車禍中喪命,車毀人亡,但他不是獨自一人。駕駛座旁有米列娜.利文斯敦的遺體,一個艾莉聽都沒聽過的美麗女人。

但艾莉卻不肯妄下論斷,不理會旁人的竊竊私語和懷疑。或許是出於哀慟,但艾莉堅持查出那個女人的身分,並且證明葛雷格沒有外遇。

不久,她心寒地確定車禍不是意外。艾莉主張那是謀殺,但這是她逃避面對婚姻真相的手段嗎?還是有更陰險的真相等著她發掘?








跟這這段介紹文字走,一開始我的內心是將自己置於旁觀第三人的角度要讀這個故事的。但是,問題隨著書頁一翻開便發生了:



生命遭逢變故之際,必有變動前與變動後的區隔,而切割點,或許是一記敲門聲。敲門聲打斷了我。.........站在我面前的是兩位女警。




接著便開始了一連串《最後的簡訊》精采懸疑的故事。




因為我自己是女生 (廢話),年齡與女主角艾莉相近 (嗯,好吧,是相差不遠),也有一個深愛著、而且我不曾懷疑他出軌過的伴侶,我們之間感情甜蜜的程度並不亞於書中主角艾莉和丈夫葛雷格,所以非常快地,我便被吸引到《最後的簡訊》故事裡面,想像自己就是艾莉,也用『我』的角度、『我』的心情去感受艾莉初初接到丈夫惡耗的不知所措和迷惘。








懷疑不懷疑丈夫的忠貞?要不要去探究同車死亡的陌生女子與丈夫有何關聯?這本來就是見仁見智的事情。有人寧願埋著頭當這是一場車禍意外,漸漸接受丈夫的離去;當然也會有像女主角艾莉那樣,想要查個明白的當事人。




但是讀完兩次這整個精采懸疑的《最後的簡訊》之後,我突然感覺:艾莉的悲傷雖然有,但是『好不多』。想查清楚丈夫與陌生女子的關係是一回事,但是能理性到某種程度去有條有理地處理整件事情,就不得不讓我感到佩服與不解。




照說,最親愛的人突然離去,那種打擊非比尋常艾莉和我所能想像的大多數人一樣,拒絕那些一而再、再而三重複提醒她已經是『寡婦』身分的安慰,會想要逃離這些善意的問候是當然的。




但艾莉卻能在短暫的感情麻木之後,立志為丈夫洗刷不名的冤屈,這其中的療癒過程,我一直覺得太短且無法說服我。








艾莉怎麼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就有勇氣到陌生女子米列娜家中拜訪,希望聽一聽對方配偶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又怎麼能立刻進入米列娜公司工作,接觸那麼多與米列娜有關的資訊,而沒有在工作的空檔觸景傷情地懷念自己丈夫因而悲痛得無法自己呢?




書中艾莉的表現,讓我感覺K-Ross的『悲傷五階段理論』:從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接受艾莉幾乎是在很短的時間中就完全走完,這一直讓我很不能理解。




------雖然艾莉的朋友當中有大多數認為,艾莉調查丈夫的死因就是處於一種『否認階段』,但是這個說法一直不被艾莉接受,我個人也感覺不出艾莉有那種否認期應有的迷亂。








當然,就一本驚悚推理小說而言,《最後的簡訊》故事的安排、峰迴路轉,確實已經是上上之作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沒辦法接受艾莉以這麼快恢復理性、只剩寂寞的感覺就可以極其理性、按部就班地開始調查整起意外事件------我以為這種情形可能發生在對自己的親人:父母、兄弟姊妹、甚至於是最要好的朋友------想為他們洗刷不白之冤,弄清楚意外發生的來龍去脈------對於慟失這類親人,復原能力通常是快一些些的。




但是,面對與自己感情非常好的摯愛的丈夫,艾莉的哀傷對『我』這個入戲的讀者來說,似乎太少了一些。








最後我真的想出一個很可能接近答案的猜測,作者妮基.傑若德和西恩.法蘭齊這對夫妻,並沒有真正經歷過那種喪偶之痛。正因為沒有親身經歷過,而且他們可能也忽略了這個部分,所以在這個部分作者能放進的感情很有限而且很表面---------不知道我的想法有沒有人贊同?




 

 

 

 

 

 

1345550551-1313561590_n   

 

 

 

 

 

 





最後的簡訊  What To Do When Some One Die  

‧    作者:妮基.法蘭齊    Nicci French
‧    譯者:謝佳真
‧    出版社:臉譜
‧    出版日期:2012年10月
‧    ISBN:9789862352090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