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pi.org.tw/newsinfo_news.php?record_id=7977&area=1

北京新浪網 (2012-06-26)      作者單位:北京燕山出版社

 

2010年8月份的中國編輯學會培訓班上,知名圖書策划人金麗紅語出惊人:“圖書出版業是絕對的夕陽產業!”這位將郭敬明工作室招之麾下,有著暢銷書“夢工厂”幕後操縱者之稱的出版業領軍人物認為:“紙媒頹勢已成不爭的事實,圖書首當其沖。”果然如此嗎?

 

紙媒走向衰敗


作為出版產業晴雨表的實體書店近年紛紛倒閉。


2012年5月17日,單向街的創辦人之一于威在微博上求助:“單向街圖書館目前遭遇了一點危機:合約即將到期,房租大漲,無以為繼……拯救單向街。”單向街圖書館由知名傳媒人于威、許知遠,知名出版人楊文軒等人籌資創辦,2006年1月1日在圓明園正式開業。開業以來,單向街以高品質的書籍推荐、免費的文化沙龍聞名,很快成為北京一個重要的文化場所。2009年10月,單向街搬遷至藍色港灣,現在不知何去何從。


去年夏天,風入松難以承受每月5萬元的租金,搬離了北大南門的地下室。這是北京大學哲學系副教授王煒與一群學者、文人于1995年創辦的書店,季羡林、鄧廣銘、任繼愈、張岱年等學者曾在這兒就《陳寅恪的最後20年》侃侃而談,它的入門轉彎處曾挂著一塊有名的匾額,上書“人,詩意地栖居”。然而,堅持了十五六年後,這塊“北大與中關村的書香名片”,已經不再能詩意地栖居,甚至不能夠存在了。


在北京,還有中國規模最大的民營書店──位於中關村的第三極在三年賠了7800萬元之後,黯然關門。在廣州,三聯書店、“學而優”暨南大學西門店、龍之媒書店等三家知名書店前兩年宣布結束營業﹔在上海,2011年季風書園有4家店倒閉,復旦大學南區經營17年之久的慶云書店宣布關張﹔在西安,新華文軒西安書城等一批知名書店接連關門……連德國貝塔斯曼也宣布,停止中國書友會的全部運營,全面撤出中國。


無怪專業圖書網站百道網CEO程三國哀嘆:“現在的中國大城市,三步之內必有銀行的網點,可是轉大半條街,妳也別想找到一家書店。”


知名文物收藏家馬未都在6月15日的博客里說得更精辟:“今天是經濟社會,把傳統書店逼入死角,讓美好變成噩夢。我知道,傳統紙媒走向沒落是必然,如同兩千年前的竹簡木牘走向滅亡一樣。”

 


數字出版橫空出世


紙媒衰落的趨勢在國外也同樣明顯。歐美報業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美國數家知名的報紙、期刊發行量連年下降,《洛杉磯時報》、《讀者文摘》等已申請了破產保護,《生活》、《洛基山新聞報》已經停刊。在過去的整個2011年,無論是大眾出版、專業出版還是教育出版市場,紙質圖書總體上几乎都存在銷售下滑的情況。


對紙媒的沖擊來自手機、iPad、微博……這些以計算機技術、網絡技術、多媒體技術、通訊技術等新興數字技術為基礎的數字出版活動。數字出版已成為當今出版業發展最為迅速、最具潛力的領域之一。


全球最大的教育出版集團──英國培生集團執行總裁馬喬里﹒斯卡迪諾夫人樂觀地表示,他們不擔心傳統出版的數字化轉型對公司的影響,培生集團已經轉型為數字出版企業。2011年,培生集團總收入中,數字產品收入約占33%。美國規模最大的圖書出版商Simon&Schuster Inc.,法國四大出版集團Hachette livre、Gallinmard、Flammarion、La Martiniere,甚至日本的一些傳統出版機構,都已經在數字出版開始新的開拓。


即使一些專業出版商數字化的程度也已很高。如歐洲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出版集團之一,全球最大的科技與醫學文獻出版發行商愛思唯爾(Elsevier)集團,2011年科技出版板塊數字化收入就占了總收入的近80%。愛思唯爾所開發的Scopus是世界上最大的文摘和引文數據庫系統,用戶可檢索到全世界4000家出版公司的14500多種科學期刊。


世界上最大的大眾圖書出版商之一企鵝集團的中國地區負責人周海倫在談到數字出版時表示:“在美國出版市場,企鵝一直是數字出版發展的領軍人物之一……我們和不同的平台合作,如亞馬遜、谷歌、苹果等。如今美國電子圖書市場已經開始快速發展成熟,英國緊隨其後。而我認為在澳大利亞和中國,電子圖書的時代還沒有真正到來,中國的數字出版依然在摸索過程中。”

 


朝陽與夕陽的輪換


儘管我國的數字出版是在摸索過程中,但其發展依然是惊人的。我國的數字出版產業目前主要包括電子圖書、數字報紙、數字期刊、手機出版、網絡遊戲出版、數字動漫出版、博客和播客以及電子閱讀器、數碼印刷等方面。《2011:中國文化品牌報告》顯示,近几年,我國數字出版產業的發展極為迅猛,從2006年起產值每年增幅都在50%以上,已從213億元增加到了2011年的1051億元以上。


我國電子圖書的資源庫總量已躍居全球第一位,種類包羅萬象,並且一直保持著增長的勢頭。而目前手機報紙的年收入規模在22億元以上,數字報紙的出版收入也超過28億元。數字期刊從1995年第一份電子期刊《神州學人》算起,經過十五六年的發展,我國已經有9000余家數字期刊開始進行數字網絡出版,除學術期刊外,眾所周知的《讀者》、《瑞麗》等大眾期刊也開始經營網絡版。


手機閱讀更加普及,據《第2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我國的手機網民已達到2.33億,有手機閱讀業務的占75.4%。隨著触屏的推廣,在手機上網的所有需求中,手機閱讀的排序几乎要超過了手機聊天,行將躍居第一。


中國出版傳媒集團董事長姜軍在2011年數字出版人年會上表示:“數字出版正在成為驅動新聞出版業轉型發展的重要驅動力,對於調整產業結構、推動產業變革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


2011年新聞出版總署正式發布了《新聞出版業“十二五”時期發展規划》和《數字出版“十二五”時期發展規划》,提出到2015年,數字出版總產值要達到新聞出版總產值25%的奮鬥目標,並提出加快在數字出版領域組織一批重大工程、實施一批重大項目、研發一批重大技術、開發一批重點產品、培育一批龍頭企業、打造一批知名品牌的重點任務,帶動和提升新聞出版業整體實力進一步增長。


有了政策傾斜和資金扶持,我國的數字出版產業鏈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推力。國內出版集團龍頭老大──中國出版集團在一年前就開始推出數字出版門戶──大佳網,並表示要將其建設成中國最大的數字出版平台。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已經連續舉辦了四屆數字出版博覽會和三屆數字出版年會,2012中國數字出版年會也將在7月中旬于北京國際會議中心召開。


還是在2010年8月份的中國編輯學會培訓班,另一位知名出版人,華文天下的總編楊文軒,提出了跟金麗紅截然不同的論調:“出版業是朝陽產業。”也許,夕陽落下,朝陽升起,人類精神的光芒將永遠照耀大地,衹不過載體悄悄發生了蛻變。

 

 

  那些消亡的報刊


  《洛基山新聞報》

  國家:美國

  創刊時間:1859年

  停刊時間:2009年2月


  《生活》

  國家:美國

  創刊時間:1936年

  停刊時間:2007年4月


  《讀賣Weekly》

  國家:日本

  創刊時間:1943年

  停刊時間:2008年12月


  《論座》

  國家:日本

  創刊時間:1995年

  停刊時間:2008年4月


  《主婦之友》

  國家:日本

  創刊時間:1917年

  停刊時間:2008年5月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