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15  

 

所以,顯然忘憂河(Leteo)的手術並不是唬人的。
 
當我第一次在地鐵裡看見那張海報,宣稱忘憂河公司可以消去人們的記憶,還以為那是什麼科幻電影的促銷廣告。而在看見那句「今日存在,明日消失!」寫在報紙標題上時,我以為它是某種無聊的東西,像是新的流感疫苗之類的──我不知道它們指的是記憶。那整個週末都在下雨,所以我和我的朋友們在自助洗衣店附近閒晃、聚集在社區保全的舊電視機前。每一個新聞頻道都在訪問忘憂河公司不同的發言代表,試著搞清楚「改變與抑制記憶的革命性科技」到底是什麼東西。
 
在每一條新聞結束時,我都對著它喊了一次「唬爛」。
 
直到現在,我才知道這東西百分之百是真的,毫無唬爛成分。因為我們這群人的其中一員已經動過了那個手術。








出版社的文宣問道~~如果失去記憶可以贏得幸福,你願意交換嗎?

為什麼不呢?既可以忘卻過往的煩惱,還有一次重新開始的機會。




然而亞當.席佛拉﹙Adam Silvera﹚的第一本小說《我,比不快樂更快樂﹙More Happy Than Not﹚》就以如此神奇的筆觸,開始了這個令人感動、心碎與驚奇的故事。




以前我從未想過會在一本小說中同時讀到感動、心碎與驚奇三種截然不同的感覺,然而,《我,比不快樂更快樂》中,對目前的我來說也迫切需要的、充滿神奇魅力的『忘憂河手術』,生長在紐約貧民窟拉丁裔男孩亞倫的性別認同,故事巧妙地運用時間軸告訴讀者最後的整個故事全貌,每一處轉折,都充滿意想不到------先是困惑,再來是驚訝,最後是想哭。








我到底為什麼要活著?

出版社的書腰問了一個現在我也想找到答案的問題。




活著真辛苦。




好比亞倫自己,自殺的父親、貧窮的家庭、對於自己性別認同的惶恐。

好比亞倫的女友吉娜薇,苦苦愛著一個明知不可能愛自己的人,卻仍然願意不求回報地壓抑自己的心碎去愛亞倫。

好比亞倫生活周遭的非白人裔孩子們,從小生長在貧民窟,除了販毒和坐牢,長大了好像沒有其他種出路。

好比亞倫的母親,失去心愛的丈夫,又要面對小兒子苦苦哀求動『忘憂河手術』。

又好比也許是《我,比不快樂更快樂》一書中最不可能不快樂的伊凡琳,她,發明出『忘憂河手術』、幫助了許多想忘掉過去痛苦的助人者,伊凡琳也真的快樂嗎?我想沒有,至少亞倫的手術失敗會令她內疚,而且是無法挽回的內疚。




亞當.席佛拉的《我,比不快樂更快樂》,雖然我真心喜歡這個故事,也佩服作者能構思出這樣精彩絕倫的故事。但,遺忘真的會不快樂嗎?




坦白說,我不認為。不快樂或擔憂的是那些擔心或知道自己會被遺忘的人,其實真正失去記憶的那個人本身會感覺那麼不快樂嗎?


我當然了解某些寫作者擁有非常充沛的正向能量,他們會希望在自己的創作中多給讀者一些什麼,信心、自信、快樂、勇氣等等等等。但是呀,讀這樣的書好辛苦,結局一定要Happy Ending才算標準結尾嗎?




如果有一天我會來到『我,比不快樂更快樂』,或許就是永遠遺忘和被永遠遺忘同時存在的時刻吧。




一本五顆星推薦的小說,亞當.席佛拉的《我,比不快樂更快樂》。



 

 

 

 

 

 

1  

 

 

 

 

 



我,比不快樂更快樂
More Happy Than Not



•    作者:亞當.席佛拉   Adam Silvera  @  2015
•    譯者:曾倚華
•    出版社:高寶書版
•    出版日期:2016/04/20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3612827
•    規 格:平裝 / 320頁
•    出版地:台灣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美國文學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