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ѽ%C9%C7ѳ%AA%B4%C2%C7ϴ%C3%C0%BB%BA%B8%BEҴ%D9.jpg

 

改編自李碧華同名小說的電影【霸王別姬】(Farewell My Concubine)最原始上映年份是1993年,並在當時拿下許多世界級電影獎項的肯定。2018年,以數位修復版本於台灣重新上映,做為上映25週年紀念。

 


陳凱歌執導,張國榮、張豐毅、鞏俐主演的電影。藉著歷史背景的進程,故事由民國初年說起。母親將幼年的的程蝶衣(張國榮飾演)送入京劇班子學戲,由於天生的臉蛋清秀,骨架小巧,小程蝶衣開始學習女旦角色,通過一次又一次對【思凡】這齣戲劇中的唸詞,他強迫著把自己由「男兒郎」變成「女嬌娥」。

 


這次的改變,不只是對於唱曲唸詞的改變,同時也潛意識中改變了程蝶衣的自我性別認同,他成為男扮的女伶,除了擅長與師哥段小樓搭配演出【霸王別姬】中的虞姬,也擅長【貴妃醉酒】和其他女性裝扮的京劇與崑曲。

 


說是自我性別身分的重新認同也好,說是單純的戲瘋子也罷,總之,程蝶衣將自己唱入每齣戲劇當中的女主角,也因此對專門演出男主角的師哥程小樓(張豐毅飾演)產生出愛慕的情愫。不只愛慕,程甚至在段小樓與酒女菊仙(鞏俐飾演)成親之前或之後,都公開地不給菊仙面子,處處為難。

 


時代經過抗日、國民政府執政、共產黨執政、乃至文化大革命,程蝶衣與段小樓因著配戲的緣故,始終維持著微妙的關係,直到文化大革命到來,菊仙無法承受段小樓在接受公開批判時,說出一句自己不愛菊仙,於是自縊身亡。

 


文革過後又過去十數年,歷盡滄桑、年華即將老去的霸王與虞姬,私下重回舊時唱戲的場地,最後一曲【霸王別姬】後,程蝶衣假戲真做,以一把偶然得來的名貴古劍,刎頸自殺。結束了全劇長達數十年的故事。

 

 

 


「感情」絕對是【霸王別姬】電影中最大的討論點,程蝶衣從小愛慕師兄沒錯,很多鏡頭裡與菊仙對戲,程蝶衣總有一種高傲的從容,戲子其實在當時的社會地位也不算高,可是菊仙出身妓女,相對更讓人說閒話。許多片段中看見張國榮抬高下巴,冷冷地稱呼一聲「菊仙小姐」,然後就因忌妒而做出下一個動作,著實好笑,現代人如果陷入這種三角習題戀情中,恐怕做此身段的也不在少數。

 


adaymag-farewell-my-concubine-2018-06-770x461.jpg

 


程蝶衣愛著段小樓無誤,但段小樓對程蝶衣和菊仙又分別是怎樣的感情呢?電影裡怎麼看,段小樓都是個如假包換的異性戀男子,他對程的愛,是疼惜,是從小被師傅們打罵出來的革命情感,也可以說是一種為了戲劇人生而變成習慣地投身在【霸王別姬】的霸王角色中;說有情,很有情,但那並非愛情。

 


段小樓對菊仙的感情呢?文革前夕雷雨交加的深夜裡,程蝶衣前往段小樓家中,在屋外看見程菊兩人的相處和夫妻之間自然產生的肉體情慾,這幕戲感覺上是程蝶衣的一種領悟,他終於要明白,自己的身體無法如菊仙那般帶給師哥幸福。如果無法給最愛的人幸福,那是不是走開比較好呢?

 


在京劇團眾演員穿著戲服為在地上被批鬥時,受不了一再遭罪的段小樓,說出對於程蝶衣的批判,接著又親口說出自己不愛菊仙,這個舉動傷害了菊仙,導致她自縊。兩人的感情在這裡看來又好脆弱,如果曾度過數年愉快親密的夫妻生活,應該會懂得丈夫當下的處境,也應該懂那些不愛,不是真的不愛。可是菊仙認真了、相信了,感覺他們的愛情基礎其實也很薄弱;又或者只是菊仙實在受不了當時巨大的壓力,是因為想擺脫壓力,所以自縊的呢?

 


電影中菊仙的自縊,讓人想到若干年後,飾演程蝶衣的張國榮跳樓身亡,也許並非沒有愛人,其實他們確實都有愛著自己的人,只不過那種生活上莫名而來的巨大壓力,實在真的再也撐不住了,所以【霸王別姬】的菊仙和現實生活中的張國榮,只能以了結生命來結束自我精神上的痛苦。

 

 

 


「說的是一輩子,就是一輩子。差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一輩子!」

 


「可那是戲。」

 


人看戲,戲也說著人的故事。張國榮和【霸王別姬】的確在華語電影中開創了一個崇高而無人能達的境界。

 

 

 

 


文末八卦~~有些演員好眼熟


飾演程蝶衣母親的蔣雯麗,就是電視劇【大宅門】中與名伶相片結婚的白景琦的親妹妹

飾演少年時代小石頭的演員,是電視劇【後宮甄嬛傳】中的康祿海公公

飾演文化大革命批鬥眾人場景的紅衛兵,名叫吳大衛,兩岸三地都算紅

 

 

本文所有影片資料皆來自網路

 

 

 

 

 

 

 

 

 

 

61630640_10218952254467552_8933480706655387648_n.jpg61919871_10218952255027566_8428175326084857856_n.jpg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