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3

【聯合報╱黃崇凱】

 

我上網找到計算筆畫吉凶的網站鍵入幾個書名:《小道消息》是帶凶的「謹慎保安,退守為安」,這該怎麼說呢,人家不過是聊聊天,也沒那麼嚴重吧;至於《小太陽》,果真是吉星高照的「家門餘慶,金錢豐惠」,以此書熱銷四十年的成績來看,還挺準確的……

 

快照-1  
 
 
 
這兩年在網路、報刊媒體上最走紅的漢字大概是「微」和「小」,舉目低首到處是「微電影」、「微經濟」這類「微□□」,要不就是「小清新」、「小旅行」這種「小○○」。微小當道,巨大退散,似乎象徵著我們生活當下的時代氣氛:從十大建設式的大氣魄大格局,轉變成式微衰小的小鼻子小眼睛。社會群體工程不再是共同依歸,每個單一個體都要追求自己的體驗和實踐,在某種小而窄的範圍裡完成什麼,即使那是微博或推特上短短的140字。報刊書籍一向善搭順風車,快速立即反應讀者取向的變化,結合流行語以行銷攻勢推波助瀾,書市因此蜂擁了一大票你推推我、我擠擠你的以「小」為名的書。



度小月的書們


也是這幾年,媒體時常恐嚇我們這一年又是冷春(或酷暑、寒冬、憂鬱症大發作的秋天,依季節而定),似乎各行各業都要咬緊牙關度小月。過去出版業界常流傳「五窮六絕」的說法,因為五月、六月讀者都在忙報稅或剛報完稅,沒閒錢消費買書,可是近兩年的書市冷冰冰,大月漸漸化小,書籍利潤越削越薄,彷彿每個月都在度小月。


既然度小月,出版社越來越不打算出壓力沉重的大書,更願意出版苦中作樂的小書。這些小書不告訴你什麼大道理,也不談什麼大格局,更不要你去想什麼大問題,而是把所有日常生活的片段感受、情緒和想法都切成一小片一小片丟出來,取得讀者小小的共鳴。據說這類「小道寫作」的始作俑者是村上春樹。熱愛村上春樹小說的讀者不少,但偏愛他短小隨筆的讀者搞不好更多,因為那些文章更像甜點或零食,沒有非得從頭到尾通讀完畢的壓力。也正是透過他的文字、賴明珠大姊的翻譯,我們第一次在中文裡見識到「小確幸」這個可愛詞彙(結果台灣創意十足的廣告人將它用在雞精廣告上)沒錯,生活實在太巨大有著太多無法掌握的事了,我們只能追求那些稀薄微小的瑣碎體驗,一時之間,小書輩出,而且時常直接標示在書名上。


如果要在書店設置「小書專區」,肯定會看到氣質優雅如小步舞曲的《小塵埃》。作者房慧真多年隱於市,三十七歲當了記者,更是猶如張愛玲的名言「低到塵埃裡」,書中文章雖然大多簡短,讀起來每每有「從塵埃裡開出花來」的小感慨;排在隔壁的可能是聞人悅閱短篇小說集《小寂寞》,告訴讀者六則寂寞殘存的故事;再者是張亦絢帶來的《小道消息》,裡面上百則札記隨想,不止談書談電影也談種種妙思奇想,像是哪個聰明朋友寫的精采臉書,俐落好看;當然也別忘了老字號小書──林良老先生出版超過四十年的溫暖《小太陽》和飛行員聖修伯里那本長銷不退、通行世界的《小王子》。


除了這些,還有不少打著「小」名號的長篇小說,像是去年囊括多項大獎的陳雨航《小鎮生活指南》。小鎮雖小,卻在陳雨航的筆下畫出了一個逝去時代的輪廓。然而小鎮姑娘遲早要進大城市冒險,這時就可以讀葉覆鹿(陳柏青)的《小城市》,感受虛構記憶架屋疊床的眩惑和衝擊,要不也可讀讀美國推理小說家卜洛克在九一一事件後寫紐約連環兇殺案的《小城》,或者體驗一下英式撞鬼恐怖故事《小陌生人》,要是嫌英國人太囉嗦,還可以試試瑞典牌恐怖小說《小星星》。不過這些可能都還算不上真正的恐怖──真正的恐怖是當你從上述這些書往另一邊「小」頭攢動的書望過去,一片「小成功」、「小探險」、「小練習」、「小料理」、「小革命」、「小臉妝」(這真的很神奇)、「小三」(多半是防外遇教戰守冊),可能看得眼睛都小小痛了起來。


小書的筆畫吉凶


小書真的不少,也確實反映了我們多麼容易被這波微小浪潮衝得睜不開眼睛。曾經有作房地產的朋友向我問說:「你們搞出版的出書都沒先算個筆畫,老闆不會說話嗎?」聽他這麼一說,的確就我所知,台灣的出版社似乎真的不太關心書名筆畫吉凶這件事。書名取法多半看現在什麼詞彙在流行,就抓什麼tone調命名來吸引讀者目光,尤其是企畫主題明確如《10分鐘上桌的小確幸早餐提案》的這類書刊。


於是我上網找到計算筆畫吉凶的網站鍵入幾個書名:《小塵埃》算出來是凶帶吉的「迎新去舊,自我增長」,對照作者距離上一本散文集《單向街》的確是有這樣除舊布新的況味;《小寂寞》則是有點凶的「自豪生離,禍亂別離」,呃,小說集還真的就是描寫這類別離情懷;《小道消息》是帶凶的「謹慎保安,退守為安」,這該怎麼說呢,人家不過是聊聊天,也沒那麼嚴重吧;至於《小太陽》,果真是吉星高照的「家門餘慶,金錢豐惠」,以此書熱銷四十年的成績來看,還挺準確的;《小王子》儘管是世界名著,算起來竟是「萬事終局,寥落零暗」,以作者本人的境遇來看似乎也不算說錯。


不過也許這個網站只是提供某種計算筆畫和解釋方法,換到另個網站又有別的結果也說不定。畢竟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書無大小,能賣就行。儘管此時「小」字當道,大家一窩蜂以小為名令人想起那些快速泡沫化的葡式蛋塔,但書名終究只是一本書最外圍的部分,書名沒大沒小絲毫不會影響到書的內容好壞,就像韓國男星玄彬本名是又俗又普通的金泰平,一點也不會影響到他的帥氣和演技;但如果本名是叫作馮進財、廖洋震或蔡蠵龜的藝人,就真的需要個響亮點的藝名了。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