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01  

 

 

 

《何不認真來悲傷》 目 錄


春餘:今生一場聚散已足夠

夏暮:我的一生獻給你,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冬噩:為什麼總是家人,傷我最深

霧起:不過是陌生人
 
霜降:青春讓人惆悵
 
清明:所有的堅強都是不得已

後記------悲傷,我全力以赴





====================


春餘:今生一場聚散已足夠


〈何不認真來悲傷〉

也因此,快樂的回憶只能點到為止,否則就要驚動了失落和遺憾。﹙p,8﹚



已經七、八年了,我們早已習慣這種形式上的親情。已經很久,對於彼此都存在著不撕破就好的應對方式。﹙p,11﹚



他並非失智到認不得我是誰,但我恍然驚覺,親情與家人對他而言,會不會只是他人生中曾經走岔的一段路?也許,要求每個人都心甘情願被親情綁縛一輩子,那也是不人性的?﹙p,13﹚






〈你不知道我記得〉

我願意拿兩年的生命換我兩歲前的記憶,也許多少就會明白,是否很多是從我一出生就已經注定,再努力也改變不了。﹙p,22﹚






〈總是相欠債〉

我從沒期望過成家,因為光是這一個家,就已經留給我太多這一生都逃離不出的陰影。難道,成立下一個家才是逃離的方式?
雖然不成家的人永遠無法領會成家的用途。而我這一生唯一有過的家,如今也已只剩碎片掉落掌中……﹙p,27﹚






〈請帶我走〉

其實,不必去看家庭背景的本身,只要比照對童年的印象是什麼,兩人能不能在一起,或即便在一起會不會幸福,就早已透露出端倪。﹙p,35﹚






〈一個人面對就好〉

所以要成家啊,母親在遺囑中最後也還在母親在遺囑中最後也還在叮嚀我這句。
但是,這不是很像一個不斷拖延的自欺欺人嗎?我很想跟母親說,因為原生家庭會停擺落幕,所以要成立下一個家表示生生不息嗎?用另一個家遮蓋住上一個家不可逆的頹圮,真可以讓自己比較不那麼痛?還是有了一個正當理由逃避那個痛?﹙p,46﹚






====================


夏暮:我的一生獻給你,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他們是怎樣長大的?〉

日後明知個性上有太多的不和,但他們還是堅持到了白頭。
究竟該為他們這樣的毅力慶幸,還是難過,這也成為我這一生無解的痛。﹙p,65﹚






〈失去的預感〉

「別怕。我十三歲就沒有母親了,你都三十好幾了。」
……
母親叫我不要怕,我卻忘了問她,那妳怕不怕?﹙p,75﹚






〈婚姻的傷感〉

「我的一生獻給你家,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當這兩句歌詞出現,淚水立刻模糊了我的視線。

幸福嗎?

但,倘若我不這麼相信,母親的一生又有什麼?﹙p,84﹚






 ====================


冬噩:為什麼總是家人,傷我最深


 
〈誰在燈火闌珊處?〉


我想我愛的只是你愛我的感覺------
他說。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在深夜裡,獨自乘坐著一座反向旋轉的摩天輪,對愛情親情家人的所有夢想,都因那快速的逆轉讓我暈眩而欲嘔。﹙p,115﹚






〈獨角戲〉

真正的療癒或放下,和解與同理心,也許還要等上另一個二十年。畢竟,人生還未到落幕。現實與小說不同的是,現實只能沒完沒了地繼續下去,不像小說,必然會有收尾和結局。人生的結局,連當事人都未必能清醒地目睹,更何況洞澈?﹙p,126﹚



不要問為什麼,那個孩子從解事以來就知道,這個家是一座悲傷的火藥庫。整個成長過程,都一直小心翼翼地不讓那些火藥被引爆。
但在無常的命運面前,這一切仍是徒勞。﹙p,127﹚






〈說不出口的晚安〉

責任感最後總是苦了自己,怪不得從年輕就開始培養小確幸態度變得很重要,我這一代人又有幾個真能學得來?﹙p,129﹚



我現在懂得了,grief為了傷逝,何嘗不是對生命真相的另種直視?
原來我最需要的是讓自己好好傷逝,如同給自己放一個長假,不必再時時刻刻撐起,那個苛求完美的自己。﹙p,130﹚



我知道自己不能倒。然而,卻總有另一個聲音冒出在冷冷問我:當一個拋棄者,有這麼困難嗎?﹙p,130﹚






〈關於痛苦的後見之明〉

不,痛苦對她來說早已不陌生,但她絕不求饒。……如果他能夠懂得示弱與放手的話。但,那或許也只能讓旁觀的我覺得好過些,未必減輕得了她的磨難。
原來,沒有什麼晴天霹靂,其實都有伏筆。我們真正害怕的,也許不是痛苦的本身,而是痛苦地理解到,這一切竟然都是自己的選擇。﹙p,139﹚





====================


霧起:不過是陌生人


〈一廂情願的幸福〉

有些生命陰影可以反覆訴說,只需直白陳述,冤有頭債有主,幾個字彙如貧窮失學家暴凌虐就可以讓人不忍,控訴都能斑斑舉證,不必對家人於心有愧。
但太多並非見骨見血的陰影,幽幽地在潛意識中如偶爾的失眠,說不出確實來龍去脈,你只求趕快能夠入睡,因為第二天醒來好像一切又會沒事。
大家看你的家庭也都很好,你沒有抱怨的理由。﹙p,160﹚






 ====================


霜降:青春讓人惆悵


〈電影散場〉

她在說她自己的人生,我知道。我當下默默聽著,有些難受,卻不知道如何回應。
就這樣,我錯過了也許可以諄問出更多內情的機會。﹙p,194﹚






====================


清明:所有的堅強都是不得已


〈我們都一樣〉

大家都有故事,但也往往因害怕外界眼光而說不出口。說出口才發現,人生到最後大同小異。都有滄桑,也都寂寞,但求一份心安理得而已。﹙p,204﹚



〈我不過是假裝堅強〉

當生命有一大塊變成了空白,並非事物消失,只是它們化成了不可見的重量,這種不能,也不願放下的背負,或許,便叫做愛。
但是真的好累了。﹙p,213﹚



眼前這一幕我也哭了。獨自一人在宿舍中的我,毫無顧忌地開始嚎啕。
因為太明白這種孤獨的代價,我知道自己早就沒有訴苦的權利。沒有人生來就需要這麼堅強,所有的堅強都是不得已。﹙p,214﹚






====================


後記------悲傷,我全力以赴

本篇【後記】全文請詳閱~~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90593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