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在探索的過程中,正當我開始將一些零散絲線編入大片深具意義的織錦時,時間不夠用了。病痛變得劇烈難忍,嗎啡點滴成為我最要好的朋友,最後一切停擺了。

於是我卡在這兒,無法撤退,又怕空著雙手往前走。像這樣停滯得越久,我的記憶就變得越加曖昧不明。即使在我死後那幾天,我已經感覺到那片織錦開始潰散,我好不容易摸索得來的那些意義的絲線也開始紛紛凋萎,棄我而去。我原本以為死亡能讓我有時間好好釐清它,可是沒這等好事。

 

 


因為週遭有那麼多自己深愛、且同樣深愛自己的人、事、物,癌症不治而去世的海倫娜割捨不下她對這有情世間的留戀,於是她的身體雖然已經死亡下葬,但她的魂魄仍然留在這些她深愛的人身邊,久久不肯離去。

 

海倫娜的魂魄陪伴在自己深愛的丈夫、友人、甚至心愛的動物們的身上。眼見 他/她/它 們從最開始的心碎,到最後時間逐漸慢慢地、一點點地療癒那些仍活著的人和動物,撫平 他/她/它 們的憂傷。海倫娜自己也逐漸釋懷了自身的死亡。

 

只是,死亡很殘忍,它是一段無法逆轉的過程,死去便是永遠的失去。那些來不及說的話,終究沒說出口的話,是遺憾,也是抱歉。

 

 


因為愛,所以有了牽絆。因為有了牽絆,所以無法自在放手離去。

 

 
在閱讀奈爾.亞布蘭森 ( Neil Abramson) 的《那些沒說的話》( Unsaid ),我的腦海中自然浮出兩個對比的故事:

 

其一是:日本古典小說紫式部的《源氏物語》中,那位因深愛光源氏無可自拔,終而變成怨靈騷擾光源氏及其愛人的六條御息所。

 

其二是:法國作家米歇爾.侯斯坦(Michel Rostain)在2011年推出中譯版本的《兒子》 ( Le Fils ) 。全書用突然猝死的兒子為主述者,帶領讀者旁觀父親的悲痛和種種後悔與猜疑。

 

同樣是因為愛造成不肯離去的魂魄,卻因為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或說是因為死亡主角與在世主角的關係不同,這三個故事展現出來完全不同的結果。

 

《源氏物語》由愛生恨的六條御息所成為可怕的怨靈,懷抱著怨恨,想方設法陷害光源氏週遭的女人。

 

但同屬西方現代文學的《那些沒說的話》和《兒子》,亡者只是擔任第三人主述的角度,告訴讀者,這些失去至親、哀痛欲衡的可憐的人們,是如何靠著自己的努力和時間,慢慢平復傷口;而正在彼岸的主述者,又是如何看待和解釋這些生者的各種行為。

 

 


《那些沒說的話》一書中,我印象最深的一幕是:當遲遲走不出喪妻之慟的大衛,茫然過著毫無目標、渾渾噩噩、卻又痛苦不已的日子時,有過同樣經歷的女性友人莎莉告訴他:

「我沒有立場告訴你該怎麼排解痛苦。而且天曉得,我根本沒有好的解答。可是有件事我可以告訴你,面對自己的傷痛很像面對太陽,盯著看久了,難保你不會視力受損,甚至瞎掉。」

 

莎莉這段親身走過傷痛之後得出的領悟,一針見血。

 

 


奈爾.亞布蘭森的《那些沒說的話》,一本很溫柔、讓人割捨不下的好書。

 

 

 

 


【中文書封設計說明】
★外封賽璐珞片,上白墨∕內封銅西卡紙不上光。
★外封的原文書名UNSAID透明,映照出內封欲言又止的意象。
★打開外封,賽璐珞片自然的光影會將UNSAID的字樣映照在女人的臉龐,正如這本書說出那些含藏許久的千言萬語。

 image1  

 

 

 

 

 

 

imagez1  

 

 

 

 

 

 

那些沒說的話      Unsaid

• 作者:奈爾.亞布蘭森    Neil Abramson
• 譯者:王瑞徽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2年01月
• ISBN:9789573328629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