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8 讀創館  爸爸沒殺人2.jpg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976/22

活動日期:2011/04/19~2011/05/10

◎【淡江大學法語系副教授】吳錫德 專文推薦!

◎于玟(新北市市立圖書館館長)、李偉文(親子教養作家&醫生)、胡淑雯(小說家)、孫中興(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張作驥(導演)、陳克華(醫師作家/詩人)、傅娟(資深媒體人)、鍾文音(小說家)、各界名家感動推薦!!

 

他曾以《爸爸,我們去哪裡?》

寫出了擁有兩個智障兒父親的難為,

感動了台灣及全球數百萬讀者!

如今,

他要以《爸爸沒殺人》告訴你身為人子的難為!

i141.jpg                  

每次爸爸一喝酒,就說要殺了我們所有的人。

但是爸爸從沒殺過人,他反而是救了許多人性命的好醫生。

只是,這個醫生不太愛他的家人,還是當他的病人比較幸福。

 在前作《爸爸,我們去哪裡?》書中,作者傅尼葉提及,妻子曾經責怪他:會生出兩個智障兒,就是因為他有個愛喝酒的父親。而今,我們終於在《爸爸沒殺人》見到這位父親。

他是一名曾經獲得醫學桂冠的醫生,在病人眼中是個「廣愛世人」的慈善家,但在他的孩子眼中,卻是個不愛家、瘋瘋顛顛、讓家人畏懼不已的酒鬼。他像流浪漢般不修邊幅,對金錢態度毫不在乎,出診時他都穿著拖鞋,皮鞋總是開口笑,喜歡上酒館買醉,在床上抽菸抽到將床單燒出個洞,也曾爛醉到把車子開進甜菜園裡……這樣的父親,是傅尼葉從小到大極力掩飾、始終不肯談及的父親。

過去,傅尼葉只想維持醫生父親耀眼光環的表相,而今,當他活過了父親的年紀後,終於願意正式面對這個曾令他不恥、傷害他極深的父親。《爸爸沒殺人》是傅尼葉從童年記憶中搜尋父親的身影,重新為父親拼貼的感人畫象。從他的幽默,我們看到了身為人子的他與父親的和解──原來,生存如此不易,最令人不捨的,是父親永遠未顯露出來的脆弱……

 

「現在,我已長大,我終於知道活著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因此,對於某些較為脆弱的人選擇了『不好』的方式,以承受生命中難以承受的事物,我們實在不能過於苛責。」

──尚路易.傅尼葉

 

2.jpg  

尚路易.傅尼葉(Jean-Louis Fournier

1938年生。大學時修習古典文學,原應成為嚴肅學者的他,後來卻成了法國知名作家及電視劇編導。他曾獲得多項國際藝術電影大獎,也曾投入卡通影片的創作,並參與多部電視影集及紀錄片的製作。從1992年起,傅尼葉開始文字創作,作品逾二十部,包含散文、小說、劇本,他幽默詼諧的筆法,令眾多法國讀者為之著迷。

雖然經常受邀上媒體談論作品,但關於自己的兩個孩子,一直是傅尼葉避言談起的話題。直到他70歲,也就是2008年,他才出版《爸爸,我們去哪裡?》,首度

寫出身為兩個殘障兒父親的心聲。《爸爸,我們去哪裡?》一出版,立即在法國引起相當熱烈的迴響,而後於2009年,中譯本在台灣上市,更迅速吸引了近五萬名讀者,不僅名列各大書店的年度暢銷榜,並榮獲該年度的「中時開卷美好生活書獎」。

 

如今這本《爸爸沒殺人》,是傅尼葉以身為人子的心情去談論他的父親。他不改幽默的口吻調侃自己與父親的關係,以及在眾人眼中該是光鮮亮麗的醫生父親最真實的爛醉一生。事實上,這也是他活過父親的一生後,與父親的和解。之於讀者,也是重新瞭解自己父親的契機。 

 

3.jpg  

爸爸是醫生 

我爸爸會治病。有些患者並不怎麼富有,經常付不出錢給他,不過因為我爸爸老喜歡喝一杯──不,是喝好幾杯──所以他們就乾脆請他喝酒來代替診療費。當他夜晚回到家,總是很累很累。有時候他會嚷著說要殺掉媽媽,還有我,因為我是老大,而且他不喜歡我。

其實我爸爸人並不壞,只是喝多了,才會變得瘋瘋癲癲的。

而且我爸爸從沒殺過人──他只是愛吹牛而已──相反的,他還阻止過很多人死掉。

倒是他在開車的時候,差點殺了人,不過都只是差一點而已。他曾經好幾次輾死了母雞和鴨子;他也沒撞死過

牛,頂多只有羊而已。

那是某一天,他把他的前輪驅動車開進了羊群中,害得幾隻羊受傷了,不過牧羊人卻毫髮無傷,因為我爸爸在最後一刻及時讓車子停了下來。

 

爸爸的皮鞋 

我的爸爸和其他的醫生很不一樣。他的穿著實在很不體面,老是披著一件大大的黑色皮上衣,還有那一雙皮鞋。

這雙皮鞋因為經常穿著而嚴重磨損,鞋底已經黏不住了,而鞋尖也幾乎都要開口笑了。

爸爸為了要把鞋尖合起來,而且不想跌個狗吃屎,便拿奶奶封住罐頭的膠條箍住了鞋尖。

膠條是紅色的,而皮鞋是黑色的,這樣的搭配讓爸爸看起來一點兒也沒有醫生的派頭。

病人看到鞋子笑了,但媽媽可笑不出來。

有一天,媽媽終於受不了了,她把爸爸的皮鞋丟進了垃圾桶。

之後,爸爸便穿著拖鞋看診。

 

爸爸與桃子 

爸爸人不壞。只不過偶爾當他抓狂的時候,會做出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我還記得有一天,當我們在餐桌上吃著飯後甜點時,爸爸忽然生氣了。他站起來拿了盤中的桃子,開始往我們每個人的身上砸。我們幾個小孩子躲到了桌子底下,媽媽和奶奶還是坐著不動,只不過用手遮住了臉,不讓臉給桃子砸中。

我們在桌子底下,聽見桃子撞到牆面迸開的聲音。

我們幾乎笑了出來,但同時,也有點害怕,因為在桃子之後,不曉得爸爸接下來會不會丟比較硬的東西。幸好這些桃子都熟透了,所以是軟的,一砸下來便碎開了,不像石頭那樣。

當爸爸一沒有彈藥可以丟了,便會停手,然後進診間去幫病人看病。這時我們從桌子底下出來,會看到媽媽和奶奶毫髮無傷。爸爸丟東西的準度有點糟。

我還記得,當時牆面上黏著桃子渣,儘管我們事後擦洗過了,但那汙漬就這樣久久不去,直到我們換了壁紙為止。

媽媽決定了,以後水果就直接做成沙拉吃。

 

爸爸與金錢 

我爸爸一點都不在乎金錢。

沒錯。他會免費替窮人看病,甚至還會幫他們填醫師證明單,好讓他們獲得退費。但我爸爸就得為沒收到的錢付稅金,讓媽媽總是抱怨連連。

不過他的口袋裡經常還是有大把的鈔票。有一天,媽媽為了我們而向他拿錢,他便發起脾氣來。

他對媽媽說,她總是需要錢。他說他自己呢,可是一點都不在乎錢。然後,他點了瓦斯,將一疊鈔票丟進了火裡。

我們和媽媽就這樣看著鈔票燒了起來,心裡可真是難過極了,彷彿火裡燒著的是新鞋子、漂亮的毛衣,還有禮物……

等爸爸一走出房間,媽媽便趕緊關了瓦斯,我們一起挑揀那堆餘燼。那些鈔票並沒有燒完。我記得我們還成功地救回幾張鈔票。

當我們和媽媽試著將燒黑的鈔票拼湊完整時,爸爸正在酒館的吧檯上擺了一疊疊花花綠綠的簇新鈔票。

 

體面的衣著 

爸爸想不透,為什麼老是得為我們買新衣服。媽媽則是希望我們穿得體面些,但是這並不容易,因為她沒有什麼錢。

我的幾個弟弟其實並不太在乎穿著,可是我怕自己看起來醜,而且我一直都不喜歡媽媽給我穿的衣服。雖然如此,我還是不能坦白告訴媽媽。畢竟她的煩惱已經夠多了。

我們穿的衣服大都是親戚縫製的,而且比起商店裡頭賣的衣服可差遠了。

我還記得親戚做的皮背心。儘管這些背心剪裁有點糟,但因為很保暖,所以硬是保留了幾個冬天。至於那些手織絲光棉絨寬口短褲就更不用說了,不但穿起來好癢,

而且總讓我們擔心在健康檢查時被別人瞧見。我真希望能夠有件三角內褲呢。

我們還有木底皮質包鞋。穿著走路的時候,聲音超大的。剛開始我們都覺得很不好意思,但之後會故意穿著這鞋子跑,盡可能地讓鞋子發出最大的聲音。當鞋子壞了就交給媽媽修理。她在家裡擺了一個可撐住鞋子的鐵支架。

我記得學校裡有個名叫菲力普的同學對我說,就一個醫生家的兒子來說,我的穿著實在太寒酸了。我反駁說,才不是這樣呢。但是,我心裡其實不怎麼確定。

最糟的是,在校慶的那一天,老師不大高興地走向我,對我說:「尚路易,我不是叫你要穿上最好的衣服來嗎?」

我很想回答說,我身上穿的正是最好的衣服。可是我不敢。

 

爸爸上的酒館 

爸爸習慣去三家酒館。兩家在阿罕斯,另一家在盧茲勒度桑。這三家,他每天必定光顧。這對我們來說,可真方便,因為我們知道哪裡找得到他。他的病人也不再來家裡請爸爸去他們家看診了。他們直接往酒館裡去。

爸爸總是在酒館裡待上許久,那裡有點像是他的家一樣。

那些酒館的老闆都很喜歡爸爸。我還記得有一次,有個老闆說,醫生如果死了的話,對我們來說,那可真是一大損失啊。

某天,爸爸時常光顧的一家酒館進行大整修,還買了一個新吧檯。每個人都說這個整修工程是由傅尼葉醫生贊助的。我不懂什麼叫「贊助」。查了字典,原來是「以金錢幫助」的意思。

那媽媽為什麼不開一家酒館呢?

 

1.jpg 

【活動方式】   

 你是否有讓你又哭、又笑、又悲、又喜的父親呢?哪一面的爸爸最令你印象深刻?請迴響告訴我們,並留下你對父親的想法(50字以上)

 

※請勿抄襲、複製其他使用者的回覆內容,若經小編發現或是user檢舉後確認無誤,將取消該次得獎資格。

 

【活動贈品 

《爸爸沒殺人》新書一冊,共5

i141.jpg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