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4  

 

 

 

寫文前,想到一件非常無聊細碎的小事,不知道乙一辦不辦作家簽書會,如果有的話,『乙一』二字,那多省時!放眼世界文壇恐怕沒其他作家能辦到!(笑)




白乙一』總能讓我的心情輕鬆起來………這是『黑乙一』做不到的宿命………








認識的編輯說,寫文章時,個性謹慎的人會在句中頻繁地下標點,而個性大膽的人則不太的人則不太下標點,是真的嗎?這麼一提,在寫「我開始……」之類的文章時,雖然總是連著寫,但直到現在,我依然會猶豫是否該加上逗號,分成「我,開始……」兩句。……








說:讀『白乙一』總能讓我的心情輕鬆起來,並非玩笑話,這是真的。




『白乙一』溫暖、真誠的寫作風格,絕對性地吸引著我。除了閱讀本身,總還有餘裕去想一些別的其他,像是一開始提到的作者簽名,還有,關於這本書名『箱庭』二字。




讀完乙一的《箱庭圖書館(箱庭図書館)》除了內心因為深愛最後一篇短篇〈白色足跡〉,而產生的暖意以外。『創造故事的小鎮』、『文善寺町』、『山里(近藤)潮音』、『圖書館』等,由這些人事物為基本場景,分別寫出的〈小說家栽培法〉、〈上便利商店去!〉、〈青春絕緣體〉、〈夢幻仙境〉、〈王國之旗〉和〈白色足跡〉六篇短篇小說,讀來有一種莫名的親近感。




如果可以選擇, 妳/你 會讓自己當個大人或小孩或是介於大人和小孩之間?




六個短篇中的主角,幾乎都是正好走到人生中『大人』和『小孩』的臨界點。再多往前走一步,就是要負起責任、但也相對擁有更多自由的『大人』了。稍稍停滯、甚至身體往後挪一挪,『小孩』那個相對的世界,也在那裡等著。




何時才要跨出這關鍵性的一步呢?




跨越或不跨越,對每篇文章中的主角們又各自會有怎樣的影響?




如果我堅持就要提起單腳來,就這麼往『大人』的方向,懸空邁一步呢?(別忘了我還有一腳是定在『小孩』那邊的世界裡!) 那樣的人生又會如何呢?




乙一的《箱庭圖書館》,除了讀這些細微改變帶來的無法可逆性,並且還能享受『如果那時候選擇不是……而是……』帶來的種種可能性想像。








讀到書末作者乙一親自寫的〈後記,或《箱庭圖書館》建成記〉,才會知道,啊,原來這本《箱庭圖書館》的創作由來,背後有個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奇點子----【乙一小說再生工廠】


這裡是編織故事的小鎮。
寂寞的高中生、生活在黑夜的孩子、愛書成痴的圖書館員,
在雪地上共同寫下了名為奇蹟的故事……  




【乙一小說再生工廠】


和讀者共同合作!
素人作+「乙一流」=「乙一小說再生工廠」出品的六篇溫暖珠玉小品。


2008年夏天,日本集英社為乙一推出特別企畫「乙一小說再生工廠」,
讀者主動投稿短篇,由乙一透過其獨特的視點,挑出決定進行「再生」對象,
大刀闊斧地將其解構再建構,搖身一變成為「乙一流」的作品。


2011年3月終於完工出貨!素人原作同步公開於官方網站上,歡迎讀者諸君參觀比較!


  〈小說家栽培法〉
  少年為什麼成為小說家?除了想寫給故事給鼓勵自己的小學老師看之外,是否還有其他理由?


  〈上便利商店去!〉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時間,沒想到在門前打轉的那個人走了進來,居然還變成強盜?!我跟學妹能順利走出店裡嗎?


  〈青春絕緣體〉
  偌大校園找不到容身之處,孤孤單單的我,只有文藝社社辦能讓我靜心待下。因為那裡有著一個說話毒辣的學姊,因為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夢幻仙境〉
  帶著一把撿到的鑰匙在黃昏跟夜晚尋找適合它的鑰匙孔是我最大的樂趣也是冒險,因為我相信那扇門的後面是我夢寐以求的夢幻仙境……


  〈王國之旗〉
  離家出走的高中女生碰上了一群生活在黑夜王國的孩子。那王國真的是孩子的應許之地嗎?或者只是自欺欺人的海市蜃樓?


  〈白色足跡〉
    雪地上憑空出現的足跡,串起了兩個世界。失去母親的高中女生、寂寞度日的大學研究生,他們能靠著彼此的足跡撫平各自的傷痕嗎?








乙一與出版社共同的這個ideal,真讓人驚訝!一位當紅知名作家會自己承認目前已經沒有創作的小說點子,所以:「向讀者徵求點子吧,那樣我就會工作,就寫得出小說」------對於一個誠實到如此地步的作家,讀者還能說什麼呢?




於是,素人讀者的短篇投稿,加上乙一的文字潤飾與串聯,《箱庭圖書館》就此問世溫暖了我,相信也溫暖了其他讀者。








只是,瞭解了《箱庭圖書館》的構成後,我突然心想,「箱庭」是在位在日本哪個地方呢?




說來,我從十來歲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哈日少女,一直維持到今日的哈日歐巴桑。「箱庭」這個日本地名我真的沒聽過------總要google一下它位在日本哪裡,下次去日本時,好親自拜訪一下『箱庭圖書館』------假如那裡也有一名館員名叫潮音,豈不更有觀光噱頭。




但我google來的「箱庭」,卻是以下如此結果:


箱庭疗法(Sandspiel,sand play technique)又称沙盘疗法或沙箱疗法,是在欧洲发展起来的一种心理疗法。箱庭疗法是分析心理学理论同游戏以及其他心理咨询理论结合起来的一种心理临床疗法,通过创造的意想和场景来表达自己,直观显示内心世界,从而可以绕开咨询中的阻抗。基本上各种心理问题与心理障碍均可作为此方法的治疗范畴。
(來源~~http://baike.baidu.com/view/3755318.htm)




喔,原來心理學臨床常見的一種治療方式『沙箱療法』(也有稱『沙遊療法』),當中的『沙箱』,也就是日文所謂的「箱庭」。








『沙箱療法』在實際的心理治療中,經常用在因為年紀太小、或因為事情衝擊太大而無法順利表達整件完整事故的被治療者身上。




在台灣出版譯作包括與村上春樹、吉本芭娜娜、小川洋子等知名作家對談的河合隼雄老師,是日本將沙箱療法由西方世界引進東方的第一人。
(可參考2010-09-05 河合隼雄 的 對話 http://fangkuo0917.pixnet.net/blog/post/32011439 一文)




乙一將這樣構想由來的一本書命名為《箱庭圖書館》,其中『白乙一』本人帶給讀者特殊的文字療癒風格,在知道了書名的由來之後,感覺更有一種充滿細緻感的貼心。


 

 

 

 

 

 

 

 

 

 

欲  

 

 

 

 

 

 

 

 

 

 



箱庭圖書館  箱庭図書館  Hakoniwa Toshokan


•  作者:乙一   Otsu Ichi   @ 2011
•  譯者:王華懋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12/07/06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6043260
•  規格:平裝 / 280頁







 

 

 

 

 

 

 

 

欲11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