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瓊從小時候就是一位體型豐滿的女孩,酷愛一切事物完美且身材纖細的母親,非常受不了瓊的肥胖,於是想方設法希望讓愛女的體重下降,無奈,母親越是嚴格要求瓊,瓊越是變本加厲狂吃。母女關係陷入相當緊張的狀態。


瓊快要成年以前,最疼愛她的姑姑因病去世了,姑姑的遺囑中留下一大筆錢要給瓊,但前提是,瓊必須先減重一百磅才能領取。渴望離家獨立、急需用錢的瓊終於認真減重,並且在短時間內完成任務領到姑姑的遺產。


隨後她立刻離開讓她不快樂的成長地----加拿大,飛向大西洋彼端的倫敦開始獨立的生活。在倫敦,瓊意外地結識一為自稱『波蘭伯爵』的流亡人士,波蘭伯爵對待瓊相當親切,在瓊把身上所有錢都花光時,他收留了瓊,也讓瓊知道他如何過日子----白天他是一位銀行行員,晚上他則以女性化的筆名創作一系列羅曼史的書,而且所得還不錯。


瓊於是想,自己應該可能也可以創作羅曼史吧,因為那畢竟只是將不同主角套入相似的愛情公式裡,經過一番歷險折磨,最後王子和公主有情人終程眷屬,如此而已。波蘭伯爵大方地將瓊介紹給出版社,而瓊交出來的羅曼史也讓出版社覺得滿意,因此瓊就以去世姑姑的名字為筆名,開始撰寫一系列羅曼史小說。


在英國的開心時光過沒多久,父親一封:『妳母親昨日過世。請返家。』的電報,把瓊又拉回加拿大,但是別忘了,現在的瓊擁有苗條有緻的誘人身材,當年那個小胖妹已經不復存在了。

 


年輕美麗身材佼好的瓊,在故鄉加拿大結識了一位理念崇高的社運份子亞瑟,當亞開口向瓊求婚時,瓊不敢把自己的過去----包括肥胖的體型和寫作毫無意義的羅曼史維生的事實告訴亞瑟。因為瓊自己的隱瞞,讓她在婚姻中一直很自責。亞瑟何時才會發現瓊這個天大的秘密?他會原諒她嗎?

 

在此同時,瓊為了尋求寫作靈感,居然嘗試用超自然的方式創作。在深夜,他獨自靜坐在桌邊,只點起一根蠟燭,然後放空自己到無意識的狀態,握著筆的手卻能自然而然在白紙上寫出成段文字。這些文字集結到一定程度之後,瓊試著把稿子送給出版社看,對方卻對這部作品驚為天人,告訴她,這是一本難得一見的傑作,小小一間羅曼史出版社不能出版,否則會糟蹋了作品。


對方很熱心地將瓊和瓊的文章介紹給知名文學出版社,沒想到出版社的編輯群大為讚賞,而這本以瓊真實姓名出版的《女祭司》,的確在文壇掀起一陣轟動,人人都在談論,初出茅廬的新手作家怎麼能寫出這麼棒的作品?


這時候,瓊也身不由己地變成公眾人物,而且發現自己的過去被八卦小報記者查出來,並且用來威脅金錢;此時瓊的外遇也似乎被先生亞瑟發現,憤怒的亞瑟會對紅杏出強的妻子作出什麼恐怖行為呢?突如其來的種種種種都讓瓊不知所措,她想:如果瓊這個人消失在世上,那不就一切事情也沒有了。於是他又精心策劃一場自己的意外身亡事故。


瓊能成功擺脫這些俗世的煩惱嗎?

 


因為之前閱讀了瑪格麗特.愛特伍 (Margaret Atwood)的《末世男女》(Oryx and Crake)驚為天人,於是我開始一本本找來瑪格麗特.愛特伍的作品閱讀。包括《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和這本《女祭司》(Lady Oracle)。我發現她作品內容之多樣性極豐富性,難怪會被譽為『諾貝爾文學獎呼聲最高的作家』

 


《女祭司》這本書的最一句話是:

『事情確實被我處理得一團糟:話說回來,我大概永遠不會是有條不紊的人。』

真的耶!瑪格麗特.愛特伍筆下的瓊,從小就被母親和師長認定是個『處理事情一團糟』的人,靠著寫作的天份和莫名的幸運,變成知名作家,可是又因為她不想大方面對自己的過去,於是把事情又搞得一團亂。


其實,就我來看,瓊實在是個很討喜的傻大姊。首先,既然她想要躲起來,那何必要到一年前自己曾經以真實姓名出現的義大利小村莊去呢?照理說,一般人會找一個從來沒去過的地方重新開始才對。


再來是她的不敢面對自己的過去,小時候是個胖女孩,長大後寫羅曼史小說,這……都不是什麼大錯特錯的事情吧,人總是有過去,而且瓊的這些過去並非見不得人的、更非窮凶惡極的事情呀!


瑪格麗特.愛特伍設計了的『瓊』這個很特別的角色,還讓我思考了好一段時間:瓊,到底在害怕什麼呢?,

 


女祭司   Lady Oracle

• 作者:瑪格麗特.愛特伍  (Margaret Atwood)
• 譯者:謝佳真
• 出版社:天培
• 出版日期:2009年01月
• ISBN:9789867759900

  

0385491085.jpg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23364

內容簡介

 

  這是我雙重生活的開端。但我不是始終過著雙重生活嗎?我那朦朧的雙胞胎在我肥胖時瘦削,在我瘦削時肥胖,就像是銀色底片上的我,黑色的牙齒,白色的瞳仁在另一個世界的黑色陽光下閃閃發亮,而我則袖手旁觀,禁錮在肉體中面對日常生活中無趣的灰塵和永遠沒有清空的菸灰缸。那是我那個莽撞雙胞胎想要的夢幻國度。其實也不能叫雙胞胎,因為我不止兩個,我是三胞胎,多胞胎,而現在我看見不止一個新生活的到來,而是許多個新生。

從胖到瘦,從紅髮到泥褐色髮,從倫敦到多倫多……羅曼史小說家瓊,終其一生都在逃避。
小時候因為體重過重,不斷被母親批評,從此她便以暴食抗議,「胖」這個字如影隨形。

  為了得到姑姑的遺產,遺囑中規定瓊必須減肥一百磅。變瘦後,拿到遺產,也決定離家重新做人,並虛構她的過往。

  瓊到了倫敦不久後,邂逅波蘭伯爵,成為他的情婦,並發現自己的文采,開始以姑姑的名字為筆名,寫作羅曼史。

  後來她與政治狂熱份子亞瑟結婚,但是卻瞞著羅曼史小說作家的身分,後又與藝術家「皇家刺蝟」發展地下情。她寫作遇到瓶頸,使用通靈者的自動書寫方式結集的新詩集《女祭司》意外成為暢銷書,因此一舉成名。

  瓊一生都在為生活中的多重身份所苦,她接獲黑函,要揭穿她肥胖的過往。瓊決定在義大利山城開始新的人生。但首先,她必須安排自己的死亡……

本書特色

★政治大學英語系講師、作家、文評家伍軒宏專文導讀。
★加拿大國寶級女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在台最新作品。

 

作者簡介

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

  1939年出生於加拿大渥太華,六歲開始寫作,十六歲立志成為作家。曾以《雙面葛蕾斯》獲1996年加拿大文學吉勒大獎;十九歲詩作《Double Persephone》獲E.T.Pratte獎;《The Circle Game》獲1996年加拿大省長新詩類作品。以《盲眼刺客》榮獲英國2000年布克獎,使得原本就已是加拿大國寶級作家的她,邁向全球性最受矚目的偉大作家。2008年更榮獲西班牙阿斯圖里亞斯王子獎。瑪格麗特作品數量高達三十種,全球共有33種語言版本。代表作為《盲眼刺客》、《使女的故事》、《末世男女》、《雙面葛蕾斯》等。

譯者簡介

謝佳真

  學的是理智精明的財金、國貿。從事貿易工作一年有餘,後因閱讀的世界太美好,索性棄商從文,決定當個信達雅兼具的翻譯小工。

名人推薦

名作家蔡素芬、女書店創辦人鄭至慧、交通大學外文系教授馮品佳、淡江大學英文系系主任黃逸民、新竹教育大學英語教學系系主任孫德宜、輔大英文系副教授劉紀雯好評推薦。

如果只有朝九晚五的現實生活才能讓你安心,你大概不會喜歡她的書。但如果你想要逸離現實,就看她的作品。
──《柯夢波丹》

現代最重要的英語作家之一。
──澳洲著名女權主義者潔玫.葛里爾(Germaine Greer)

精明、逗趣、聰穎、誠實、諷刺。
──《週日蘇格蘭報》

 

詳細資料

  • 叢書系列:閱世界
  • 規格:平裝 / 368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導讀
紅頭髮與綠蜥蜴 伍軒宏

這是小胖妹變身的故事。

  母親管控、同學欺負、過重、孤獨,加拿大女孩瓊在挫折與不快樂中,度過童年與青少年。「瓊」之名,來自影星瓊.克勞馥,出於母親的期望,成了沉重負擔。她並非特別苦命,但體重問題使她得不到肯定,沒有自信,越來越退縮,幾乎完全失去自我。小胖妹如何甩掉肥肉?在二十世紀後半葉,體重問題是已開發國家女性的典型焦慮,肥胖、瘦身、厭食症、貪食症等一連串「身體政治」議題成為女性主義的論述焦點。本書在一九七六年出版,透過少女瓊「身材肥胖,卻幾乎隱形」的弔詭,早期愛特伍述說了一則北美地區女性成長的原型敘事。

這也是脫逃的故事。

  身體是身分,女性對此感覺特別強烈。六○年代之後的母女關係張力,除了傳統的權力鬥爭外,也牽涉性別角色自我認定的世代差異。《女祭司》裡的瓊,反抗母親,抗拒母親要她減肥的要求,家裡就像戰場。此外,無論在舞蹈班、學校、社團,她都找不到自我,沒有自己的空間,沒有朋友。唯有姑姑對她好,愛她,跟她一起去看展覽,帶她去看電影《紅菱豔》。姑姑猝死後,遺囑留下轉折的契機,打開一扇門,帶來變化。一次激烈的母女衝突後,瓊終於體認到,不離開沒有未來。她逃家,逃離多倫多,逃離北美,逃到倫敦,甚至逃到陽台欄杆有綠色蜥蜴在曬太陽的義大利。 

這是女性創造身分的故事。

  她逃走,不止一次。逃到不同國家、城市,變換身材容貌,交往不同的情人,採用不同的名字,從事各種職業,創造多重身分,成為不同的人。隨著瓊的身體、身材、身分變化,讀者一定會注意到小說裡不斷浮現「鏡子」意象,映照出主角的多重自我。身分的創造是脫逃招數、生存策略,紅頭髮的瓊在不同形象間穿梭,尋找出路:「我希望能有不止一種人生」,「不止雙重人生,我有三重,多重,而現在我看見不止一個新的人生到來,而是許多個。」有趣的是,多重的自我片段不見得要統合起來:「假如我讓生活中各自獨立的部分合而為一(像鈾,像鈽,乍看毫不起眼,卻擁有致命的能量),必然會引發爆炸。」

這是很像羅曼史的故事,也是有關書寫的故事。

  身分是分身。沒幾個人知道瓊是哥德式古裝羅曼史(Costume Gothics)寫手,連她丈夫都沒察覺。逃家後,流浪到倫敦,搭上號稱「波蘭伯爵」的男人之後,瓊寫起羅曼史來。一方面為了賺錢,另一方面,哥德小說的「志怪」屬性可以抒發隱藏內心的深層情慾。但是寫著寫著,哥德式羅曼史的奇情也慢慢滲入瓊的人生!從一開始,愛特伍就在《女祭司》裡以楷體字,穿插瓊所撰寫的羅曼史片段,跟主要情節交錯、平行。終於有一天,留著山羊鬍子,「穿著黑色長斗篷和鞋罩,手杖頭鑲嵌著金色金屬,帶著白手套」的奇男子「皇家刺蝟」,靜靜出現在身邊,進入主角的生命。

  羅曼史一向被視為女性文類,哥德式羅曼史是其中怪力亂神的一支。傳統文學研究輕視羅曼史,只是消遣娛樂;左派理論認為羅曼史提供逃避、化解不滿、為體制服務、移轉社會動員的力量。一直到八○年代,茉樂斯基(Tania Modleski)與芮德薇(Janice Radway)出版女性主義觀點研究,認為女性讀者以兩手策略,「使用」羅曼史文類,主動為自己開拓出路,才有改觀。在一九七六年的《女祭司》裡,愛特伍安排瓊出入羅曼史寫作,與她丈夫亞瑟所代表的哲學、理論、大學、毛澤東、卡斯楚、政治改革、民族主義、社會運動等等「大」問題,形成「學術界 vs. 小女子」、「男性知識 vs. 女性小說」的強烈對比,並提出質疑。 透過祕密書寫羅曼史,瓊為自己建構另類空間。此祕密書寫主體,漸漸跟官方版本的「我」分庭抗禮。不同於安徒生童話〈美人魚〉和〈紅舞鞋〉(改編電影《紅菱豔》)的主角,瓊靈活運用她的分身:「我同時是兩個人,有兩套身分證明文件、兩個銀行帳戶、兩群不同的人各自相信我存在於世界上。我是瓊.福斯特,這點無庸置疑;別人叫我那個名字,我也有真實的文件可茲證明。但我也是露薏莎.K.德拉寇。」因此,從雙重到多重,「也是」的修辭貫穿整本小說。本書不乏羅曼史的語言、人物、風格、情節安排,讀起來頗有通俗劇的味道:《女祭司》是文學小說,「也是」羅曼史文類小說。

還有,這也是後現代小說。

  為了拓展寫作題材,瓊偷偷進行無意識「自動書寫」,意外累積了一些文字,經編輯後以真名出版,大受好評。那是一本紀伯倫(《先知》作者)風格的詩文書,也叫《女祭司》,這是書中書、盒中盒的後設策略,點出文本與世界之間的交互指涉、循環遊戲、無限反射等關係,讓我們看到本體的不確定性。琳達.賀琪恩(Linda Hutcheon)論「加拿大後現代」時指出,本書中愛特伍刻意自我倣諷(parody),連結自己其他著作,加上眾多書中書互相穿梭,意在探索女性主體性。派翠西亞.沃(Patricia Waugh)討論愛特伍時說,在沒有內在、本質自我的情況下,掙脫權力束縛的方法,是運用偽裝、倣諷,凸顯身處的後現代情境。《女祭司》小說出版之際,「後現代」爭論方酣,也許這是閱讀此書的起點之一。  小說最後(我沒有把情節講出來),瓊說不想再寫哥德式羅曼史,要嘗試科幻小說。以後見之明,我們知道那會是愛特伍一九八五年名作《使女的故事》。故事裡的又跑到故事外了?但,那是另一則故事了。  *伍軒宏先生,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英美文學博士候選人,任教政大英文系。專長:文學理論、文化研究、德希達與解構、後殖民論述、英美小說、科幻小說與電影、性別敘事、黑道電影等。曾以〈阿貝,我要回去了〉獲第一屆林榮三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以〈殘念筆記〉獲第二屆林榮三文學獎散文獎。

    文章標籤

    瑪格麗特.愛特伍 女祭司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