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5  




人與人交往,普遍存在一種幻想,你有權利知道對方的一切,芝麻小事也不放過。這其實是不可能的。在電影中,純情歡愉的臉蛋會說:「我們之間沒有秘密。」其實我們都知道,自己的人生中充滿秘密,甚至連我們都被蒙在鼓裡。﹙p.012﹚




當然,令人傷心的事實是當時沒有人對她動過真情。即使有,也不是老祖母描述的那一種。她太像流浪的小孩,太像無人憐愛的小孩。但聽我見她這麼說,一陣同情年少時光的浪漫淹沒我心頭。當年像貌平庸的我們,嘗盡了單戀的苦楚,愛意多想向對方傾吐,相信只要單戀的對象明瞭我們用情多深切,對方終將心軟,但我們也始終明白,現實並非如此,對方不曾心軟。﹙p.145﹚




儘管我時時被提醒,愛情這種東西和人間萬物一樣,形形色色,不一而足,但有些愛的方式仍令我讚嘆。「我不覺得妳傻。人生是妳自己的,別人管不著。」我說。﹙p.186﹚




當時,有一小段時日,我與米娜對彼此頗有好感,熱度適中。我們相約吃過幾次晚餐,但我忘記分手的原因了。回想遙遠的往事時,記憶模糊,有些事件或交往過程變得朦朧,我總覺得難以解釋當時的動機。為何這女孩讓你想分手,那個女孩卻讓你黯然神傷。為何這男人讓你為笑,那男人卻讓你情緒低迷。無論他們是好友或仇敵或男女朋友,全都像好人,年輕又親切,而且,老實說,用後見之明來看這些人,其實通通大同小異。四十年前,他們為何有的讓我著迷,有的卻讓我發慌?﹙p.225﹚




有些人不喜歡踏出平常的生活圈,即使一步也不肯踏出,這種人我一向不太能領教。﹙p.231﹚




世上有個地方的宗教相信每個人一生都會死兩次,第一次是自己正常的生老病死,第二次是當你是間最後一位熟識者死去之時,自此你在陽間的記憶渙散為雲煙。﹙p.248﹚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