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什麼嘛!也不過就是繼承過是小阿姨的遺物而已,上淵久美居然要承受這麼多亂七八糟到讓人精神錯亂的事情,真是太離譜了。而且,說來尷尬,那個繼承物還是……拿來做米糠漬菜的糠床,簡單來說,就是一個使用米糠製作漬菜的漬菜缸。

沒錯,日日都需要努力翻攪糠床,也不是什麼太大不了的事,何況做出來的漬菜帶去公司,同事也個個稱讚好吃,無形中增加了很多好人緣。不過……糠床會呻吟、糠床會孵蛋、最後蛋殼破了還孵出個人型似的半透明物體,這……真的太過分了!

 

相信讀過梨木香步《家守綺談》的讀者,對這種梨木式的故事開頭應該感覺很親切、很熟悉。對我個人而言,之前閱讀《家守綺談》的經驗非常愉快;所以這次對《沼地森林》也是抱著一種莫名強烈想要一讀的心。------但是,就是那樣,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因為畢竟只有一本書寫得好的作者也不少呀。


但是讀完《沼地森林》的我,相當相當開心。心裡面有一種很清新的感覺------雖然是超級寒冷的冬日裡,居然會有這樣意想不到的效果,真是驚人呀!容我借用一段《沼地森林》的文字來說明我的心情:

男孩在吹排笛。對了,之所以懷念,是因為那是我小時候曾流行過的樂器。那時唱片聽太多,很快就膩了,但是現在重新聆聽,使我憶起往昔點滴,那時,世界上一切對我而言還很新鮮。那是宛如拂過草原的風、又似蘆笛般的哀愁音色。

 

然後我再借用一段文字,這是協助久美探究糠床背後秘密的風野先生說的話:

「說來,酵母是一種真核生物,已細胞構造來說,跟細菌那種東西比起來,與人類比較接近。」

什……什麼,酵母跟細菌兩者比較的話,酵母比較像人類???

哈哈哈,我真是太喜歡梨木香步作品裡的男人了,每一個都有一種讓人不知所措的善良和痴呆,《沼地森林》裡的風野先生、胡立歐、光彥……,都是這樣讓人相當有好感又不具攻擊性的可愛男人。------請容我這樣胡思亂想,梨木小姐生活裡的男性大概都相當善良,所以她才能每部作品裡的男人都不討人厭。

 

其中還有一段讓我很不捨的文字,在久美繼承阿姨的糠床之前,她一直獨自一個人生活;久美是獨生女,父母在她讀大學時意外車禍喪生,從此她一直過著一個人的生活。所謂『家庭』對她而言是一個很陌生、她聽了也沒有感覺的字眼。久美說明自己的心情是:

我厭惡特異展現的親暱。正是這種個性,才讓我對組成家庭興趣缺缺吧。………高分貝的小孩嘻笑聲、年輕爸媽出言安撫的聲音、身為祖父母的管理員夫妻的笑聲,這一切總讓我覺得經營家庭是種特權,屬於那些被揀選出來的特殊的人們。……只要在這個場域中,就需要有些虛脫無力的,某種程度的遲鈍和低感受性。感受過於敏銳,就無法存活於這個微生物群落。家庭彷彿一個與世隔絕、由心照不宣的規則支配的世界,為了順利釀成這個世界,異分子必將早早遭受排除的命運。

這一段文字,讓我想起我自己,過去的和現在的、不願欺騙別人和自己的我。………未來的我又將如何呢?

 

沼地森林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