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2  

 

沒有人愛過她,佳珍不知道什麼叫作愛。




欠了一點點運氣,願望就永遠不會實現。佳珍低下頭黯然地想。








我讀過好幾本說是由社會事件改寫而成的小說,近期印象深刻的例如桐野夏生的《異常》、角田光代的《三面記事小說》。但,閱讀歸閱讀,畢竟我不是出生在作家們的年代與國家,就算事後補充多少實際社會新聞資料來看,都感覺像是在講另外一個故事,並不會生出真實感。




平路的最新作品《黑水》,同樣也是改編自社會新聞,但因為距離現在太近,而且現代的資訊發達得太過分,八卦滿天飛,於是乎在案發的同時,只要是身處台灣的民眾,一定被迫接收了非常多關於這起殺人事件的種種。




內容當然有真有假,因為其中兩位當事人已經死亡,知道整個事件內情的也剩下兇手一人,而且若根據《黑水》一書的故事舖陳,兇手也不知道這兩位當事人夫妻之間許多不為外人道的心結;因此兇手說出來的自白或口供,難免被質疑,這是想當然爾的。








我這人不喜歡評論這一類殺人事件,總覺得其中或許有不為人知、也永遠不可能被揭露的真相在裡面。但我一直記得一段畫面,與友人在看新聞時,對方問了一句:「反正人都是她殺的,去牽扯老先生有無謀害妻子的動機要幹嘛呢?」




我非常實事求是地為友人解釋了『依照民法規定,同時死亡與先後時間不同死亡,關係到夫妻倆人各自名下的龐大財產該如何分配。如果妻子先死,先生可得所有遺產,先生後來也死了,所有夫妻合計的遺產自然歸與妻子無血緣關係的兩個前妻之子所有。若先生先死,妻子可以按夫妻財產制先取得丈夫遺產的一半,遺產的另一半由現任妻子與兩個前妻之子每人各1/3,等於妻子可以拿到先生財產的2/3,而因為兩位成年兒子與妻子﹙應該﹚並無收養關係,所以,遺產歸由妻子的父母或兄弟姊妹均分。特別是這家男主人與女主人似乎都各自很有錢,因此爭出夫妻彼此有無對對方的殺意或是死亡順序先後,其實都會涉及背後龐大的財產分配。』

 

 

嗯,我應該把友人唬得很到位對方說我是一個『一說起法律就很機車的人』。﹙笑﹚








平路寫《黑水》,要比我的評論厚道太多太多了。我總記得作家賴香吟老師說過的:於寫作上,盡量不要刻薄,多一分仁慈,會讓作品更能打動人心。




在這一點上,平路寫《黑水》的確仁慈。




《黑水》一書建構在既成的真實社會案件之下,因此,誰殺了人,誰是被害者,一清二楚,沒有更動的空間。但,被害者必然是全然無辜的嗎?加害者必然是蛇蠍心腸嗎?




平路在《黑水》中,藉這虛構兩條軸線:兇手『佳珍』與被害者『洪太』的心理描寫,說出一個更令人咋舌的結果歸因------一切都是老謀深算的『洪伯』在幕後操縱一切,只是沒想到最後會遭到兇手『佳珍』背叛。




這個版本裡面,感覺上好像有點企圖要討論:一段婚姻中有小三介入,是小三有錯?還是正宮有錯?但引導到最後令人不得不思考,是否是那位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老公有錯!




但,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當我這樣解讀平路的《黑水》一書的故事脈絡,將道德責任絕大部分都推給男性的同時,卻在書末陳芳明教授寫的〈黑色的淡水河──讀平路《黑水》〉一文中,讀到身為一位初老男性的心聲:


如果那位八十歲的老人未曾出現在咖啡室,整個故事也許就從未發生。而如果那位老人沒有任何情慾念頭,就沒有後來故事的發展。如果老人只是到店裡喝咖啡,完全沒有露出私人的金錢,也不會讓年輕女性動了私心。垂暮之際的男人,總是對過去青春時期有太多的眷戀。只要觸動隱藏許久的慾望,那彷彿是引爆了地雷,終於一發不可收拾。




原來我們都會站在自己的立場解讀故事,在陳芳明教授眼中,『洪伯』並不壞,或者說,即便他有壞也不是那麼壞,這一切只因為『垂暮之際的男人,總是對過去青春時期有太多的眷戀。』不是男性、不到那樣的年紀,似乎無法設身處地去想像那樣的情境。




平路的《黑水》一書和陳芳明教授的書後跋,我讀到台灣文學家們憐憫的寬大胸懷。這,或許比讀到這本好書更令我個人感動。

 

 

 

 

 

 

快照-1  

 

 

 

 





黑水    The River Darkens



•    作者:平路  @  2015
•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    出版日期:2015/12/01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0846560
•    規 格:平裝 / 256頁
•    出版地:台灣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華文創作> 小說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懸疑/推理小說> 華文懸疑/推理小說



 

 

 



延伸閱讀

2012-08-20 我讀 平路的《東方之東》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