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udn.com/NEWS/READING/X5/7842863.shtml

文學書評/駱以軍的冰河孑遺特有種長詩 @ 鯨向海

2013.04.20

推薦書:駱以軍詩集《棄的故事》(印刻出版)

2013031214264493259_500X  《棄的故事》書影。(圖/印刻提供)

 

我曾目睹你像蜂鳥那般拍動翅翼/瞞過時間之神」──駱以軍的寫作是怎樣瞞過了時間之神,又洄游上溯多年前最初的寫詩時光?原以為已是「被小銅杓挖空見底的冰淇淋鐵桶」,未料冰河期還有後勁,這些季節以來,不想歷經劇烈地殼升降,繁複蔓延的小說語再次分支演化成詩句。

 

登入臉書似乎促成了駱以軍寫詩的可能。從最早因為「大學時一次很大的傷害」而往「華麗的方向去領會世界」所產出的初版《棄的故事》,到十幾年後臉書仿詩的 日常分行感言貼文,他猶如自兩個極端分頭進行,不斷嘗試突破寫詩的各種手感。而最新版收入的詩就是他「居中協調」的成果。

 

網路時代,短詩如百花怒放,我一直覺得短詩才是此斷代的長處。駱以軍卻持續有意寫著相對較平緩不湍急的詩,且越寫越長。想來駱以軍倒是華文世界構建長詩的 最佳人選之一(他幾乎不太寫二十行以內的短詩)。默誦其長詩長句好像偷窺他打籃球妙傳全場,羨慕他汗流浹背毛髮全濕;那氣味,放在小說裡是接近詩的,置於詩中反偏向小說;就是這樣一種可以同時擁有液晶體和鐵磁性狀態二相任意流動無入而不自得的體質,鬆緊自如,虛實互補,強弱輪替,意象和口語按某種黃金比例 分配似的,交配、產卵,循環不已,到處都是絕處逢生的巧遇。

 

初版《棄的故事》人影幢幢,乍看盡是別人故事,捕獲的彷彿都是他者的潛意識,卻「黃昏教堂鑲彩窗上交疊映出衣不蔽體的你」,終究要裸露的還是詩人的私密。 新版我們在洞壁的反向看到真正他的樣貌,不再偽裝成「在輪椅上握緊她從前的郵票肖像」一老婦;不再透過「對於詩人J失戀事件的一段與之毫不相關的感想」表 達自己。其中平淡語與華麗體參差錯落,幽默與優雅並置。那樣無要無緊的神情動作,或許就是寫小說經年來,駱以軍如此「冰河孑遺生物」再次有所觸動而寫詩, 所領略的一種自信與從容吧。

 

他的詩並不強調嚴謹結構(相較於林燿德那類長詩的深雕刻鏤),然而不精心設計布局與投影,也未必沒有好處,或許便像楊牧認為的,一首破綻的詩更有迴旋餘地,於是也更親切了些?

 

「被那小玻璃酒杯倒扣住了嗎」顯然並沒有,即使是寫詩,駱以軍仍是龐然大物,滔滔不絕的雄偉,節奏如說夢話似的,唯美的抒情之中,不介意偶爾夾雜一些狠話 或屁話造成突兀詩意。寫詩對駱以軍來說,到底是一種小說家的休閒活動還是修成正果呢?不論有心還是無意,都給詩壇帶來了新鮮的刺激,是特別種,也特別有 種。希望此次他回到了詩的領地,便從此定居下來,以一種凱旋鮭來的櫻花鉤吻姿態。

 

 

【2013/04/20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