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1  

 

 

真正的辛苦,是和明明死了卻無法升天的幽靈一起過日子。就是和早就沒有希望也沒有未來、卻完全沒發現的人們長時間在一起。

所以,自從懂事起,奈津子就已經沒有甚麼希望或慾望了。………奈津子早就死心了,對一切死了心。………








這一次,我想介紹一位在台灣或內地都還沒有相當出名的、日本女作家----鹿島田真希




曾獲文藝賞、三島由紀夫賞、野間文藝新人賞等獎項的鹿島田真希,這次推出由兩個短篇故事〈冥土〉、〈99個吻〉組成的《冥土巡遊》,以細膩溫柔的筆調,寫出原生家庭的陰影與尋求救贖的可能,以及姊妹間的微妙女性情誼。《冥土巡遊》讓她在多次入圍後,終於得到芥川賞的肯定。(引自聯經出版文宣)








依照往例,先來google關於『芥川賞』的種種~~( 節錄自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A%A5%E5%B7%9D%E9%BE%8D%E4%B9%8B%E4%BB%8B%E7%8D%8E)

 



芥川獎,正式名稱為芥川龍之介獎,乃是紀念日本大正時代的文豪芥川龍之介(1892-1927)所設立的文學獎,並由主辦單位頒發給「雅文學(純文學)」新人作家的一個獎項。每年舉行兩次的選拔活動。



1935年(昭和10年)由菊池寬在《文藝春秋》4月號中,提出以當年2月去世的直木三十五、1927年去世的芥川龍之介的名稱來創立新人獎的構想。


芥川獎的遴選並非採取公開招募的方式,而是根據選拔委員的協議來決定候補及得獎人選。這些選拔委員從報章雜誌上,新人作家或無名作家所發表的純文學短篇作品中,挑選出最優秀的作品予以獎勵。現今的評審委員為島田雅彥、奧泉光、小川洋子、川上弘美、堀江敏幸、高樹信子、宮本輝、村上龍、山田詠美九位。


芥川獎是日本文學的最高榮譽之一,其中芥川獎是純文學獎的代表獎項,而直木獎則是大眾文學的代表獎項;芥川獎以鼓勵新人作家為宗旨,直木獎則是給予已出書的大眾文學作家一項榮譽的肯定。




『首屆芥川獎頒發於1935年』、『芥川獎是每年舉行兩次的選拔活動』、『芥川獎以鼓勵新人作家為宗旨』這幾項都是可以肯定的事實了。




那再來看看曾經得過『芥川賞』的知名作家 (= 台灣有其中文繁體版翻譯作品出版者),包括:


第22回(1949年下半期)井上靖《闘牛》

第25回(1951年上半期)安部公房《牆 卡爾瑪氏的犯罪》

第28回(1952年下半期)松本清張《某「小倉日記」傳》

第33回(1955年上半期)遠藤周作《白い人》

第34回(1955年下半期)石原慎太郎《太陽的季節》

第39回(1958年上半期)大江健三郎《飼育》

第75回(1976年上半期)村上龍《接近無限透明的藍》

第78回(1977年下半期)宮本輝《螢川》

第97回(1987年上半期)村田喜代子《鍋之中》

第104回(1990年下半期)小川洋子《妊娠月曆》

第105回(1991年上半期)荻野安娜《背負い水》

第115回(1996年上半期)川上弘美《踏蛇》

第116回(1996年下半期)辻仁成《海峽之光》、柳美里《家族電影》

第127回(2002年上半期)吉田修一《公園生活》

第133回(2005年上半期)中村文則《泥土裡的孩子》

第134回(2005年下半期)絲山秋子《在海上等你》

第136回(2006年下半期)青山七惠《一個人的好天氣》

第144回(2010年下半期)朝吹真理子《貴子永遠》

第147回(2012年上半期)鹿島田真希《冥土めぐり》

第151回(2014年上半期)柴崎友香《春之庭》




如此一表列,堂堂鹿島田真希《冥土めぐり》(中譯本名稱《冥土巡遊》),這本書或這位作者,在日本的純文學地位也就可見一斑了。








鹿島田真希的《冥土巡遊(冥土めぐり)》一書中包括了兩篇短篇小說:〈冥土〉、〈99個吻〉。




〈99個吻〉一文,書寫四姊妹間的手足日常生活,因為我個人是獨生子女的背景,不是那麼能理解在〈99個吻〉當中所流動或暗喻的各種情慾或意義。因此,這篇讀後心得,我只書寫對於〈冥土〉一文的讀後感。




但那宿命性地決定一般的,〈冥土〉的故事背景完全迥異於〈99個吻〉。故事主角年近四十的奈津子,長期照顧腦疾病變已經八年的丈夫,同時間又從小就忍受著與母親思想觀念差距甚大、卻又緊密連帶的生活------坦白說,主角故事背景的種種,與我有非常多相似之處,因此〈冥土〉一文,讓我閱讀再三。




我思索著,長期照護一名不可能恢復健康的親密之人的種種無奈與辛酸。




我也懂得那母女間,命中注定般地人生價值觀完全迥異的生活,有多麼令人難以忍受------特別是那種『難以忍受,卻又因故要忍受』的無助感。




我更懂得,當遇見一名似乎能將自己救出苦海般的伴侶,對他會有怎樣許多複雜的情結。




〈冥土〉一文中,主角奈津子『我』的一再許多剪影,都與真實生活的我好相似。




相似到讓我覺得------奈津子和我,我們都好累。而且,我們到底要累到哪一天呢?








奈津子就是想和太一結婚。因為她覺得,太一恐怕與母親所說的情人該有的樣子相距十萬八千里。一個能夠敲破家庭這個外殼,讓風吹進來的人------儘管不是很明確地意識到,但奈津子是在找這樣一個人。這是奈津子與這個家庭生活以來首次的擁有自我。








能夠那樣幾乎是認命般地,長期照護著無法痊癒的太一,奈津子心裡卻是對太一有某種程度的感謝,感謝太一與她原生家庭的種種全然不同,讓她得以產生近似『逃離』或『幸好』的那種心情,因此對於太一的生病,多少奈津子會因感激而無怨地照顧、並且勉強能生活在其中。




但是,比較諷刺的是,真實生活中的我,給自己找了一個性格、行動作風都與母親非常相似的伴侶----我和特定密友稱之為是『男性母親』。我其實很有那種----好不容易爬出一個陷阱,卻發現在那同時自己又掉入另一個陷阱的感覺……




鹿島田真希的《冥土巡遊》,像讀到某種元素相同、卻偶然拼得不同的產物。無奈和無力的感覺,慢慢慢慢,滲透到心的最深處。







 

 

 

 


com  

 

 

 

 

 

 



冥土巡遊   冥土めぐり



• 作者:鹿島田真希
• 譯者:劉姿君
•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 出版日期:2014/09/05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0844504
• 規 格:平裝 / 160頁
• 出版地:台灣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日本文學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溫馨/療癒小說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