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1 

 

「如果想飛起來的話,只有勇氣往前衝,是不夠的。我們得停下來,什麼都不要想,讓自己清空,只是等風來。」








數年前讀過鮑鯨鯨的《失戀33天》,一直很欣賞她有話就說、有淚就流,該笑就狂笑的直白文筆。 不做作,只寫出30歲前後小資OL輕熟女的日常。------那是一個我永遠也到不去的世界。




現實生活的我,在30歲左右已經因緣既會成了公司主管階層,每天與當時各大銀行董座、經理平起平座地討論各種事情。 不是說我不能做這樣的事,而是當時我真的太年輕了------又是一椿強逼著我一夜長大的事,我沒有惶恐的餘地,也無法慢慢「等風來」,只能自己摸索著讓自己憑空順風逆風地飛行。只能飛得更高,不許往下跌。




所以手邊這本鮑鯨鯨的《等風來》,又勾起我的好奇心。這樣年齡、資歷的都會輕熟女,是如何安排自己?或者說,現實生活是如何逼迫這些輕熟女們成為現在的模樣?!








鮑鯨鯨的文筆一向直來直往、輕快搞笑間帶著陌名的自我激勵與反省。




《等風來》一書,藉著一趟尼泊爾旅行風光的樸實簡陋,會給一向只在北京大都會中、追求高級生活的女主角程羽蒙帶來怎樣的對比與衝擊?








太久沒有置身於這種絕對的黑暗裡,我早忘了自己本身,是不是還有能發亮的地方。但那麼多人都在借光活著,我一直覺得不差我這一個。也許只有這麼停一次電,我才能提醒自己,人還是得怕點什麼;也只有停這麼一次電,我才有機會脱幾件身上穿多了的衣服。燈火通明下,人難免會覺得自己披掛的東西,好像還不夠多。

這是我在回過房間後,等著睡意來臨前,自己對自己說的話。也只是因為一點光都沒有,我才好意思開口對自己說這些話。








人哪,或許就應該是這樣,人生路上走著走著,遇到受傷的時候,走到無人處舔舐自己的傷口,然後繼續上路,等風起,再乘風而上。



 

 

 

 

 

1  

 

 

 




等風來



•    作者:鮑鯨鯨    @   2014
•    出版社:本事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1/24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6118685
•    規格:平裝 / 276頁
•    出版地:台灣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華文創作> 小說



 

 

 

 

photo_2013_12_18_24a502a4df22a5652e8a6d8b90d9a0ed

 

 



轉載自~~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24195





內容簡介


  不管你有多著急,或者多害怕,
  人生都會有不能往前衝的時候,因為衝出去也飛不起來,
  這時候,只能靜靜地,等風來。



  《失戀33天》金馬獎最佳編劇鮑鯨鯨+滕華濤導演再度攜手合作
  2014新春《等風來》同名電影中國熱映,粉絲瘋搶票徹底崩潰訂票系統!
  「正能量」獲國際巨星舒淇盛讚!



  程羽蒙,一個月薪兩千卻想活出兩萬生活品質的雜誌專欄寫手,
  公出義大利的美夢被擊碎後,不情願地跟團踏上了赴尼泊爾的「幸福之旅」。
  與她同行的,除了冷酷沉默的攝影驢友團和俗不可耐的大姐團外,
  還有風華正茂的女孩李熱血、被父親切斷財源的富二代王燦。


  「不要甘於自己的平凡,我相信你一定會幸福的。」
  這是程羽蒙高中同學送她的畢業感言,
  她討厭這話的前半句,拒絕承認自己是平凡的,
  工作以後,她恨這句話的後半句,因為它錯得太離譜。


  她每天寫文章告訴無知讀者,上流社會的日子該怎麼過, 不過,她住的房子是租的,她寫一個字賺一塊錢,不寫就沒有經濟來源,她是這個世界的窮鄰居。


  「這麼久以來,其實我一直是背著全部家當在路上衝刺的狀態。
  我以為只要自己跑得夠快,就總能飛起來,就像現在……

  我一路跑一路扔,扔掉所有我覺得用不上的東西,
  比如自尊比如信仰比如毫無用處的自我比如多此一舉的倔強,
  我告訴自己要輕裝簡行要孤注一擲,必須捨下些什麼才能安全起飛才能成全夢想……

  但其實我心裡比誰都明白,沒人逼我扔掉些什麼,是我自己逼我這麼做。
  我那麼需要別人看得起我,是因為我看不起自己了……」

  《失戀33天》過後,
  在拼搏中迷失自己的卑微小白领啊!
  別瞎折騰了,沒什麼用的,
  不如讓我們靜靜地,等風來。

  幸福,到底是什麼?
  幸福,就是洗澡時不會沒水停電……
  幸福,就是坐敞篷車不會遇到狂雨灌頂……
  幸福,就是這輩子的委屈可以說個痛快又有人捧場……
  幸福,就是靜靜的……等風來。
 







作者簡介

鮑鯨鯨


準備邁向輕熟女的過熟少女,網路知名怨婦,對敵人心狠手辣,對愛人甜賤綿軟,

身後拖著無數個人格,一路走得花樣迭出毫不寂寞;在戀愛中她從不為傷心人,卻被許多傷心網友拱為女王。其語言風格辛辣尖酸,洗練,乾淨,有點調侃和自嘲。

這是一種男女通吃的風格。







 
目錄



1  這個世界的窮鄰居
2  奧斯卡時段
3  冷光源,和存在感
4  用命換錢的人
5  幸福之初
6  一場冷笑話
7  抵達不了的地方
8  心靈清理現場
9  五星級酒店的宗教
10 你沒做錯什麼
11 神明見證
12 帶我去看最美的地方
13 黑暗中,那些年的我
14 單車馳過雪下的世界
15 三個鈴鐺
16 羽蒙
17 不要和大象比摔跤
18 如果焦灼感可以取暖
19 不想投降
20 等風來
 






 
推薦序

讓我們靜靜地──等風來/滕華濤



  終於又到了寫序的時間。

  每到這個時候,就說明我和鮑鯨鯨合作的又一部作品接近完成了。

  從鮑鯨鯨連載小說開始,到我們電影拍攝結束為止,我被問到最多的一個問題是:尼泊爾?為什麼要去尼泊爾拍電影?

  我每次給出的答案都不相同。面對文藝青年,我說是因為旅行的意義;面對「資本家」,我說的是仁波切;面對時尚小資,我會拿出手機裡存好的一張照片,回答他(她)八個字:佛光籠罩、幽靜深遠。

  實際上呢?為什麼鮑鯨鯨會跑到尼泊爾這個國家去寫一部《等風來》的小說和電影劇本?她在後來的劇本裡,借助女主角程羽蒙,寫下了如下的對話──

  程羽蒙:托斯卡尼的美食探訪,怎麼我收到通知,不讓我去了?

  主編:喔,托斯卡尼那事兒搞砸了。

  程羽蒙:怎麼會呢?不是策畫很久嗎?

  主編:改成去紐西蘭海釣了。

  程羽蒙:所以呢?

  主編不耐煩地摘下按摩儀,兩隻眼睛周圍塗著綠色的膠質物,主編邊擦臉邊看向程羽蒙。

  主編:紐西蘭那個海釣,是幾個小富二代搞的,人家本來就要去那兒玩。

  程羽蒙愣住。

  主編:裡面有個小孩的父親,在咱們社裡投著廣告呢,就跟我們商量,讓咱們雜誌追蹤一下,給這些孩子提供一些正面點兒的,陽光點兒的報導,最好能跟慈善啊、自我價值的體現啊掛上鉤。作為回報,人家願意再給咱們社多投一倍的廣告。你說這事兒,社裡能不答應嗎?雙贏,win win! OK?

  程羽蒙愣在原地。

  主編:不過呢,本來社裡說,紐西蘭海釣能成大專題,就不用再派人出國了。後來還是我求社長,說小程不容易,之前沒出過國,這次護照都是辦的加急,就怕去不成,好歹讓她出一次國。

  程羽蒙表情緩和。

  程羽蒙:那……那您準備派我去哪兒啊?

  主編假笑。

  主編:一個非常棒的地方。

  程羽蒙表情期待。

  程羽蒙:……那是?

  主編:博克拉。

  程羽蒙:聽著,好像離托斯卡尼也不遠啊。

  主編笑容微僵,點點頭。

  主編:說起來,是不太遠……尼泊爾你知道吧?是尼泊爾的一個非常nice的渡假城市。

  程羽蒙眼睛睜大。

  程羽蒙:尼泊爾?!我去那兒幹嘛啊?

  主編不耐煩地翻看起桌面上攤放的雜誌樣張。

  主編:尼泊爾怎麼了? 空氣新鮮,物價便宜,還有那麼多雪山,是咱們東方的小瑞士呢……

  程羽蒙:可是主編,我為了去義大利做了那麼多攻略,各種食材怎麼吃,好吃的小飯店怎麼找,我都準備了三個月了!突然換我去尼泊爾,就算您把這地點說得再好,落差是不是也太大了,太不公平了……

  主編煩躁地看向她。

  主編:小程,我訓練你訓練了這麼久,為什麼還是不能把你的素養raise到和我相仿的高度呢?你站在我面前,向我抱怨不公平?So funny!你要找公平?麻煩你出門,下樓,右轉,走五百公尺,有一棟建築叫「朝陽區人民法院」,那裡有你要的東西。

  程羽蒙呆愣在原地。

  實際情況是這樣的──

  二○一一年,《失戀33天》上映前,我交給鮑鯨鯨一個難度很大的作業:把小說《浮沉》改編成一個三十集的電視劇。這裡面涉及七個億的資本博弈、國企改制、對中國國進民退現狀的思考、職場白領的生存守則……等等。當時,所有人都懷疑我把這個項目交給一個一九八七年出生的小女孩是不是腦子有點壞掉了。但我堅信鮑鯨鯨可以寫出我想要的故事,她也勇挑重擔,開始奮勇創作。當然,過程可想而知,非常地艱苦。鮑鮑幾度崩潰,數次對著電腦痛哭流涕,認為她根本交不出這個作業了。

  因此,在一個夏末秋初的美好的晚上,我們約著喝小啤酒聊聊劇本。在盡我所能地鼓勵了鮑鮑的創作之後,我更需要許諾一個美好的未來。

  我:現在劇本已經完成了八○%了,只差一口氣你就成功了!這個寫完之後,你好好休息一下,後面的電影我已經想好了,準備去國外拍。這樣,你寫完《浮沉》之後,馬上可以出國轉轉,旅行、休息,外加想想後面的電影。

  鮑鮑眼睛亮了一下:……您打算送我去哪兒呀?

  我略略沉吟:馬爾地夫?就馬爾地夫吧!你帶著小王一起去,好好玩玩。

  鮑鮑:謝謝導演!那我回去寫劇本了,BYE BYE!

  等到《浮沉》交稿了,我們還是約著一起去喝小啤酒慶功。喝到高興的時候,我突然跟鮑鮑說:我怎麼仔細想了想,去馬爾地夫拍個電影挺沒意思的呢!

  鮑鮑警覺地:怎麼沒意思了?

  我:你想啊,那地方除了海、沙灘、酒店之外沒別的東西呀!我又不是去拍MV,上那兒去幹嘛呀?

  鮑鮑:那您是想去……?

  我:尼泊爾!

  鮑鮑:尼泊爾?!

  我:嗯,尼泊爾。

  以我對鮑鯨鯨的地理知識的了解,她一定需要回家Google一下才知道尼泊爾的具體位置,但她本能地知道這事有點不靠譜。所以,她問了一個後來所有人都在問的問題:為什麼要去尼泊爾?

  其實我只是想弄明白一件事──為什麼我們現在有錢了,日子過好了,但我身邊的各種人都不開心?

  沒錢的不開心,覺得自己沒錢還好理解;有錢的也不開心,雖然他們沒覺得自己太有錢,但總體來說都不開心。沒結婚的,不開心;結了婚的,也不開心。忽然覺得自己怎麼處在這樣一個奇怪的國家中,這個國家沒有「沒頭腦」──因為一個比一個精明,但這裡充斥著「不高興」。

  為什麼?

  這是我問鮑鯨鯨的問題,也是問我自己的問題。

  之後為尋找答案的鮑鯨鯨,獨自奮勇地開始了去尼泊爾採風的行程。

  等到她回到北京吐槽完停電被嚇、旅行被騙之後,說出了三個字擊中了我──等風來。

  這是博克拉滑翔傘教練告訴她的話。

  不管你有多著急,或者你有多害怕,我們現在都不能往前衝,衝出去也沒有用,飛不起來的。現在的我們只需要靜靜地,等風來。

  當時我就確定,鮑鯨鯨沒有白去尼泊爾。

  後面的故事我其實也沒想到。

  鮑鮑三赴尼泊爾,四易其稿。

  電影的籌備一波三折,幾乎無法進行下去的時候,是瘦小的她堅定地告訴我,我們的判斷沒錯,鼓勵我開開心心地去尼泊爾好好享受拍攝時光。

  可能正是因為如此,這部電影讓我體會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盡興。直到今天,我也不那麼確定我拍得好不好,但我只想說:謝謝鮑鮑!謝謝《等風來》!感謝它帶給我的困難,因為我從困難的盡頭總是看到絢麗的曙光……

  終於有一天,我在博克拉海拔兩千多公尺的山上拍攝《等風來》這場戲的時候──凌晨五點,天濛濛亮。工作人員都在辛苦地搬運著重型攝影照明器材,Fishtail山峰已經漸顯輪廓,我們都著急地開始互相催促,大聲喊著尼泊爾方面的協拍人員快點幹活。我記得我怒吼著說「我起了這麼早可是眼看要錯過拍出最美的日出畫面」時,突然一隻鷹悠然地劃過萬道霞光,在我們頭頂上悠然而自由地翱翔著。

  太陽出來了,灑在美麗的魚尾峰上。所有的人都停下手裡的工作凝望著這隻鷹,時間好像靜止了。

  我似乎錯過了什麼,那個是我剛剛著急要拍到的……

  但我似乎又等到了什麼……

  我好像跟王燦和程羽蒙一樣,悟到了什麼,但又沒完全參透……

  所以,無所謂啦,讓我們靜靜地,等風來……

  所以,我們都沒變,你懂的……

  所以,鮑鯨鯨,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乾了,你隨意。

2013.7.1
寫於《等風來》一稿定剪時







 
詳細資料


    ISBN:9789866118685
    叢書系列:Shine
    規格:平裝 / 27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華文創作> 小說


 

 

 

 

 

 

 

 

 

 

    文章標籤

    fangkuoapple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