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1  

1. 


『我想我喜歡的對象是男人』。




整整十一個字,透過市內電話線的傳輸。聽起來帶著比較多的肯定,又還有一絲的懷疑,再加上一點點的膽怯,和同樣比例的興奮。


給人一種剛在大海中浮潛完畢,向水面上游若干距離之後,頭部伸出水面,呼吸到新鮮空氣那一剎那的感覺。








實習督導事先告訴過我們,助人專線機構的電話系統和一般市內電話系統有點稍稍不一樣。


因為必須聽清楚來電話求助者那一方的真實情況、危急與否,所以在通話筒這端『聽』的部分,音質比一般家用電話來得細膩而清晰,以方便接電話這一端的助人者,透過更多背景聲音,隨時掌握來話的求助者的一舉一動。


------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啦,只要確定對方沒有立即自殺的念頭,通常接聽電話的心理輔導員都可以略為輕鬆一些。


而大部份打電話來求助、與人交談者,就是想在浩瀚的大海中攀到一個可以載浮載沉的枯木。


接聽電話的心理輔導員就忠實地扮演好『讓人攀附的枯木』這個角色就行了。




但是機構裡的電話系統,在說話端『說』的這一頭,也有一些些刻意的聲音頻率調整,為的是,其實除了電話專線值班的日子,真實世界裡,這些助人工作者,無論是專職或志工,大家都還有平常的日子要過。


如果不稍微調整變化一下聲線,在現實當中被求助者認出來,或是被人誤會,那就不太妙了。




據說是曾經發生過這種狀況,機構才請來專業電話工程業者,對室內電話系統的使用進行細微調整的。








我們實習生必須輪值大夜班專線,一星期兩次。


通常緊急情況真的少之又少,問過前一屆和前前一屆的學長姐,大家都說沒接過。




深夜時分會打電話來機構的,通常不是求助------也算是求助,他們都是寂寞人。




到了實習階段中期,第一次輪過值班接聽電話之後,督導安排了第一堂檢討課程。


我們五個實習生各自拿著專屬於自己的第一通助人電話錄音帶,小金因為人高馬大,另外認命地提著機構裡的大收錄音機走過長長的走道。


我們快速來到討論室,各就自己習慣的位置,等著和督導以及其他實習夥伴開始一起聽著自己第一次輔導陌生人的過程。




對,我們還是實習生,我們可能會犯錯,我們可能在說出某句話時,不小心露出了鄙視或過度讚賞的語氣,這些,有的適當,有的則否。




我們只有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可以學習電話諮商輔導這門學科。前一個月我們要拼命學習理論,後一個月則是正式上線實習。


我們來自不同的大學心理相關科系,大家都不到24歲,人生經歷好貧乏呀。


但是在這裡,我們是工作夥伴,互相提醒每一次接電話中遇見的難題。


我們試著拼了命學著快速一夜長大,好幫助每一個打這通求助電話的個案。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