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959173.jpg

 

臨死之前,我到底會想什麼?

即使對一般人而言很愚蠢的問題,在醫院這個封閉的空間內,卻可以感受到一種真實感。人從誕生的這一刻就開始走向死亡。雖然平時人們都刻意遺忘這個簡單的事實,但在這裡,卻使人不得不意識到這件事。無論進行多麼完善的治療,都只是暫時的拖延而已。即使病人可以自己走出醫院,終有一天,會再度走回醫院,最後,再也無法靠自己的雙腳走出醫院。只是不知道那一天到底是現在,五年後,十年後,還是數十年後。......

 

 

 


話說從頭,是因為一年前買下了本多 孝好的《dele刪除(dele ディーリー)》,我犯的錯誤是,以為作者是女性,所以對於這本書的閱讀一直停留在20幾頁處,感覺哪裡怪怪的,嗅不到女性作家特有的筆觸。後來想到一個辦法,先將作者過去的書找來看,這樣就會習慣作者的寫作文風,可能比較容易閱讀《dele刪除(dele ディーリー)》。然後,第一個震驚是~~作者本多 孝好原來是男性呀。

 


第一本閱讀的是原著2004年的《深夜前的五分鐘(真夜中の五分前,side-A+side-B)》,相當好看,出版社稱作者是「村上春樹之再來」,我毫無疑問百分百贊成。既然這麼好看,當然要繼續追一下作者以前出版過的中譯作品,於是有了手邊這本原著2002年的《最後時光 (MOMENT)》。
 

 

說時間會帶給人們一些什麼,用閱讀兩本本多 孝好品中,確實如此。2004年的《深夜前的五分鐘》文筆優美,故事感人且頗具巧思,是一本五顆星的抒情作品,但回到兩年前的《最後時光 (MOMENT)》,不知道,總感覺故事中雖然也有安排些小巧思,但放得不流暢,時不時主角間會出現冷笑話,導致任何人讀來,都會確定是出自男作家之手,故事中感情流動既不細膩也不複雜,有種直面對決的粗糙。這時候還感受不到「村上春樹之再來」的任何聯想。時間果然應該流動過去,作家才有更多時間面對書寫。

 


本多 孝好的《最後時光 (MOMENT)》分成四則短篇小說,<臉>、<願望>、<螢火蟲>、<最後時光>。故事架構是我個人比較不喜歡的類型------在一個場所裡的特定主角與其他人物發生互動的小故事。故事背景來自一個奇妙的醫院傳說~~

「據說,這個醫院裡,有人可以幫即將向死神報到的病人實現願望。只能有一個願望,但一定會在病人離開人世之前,為他實現這個願望。人是頑固的動物,面對死亡時,總會感到心有不甘......。不過,除此之外,絕對會有一個無論如何都放不下,絕對希望在死前實現的願望。」

 


於是出現一位大學四年級來醫院打工當清接工的年輕人神田,因著某個原因,他熱心誠懇地接觸將死的病人,並且在偶然機緣下,完成某些臨終病人的最後願望。

 

 

 


人生病,人變老,人死亡,無論排列組合是如何,也無論人究竟身體多麼健康,可以活到一百多歲,總之是,人不可能不死亡的。每個人都會死去,只不過死去的時間點不同,方式不同,如此而已。

 


將死之人一定會有願望嗎?在本多 孝好的《最後時光 (MOMENT)》中,作家將它視為肯定,我有些不以為然,可能也是因為過去生活的實際接觸,我認識已經過往的人在最後的時光裡,好像都沒人有特別的願望,如果有,那就是「希望自己不要死」------對於死亡,真有恐懼到如此地步嗎?當然因為寫小說必定要存在故事性,所以書中人物有不同的臨終心願,完成心願所遇見的千奇百怪讀者也能理解,這樣的存在與小說並沒有違和感,只不過不是通通可以直接放在臨終病人身上

 

 


本多 孝好的《最後時光 》利用四篇短篇小說,描述了不同病況,不同生病原因,生病到末了也有願望想達成的四位主角,因著過去不同的人生,讓他們在走到生命盡頭時,猶有抱憾。但這些委託給神田去辦的事情,一開始總有些小懸疑小推理,究竟故事本身是怎樣?為何會發展到最後需要人幫忙實現呢?喜怒哀樂貪嗔癡,人的七情六慾似乎在重症的折磨下,最後心願的滿足相對變得非常重要而有意義。

 


故事主角神田,既受病患委託幫忙辦事,在完成願望的過程中,多少離奇古怪的人間事又發生。很多故事中的小故事,都會讓人惋惜,或感到遺憾,有時也會有~~啊阿,如過過去如何如何就好了,類似這樣的心境。------原來在人世走一遭,竟還有如此多該償還的債未償還,想了結的心願未能了結。是該理一理清,再無抱憾地離開人世的,,

 


原來本多 孝好是位既能寫抒情也能寫推理故事的說故事好手。

 

 

 

1.jpg

 

 

最後時光
MOMENT


作者:本多 孝好   @   2002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大田出版 
出版日期:2008/06/15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1790930
規格:平裝 / 280頁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懸疑/推理小說> 日本懸疑/推理小說

 

 

 

51kk2pSEJvL.jpg

 

 

轉載自~~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07273

 

 

《最後時光》內容簡介


如果在死之前,可以實現一個願望,你要許什麼願?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整棟醫院開始有一種奇怪的傳聞。
人跟人之間竊竊私語說,只要遇見「必殺天使」,人生最後一刻的願望就會實現……


我想見見初戀的心上人,違背海誓山盟讓人心如刀割的他幸福嗎?
我想要讓他這輩子為已經無法挽回的悔恨落淚……


既然無法懲罰自己,就只能創造新的罪惡。
偷窺如果也算是一種復仇,請代我去看看魔鬼的言語如何糾纏我這一生……


照片上的男孩可以幫我找到他嗎?
一天會有好幾次好幾次死亡的味道,我也想讓他嚐嚐看。


你現在終於知道了吧?我沒有等任何人。
請不用尋找那個人,但我想拜託最後一件事,
如果可以,請在未來的每一個夏天裡,想起我,想起我……

 

 

 


作者簡介

本多 孝好


一九七一年出生於東京,慶應義塾大學法學部畢業。

大學四年級時創作短篇〈沉睡之海〉,榮獲一九九四年第十六屆小說推理新人賞。一九九九年第一本短篇集《MISSING》榮獲二○○O年度「這本推理真厲害!」第十名,接著推出的作品《在一起卻很寂寞》、《MOMENT》、《FINE DAYS》都引起相當大的注目,是新生代最受矚目的小說家。

本多孝好以獨特美學的世界觀,日文特殊節奏與語感的流暢文體,深獲年輕讀者壓倒性的喜好支持。很難去界定他的創作範疇是屬於推理、青春小說,還是奇想、純文學的領域,他的小說專注人與人之間纖細情感的深層描寫,主人翁常處於都會城市的疏離中,有著現實和虛構空間交錯的靜謐氣質。


 

 

 

推薦序一

最後的恨,有最初的愛    文◎彭樹君


  在一所醫院裡,有這樣一個傳說,而且這個傳說只有徘徊於死亡邊緣的末期病人才會接收到──神秘的「必殺天使」可以幫助不久於人世的人們,實現無論如何都無法放下的心願;而這個必殺天使,在傳說中是以清潔工的身份出現。

  神田,一個平凡的大學四年級學生,進入這所醫院打工,不僅清理病房的垃圾筒,同時也在偶然下代理了必殺天使的職務,清理臨死病人心中的黑洞。

  有人渴望對當年拋棄自己的初戀情人展開報復;有人但願可以對曾經虧欠的同袍贖罪;有人對旅途中偶然的一段相遇念念不忘;也有人似乎盼望著誰,不斷地留言給茫茫的虛空。

但每一個願望都只是一個表象,後面其實隱藏著比願望更深的心結。

  在神田為他的客戶們處理願望時,隱藏的心結也在過程裡漸漸顯露,結果總是令人恍然大悟,啊,原來是這樣!

  原來最後的恨裡包裹著最初的愛;原來對同袍贖罪的真相卻是對魔鬼的復仇;原來念念不忘的偶遇,竟是為了要讓對方也嘗嘗死亡無所不在的恐懼;原來不斷地留言給電話答錄機,只是希望有人可以在某一個螢火蟲飛舞的夏天,記起已經離開這個世界的自己。

原來人生裡有這些拋不開放不下剪不斷理還亂的絲絲縷縷。

原來面臨死亡壓境的時候,人們最在乎的並不是身體的病痛,而是終其一生縈繞心頭的傷口。

  在人生的最後時光依然未了的願望,有著拖墜靈魂的重量,並不如書中那個「丟出去的石頭若能擊中鋁罐,我的願望就能實現」的小男孩所想的一樣單純,也不是那個「和鏡子裡夢想的自己交換,就可以立刻快樂起來」的小女孩所想的一樣天真。

  死亡是一定會來臨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在肉身毀壞之前,人們能做的,就是盡可能療癒生命裡的創傷,否則要如何得到真正的安息呢?

  也許人生真的很殘酷吧,因此在生命的盡頭,更需要溫暖的化解。就像書中用天文望遠鏡凝視月亮的水島先生說的:想想看,月亮不過是一顆懸在宇宙中的大石頭而已,但看著鏡頭中發光的月亮,還是會覺得得到了救贖。

  即使在死亡的邊緣,生命還是有著向光的本能。如果任自己的心被仇恨、怨念的黑暗力量控制了,那麼更將墮入無盡的深淵。

  真的有天使嗎?如果有個天使可以完成人們臨死前的最後一個心願,你對他會有什麼樣的要求?

  本多孝好寫了這樣的一個故事,他在書中隱藏的訊息是,真的有天使,但這個天使並不在遙遠的天邊,而在每個人的心中,只要願意用心中的光召喚你的天使,祂就會出現。

  本多孝好似乎對瑣碎無聊的現實人生進行式沒有太大的興趣,他關心的是人生背後的東西,那心靈的、幽微的、飄浮的、不可捉摸的懸疑部份,因此他的作品裡總有一種超現實的氣息,像一種不存在於這個世間的香氣,除非打開他的書,否則你根不不知道,原來還有這種味道。但在這看似虛無的氛圍裡,呈現的卻是另一種更重要的真實。這是他的作品獨一無二的迷人之處。

  也因此,他所選擇的都是很特別的題材,充滿高度的原創性。例如長篇小說「深夜的五分前」處理的是一對同卵雙生、基因完全相同的姐妹人生相互重疊與糾纏的故事;另一部長篇「在一起卻很寂寞」,主角擁有讀心術這種超能力,能覺察他人內在隱密的心路軌跡,說出當事者自己從不敢亦不願面對的真實;短篇「Missing」也是懸疑的結集,每一則故事都打開了某一扇人性裡深不可測的心靈密室。他彷彿是一個寂寞的偵探,在自己的作品裡辦案,從重重迷團中理出頭緒,卻在結尾時留下更多令人深思的線索。

  本多孝好總是以「我」這第一人稱做為書中的主角,而這個「我」往往與現實保持著一種若即若離的距離,清冷的,安靜的,無所謂的,接近無感的,但在這表面的漠然之下,卻也往往藏匿了一座靈魂的火山,默默燃燒著熾烈又孤獨的岩漿。主角獨特的氣質總是貫穿全書,使他的作品瀰漫了脫俗的美感。很奇妙的,即使是經過翻譯,把日文改成了中文,但在閱讀本多孝好的作品時,總能感覺原文的優美,因為他的文字有一種不可思議的穿透性魔力,像一個蠱惑人心的漩渦。他是這樣高明的寫手,令人不由自主卻又心甘情願地墜入那個冰與火並存的世界。

  他的作品裡也總有一種淡淡的哀愁,讀他的小說,像坐在秋日的天空下,不知從哪兒飄來細細的雨絲和落花,仰頭望去,卻見遼闊的穹蒼裡捲起白雲悠悠,使人在不禁落淚的同時,也泛起由衷的微笑。

  所以,閱讀本多孝好,往往一邊被牽引出清涼的心事,一邊卻又彷彿被一隻溫暖的手撫慰了。這不是單方面的閱讀而已,更像是一種超越時空的心靈互動,好似這本書就是專為自己寫的,無論是否有過類似的經歷,但其中的心境卻是戚戚相通。

  是的,閱讀本多孝好,是淚光中的療傷,讓人在感覺疼痛的同時,卻又看見傷口開出的繁花,也看見淚光中的希望。

  因此,閱讀本多孝好,不只是讀完一本書而已,還有許許多多無以名狀、難以言喻的其他。

  掩上最後一頁《最後時光》,許多感觸久久在我心中迴盪,但我已在期待他的下一本書,也期待著我的下一次,閱讀本多孝好的時光。


關於彭樹君:大學畢業那年開始出第一本書,至今共有近三十種出版物。曾經擔任過廣告公司企畫撰文、自由時報副刊編輯、Merra Clare雜誌資深編輯、皇冠雜誌採訪主任。也曾主持過中廣「美麗佳人」廣播節目。目前是自由時報〈花編副刊〉與〈花編小集〉主編。大田出版《心裡有個蝴蝶結》。

 

 

 


推薦序二

如果……你會……?    文◎冬陽


  「人從誕生的這一刻就開始走向死亡。雖然平時人們都刻意遺忘這個簡單的事實,但在醫院,卻使人不得不意識到這件事。」(摘自內文)
人說醫院是生老病死的地方,一點也沒錯。

  產房裡傳來新生兒的哭啼,往生室流洩出喃喃的誦經祝禱。就在同一棟大樓裡,相隔不遠,曾在醫院中聽見這兩種聲音的我,當下冒出「人生不過是出去遊歷一場再回來」的詭異感。
只是生不帶來,死捨不去。捨不去的,是種種羈絆。能豁達走的,少之又少。

  我的年歲說不上經歷過多少人生的大風大浪,待過好一陣子醫院的經驗倒是有的,讀起本書,或許因此很快地產生某種共鳴感。這股共鳴莫名所以,就像故事中在醫院打工的大學生一樣:大概有點了解死亡是怎麼一回事,可是有更多不清楚的地方想圖個明白,那可能比大學畢業後要做什麼、人生的下一步該往哪兒去更重要。

  於是,故事中的「我」選擇扮演醫院裡謠傳的「必殺天使」角色──那是垂死之人才會聽到的傳聞,偽裝成醫院清潔工的「必殺天使」會來幫忙完成人生最後一個心願:我想見見初戀的心上人、我想找到照片上的男子、我想……

  因為確認了垂死之人的最後遺願,我們才稍稍揭開人生之謎的一角,原以為死亡是黑暗恐怖的、活著是光明美好的,但在這「最後時光」裡,這些人最在意的竟然是……
這是一個詭計。

  閱讀過幾部本多孝好的中譯作品後,我開始逐漸深刻地感受到他的文字趣味,並揣度他的寫作目的。

  本多喜歡在作品中置入特別的設定,例如本作《最後時光》中「必殺天使」這個角色。說穿了,他就是個私家偵探,幫臨死之人完成遺願,但顯然作者並不單純只想寫一個推理故事。他透過一個虛構的故事,一個不尋常的特別設定,敲敲讀者的心門,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會……?」

  那或許真是作者的疑惑,可能也真是讀者的疑惑,並且在不同讀者身上獲得不同答案……不,甚至是沒有答案?好大一塊留白,讓你可以慢慢思索咀嚼。

  「小說一旦離開作者的手,就百分之百屬於讀者……我只希望我的創作可以令讀者的內心有所改變,衷心期望能夠在讀者往後的人生中,留下些許氣息。」最後,以作者本多曾說過的這段話,引領你以最輕鬆舒適的心情,好好閱讀這部屬於你的作品。
請慢慢欣賞《最後時光》。


關於冬陽:推理小說迷,目前任職於出版界。


 
 

 

 
詳細資料


ISBN:9789861790930
叢書系列:日文系
規格:平裝 / 280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懸疑/推理小說> 日本懸疑/推理小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aRay  的頭像
TinaRay

劃錯重點的另類閱讀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