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喋喃喃  

 

 

 

喜歡一個人時,一切都能逆轉。感覺永恆的景色會變得短暫無常,覺得幸福的事情會變得難過哀傷。世上的一切事物都顛倒替換。








小川 系的《喋喋喃喃 ( 喋々喃々 )》,一方面沉浸在文字無邊的美感當中,一方面卻一直提醒自己,不要陷入故事情唯美的情境中,這裡有個無恥的男人春一郎!而且明知春一郎是已婚男子,卻還是願意豁下去搞不倫戀的栞,很冷靜來說,也算不得善類吧!




個人對於許多所謂的社會倫理,經常感覺不值一哂地厭棄,唯獨對於外遇這件事,不知為何,完完全全無法忍受。我總是想,既然與現任法律上的伴侶已無法相處,又已經找到現實生活中可以相互扶持的伴侶,那何不痛痛快快結束前一段婚姻法律責任,也放過你的前一任,讓對方去尋找自由呢?




可偏偏就有人不。就好比小川 系的《喋喋喃喃》故事中的男女主角。








說來有趣,最近上了一些台灣知名文學家導讀文學的課程之後,感覺自己在閱讀方面似乎打開一種新視野。




開始慢慢懂得欣賞利用把故事繼續說下去的空檔間,如何用記憶、用主角的背景、用現時發生的零星小事、或者像《喋喋喃喃》故事中用日本傳統文化習俗、用令人口水直流的庶民美食、用四季流轉的花鳥蟲鳴大自然等等等等,作為一種串場。




既讓讀者有餘裕感受故事進展的微妙流動,也能彷彿自己就置身於書中的世界裡,感受主角們所感受的一切空氣與氛圍。




如果不去深究栞與春一郎之間的感情終究是一段令我唾棄的不倫之戀的話,小川 系的《喋喋喃喃》優美的文字筆觸、緩緩流動且不疾不徐的時間所帶來的四周景物的美感,的確完全是本相當容易受感動且給予好評的故事。








但,我必須很掃興的在閱讀之外,給自己一些很單純的理性:




「和妳在一起時,我打從心底覺得,能活著真好。我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想法了………」


瞧,是不是時下典型一個爛胚男人會說來騙女人的花言巧語???








寫景寓情,對於小川 系優美的文字來說,是一件再純熟不過的事了。因此,《喋喋喃喃》故事中女主角栞的心情轉折,時而跟著拿起的華美和服而改變,時而因為天氣陰晴不定而傷悲,時而有因見到不同繁花盛開或凋零貌而喟嘆。




在我讀來,欣賞之餘,說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理性上的我還是相當介意栞是個『明知對方有妻女仍介入別人婚姻的小三』。




也許不認同者要反駁,栞也許並非一般的小三,她不吵不鬧不貪圖什麼。但這反而令我聯想起鄭愁予〈情婦〉這首詩:


在一青石的小城
住著我的情婦
而我什麼也不留給她
祇有一畦金線菊
和一個高高的窗口
或許,透一點長空的寂寥進來
或許……而金線菊是善等待的




啊~~善於等待的情婦,鄭愁予筆下的人物竟然穿越時空到了小川 系的《喋喋喃喃》變成女主角栞。








今天,又是等待春一郎的漫長一日。



只要他活著,我就夠了。雖然心裡這麼想,但只要春一郎開口,我哪裡都願意跟去。



......此刻,不想以後。雖然不能長此下去,但我已無法前進後退、左轉右彎。

我見不到春一郎,會突然想哭。有種支撐我的重要部分離開我,緊跟春一郎離去的不安。冷風透心,咻咻地吹。




不,我真的不覺得有趣。小川 系的《喋喋喃喃》讓我覺得很糟糕。




我甚至很惡意地想,《喋喋喃喃》中的栞開了一家美其名是『骨董和服店』,其實那些都是別人穿過因故不要的二手衣,就像她目前心中的至寶春一郎一樣,都是二手的,別人用過的。








感情應該是被祝福的,感情應該是不會傷到身邊其他人的,感情應該是………不應該只能『喋喋喃喃』對自己自言自語其中的甜蜜與辛酸,感情應該是可以大方說出來,然後被世界所接納和尊重的。








《喋喋喃喃》這本書,我想給作者小川 系的優美流暢文筆六顆星。




但看看身邊那麼多親友,因外遇給自己的配偶、子女、甚至第三者及非婚生子女帶來那麼多痛苦。我不得不掃興地說想對栞與春一郎說,你們的不倫之戀終究還是讓我感到噁心與不恥。


 

 

com  

 

 



喋喋喃喃     喋々喃々


•    作者:小川 糸 @ 2009
•    譯者:陳寶蓮
•    出版社:天下文化
•    出版日期:2013/01/28
•    ISBN:9789863201083

 

 

75as3rtdf-650x276.jpg

 

 

轉載自~~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3658428

 

內容簡介


當櫻花盛開的季節到來
我的戀情也隨之綻放

2013年新春,最溫暖的愛情故事
甜蜜登場


我的聲音在冰涼的夜裡留下白色。

等待那個顏色消失似的,春一郎握著我的右手,塞進他的風衣口袋。

在那小小的黑暗中,我們十指纏繞。天橋上初握時像蛋包飯一樣柔軟的手,此刻像繩索般結實堅硬。我的身體從指尖開始,好似慢慢融化。我只能拚命撐住自己的身體,稍微靠向春一郎。

─ 摘自書中


喋喋是多語的,喃喃是小聲的說話。
男女之間好似有許多話要說想說,於是卿卿我我、輕聲低語;
喋喋喃喃,是戀人間最美麗的情話。


年近三十的小□,獨自在充滿老街風情的東京谷中區經營古董和服店,因而邂逅了來店裡尋找新春茶會所需和服的客人,木下春一郎。原本不相熟的兩人,在偶然的機緣下,一起分享美味的食物、一同賞花。在滿開的櫻花樹下,愛情安靜而溫柔地到來......

 

 


名人推薦


這看似不是一部飲食小說,但其實有趣的是:從頭到尾,每一個人物的出場或退場,幾乎都伴著食物來去。大量的美食、大量的對話,他們之間的感情就在一張張餐桌上,一次次相對而食的飯局中,彼此推敲著、咀嚼著,到最後緩緩品味出一種自己也未曾預料到的,愛的滋味。-作家.張維中

 

 


作者簡介

小川 糸


一九七三年生,著有《蝸牛食堂》、《趁熱品嚐》等作,擅寫戀愛與美食。多才多藝的她,同時也是繪本作家與做詞人。

《喋喋喃喃》是小川糸的第二部作品,也是首部長篇小說。作品的舞台落於東京的老城區谷根千(谷中、根津、千?木),她認為谷中充滿了季節的透明感和人情味,有股別於其他地方的氛圍,總是能令人流連忘返。在日本甚至有讀者按圖索驥,與情人一同在谷根千來一場充滿小川風格的「喋喋喃喃之旅」。

 

 


微妙的適度搭配    ◎作家 張 維中 


小川糸的小說特別適合在靜謐的深夜裡閱讀。不是為了急著想知道情節發展而追讀,而是隨興的慢讀。一種如同在她筆下故事主人翁的生活觀:對於未來有所期待,卻又不強迫探知的隨緣心態。

小川糸的每一本作品,都以文字展現了出飲食的絕妙,以及,人和食物之間的情感關係。在《蝸牛食堂》和《趁熱品嚐》中,食物被推在前線,故事則是繞著食物而開展。不過,在《喋喋喃喃》這部小說裡,小川糸刻意讓食物退到後方。她不直接寫料理,而是把食物若無其事地穿插在故事之間。

這樣看似不是一部飲食小說了。但其實有趣的是,從頭到尾,每一個人物的出場或退場,幾乎都伴著食物來去。女主角小□和男主角春一郎的見面,占了最多數的便是找餐廳或吃飯的場景。大量的美食、大量的對話,他們之間的感情就在一張張餐桌上,一次次相對而食的飯局中,彼此推敲著、咀嚼著,到最後緩緩品味出一種自己也未曾預料到的,愛的滋味。

同時,背負著過往家族傷痕記憶的橫山□三姊妹,彷彿也在共食一條瑞士卷的過程裡,走向新生與和解。喜怒哀樂有如螺旋般,一圈又一圈的緊緊纏繞在一起。明白了原來誰的家族,都像是一條瑞士卷,端看你選擇要漂亮地卷著它入口,或者拆散分食。

我特別喜歡小川糸用食物來譬喻觸感。例如她描寫男主角春一郎的手掌,在小說的前半部描述為「像是蛋包飯一樣柔軟溫暖」;後半部則以「像剛搗好的麻糬般鬆軟」來形容。原本只是觸覺,但一提升到味覺的層次,留在腦海中的記憶也就不同。那些可以入肚的譬喻,就代表著對方的一切,已經能夠與自己合為一體。

《喋喋喃喃》將故事舞臺設在日暮里的谷中,那裡恰好是我很喜歡的舊城下町。每次去那裡散步時,便會特地繞去谷中靈園走走。明明是墓園,卻一點也沒有陰森的氣氛。每到春天,癲狂綻放的櫻花,短暫卻旺盛的生命力,與墓碑下長眠的死者恍如呼應。那一刻,生與死不是對立的,從來就是同時存在。我想,這也就是女主角之所以離不開谷中的原因之一。谷中讓她「有被守護的感覺」,訓練著她有一天終能面對至親死生的困境。

「每次都覺得這樣會吃撐吧,但最後總是剛剛好。」闔上這本小說,我最先回想起的是書裡的這句話。

小□一路走來的人生,不算是幸運的,但最後總能走出恰當的局面,那當然是取決於她看事情的角度了。這種「微妙的適度搭配」食材份量的能力,多麼令人羨慕。不餓也不撐,普通的滿足,就是最好的。倘若離開了餐桌也能明白其真諦,那麼或許幸福就近了。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