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坦白說……我非常難過也無法理解

------雖然我知道該接受的事實我還是得接受

------雖然我知道平均而言這樣的結果,雖不滿意,但其實命運沒有把最爛的牌給我,其實我拿到的,某個程度仍然算是好牌





但我自問,需要善良到何種程度我的母親才不會再受到任何傷害?

我的善良與不善良,其實跟母親的病情一點關係也沒有,不是嗎?





記憶飄回一九九五年的六月

一群善良的好人  和  一群生物 正在密室投票決定我的未來………





九四年七、八兩個月應該去的暑假實習,因為母親第一次發病,我放棄了。

雖然放棄的同時,心裡很不甘願延畢一年的我,依舊很努力在準備研究所考試。我一直以為自己當然考得上心裡想讀的那間國立大學------只不過是必須再等一年才有資格報考。

九五年四月研究所招生簡章出來了,同班同學J君邀我一起報名,我想說就當模擬考也好,試試一年準備下來實力到哪兒,明年也才有個底,更有自信考上。

接下來是一連串的各研究所放榜,很奇怪的是,系上同學怎麼考都是備一或備二,沒有正取生。

和我們系共用一層大樓教室的心理系,正式錄取的紅榜單貼到要滿到我們系上來了………





我們系主任很盡量地等搭電梯時不移開目光去看那些開心到會讓人誤會成挑釁的滿滿的紅榜單。

終於我唯一『陪考』的國立大學放榜了

正取第二名………(錄取四名)





說不高興那是騙人的,至少我知道自己一年多來的準備方向沒有太大錯誤,------也或許明年我正式考,能考個榜首也說不一定。

只是考上了卻不能去讀,我要如何向母親交待這所有的事實,誠實告訴她~~娘,都是因為妳生病,所以我喪失畢業資格,所以不能去考上的研究所報到,所以………

要如何開這個口,真難倒我了………





按『當時』的狀況來看,我是系上唯一一個考上研究所的學生

(必須相隔約半個月之後   本校研究所放榜   才陸續有其他同學考上研究所)


系主任站在屬於我們系上的唯一一張紅榜單前  面對著我說:

別擔心,就算畢業證書要蓋我的私人印章,我也會讓妳畢業去讀研究所的!!!


這位善良親切的好人,為我在系上發起了一場戰爭--------對抗兩個在當時怎樣都看我不順眼的某主科老師

(還好,過去四年,我從沒把這兩生物放在眼皮子底下片刻過------說來也是我自己活該,不懂巴結!)





這一切終於過去,研究所畢業後實務工作兩年,算是看盡了這個專業某個方面的黑暗與不堪,我逃離開了,而且永不回去。

很偶爾想起這兩個生物,我常想到『為難』二字

------說來諷刺,這個專業應該是要幫助陷入困難之人解決問題的,但這兩個生物卻守在難關的出口,硬是不讓我出去………





回首過去,往事如煙,我還是想感謝  

陳正宗精神科醫師  

楊明仁精神科醫師 

張江清老師

當年願意單純善良地對一位不堪的學生伸出援手。





(什麼?那兩個生物?完全不知道。應該還活著吧------不過也不一定確定啦,因為別人向我提起這兩個名字時,我都會請對方不要提的,久了,自然不知其下落………。

舞台燈光熄………。)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