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04397

快照-2  

 


內容簡介


     一部你差點就看不到的科幻諷刺經典!

  62年不見天日的超級大禁書

  荒誕離奇直逼《科學怪人》,幽默諷刺超越《動物農莊》

 


  在鋸子底下死亡,在手術刀中重生,結合狗心和人腦換來的,是一連串天翻地覆的失控。

  一隻受盡欺凌的街頭流浪狗沙里克,一位異想天開的醫學老教授,一具「新鮮」的現成男屍,為一場空前絕後的實驗拉開序幕──流浪狗被迫和死者進行器官交換,為了尋找變青春的方法。

  只是,這看似完美的手術,迎來的卻是一連串的失控與混亂,當狗心結合人腦,沙里克硬生生地從一雙富同情心、懂感恩、謙卑的單純狗兒,變成一個滿嘴粗話的低等人類──沙里科夫,他酗酒、欺騙、暴力、性騷擾樣樣來,甚至還在政府得到一個好職位。


  「怎麼會搞成這樣?」一直到他密告、舉槍威脅,絕望的老教授無法再忍受這一切了──沙里科夫得再度「死亡」!


  ★ 魔幻諷刺經典首選,讓你在窺視一場狗人改造實驗之際,也開始反思人性的醜態、社會底層無產階級的惡劣基因和那任憑罪惡無限蔓延的黑色年代。

  ★ 有現實、有奇詭、有人性、有歷史──人,真的能成為造物主嗎?



  是什麼樣的禁忌,讓《狗郎心》不得在故鄉發表,

  還是作者死後有人偷偷帶出國在西歐國家出版發行,才翻身紅回俄羅斯?

  又是什麼樣的傳世經典,

  讓俄羅斯聯邦現任總統梅德韋傑夫和第一副總理伊萬諾夫都愛不釋手,隨時都能背誦一小段?




  魔幻寫實主義文學的開山鼻祖

  史達林又愛又怕的文學大師

  即將跨越時空限制

  嗆辣你的感官和想像空間








本書特色


  市面上有多少科幻、魔幻的作品,又有多少電影、文學圍繞著複製人、基因改造的話題。但是早在1925年的俄國大地上,布爾加科夫的作品就創造出一個結合「人腦」與「狗心」的生物。

  從禁書到經典,繁體華文世界首度曝光,讓讀者一起來看看,荒誕的究竟是那科幻如電影般的故事、是那被顛倒是非的時代、是野蠻的獸性或醜陋的人性,還是科學家(人類)想成為造物主的妄想……

  荒誕離奇直逼瑪莉.雪萊的《科學怪人》,幽默諷刺超越喬治.歐威爾的《動物農莊》!







作者簡介


布爾加科夫 Mikhail A. Bulgakov(1891~1940)

  二十世紀最重要且偉大的俄語作家,他是魔幻寫實主義文學的開山鼻祖,擅長在傳統的寫實主義中融入超現實和幻想情節,影響許多知名作家像是將魔幻寫實文學推向巔峰的馬奎斯(《百年孤寂》作者,1982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日本存在主義大師大江健三郎(《萬延元年的足球隊》作者,1994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享譽國際的土耳其文壇巨擘奧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作者)、英國後殖民文學教父薩爾曼.魯西迪(《魔鬼詩篇》作者)。



  布爾加科夫從小就喜愛文學、音樂和戲劇,棄醫從文後開始發表一系列以辛辣、幽默、諷刺著稱的小品文和短篇小說,揭發不良社會現象,雖深受讀者喜愛,卻也因為觸怒當局而慘遭封禁。他自許自己是俄羅斯文學廣大原野上一匹孤傲的狼,絕不對蘇聯當局鞠躬哈腰,即使知道發表作品只會遭到封殺,仍在生命中的最後十幾年創作了十九部作品!

  布爾加科夫的小說和戲劇在俄文文壇上具有相當特殊的地位,其筆法充滿天馬行空的變幻和想像力,現實和幻想交錯編織成一篇篇藝術魅力十足卻又思想深刻的經典,影響俄羅斯文壇,八○年代蘇聯太空人發現的一顆小行星甚至還以他的名字命名!事實上,連蘇聯最重要的領導人之一史達林也對他又愛又怕!史達林曾八度親臨劇院觀賞他的諷刺喜劇,在作品遭封禁時,史達林雖不敢讓他發表作品,卻幫他得到劇院助理導演的工作,免了流亡他國之苦!


  布爾加科夫在世界文學的地位也受到高度推崇!在美國,他名列於為紀念二十世紀文化名人而編的《二十世紀文庫》之中;在德國,他被譽為果戈里和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綜合體,融合了果戈里的幻想和荒誕,以及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人性價值──布爾加科夫是當時蘇聯文壇一顆無法挽留的流星,然而對世界而言,他卻是一個真正的文學藝術大師。







名人推薦


  淡江大學俄國語文學系助理教授蘇淑燕

   審訂導讀


  小說家王聰威
  北一女中國文教師田威寧
  知名小說家甘耀明
  文藻外語學院翻譯系教授&系主任翁慧蘭
  閃靈主唱Freddy

  強力推薦







名人推薦


  人與獸的結合,大概可粗分以下兩種:狼人與吸血鬼,總是給人一種浪漫冒險的想像;唐老鴨和米老鼠等迪士尼朋友們,則是好傻好天真。《狗郎心》顯然是把人與獸最噁心的部份結合起來,這讓我想到人面魚或人面豬這種不幸的投胎故事,在那投胎過程裡被刻意地「人獸交」了。這種故事無一例外是悲傷,且具勸世意義的。一邊覺得噁心,一邊就覺得人還是規規矩矩地活著比較好

─王聰威,小說家



  一顆不合時宜的種子,被埋在共產主義的土壤裡,即便不被灌溉,仍舊開出強韌的花──顏色奇幻炫目,而以人生底蘊與社會現象為蕊。《狗郎心》這個看似荒誕不經的故事,所傳達的卻是最赤裸裸的現實,也因此一問世便被視為「對現實的尖銳抨擊」。對共產社會的露骨批判讓此書無法通過審查,五十年後才在祖國浮出歷史地表。

  故事敘述一位研究優生學,想要「改善人神關係」的醫學教授進行了一場「異想天開」的手術:將人的腦下垂體與睪丸植入狗體。之後,狗的身體和心理都發生了「變形」──無論體型、動作甚至語言和思考都「人模人樣」。植入了「人腦」,便包藏了「禍心」。流浪狗沙里克本來知恩圖報、富同情心,「挺討人喜歡」;但在被植入人腦成了沙里科夫後,成了「智慧低等的生命」,「所有行為都是野蠻的動物行為」。野蠻行為可解釋為因腦來自一個流氓及尚存的狗性,但他「在兩個受過教育的人之間放肆透頂,愚蠢地大談社會分配問題,提議什麼都要平均分配。」這些思想則來自無產階級代表史汪德爾的灌輸。沙里科夫酗酒、欺騙、自私、暴力甚至企圖分化、密告,幾乎是「一級一級,通入沒有光的所在」。把「破壞力」當成「革命力」的他,卻得到公寓管理委員會主委史汪德爾的賞識,並迅速地在公家機關得到一職,諷刺意涵昭然若揭。

  在那個「紅色恐怖」的時代,「莫斯科全病了」,知識份子、資產階級的待遇與生活受到無產階級的覬覦與打壓。教授知道在當時的政治體質中,人性被逼出最醜陋的一面,「鬥爭」、「洗腦」與「出賣」隨時上演。他表示史汪德爾「利用所有的方法來打擊我,但是,他自己並不知道,如果有人煽動沙里科夫開始把矛頭指向他的時候,他就會屍骨無存啦。」革命產生了階級翻轉,但無產階級執政後依舊是心心念念著私慾私利,且許多參與革命者空有盲目的熱血,即便當到了領導階層,對共產主義的本質也沒有深刻真實的理解,即便掌握了國家機器,也像是小孩開大車--當然是危險駕駛。他們可以鬥倒資本家與知識份子,卻不可能帶來承諾的美麗新世界。

  在沙里科夫幾乎摧毀教授原有的生活,並已傷害到無辜的人時,教授不禁感嘆「在自然界中最壞的就是人的心」,承認失敗,結束他耗費多年心血的優生學實驗。結尾如何,這裡先賣個關子;不過教授最後仍「不肯放棄,堅持到底,他不斷地在大腦上切切割割。」似乎暗示「人總是學不了乖」?

  布爾加科夫對共產主義社會大加嘲諷、一吐塊磊,並常藉故事主人公之口或經歷提出一些思考。出身神學家庭的布爾加科夫拋出個問題:科學家是否能成為「造物者」?「窮究神人之際」的布爾加科夫反對用「人為」的方式創造一個「新世界」,「如果一個科學家不遵從自然法則,保持安全的距離,相反地,他卻想強行去解決問題,掀開神秘的面紗」後果只是「把一條可愛的狗變成一個無賴」,「讓我們吃不完兜著走」。相似的想法也見於同期作品〈不祥的蛋〉(敘述一位動物學教授發現一種射線,可加速生物成長。國營農場場長建議蘇聯當局運用此技術發展養雞事業,卻陰錯陽差地繁殖出蟒蛇、鱷魚等怪物,令政府束手無策。最後在寒流來襲下,怪物進入冬眠,才化險為夷。教授被政府宣傳機器指為刻意滋事,成了代罪羔羊)。布爾加科夫不斷疾呼:違背自然的嘗試注定失敗,且咎由自取。

  此外,布爾加科夫的諷刺精準到位,且常「借題發揮」,有心人可大享對號入座的樂趣。棄醫從文的布爾加科夫對醫學領域十分熟稔,Preobrazhensky教授的原型可能為在法國工作的俄國醫生Serge Voronoff ──此人以移植動物的睪丸與甲狀腺於人體而出名;也可能是曾督導莫斯科神經診所(當時為莫斯科的中心醫院)的Peter Alekseevich Preobrazhensky 教授。同於其他的俄國作家,布爾加科夫也喜歡在人名上作文章,例如教授的姓Preobrazhensky在俄文為「變形」之意,又如被拿下腦下垂體與睪丸的酗酒者名為Chugunkin (「chugun」是「鐵」的意思)可被視為諧擬史達林(Stalin)之名(「stal」意即「鋼」)。

  布爾加科夫深受果戈里與歌德影響,又能走出自己的路,並開啟了一個豐富而瑰麗的魔幻寫實王國。看完嗆辣的《狗郎心》,也請別錯過他的長篇代表作《大師與瑪格麗特》──原來他的養分早已滋潤了馬奎斯和奧罕.帕幕克!

─田威寧,北一女中國文教師



  對「狼人」與「科學怪人」有興趣的人應該來看這混合版:改造人從野狗狀態,最後成為政府高官。這本八十幾年前的小說傑作,諷刺蘇聯時局,現在看起來不褪流行,仍然好看呀!沒有老掉牙,台灣報紙經常出現的政壇、演藝圈、民意代表怪咖就符合《狗郎心》的描寫,甚至我們身邊令人恨得牙癢癢的人就屬這類。總歸一句話,小心《狗郎心》的主角就在你身邊。

─甘耀明,小說家



  這雖是一九二○年代反諷當時蘇聯時局的小說,透過極盡諷刺、驚悚及不可思議的故事情節,描寫當時社會荒誕不經的現象,但將之適用於現在的社會現象,更不遑多讓,是一本值得令人細細品味及深思的好書。

─翁慧蘭,文藻外語學院翻譯系教授&系主任



  這本禁書,讓鐵幕蘇聯聞風喪膽,這本奇書,卻讓你我的想像力大放大開!

─Freddy,閃靈主唱



  繼承過去的現實主義,又容納象徵主義,把現實和幻想結合起來,便是二十世紀八○年代以後的新現實主義。從這個意義上說,布爾加科夫的小說稱得上是二十世紀現實主義文學豐富發展的顯例。他的名字可以當之無愧地躋於布寧、羅曼.羅蘭、法朗士、加西亞.馬奎斯等現實主義創新大師之列。

—薩米爾欽(蘇聯知名小說家,著有二十世紀反烏托邦科幻小說三大經典之開先河的《我們》)



  布爾加科夫的創作達到了諷刺文學、幻想文學和嚴謹的現實主義小說的高峰,並且還在很大程度上代表和影響了當代的文學傾向──對文學綜合發展的願望!

─康斯坦丁.米哈依洛維奇.西蒙諾夫(蘇聯著名戰爭詩人)







媒體好評


  他的聲音,雖然曾經宛如被厚厚的毯子蒙住般變得沉默,卻從未消失。他的名聲默默地被留存了下來,許多年輕人會在他位於莫斯科最後的家門前的階梯上,閱讀、表演並辯論他的作品。在西方戲劇和文學史上,他被認為是俄國最偉大的現代作家之一,也許,正是最偉大的那一位!

─《獨立報》


  伊萬諾夫(俄羅斯第一副總理)還在一旁補充道,「雖然我們(指他和俄羅斯現任總統梅德韋傑夫)不是雙胞胎,但有許多相同的地方」,包括都喜歡蘇聯作家布爾加科夫的中篇諷刺小說《狗郎心》。說得興起的他,還現場背誦了一段原文。

─《世界新聞報》


  一種《科學怪人》式的寓言──《狗郎心》描寫的是一隻不幸的流浪狗在被一位莫斯科知名教授殖入人類腺體後,獲得人類智慧的一連串故事。

─亞馬遜網路書店導讀


  這是由米凱.A.布爾加科夫所寫的反烏托邦中篇小說,以俄語寫於1925年,作者死後才在西方出版,時間已是1968年;直到1987年才得以用俄語在俄國出版。這本書針對1917年十月革命的目標做了一個諷刺性的檢視……《狗郎心》透過科幻的小說,以及1920年代的偽科學理論──透過外科移植手術可以「返老還童」的承諾,強烈地抨擊蘇維埃堅硬死板的思想。

─摘自《Merriam-Webster’s Encyclopedia of Literature》





imagephp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