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2553714.jpg 

平時我在閱讀文學作品時,有一個相當奇怪的習慣;我不會先急著去欣賞書封的畫面或者封底的內容簡介,只會先默默對著書名進行一番毫無邏輯的冥想(?)

我會很可笑地先針對書名想像出一個故事的輪廓:這應該是個背景發生在哪個時候、什麼地點、怎樣的故事、應該是悲劇或喜劇收場………,就這樣先自己天馬行空地花個半天時間幻想,然後才能好好開始閱讀。

好比現在手上這本《被囚禁的音符》,因為書名取得太過詩意,我居然想像這是一個情節類似『羅密歐與茱麗葉』加上『小美人魚』的愛情故事;一對相愛但無緣相守的戀人,因為太過悲傷而從此失去聲音………直到我正式翻開書本閱讀才發現,我---想---得---太---多---了---!!!



《被囚禁的音符》整個書寫上有一個非常奇妙的地方,厚厚將近350頁以上的故事,其實發生的時間是從當天凌晨四點多,一直到黃昏太陽西下時落幕。也就是說,這整本書寫的是在大約十幾個鐘頭裡所發生的事情;從開始發生失蹤案件,到真相大白故事告一個段落。

依我長期閱讀的經驗,通常300頁以上的故事,幾乎都能跨越一世紀或一個世代了,而這本書中時間竟然只流逝掉不到20個鐘頭。因此這本書在我讀來,有一種不急不徐、甚至緩慢的感覺,作者非常細膩地描寫出每個時間點,故事中主要人物的心裡的所有流動過的景色。

雖然因此並不能非常感覺到所謂的『緊張』和『刺激』;但是很奇妙的是,這樣的鋪排方式居然讓我越讀越感到『懸疑』。到底這兩個小女生跑到哪兒去了?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凱莉的爸爸感覺上只是喝醉酒而已,應該不會犯下什麼大錯吧?………一邊耐著性子讀,一邊還暗自祈禱,上天啊,可千萬不要讓這兩個小女生發生不好的事情呀!她們年紀還這麼小,又是如此乖巧、貼心的小女生.........〈所謂入戲太深,看戲的是傻子,大概就是在形容我這樣的人吧?〉



而當真正讀完整個故事之後,其實我對媽媽安東妮亞是有所怨言的。

十多年前在台灣還沒有正式通過【家庭暴力防治法】和建立完整的家庭暴力通報機制之前,我的工作就是擔任家庭暴力防治的社工人員(糟糕,暴露出我年紀的『資深』程度了)。

每天一到辦公室,看到的就是眾多像安東妮亞這樣,我稱之為『性格優柔寡斷的母親』。沒錯她們都很愛小孩,也深愛自己的丈夫,但是這樣的愛是一種無用的愛、一種對自己和對家人都毫無意義的愛。因為她們的優柔寡斷和一再原諒,經常使年幼的小孩心裡受創越大。

而這些丈夫也並非十惡不赦的壞人,他們不是成天打罵妻子兒女的,而是僅僅在心裡有挫折或壓力之時,加上過多的酒精,才使他們暫時失去理智,對原本心愛的家人有身體上或心理上的暴力行為。

因此,我非常不能接受安東妮亞自陳的一段話:「我知道,當初發現凱莉忽然不說話時,我不夠積極,沒有想盡辦法治療她,幫助她重新開口說話。………」而且安東妮亞還明知:「然而,自從那天以後,她就在也沒說過話了。我一直沒有問葛里夫,那天他到底跟凱莉說了什麼。更糟糕的是,我甚至從來沒問過凱莉。」說真的,看到這一部分的文字時,我居然相當激動地想跳入書中,毫不留情地對安東妮亞說:「對,妳的確是一個差勁透頂的媽媽。」



走筆至此,我突然覺得很有意思,不同背景的人來讀這本書,會聯想到的事情可能相差十萬八千哩;而我潛意識中壓抑已久的那個正義女超人,居然在這個時候又很唐突地冒出來,實在是………真讓我哭笑不得呀。

真好奇其他書友讀完《被囚禁的音符》的感想又是什麼?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