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4664467330863750  

 

 

「你的想法是根據什麼來的?」他語調和氣,面帶友善的微笑。
「我相信快樂的結局,」我告訴他,「感覺這部電影持續的時間還說得過去。」
帕朵醫師問:「電影?」我想如果他戴上金屬細框眼鏡、把頭剃光,看起來就跟甘地一模一樣。這點滿奇怪的,因為我們在這麼明亮快樂的房間裡,坐在皮製躺椅上,可是,嗯,甘地已經死了,對吧?

「對啊,」我說:「你沒注意到人生就像一系列的電影嗎?」

 

 

 


罹患暴力型精神病而被強制就醫的派特,在精神療養院中過了渾然不知世事的四年光陰,終於在深愛他的母親極力奔走與爭取之下,獲得了法院的在家治療的裁決許可,得以離開那個令他深惡痛絕的「鬼地方」。

 

自從派特的精神疾病狀況回復到可以理解各項事物的狀況之後,派特內心始終堅持一個願望------他想要和前妻妮奇重續舊緣。當年因為他相當糟糕的精神狀態,傷害了妮奇,也導致自己必須接受法律強制就醫的制裁。

 

 

 


重獲新生的派特,天真的以為任何事都可以重來一遍。他有能力和決心彌補過去,特別是對不起妮奇的那個部分。

 


派特深愛著妮奇,出院後自動自發地接受心理醫師的治療和服藥,試著控制自己的情緒,為的就是重新贏回妮奇的芳心。

 


在復健過程中,家人與朋友都極力地釋出善意,希望能幫助派特重回正常人的生活。但是一提到他與妮奇之間,卻沒人願意伸出援手幫忙,每個人都要派特忘了妮奇------可是派特怎麼忘得了?那正是支持他熬過整個病程的重要關鍵呀!

 


終於,好友朗尼的姊姊蒂芬妮決定伸出援手,幫忙派特和妮奇之間傳遞信件。利用書信往返溝通和懺悔的派特,是否終能贏回妮奇的心呢?

 

 

 


當我讀完馬修.魁克( Matthew Quick ) 的《派特的幸福劇本》( The Silver Linings Playbook ) 時,內心有一個很大的疑問,讀者們能接受馬修.魁克這樣安排派特的故事嗎?雖然是以喜劇收場,但,我心裡始終感覺,正因為是喜劇收場,更顯得它是一個『故事』。

 


真實人生真能這樣幸運嗎?不知道,至少我性格中的那份悲觀告訴我,很難很難。

 

 

 


《派特的幸福劇本》裡,讀者其實可以讀到很多社會上對精神病患者的歧見與不友善,當然不能說是社會上的大多數人反應錯誤,因為畢竟,這些病患在受治療之前或復原過程中,的的確確會為週邊的人帶來一些或者很大的困擾。不想原諒,拒絕原諒,不聞不問,其實都是可以理解的反應。

 


有時候這就是人生,做錯了、錯過了,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就是挽回不了了。

 

 

 


《派特的幸福劇本》英文書名是《The Silver Linings Playbook》,不能呆呆地逐字翻譯成『銀襯的劇本』,這根本搞不清楚是什麼鬼東西。翻了翻字典,喔,原來,Silver Lining可以翻譯成禍中有福或者是否極泰來,這樣就說得通了。

 


但是,關於我被作者和整本《派特的幸福劇本》劇情騙得團團轉一事,唉~~只能說我是個看戲的傻子………

 

 

 

 

 

com  

 

 

 

 

 

 

派特的幸福劇本 The Silver Linings Playbook

• 作者:馬修.魁克   Matthew Quick
• 譯者:謝靜雯
• 出版社:馬可孛羅
• 出版日期:2012年03月
• ISBN:9789866319334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