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過去』累積了『現在』,『現在』創造出『未來』------這好像是一般人的邏輯概念。換言之,『現在』無法改變『過去』既已發生過的事實;『未來』也不可能會到『現在』企圖扭轉時空。

 


莫怪我對羅伯特‧查爾斯‧威爾森 ( Robert Charles Wilson ) 的科幻小說一直鍾情不已,光看他出道前期的《穿越時空的巨石碑》( The Chronoliths ) ,不但劇情緊湊,還一整個顛覆了尋常人對時空前後順序的概念,真是奇才中的奇才。

 


且先看書籍內容簡介:


二○二一年,一座高達六十公尺的巨石碑突然降落在泰國山區,碑文預告了二十年後的戰禍,以及神祕人物「古殷」的勝利。巨石碑接二連三在各地墜落,引發殺傷力強大的冰暴,迅速摧毀整座城市,「古殷」也成為強者、叛亂者的象徵。


巨石碑造成的恐慌瓦解了社會秩序,石碑的崇拜者集結成「古殷族」,從世界各地湧向每一個巨石碑可能降落的地點,以「朝聖」為名,一路上燒殺擄掠,所經之處無不變成廢墟。巨石碑是預言?還是詛咒?「古殷」的魔力在混亂的人群中迅速擴張,在每個人的心中,一座座石碑昂然矗立,帶領人類文明航向黑暗。

 

 

 


此時,全球各國以美國為首,組織了一個專門調查古殷巨石碑的特別小組,該小組以科學家蘇為中心,蘇具有過人的科學想像力及連結力 (從閱讀過《物理屬於相愛的人》之後,我以為凡是物理學家都應該是這樣的)。

 


由全世界各地蒐集與回報過來的資料,蘇對於穿越時空的古殷巨石碑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解釋,她發表了一篇關於『淘子擾動』現象的論文,其中提到:


………那篇論文是在談因果關係,內容和時間對稱及時岩(『時岩』是書中談論有關『古殷巨石碑』時的簡稱)有關,大部分是數學,主要處理某些具有爭議的量子行為。但我同時也揣測時岩可能改寫我們目前對巨觀因果關係的看法。基本上,我認為只要出現定域淘子事件----假定時岩是這一類事件----,結果就會先於原因,而且還會創造出某些碎形空間,導致事件與事件之間最明顯的連結不再確鑿,只剩彼此相關。


………我們遭遇的比較像是擾動,特點不在因果關係,甚至不是因果矛盾,而是一堆關聯與巧合。你不可能找出曼谷時岩的原因,因為它還不存在,但你可以在擾動裡和意料之外的關聯中尋找線索。

 


上面這一段文字,請一定要看得懂,因為只要一瞭解,就會懂得『古殷巨石碑』為何會由『未來』出現在『現在』,而『現在』我們又能利用哪些可能的方法找出與『古殷巨石碑』相關的秘密。

 

 

 


威爾森的《穿越時空的巨石碑》,重新定義了時間順序的概念,而且是排除了多重世界的可能之後做出假設的。因果關係不再,也沒有因果關係衝突的問題,作者在《穿越時空的巨石碑》中試著告訴讀者一種更新的科幻理論------一種近似時空在『現在』與『未來』間擺盪所造成的、不可知的現象產生。

 


同時也說明了,導致這種現象產生的,不是別人,正是身處於『現在』的人------包括支持古殷與反對古殷者皆然,由於現在對於古殷的各種爭議甚或演變成戰爭,這些都會無形中助長了古殷的未來。這些思想讓古殷成形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也讓設若古殷成形後所擁有的能量越來越強。

 

 

 


哇!一整個讀得好過癮,因為在這之前,我根本沒有聽過類似或相近的理論,而這個理論某種程度在邏輯上說服了我,讓我覺得《穿越時空的巨石碑》並非不可能,或者說,它根本就是可能之一,只不過還沒發生罷了。

 


浩瀚的宇宙時空那麼廣大,地球上的人類又是如此渺小,沉浸在這樣的科學幻想中,是一種思考,更是一種享受。

 


也難怪出版社的文宣要高呼: 

威爾森寫作風格奠基作--若你還沒讀過《時間迴旋》,讀這一本就對了!

 

 

 

 

   Robert Charles Wilson (born December 15, 1953) is an American-Canadian science fiction author.

耶~~~射手座的~~~我猜對了!!!

 

 

 

com  

 ps.這一次我很強喔~~~竟然找到一本希伯來文版的書封..... 

 

 

 

 

穿越時空的巨石碑     The Chronoliths

• 作者:羅伯特‧查爾斯‧威爾森    Robert Charles Wilson
• 譯者:穆卓芸
• 出版社:貓頭鷹
• 出版日期:2010年12月
• ISBN:9789862620458

 

 

 51jDJTUKQ2L._SX324_BO1,204,203,200_.jpg

 

轉載自~~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87862?sloc=main

 

內容簡介


  威爾森寫作風格奠基作--若你還沒讀過《時間迴旋》,讀這一本就對了!

  二○○二年,威爾森以本書榮獲作家生涯的第一座坎伯紀念獎,許多威爾森的書迷,更從這一本開始收集「威爾森全套作品」!在科幻史上,造成人類集體恐慌的原因,有時是瘋狂殺人魔,有時是機器人,更多的是外星人;時間旅行的題材寫了又寫,無論是哪一種,都必須派人(不管是活人還是機器人)去執行任務。威爾森獨樹一幟,讓巨石碑穿越時空回到過去,一個沒有意志、不會行動的物體,竟能引發一場毀滅性的大浩劫?!


  它殖民了人的心靈,沒有任何一種武器,比腦袋裡的建築更強大……

  二○二一年,一座高達六十公尺的巨石碑突然降落在泰國山區,碑文預告了二十年後的戰禍,以及神祕人物「古殷」的勝利。巨石碑接二連三在各地墜落,引發殺傷力強大的冰暴,迅速摧毀整座城市,「古殷」也成為強者、叛亂者的象徵。

  巨石碑造成的恐慌瓦解了社會秩序,石碑的崇拜者集結成「古殷族」,從世界各地湧向每一個巨石碑可能降落的地點,以「朝聖」為名,一路上燒殺擄掠,所經之處無不變成廢墟。巨石碑是預言?還是詛咒?「古殷」的魔力在混亂的人群中迅速擴張,在每個人的心中,一座座石碑昂然矗立,帶領人類文明航向黑暗。

  威爾森擅長以平凡小人物為主角,描寫世界的巨變,使讀者置身其中,感受到的不只是科幻,更是真實。科幻評論網如此描述威爾森:「他想像驚異的未來,同時也洞悉人性。要談真相,他絕不馬虎。」本書充滿懸疑的情節層層遞進,如同不斷疊高的音階,讓人屏氣凝神不斷追看。威爾森以筆代替指揮棒,引領著讀者急欲解謎的焦躁,迅速將書頁一頁翻過一頁……


  ◎常駐誠品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暢銷榜,2007年暢銷小說《時間迴旋》作者奠基作
  ◎獲2002坎伯紀念獎最佳小說
  ◎入圍2002年雨果獎、軌跡科幻小說獎
  ◎貓頭鷹出版社科幻推進實驗室主編∕陳穎青 專文導讀

 

 


作者簡介

威爾森 Robert Charles Wilson


  生於加州,成長於加拿大,威爾森是最受歡迎的小說家之一。他長期耕耘類型小說,初期在雜誌上發表短篇作品,兩次入圍世界奇幻獎;1994年的長篇《神秘地帶》以平行世界為主題,獲得菲利普迪克獎,接下來的《達爾文新大陸》獲得加拿大的科幻大獎極光獎,《盲湖》、《穿越時空的巨石碑》獲獎之外,也突破類型限制,兩度名列紐約時報年度注目書單,2005年的《時間迴旋》更獲得科幻最高榮譽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2009年新作《記憶之塵》再度入圍雨果獎。目前他居住於多倫多,準備推出《時間迴旋》的第三部《時間漩渦》。

 

 


譯者簡介

穆卓芸


  文字手工業者,譯有《藍眼菊兒》《畢斯華斯先生的房子》《我想念我自己》等書。

 

 


導讀

人類為什麼要立石碑?   文 ◎ 科幻推進實驗室主編 陳穎青


  人類歷史上有許多著名的石碑,當年秦始皇登泰山祭天,儘管一路上群臣爭鬧不休,他仍然千辛萬苦帶上一塊石碑,一尺一寸地從平地搬到泰山頂上安置。始皇帝五次巡狩天下,勒石立碑倒有七塊,嶧山刻石、泰山刻石、會稽刻石、瑯玡刻石等,在中國歷史上都非常有名。

  為什麼要立石碑呢?秦始皇泰山刻石的碑文這麼寫著:「皇帝臨位,作制明法,……初並天下,罔不賓服。」一方面是宣揚自己的德政威儀,一方面恐怕也是警告四方,寡人已經一統江山了,大家最好安分點,乖乖臣服。畢竟皇帝只有一人,石碑倒是可以常駐地方,隨時耳提面命提醒一番。

  雖然大家都以為石頭是千年不壞,萬年不朽的,不過從泰山石碑的坎坷身世,卻可以反證事情不盡然如此。泰山立碑「之後十二歲,秦亡」(《史記.封禪書》),封禪立碑,並沒有讓秦帝國維繫得久一點,因為碑石本身其實也自顧不暇。

  自泰山刻石立碑開始,經歷漢朝、唐朝,石碑在歷史上幾乎不再有人關切,等到有人想起來的時候,一千二百年就過去了。到了宋朝,宋真宗打算封禪泰山,大家總算記起來歷史上應該有這麼一塊石碑。歐陽修的朋友江鄰幾,親自登頂尋訪,找到了,但刻石已經不全,只有數十字尚可辨識。明朝,剩下二十九字。清朝,乾隆時石碑一度失蹤,嘉慶時重新發現,只剩下殘石兩塊,碑文,十個字。

  光緒時殘石被盜,讓該管縣令非常緊張,全境封鎖,大索轄區,竊賊不得已只好放棄到手贓物,這才又找了回來。現在這兩塊殘碑放在泰山岱廟裡,以玻璃封藏,讓兩千兩百年後的遊客還能一睹帝國的蛛絲馬跡。不過這塊見證帝國風采的石碑如今卻不是以帝國的威儀傳世,反而是因為上面據傳是李斯的小篆真跡,以書法史的重要性而流傳。

  東方有石碑,西方也有石碑,羅馬帝國最興盛的時期,圖拉真皇帝統一地中海,他的帝國完整地圍繞地中海每一寸海岸線,他在羅馬城內所立的「圖拉真紀功柱」,是徑長四公尺,柱高近四十公尺的大理石紀念碑,上面描繪他為帝國收服東歐的戰爭故事。比較幸運的是,這座石碑歷經一千九百年風雨吹打,你仍然可以在羅馬市區看見這個巨大的圓柱體,柱面的淺浮雕仍然精緻雄渾,讓人心生讚嘆,只不過柱頂的圖拉真塑像在十六世紀被換掉,變成了聖彼得。

  不只皇帝喜歡石碑,幾乎所有平民百姓也沒有不喜歡的,尤其當我們走到人生終點,黃土一抔,石砌墓碑成為中外共同的墓葬風景。我們把見證自己曾經走過人生這一遭的希望,寄託在石碑的永恆之上,然而鄭板橋的詩說「豐碑是處成荒塚,華表千尋臥碧苔」。石碑的滄桑,紀錄的是更永恆的法則:時間會毀壞一切。

  威爾森這一本科幻選擇石碑作為推動情節的道具,讓我們看見他的歷史感,以及對人性幽微的深刻觀察。石碑理論上是如此的無生命,然而在人類歷史上,卻又扮演如此微妙生動的角色,從皇帝到常人,每個人都希望用一方頑石寄託無窮願望。

  大部分牽涉時空旅行的科幻,總是派遣可以行動的人(或至少是機器人)穿梭時空,前往過去或未來執行任務。威爾森的創意,則是派出了無生命的石碑。石碑無生命,可是卻充滿力量,如同威爾森借書中主角之口所說的:「所有建築都比不上腦袋裡的建築。」未來建築在人類的決斷上,人類的決斷建築在人心想法裡,而人心的想法,則是不斷調整、修正的,可以學習,可以改變,也可以影響。來自未來的石碑雖然不能行動,卻是最可怕的心智建築師。人類被迫要跟身在未來的對手交鋒。

  這樣我們就看見科幻連結了人類歷史裡無所不在的石碑,我們因此也明白,為什麼全世界的帝王都如此迷戀石碑。因為石碑不只是石碑,它是穿越時空與人心對話的武器。

  本書是威爾森在驚世名作《時間迴旋》之前的成名代表作,二○○二年他藉此書拿下作家生涯的第一座坎伯紀念獎。這本書預告了一個重要的科幻作家的誕生。他擅長揀拾人類歷史上的結晶物,給我們看的不只是科幻故事,更是人類文明的滄桑。

 

 

 
詳細資料


ISBN:9789862620458
叢書系列:科幻推進實驗室
規格:平裝 / 336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科幻/奇幻小說> 歐美科幻/奇幻小說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