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旅居歐洲多年的女作家謝如心,受邀到香港的大學擔任為期一年的校園邀訪作家。因為旅居歐洲多年,女作家幾乎無法長期陪伴年老的父親與母親,此時,她的父親已經是癌症末期的病人,由住在香港的姊姊接來照顧;女作家的母親傭留在台灣,但因為有嚴重的精神問題,所以住在東部的一家精神療養院。

在親姊姊的眼中,這個旅居海外多年的妹妹幾乎是一種逃避照顧父母責任的做法,姊姊非常不以為然。但是女作家心裡想的是,自己並非逃避責任,而是為了躲避並試著遺忘童年的傷痕,所以不願面對長期外遇,置自己母女於不顧的父親。

女作家之所以受邀到香港來,與住在歐洲的外籍丈夫分隔兩地,其實也是因為兩人之間的濃情蜜意已淡,幾乎快要變成只有禮貌性打招呼的室友而已。她之所以接受香港大學的邀請,目的之一也是想為兩人日漸冷淡的感情,試圖理出一點頭緒。

 

在香港,女作家遇見一位男書迷;這個男書迷來自台灣,能說出女作家所有的作品,甚至對於女作家早年作品也倒背如流。幾次交談下來,女作家覺得這位男書迷很特別,特別到------他其實不是來香港讀書或工作,他在香港也沒有朋友、沒有地緣關係,男書迷只是因為知道女作家將駐港一年的消息,才特地從台灣過來。

他知道女作家上課的時間地點,他知道女作家的電話號碼,甚至……連女作家住的旅館房間幾號他都知道。起初是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巧遇,接著女作家發現:不對,這根本不是巧遇,這是男書迷有意的跟蹤。

 

究竟男書迷的意圖為何?為錢、為情、為仇?或者只是單純的崇拜?或者裡面有更大、更不可告人的目的?

就這樣陳玉慧老師的新書《書迷》幾乎快要令人懷疑她改寫推理小說了………。

 

 

我想我可以算得上是陳玉慧老師的書迷,而且是資深書迷,從1992年的《徵婚啟事》,到2006年的《海神家族》,又到2008年的散文集《慕尼黑白》,還有手上這本剛出爐不久的新書《書迷》,都是我在當時一讀再讀的作品。
(對,但是不知為何我至今仍沒機會讀到《CHINA》,我自己都不知道原因。)

 

另外我也非常著迷於陳玉慧老師不定時在報紙上出現的觀察歐洲的深度報導,寫小說的感性與寫新聞報導的理性,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的確會令書迷好奇------陳玉慧老師未免也太多面了吧。

 

尤其如果有機會讀到一系列明夏.柯內留斯Michael Cornelius的作品, 特別是穿插在兩人書中的序文時,會對陳玉慧老師這位作家的一切會更加好奇,甚至忍不住想google看看有沒有陳老師什麼八卦新聞。
( 對,我認為其實,癡情瘋狂的男書迷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像我這種漫無目的的書迷,嘻! )

 

順道一提,我非常欣賞《書迷》一書當中,偶爾穿插的 [丁明勝筆記]。

我是完全不曾玩過線上遊戲,但是我的男友在我們剛認識的頭兩年時間裡,是位不折不扣的電玩狂,因此每個月固定數本線上遊戲雜誌會出現在他家中,我曾經因無聊而隨手翻閱過,嚇一大跳的是,裡面的用語文字,美得驚人------只是我不知道真正的電玩迷能否欣賞?

在此我摘錄幾則 [丁明勝筆記]裡,讓我也相當著迷的文字 :(當然-----我還是看不出有何意義)

焚殿後,載閃綢錦緞和稀幻珍貨的商對正經過煽亂的危險囈域。

 
駕(魚虎)獸攣顫的慾望臘緘封於瓶裝地獄。(真的有”魚虎”這個字嗎?)

德魯伊需要狙擊手抵禦哥布林的感官侵略。

一個鯊蜥獸破壞大片植滿深緋色陸珊瑚的農地。

 

呀~~如此迷離,相當有朱天文的味道。

 

書迷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