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3

【聯合報╱王聰威】

 

隨筆這種文體有些微妙,比方說我們對作家的分類有小說家、散文家、詩人、童書作家、繪本作家等等,不過似乎很少有人以「隨筆家」作為主要的面貌。但這不是說寫隨筆是件容易的事情,相反的,可能還比自己的寫作本業來得困難,如果仔細讀讀各式各樣的隨筆就會發現,有些隨筆只是「變短的散文、書介和小說」而已,就好像某人的本業是做皮厚餡足的傳統包子,但另外也做了「小包子」方便嘴巴小小的OL和小朋友食用,但萬萬不能因此說他做出了「小籠包」,呃……如此的比喻,大家是否能明白呢?


image1php  image.php  image3php  

 

 

我想還是村上先生本人要說得好一點,在《村上收音機2》的前言裡,他說:「我本業是小說家,認為隨筆基本上就像『啤酒公司製作的烏龍茶』般的東西。」其實,我覺得還可以進一步說,村上先生的小說與隨筆的氣質與凝視事物的方式相差甚遠,一讀就知道了,但如果讀過他一般散文的話,也會發現即使都是「散文體」的東西,隨筆還要來得更輕鬆與頑皮,並且如果以他發明的用語來說,也就是更接近日常生活的「小確幸」。會這樣的緣故,當然是因為《村上收音機》系列都是為《anan》這本給二十歲前後的年輕女子所寫的專欄文字。村上先生說不知道這個年齡層的人想要讀什麼,所以就依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去寫,他接受《聯合文學》獨家專訪時便說:「我是以像在居酒屋或酒吧和熟朋友一邊喝酒,一邊輕鬆談話的心情寫隨筆的……儘量讓對方心情愉快,覺得好笑。」好笑歸好笑,不過坦白說,這樣的比喻有點危險喔,我個人當然沒問題,但如果文章裡流露出大叔味的話,台灣二十歲前後的年輕女子真的也會喜歡嗎?

 



還有一點點想法則是作為村上狂的我想提供給其他村上狂的,您是否覺得《村上收音機》與《村上收音機2》雖然乍看之下很像,但還是有點溫度差呢?我自己覺得相隔十年之後的文章,每個單一段落帥氣地削短了,文體要比之前來得更為洗練,好像可以更乾脆俐落地把蔥切成細段。而且心情上似乎也有所轉折,請讀《村上收音機》106頁〈相當有問題〉這篇,和《村上收音機2》98頁〈乾脆放棄算了〉這篇,同樣寫了他剛得新人獎,卻被出版社的人說:「你的作品相當有問題,不過加加油吧。」在結論的方式上,十年前的他會反省「自己相當有問題沒錯」,但十年後的他卻拉高層次批評了「公司器量」和「日本經濟」有問題。嗯,畢竟已經過了十年了,沒有新的想法也太那個了,不過居然會關心文章這種小地方的我,其實就是很閒吧。

 



【2013/02/23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閱讀世界/居酒屋式隨筆 | 聯副‧創作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5/7713750.shtml#ixzz2LkOogUmh
Power By udn.com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