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1

4.   


值完這次大夜班專線,暑假實習終於結束了,我也順利拿到遲來的暑期實習學分,從大學畢業了。


這次的實習讓我領悟很多。


我看到人生在不同階段有各式各樣不同的煩惱,看似過不去、其實要試試看才知道過不過得去的煩惱。


助人專線機構電話這頭都是聆聽者,專心傾聽著電話那頭煩惱愁苦的人說心事。


將來,我是不是要學而用之呢?








睡到自然醒來時,一大片太陽光線已經照入我房間裡。


雖然熱,但在自己房間裡醒來,總是比去年夏天一整個暑假,在爸爸的病床旁邊、醫院舒適的空調溫度下、半睡半醒的那種睡眠品質還要好上太多。




今天下午是爸爸每周打化療針劑的星期二,不能再繼續貪睡,要起來開始準備去醫院的什物了。


水壺、椅墊、小涼被、靠枕、昨天剛收到最新一期的讀者文摘,沒有這些東西,爸爸漫長的四個小時化療時間,會非常非常無聊。




昨晚忘記關的電腦螢幕上,顯示我有一封E-mail來信。


我點開信件。








心怡,


今天晚上妳有空嗎?我人在高雄,想跟妳見面,方便嗎?


阿始 於凌晨三點








果然,阿始來高雄了呢………








西子灣的堤防一凹一凸,凹處可以坐進去兩個人有餘,高雄年輕人習慣稱它叫『蘿蔔坑』。


讀高中的時候,我常和同學到中山大學的圖書館晚自習,不知道為什麼,在大學圖書館裡晚自習總能激起我某種鬥志------將來我要考上更好的學校。




圖書館晚上十點鐘閉館,我和同學推著腳踏車,走過長長的西子灣堤防,總會看見一對對戀人擠在蘿蔔坑裡相依偎。


同學問我:「台北的大學有沒有這麼浪漫的約會地點呀?」


我不知道,我根本就沒去過台北。


「要先考上台北的大學再說囉!」




擊掌。出了西子灣中山大學的校門,我們開始瘋狂地踩著腳踏車往前走,身邊颳起一陣略帶暖意的風。








我約阿始晚上九點在西子灣蘿蔔坑見面。


我們交往了三年,這是他第一次來高雄找我。




阿始六月中就開始準備畢業典禮了,可是我不想參加畢業典禮,我只是把行李整理好帶回高雄,因為我還沒有畢業,我還差一個暑修實習的學分。


那本來應該是大三升大四那年暑假應該要選的機構實習課程,可是因為爸爸發現罹患肝癌,我只能放棄實習,回高雄照顧他。


我將大三的暑期實習延後一年。


也就是利用暑修的機會,選擇一所位在高雄的諮商輔導機構實習。我可以一邊實習,一邊照顧展開第二度化療中的爸爸。


也許,我還可以在高雄找到工作機會,那就能就住在家裡照顧爸爸了。








和阿始擠進蘿蔔坑一起坐得感覺很熟悉,我們過去也經常這樣相依偎地坐著。


我們肩靠肩坐在一起,靜靜聽海浪拍打岩石的聲音,一波浪捲起又退下,下一波浪又跟緊跟著捲起又退下,就這樣,反覆又反覆,震出驚人的聲響。


沒有人先開口。我們都沉默著。感覺到彼此的體溫、心跳,卻感覺不到對方真正想說的話會是什麼。




「心怡,我……」


「對不起,阿始,我想跟你分手。」


「啊?」阿始臉上寫滿了真的驚訝的表情,「為什麼?」


「因為當完兵你就要去美國留學,而我只能留在高雄照顧我爸爸,根本不可能跟你去美國呀…...」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