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1

3.    


「對,我感覺她在躲我……,到了大四,我們幾乎都沒什麼課,心怡把所有課都集中在星期二和三兩天密集上完,然後其他的日子就又搭車回南部照顧她爸了。我們……我們幾乎沒有什麼機會講到話。」

「你們有試著用說話以外的方式溝通嗎?比如寫紙條、寫E-mail的?」

「E-mail沒辦法,醫院沒有電腦,心怡幾乎是24小時都待在醫院裡的。紙條……我有想過,可是我不知道要寫什麼?」

「說得也是,因為沒有真正處在阿始你的女朋友那個狀況裡,很難想像她的心情或者事她照顧病人的辛苦。」

「是啊,而且我又是完全台北人,對南部根本不熟,也不可能過去幫忙她照顧她爸爸。」

「所以阿始和心怡你們漸漸疏遠了。那E呢?」


「E喔…...」阿始在電話的一頭輕笑起來,聽起來像是談到親蜜的人時的那種開心,「我不是說了嗎,E從一進大學就忙著搞社團,忙做社會運動,一開學北部大專院校的學運社團就忙著串連這次的野百合學運,E看我整天閒閒沒事做,就叫我去社團幫忙寫文宣……,我文字不太行,但是很會畫插圖。」

「所以你們變成經常在一起參加社團活動囉?」

「是啊,因為我也沒什麼事可以做,我又不喜歡打電玩,也沒有上BBS的習慣。」

「然後你們越來越熟?」

「嗯,對。其實E和其他社團的人講的東西,我並不是那麼有興趣……我對政治其實不太懂,也沒打算懂,我其實以後出國是想轉讀建築或藝術史。」


「那你跟E……,你為什麼覺得自己愛上E?」

「我……不知道耶,只是覺得E很有意思……他說的話,他帶我去的地方,他讓我認識的朋友,都好特別。一開始只是應付一下出去個幾趟,可是回家的路上,E會天南地北的聊,有時候我覺得他太天真,為什麼不把大學好好讀畢業,要搞這麼多外務,可是,我其實又很羨慕他,除了學校以外,還有那麼大的世界等著他去闖…...」

「所以阿始,你覺得你是喜歡上E的自由自在?還是喜歡E這個人?」

「我……,我不知道,我很迷惑,我明明應該只喜歡心怡的,但是,說出來妳不要笑,我經常想在和E一起開完會或聊完天回家的路上,緊緊抱著他或親吻他……我不知道為什麼,但那種感覺很強烈,比跟心怡在一起時還要強烈很多。……E的社團裡也好多同志,我不知道,我也是嗎?」

「是這樣呀,那E呢?E對你的反應是怎麼樣?」

「我覺得他也對我有相同的感覺耶。但是E一樣有個女朋友,他女朋友是大一屆的學姊,已經畢業出社會工作了。」

「E有提過他和女朋友的事情嗎?」

「還不就是那樣,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就是吃飯、看電影、然後回家睡覺……妳懂我的意思。」


「嗯(笑),我懂。你考慮過把自己的感覺告訴E或者是告訴心怡嗎?」

「我……我想。」

「兩個人都說嗎?」

「不,我只想跟心怡說……跟E說好嗎?」

「為什麼不好?」

「因為E有學姐女朋友呀。」

「阿始你想得也對。那你有沒有想過要怎麼告訴心怡這些所有的事情?我猜心怡可能無法接受喔。」

「怎麼告訴心怡這些所有的事情?心怡可能無法接受?」電話那頭傳來阿始的苦笑聲,「是啊,所以我才打了這通電話。我人已經來到南部了,我想親口跟心怡說,但是……」


「但是你不知道怎樣說。對嗎?」

「嗯。對。」

「沒關係,我想你既然說心怡很懂你,你說什麼她應該都會思考的。」

「是嗎?不過我也覺得是這樣。」

「那就請阿始你試試看囉,如果不行再做其他考慮。」


「嗯。也對。」感覺電話那一頭的阿始終於鬆了一口氣,「之後我還可以打電話給妳商量事情嗎?」

「我有值班接線時,你就可以找得到我。」

「那請問……?」

「我是編號9503的輔導員。」

「非常謝謝妳。」


「不客氣。再見」

「謝謝妳。再見」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