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封.jpg 

 

父親去世的幾個鐘頭後,莉亞發現自己右手腕上突然多出一個奇怪的銀色不規則螺旋狀印記。

父親下葬之後的當天夜裡,莉亞看見自己的雙胞胎妹妹艾莉絲,獨自坐在家中號稱『黑暗之屋』----也就是十多年前母親過世時的房間裡。莉亞看見艾莉絲坐在一個大圈圈裡,對著空無一人的方向,喃喃低語。

父親下葬後的隔天早晨,艾莉絲來到莉亞的房間,一邊幫莉亞梳理一頭長髮,一邊又留下幾句讓莉亞百思不得其解的話語,然後轉身離去。此時的莉亞心中生起一陣恐懼,她發現自己對過去共同成長、無話不談的妹妹艾莉絲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戒心,她發現自己不再信任艾莉絲,甚至是恐懼著艾莉絲。


幸而父親生前摯友的兒子、與莉亞青梅竹馬一起長大詹姆士,一直溫柔地陪伴在莉亞身旁,為了稍微轉移莉亞哀痛的心情,詹姆士為她找來了一本奇妙古老的拉丁文小書;這本書一開頭就寫著兩人從未聽過的預言:

『人類撐過了烈火與和諧,直到守望著的降臨,他們把人類中的女性當成了妻子與愛人,引發了天譴。
兩個姊妹,來自同一個搖蕩的海洋,一個是守護者,一個是守門者。一個是和平的守護者,另一個則為了魔法出賣靈魂。』

當然詹姆士與莉亞都讀不透這寓言或預言當中的啟示,但是莉亞卻堅信,父親死在黑暗之屋、艾莉絲在黑暗之屋裡令人毛骨悚然的儀式、和現在就在莉亞手上的這一本陌生且古老的寓言書,這幾者必然有其相關性。而她,莉亞,一定要找出這些事件背後的關聯。


於是一場雙胞胎姊妹的戰爭,隨之爆發;莉亞從艾莉絲的身上讀到更多不尋常的訊息、聽到更多挑釁的言語。而在屬於莉亞個人獨立的生活圈中,她也巧遇另外兩位手上和她有著同樣印記的同齡女孩,三人之間不可思議的連結,應證了那本古老預言書中另外一部份的描述。

莉亞的生活從此產生了莫大的變化,她瞭解到,自己正背負著一個使命,一個拯救人類靈魂免於受惡魔侵襲的使命。她勇敢地大步往前走去,企圖完成自己背負的使命………

 

不知道這類型的書能不能稱得上『雙胞胎文學』,總之,近幾年來我發現文壇上多了許多以雙胞胎為主角的書籍。

報導文學如《陌生的孿生人》,強調一對從嬰兒時期就被分開扶養的雙胞胎姊妹,多年後重逢,發現彼此間相似度及高的真人真事改編的故事。

但是純文學的領域,對於雙胞胎的刻化,則走上一條完全分歧的路,包括這一兩年被翻譯成中文的《那兩個女孩》、《她對稱的靈魂》,還有這本《預言的姊妹》。這幾本書中的雙胞胎姊妹,成長過程中不曾分離,卻在相同的教養方式之下,發展出完全迥異的兩種個性。

生理/外觀上由於屬同卵雙胞胎的緣故,即使有差異也只是很細微,外人難以輕易察覺得出。但是她們的內在心理狀態,卻被戲劇性地描寫成反差極大的對比:一個活潑、一個文靜,一個勇敢、一個懦弱;甚至有更戲劇化的:一個代表善、一個代表惡。甚至連結局都已經突破過去善勝惡敗的傳統模式,這樣獨特其換的書寫,將閱讀者的思考帶往另一個方向,往往結局總是出人意表。

這本米雪兒‧辛克 (Michelle Zink) 的《預言的姊妹 (Prophecy of the Sisters)》就是後者很典型的代表。


在閱讀《預言的姊妹》到最末1/6的地方,我開始有些緊張,因為直覺上我認為,以這樣的篇幅文字數,故事不可能立即發展出明確的結局。莉亞與艾莉絲這對雙胞胎姊妹之間的戰火,也還沒有真正完全爆發開來。那………作者究竟要如何在短短數頁中將故事做出總結呢?


果然,莉亞在內心告訴讀者:
『我沒有答案,現在還沒有。
我能做的就是邁向自己的未來,儘管有黑暗無形的埋伏。我要邁向母親未曾有機會觸及的未來,期望找到在這個故事中演好自己角色的方法,找到消失的書頁和剩下的鑰匙。………』


究竟莉亞要歷經怎樣的事件才能完成心願?除了努力維持自己正義使者的角色,莉亞有機會拯救被惡魔所控制的妹妹艾莉絲嗎?

雖然我已經比一般讀者先一步讀到這本《預言的姊妹》首部曲了,但也正因為如此,我心中有著更強烈的好奇心,期待著二部曲和三部曲的中譯本問世。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