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1  

 

文枝穿好鞋子,回過頭來,邊開門邊說:
 「你別搞錯了,我不是拜託你照顧遼平,我只是在利用你。因為是利用,我不會感謝你。我不會把你當人看,你就跟機器沒兩樣。」
不當人看,跟機器一樣──?想到文枝竟憎恨到說出這樣的話來,雅雪感到胃部陣陣抽痛。








遠田 潤子的《雪之鐵樹﹙雪の鉄樹﹚》是一個關於贖罪的故事。書中多數劇情圍繞著卑微地在贖罪的園藝師傅曾我雅雪,以及他和贖罪對象老婆婆島本文枝、孫子遼平的故事。雅雪之所以贖罪是因為他自己認為老婆婆的兒子與媳婦------也就是遼平的父母在他三個月大時死亡事件,雅雪本人應該負起一部份責任,於是個性內向卻性格踏實的他,一再忍讓低頭想獲得老婆婆的原諒。在多次拜訪老婆婆時發現,才只有三個月大的遼平及需要有人幫忙照顧,所以雅雪排除萬難,從旁協助,與老婆婆一起照料遼平長大。




雅雪以為自己有一個贖罪期限,只要在這期限中盡力彌補,時間只要十三年,他就可以贖罪完畢。這是他個人一心一意的單方面想法,卻沒想到在十三年來臨的前幾天,老婆婆生病死了。雅雪又重新面對一個難題------是不是要領養未成年的遼平------也或者說,問題已經不是這麼簡單了,而是已經十二歲可以聽懂一些事情的遼平知道了雅雪是當年間接導致父母死亡的殺人兇手,遼平根本不想被領養。








遠田 潤子的《雪之鐵樹》是一本很悲涼的犯罪推理小說,書中其實不只牽扯殺人命案,還包括親子間的完全不和協,於是出現了許多光怪陸離的後續。例如失去子媳的老婆婆實在不願原諒、也不想再看到雅雪,卻因為乏人協助,不得不讓她所痛恨的雅雪幫忙她照料遼平,而且這一幫,就長達十二年,沒有一日間斷。也因此培養出雅雪和遼平之間如父如兄的好感情,當遼平知道雅雪曾經犯過的錯之後,痛苦地陷入一種不知所措的強烈恨意當中




雅雪自己也是怪人一枚,想贖罪卻被冷漠地比狗都不如的對待,還一心一意每天認為只要自己誠懇贖罪,老婆婆一定會原諒他。------如果我真實生活周遭出現雅雪這樣個性的人,一定不會和他做朋友,而且還會敬而遠之。原因無他,《雪之鐵樹》一書中,雅雪其實就是那個最自私的人,只顧著想自己贖罪,不能理解老婆婆多恨他、不想見他,他說自己贖罪了12年,事實上就等於讓老婆婆活生生受苦了12年,當然也連帶讓遼平因為不清不楚而最後生恨。雅雪自私地想救贖自己,卻不知給事件被害者遺族添了多少麻煩。








而一開始在《雪之鐵樹》就有一個恍恍惚惚的小謎題,故事第一日是7月2日,而雅雪似乎一直在期待著5日後的7月7日到來,等什麼呢?等時間或等人到來?




這一個等待,是故事中的另一個故事,一樣充滿戲劇張力、而且一樣有令人難以接受的彆扭個性之人在這裡的故事中。一對從小就受到不平等待遇的雙胞胎,一個是被寵上天的兒子,一個是被當成家中奴僕般對待的女兒,最主要是還有一位一手安排兒子女兒命運的母親。




找不到自己的前途、只會怨嘆命運和甘於命願,因為認命而導致最後同歸于盡的三個人,感覺比雅雪或遼平的遭遇更悲哀。簡直鬼迷心竅的母親和一雙子女,在《雪之鐵樹》曾做出怎樣令人意想不到或無法接受的舉動呢?這又是另一個悲慘的故事了。








遠田 潤子的《雪之鐵樹》書寫人物內心的幽微處相當細膩,整個閱讀過程好像能感覺雅雪就很卑微地站在最不堪的角落,在那裡慢慢想等贖罪的機會。縱然有罪,但人生沒必要卑微或被作賤到如此地步還很開心吧。雅雪讓我聯想起婚姻暴力中不肯離去的受暴婦女,感覺有病般,性格並不討我喜歡。




《雪之鐵樹》非常好看,書中有很多看似可憐之人和可憐的境遇,但,沿著故事軸線往上或往下延伸去細想,可憐之人都有可惡之處。書中很多人都自私,自私的結果就是,都落入某種詛咒般的命運當中,一再重複輪迴,至死方能解脫。



 

 

 

1  

 

 


雪之鐵樹
雪の鉄樹 



•    作者:遠田 潤子    @   2014
•    譯者:王華懋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18/03/31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9615402
•    規格:平裝 / 352頁
•    出版地:台灣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日本文學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懸疑/推理小說> 日本懸疑/推理小說










05  







轉載自~~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82535

 



《雪之鐵樹》內容簡介


家人間的血緣,是醜惡的詛咒。
 

閱讀中多次讓人懷疑起
「這 真 的 可 以 有 好 結 局 嗎?」
日本最令人焦躁不安的女性作家 遠田潤子
情感爆發的致命筆力 書寫受盡悲慘折磨的人們



有人天生就不懂、學不會,也不需要愛,不是嗎?


日本讀者──「故事中所有人的心靈都生病了」「渴求著愛的同時,這些人卻都沒發現自己的心壞了一角」「閱讀時讓人焦慮又生氣」「如此焦躁不安,還是放不下書,讀到結局時大哭」


心理學作家海苔熊──「很多時候我們以為在贖罪,卻不知不覺變情緒勒索,既然是情緒勒索,就是兩個人互動而成,許多看似愚蠢的報復、贖罪、等待等行為,也是對方允許或默許而呈現的模樣」


文藝評論家北上次郎──「一刻都無法喘息,這裡沒有任何壞人,人們卻依然深陷不幸的諷刺命運」


作家遠田潤子──
編輯告訴我:請讓故事中的人們有所救贖。
對讀者來講這或許也比較好,
但我其實不介意這點。


2016年「書本雜誌」文庫BEST10 第1名
周慕姿(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海苔熊( 心理學作家)
張硯拓 (《釀電影》主編)/廖輝英 (作家)
蔡柏璋 (台南人劇團聯合藝術總監)──動容推薦


十三年前的罪孽,他要贖清⋯⋯
捨棄幸福,贈與錢財,任憑折磨,
忘了生命怎麼過,身心遭受極大痛苦。
如此愚蠢的贖罪可以換得原諒嗎?



深深彎下腰,額頭抵著榻榻米,讓全身燒傷的皮膚扭曲到極限,痛到呻吟出聲,耳邊就會傳來一聲「夠了」,這時抬頭便會見到女人眼底的恨意——這是青年曾我雅雪,及老婆婆島本文枝間,十三年來不曾間斷的「道歉儀式」。

雅雪犯了錯,七日後,十三年的折磨將結束。但文枝的過世卻如喪鐘,敲醒他的美夢。她告訴雅雪:「你用一生贖罪,我就用一生來憎恨你。」遼平是文枝的孫子,無父無母,唯一可以仰賴的,只有數年來每日登門、毫無血緣關係的雅雪。遼平兒時愛黏雅雪,後來和外婆一樣討厭雅雪,不願正眼瞧他。

如今孤苦伶仃的遼平覺得雅雪滿心想著七日後的新人生,樂得擺脫他這個拖油瓶;但雅雪猶豫著放棄人生重新開始的機會,毫無交集的兩人,是否有和解的機會?然而,七天後會發生什麼?贖不完的罪又是什麼?雅雪就像醜陋耐寒的鐵樹,任憑責罵如風雪襲身,對一切閉口不語,但罪不會融化,只像燒傷扭曲的皮膚,隨著每一次呼吸疼痛。

「十三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天,遼平追問起雅雪一直不肯碰觸的話題。文枝的死亡不是喪鐘,是命運轉折的開始⋯⋯


雅雪想起分不清天堂還地獄的時光,
有一群不懂愛,也學不會愛的人們。








【各界好評】


心理學作家海苔熊──「原來有一種忠誠,可以守候一整座城。」
前陣子我到京都工作,忙裡偷閑去了一下二條城,果然就像書裡面所說的,日本的庭園會種植鐵樹,主要是因為鐵樹可以防風,在沒有暖氣的時代,它能夠抵擋大部分的風寒。那時候恰逢京都大雪,我心裡有一個OS:將軍大人怎麼都沒有替「鐵樹本人」著想呢?他都沒有想過鐵樹會冷嗎?


讀完《雪之鐵樹》,我對那幾顆種在二條城裡的鐵樹開始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或許對某些人來說,堅強、照顧、守候、保護,是他終其一生的志業,透過在乎別人的痛苦,他終於可以忘記自己身上的痛苦、打在身上的雪、吹在肌膚上面的風寒;其他人可能會笑他很傻,別人看起來可能不可理喻,但百年之後,他將會成為二條城裡面矗立的鐵樹,讓路過的旅客和行人讚嘆,原來有一種忠誠,可以守候一整座城。


作家廖輝英──「唯一的救贖只有真誠的愛。」
沒有愛和關懷、卻緊密生活在一起的家人,強勢者會以漠視、輕蔑、折辱或否定傷害其他的晚輩。這些傷害勝似刀劍,讓被害者不能愛人、也無法被愛,變成社會邊緣人或絕緣體,甚至怪物。唯一的救贖只有真誠的愛,那樣,即使被無情風雪冷澈,蘇鐵樹仍能傲驕的挺立。







 
作者簡介

遠田潤子


一九六六年在大阪出生,零九年以《月桃夜》獲第二十一回日本奇幻小說大獎出道,一二年以《安捷爾之蝶》(暫譯)入圍第十五回大藪春彦獎,一六年《雪之鐵樹》被書本雜誌選為文庫BEST 10 第一名。

遠田潤子文字深刻細膩,擅長書寫糾葛複雜的人際關係,及人性幽微細緻的情感,書寫家庭、愛情為主的題材亦有獨到之處,讀時就宛如選在黑夜時刻進到精緻易碎又複雜深邃的文字森林,過程令人忐忑心焦,卻在致鬱的情節中留下動容結尾,為其精巧布局低回不已。








譯者簡介

王華懋


嗜讀故事成癮,現為專職日文譯者。近期譯作有《所羅門的偽證》、《邪魅之雫》、《渴望》、《再見,德布西》、《破門》等。

譯稿賜教:huamao.w@gmail.com







 
詳細資料


    ISBN:9789869615402
    叢書系列:E.Fiction
    規格:平裝 / 352頁 / 21 x 14.8 x 1.5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出版地:台灣
    適讀年齡:0歲~99歲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日本文學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懸疑/推理小說> 日本懸疑/推理小說



 

 

 

 

 

 

 

 

 

 

 

 

 

 

 

 

    文章標籤

    fangkuoapple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