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這個世界上有沒有一種所謂『絕對的標準』呢?

一個人的身高要超過幾公分才算高?要低於幾公分才算矮?一個人的體重又要超過多少公斤才算過重?要低於多少公斤才算過輕?

一個人出現怎麼樣的行為算是正常?怎麼樣的情況下就屬於非正常?

有那樣一條無論有形或無形、但卻清楚明晰的界線,可以將之一分為二嗎?

 

布隆登酋長住在一間精神專科醫院裡,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送進這裡,也忘記自己進來這裡住了多久,總之,因為院方的工作人員告訴他,他的精神有毛病,所以必須住在這裡。

他每天固定服藥,吞下肚的是哪一類的藥物呢?沒有人告訴過他。甚至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所有的人------包括醫護人員和其他病患------都認為布隆登酋長是個既聾且啞的人。

又因為他並沒有任何攻擊性的行為出現,院方請他協助清潔工作他也每天默默地完成,久而久之,布隆登酋長彷彿一團空氣,存在或不存在,不到絕對必要時,沒有人會想起他的存在。


 

院裡住進一個新病患名叫麥莫菲,這個人的過去有些特別,他是從類似開放式監獄的勞改農場被送到精神病院來的。

之所以入監服刑的原因,當然是因為他有多次犯法的暴力行為。被轉送到精神病院來,則是因為麥莫菲在農場中與其他受刑人發生非常多次的暴力衝突,勞改農場的醫師懷疑他可能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但是在麥莫菲的轉送紀錄裡,勞改農場的醫師也清楚地註明:『不要忽視這種可能:這個人可能是假裝精神錯亂,藉此逃避農場上單調的苦役。』

 


然而,真實的情況呢?這不是一本推理小說,所以接下來透過還有更多的故事------透過布隆登酋長的眼睛所建和耳朵所聽------可以告訴我們。



進入精神病院後的麥莫菲,將院方資深工作人員『大護士』拉契小姐視為假想敵,他認為大護士即是他想反抗的權威象徵,於是處處想方設法,或者是自己出面對抗她,或者是私下慫恿其他病患聯手拒絕服從大護士的指示。

過了一段期間,麥莫菲突然明白,如果他現在人還在勞改農場,那距離出獄是有特定時間的,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他就有一天可以離開勞改農場。在精神病院的狀況就不是這樣了。

雖然他不用在烈日下或寒冬裡做著辛苦吃力的農場工作、雖然在這裡他每天都可以待在有舒適溫度的空間裡,不必做任何事----或者說,無論做了任何事情,他都有三餐可吃。------但是,哪一天能離開這裡重獲自由?沒有人能給他肯定答案。因為離開與否取決於治療是否成功,但是,什麼狀況才稱得上治療成功呢?


漸漸地麥莫菲認為:資深的大護士的確能左右所謂『病患是否治療成功』的定義,只要大護士認可了,便是治療成功、可以離院的那一天。麥莫菲發現自己過去處處與大護士唱反調的做法,大錯特錯,他應該要乖乖地、服從地聽命於大護士,有出院的一天。


麥莫菲原本的計畫失算了嗎?還是麥莫菲之前的暴力和相關的反社會行為,真的是一種精神疾病?甚至最後的腦葉切除手術,其實也無關麥莫菲與大護士之間的個人恩怨,純粹是他的行為表現,就當時的精神醫學角度而言,的確有施行這項手術的必要?

 

《飛越杜鵑窩》真的不是一本推理小說,讀者無法從閱讀中推理出所謂『事情的真相』或『事情可能的來龍去脈』。肯‧凱西 (Ken Kesey)的《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 Nest) 說的是一個社會現象,其中牽涉層面太多,包括醫病關係、精神疾病的治療方式、精神疾病的判斷標準、種族歧視、甚至是個人價值判斷的問題。

 


布隆登酋長從什麼時候開始不說話的呢?他明明記得小時候可以和印地安血統的父親、白人母親、以及其他同住在印地安村落的鄰居和親戚說話的呀。後來他居住的村落被迫關閉,布隆登酋長和父母親移居到白人社會中,所有他說的話沒有人會聽,所以,布隆登酋長越來越沉默;又因為他印地安人的外型,其他人以歧視的眼光認為,他可能根本不識字。

 

布隆登酋長的精神狀況究竟如何呢?有沒有可能因為長期處在被惡意忽略的環境下,他的精神狀況真的出現了一些問題,而需要就醫治療。或者就只因為他有印地安人的外型(或混血兒的外型)就比其他人更容易被貼上標籤?其實布隆登酋長沒有病,生病的是這個社會對原住民或混血兒的污名化行為?

 


在閱讀這本書時,我感覺自己往往會越想越多、越想越遠;總覺得並非疾病殺人,而是社會主流歧視次文化的鄙視,才是真正殺人於無形的那把刀。

 

最後我還想到一個有關寫作的問題,如果這本《飛越杜鵑窩》不是透過布隆登酋長以『我』的角度去描述,而是以一個旁觀第三人為主要觀察者書寫這個故事,整本書的文字發展會變成:

布隆登酋長走出宿舍,三個黑人男孩正在拖地板……,這種苗頭不對的時候,最好還是別讓布隆登酋長被他們看見,否則………布隆登酋長小心翼翼地騙他們,果然騙得很到家。這摩多年來,他身上一半的印地安血統,倒是讓他能保持小心謹慎。

我一直試著想像,如果換成第三人的方式來寫,這本《飛越杜鵑窩》會不會更合理?還是就會因而失去原有的那股衝擊力呢?

 


 《飛越杜鵑窩》一書更詳細的介紹請連結 http://blog.roodo.com/dali_novel/archives/15051021.html#comment-21612025 

 

6d12ab93.jpg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