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aquarius0601.pixnet.net/blog/post/26050960

◆寶瓶六位文學新人

文╱甘耀明

寶瓶出版社一起推出六位文學新人,同台發表新作,增加曝光機率,氣勢像極了韓國偶像團體「少女時代」的集體行動。做新人出版,賠錢居多,出版社如此經營,彷彿是某種企業的「栽苗宣言」,我記得上次類似「壯舉」是九歌出版社,同樣令人佩服。

這些文學新星是彭心楺、徐嘉澤、郭正偉、吳柳蓓、神小風、朱宥勳,面對起跑線的槍響不猶豫。六人未必是處女秀,但嫻熟文學內規,萬不可把書搞得像什麼都有 的大雜燴,得歸整主題,精確傳遞販賣的菜單。

這群新秀未必是七年級,彭心楺是六字頭,歷練豐富,十餘年的護理經驗融入《嬰兒廢棄物》中。徐嘉澤的《不熄燈 的房》以疾病書寫橫跨篇幅,對人物幽微與小說細節均到位,他經驗老辣,後續值得期待。如果本土文風向來以沉重緩慢為大宗,吳柳蓓《移動的裙襬》寫外配與外 傭反而靈妙輕盈,幽默生動,讀者能感受到「微風吹襲」的喜悅。神小風以《少女核》展現孿生姊妹的鏡相世界,從嫌隙到互助,卻始終碰觸不到各自心裡最核心的 控鈕,讀來令人不捨。《可是美麗的人(都)死掉了》是郭正偉生命經驗傷痕累累的反芻之作,謙沖誠懇,毫無造作之處,適合慢讀品味。朱宥勳是六人中最年輕, 卻已是成熟的壓隊老將,不吝將《誤遞》當作現代主義小說的展示平台,親情與愛情寫來皆入味不已。

六人作品分開論,都令人驚豔,而群舞所迸炸的光芒更像「新人來了」的宣言。他們擺陣所隱藏的訊息,意謂六年級以男性為主的寫作領先群,在七年級已男女五五 波。另外這六本書,五本小說、一本散文,出版社的安排反映讀者對小說類型的嗜喜,也說明了現代詩出版更崎嶇。當然,也說明當今文學資訊被稀釋的年代,搞文 學的得會搶麥克風,揪團戰鬥很重要,像數年前在文壇毀譽參半的小說家「8P」團體,也是採「先合體,後單飛」的策略。

新人上陣幾乎皆要通過文學獎機制。台灣文學獎多,文學獎牌可以頂在頭上當光環,也可以永遠背在身上當累贅。誓言與文學獎纏鬥十五年?為累積五十項文學獎名 次奮戰?為文學獎金破百萬鏖戰?五、六年級「好戰」作家仍陷在文學獎戰區的大有人在,難以自拔,新人更是難免。還好這六人沒有陷入文學獎泥淖苦戰,郭正偉 純粹為完成自我生命態度而寫,神小風選擇長篇小說是值得稱許的路線。

另外,長期透過本土文學獎暗示與學院文學氛圍的繼承,新人整體風格多少趨向「『純』文學」。「純」文學是假設狀況,不是絕對,不是唯一,更斷然不是品質認證商標,新人未必要拚命擠在這,有創造力的文風才能提升個人辨識度。這是給六位新人能長遠走下去的期許。

十年6書.jpg
◆左起:郭正偉《可是美麗的人(都)死掉了》、神小風《少女核》、朱宥勳《誤遞》、 吳柳蓓《移動的裙襬》、彭心楺《嬰兒廢棄物》、徐嘉澤《不熄燈的房》。

★原刊載於2010.11.20 聯合報 聯合副刊

★看寶瓶文學第一軸線作品:

※郭正偉的散文集《可是美麗的人(都)死掉了》

神小風的長篇小說《少女核》

朱宥勳的短篇小說集《誤遞》

吳柳蓓的短篇小說集《移動的裙襬》

彭心楺的短篇小說集嬰兒廢棄物》

徐嘉澤的短篇小說集《不熄燈的房》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