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津田醫生要去加拿大留學了。」

………不受病人歡迎的醫生去留學,到底要學什麼?這種想法掠過腦海,但阿中沒有說出口。

 

 

 


帚木蓬生的《閉鎖病棟 (閉鎖病棟)》是一本非常具有人道關懷的醫學小說。在這之前日本有名的醫學小說包括《白色巨塔》和《神的病歷簿》等,都是描寫大醫院或小診所中醫師與醫師或醫師與病人間的互動。

 


但是《閉鎖病棟》書名一開始的『閉鎖』二字,就直接說明了這部小說與其他醫學小說所不同的地方。是的,醫院之所以『閉鎖』,正因為這是描寫一間精神療養院中長期住院病人之間的故事。

 


因為對於某些特別嚴重的精神病患,國家衛生相關法令得要求其強制接受精神疾病的治療,所以這裡說是醫院,其實又有些像監獄,住院患者雖然有行動的自由,但那自由只限制在這間療養院裡。說起來也是另一種型式的監獄。

 

 

 


若病情被判斷成需要在療養院裡長期住院的病患,說實話,他們受到的待遇只比監獄裡的受刑人好一點點而已。長期生病下來,經常導致病患在不知不覺中被家人遺棄,有父母在的病患還好一些,無論距離多遠、天氣多不好,到了要會客的那天,父母總會準時出現探望。

 


但是隨著父母老去,通常這些病人即使有手足親戚,也都不願意來探望他們,一方面可能出於害怕病人的病情尚未康復,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絕情、或又是怕為自己招來一堆麻煩吧。

 


於是在《閉鎖病棟》裡面長期居住療養的病人,脫離了現實社會的生活,進到一個只屬於他們自己建立起來並安守規則的小社會。談不上愉快或不愉快,當然抱怨也是毫無意義的行為;《閉鎖病棟》中每一位病人都只能在一片混亂之下被強制送醫,然後經過一段或長或短、就連當事人都可能記憶模糊了的強制治療期間,之後,就待在這個地方,日復一日按時服藥,然後在這裡慢慢等待老去。

 

 

 


帚木蓬生在《閉鎖病棟》的書寫方式上,前三章有著非常特別不同的安排方式。

 


一開始的第一章,描寫了一位在現時生活中未滿十八歲的少女島崎由紀前往婦科醫院墮胎的過程。當為她施行墮胎手術的女醫師語重心長地跟年紀輕輕的由紀說:「妳絕對不要再做相同的傻事了。每次受傷的都是女人,要更懂得珍惜自己。」

年紀輕輕的由紀心裡暗想:我從來沒有不珍惜自己。

 


第二章很跳Tone地回到二次戰後的日本,梶木秀丸的父親帶著一身傷回到故鄉,由於同時回國的同袍都死於一場意外海難中,僥倖活下來卻身體嚴重受傷的他想申請傷殘補助,卻因為無法取得任何相關證明,補助申請一再被打回票,自暴自棄的他選擇自盡。相關的傷殘補償金在那五年之後終於發放下來了。

 


第三章描述二次大戰期間,一個輕中度智障者昭八的故事。雖然他的智能與表達能力有障礙,但是卻勉強可以協助家裡務農,姊姊招贅後生下的小孩,他也都奇蹟似地將他們照顧得非常好,使得其他家人每天能無虞地出外工作。但終究昭八只是一個智商是小孩的大人,雖然長著成人般的身型,一玩起來卻跟三歲小孩一樣容易忘我,在照顧外甥的工作上終究出了嚴重差錯,被送到精神療養院來。

 


看似三篇獨立的短篇人物速寫,乍然讓讀者有一點兒搞不清楚狀況,這……《閉鎖病棟》應該是本中篇小說呀,怎麼會………?

 

 

 


但是從第四章開始,時間一致統一回歸到現在,上述的三個人分別是十多歲的青少女島崎、八十多歲不良於行的秀丸老爺爺和五十幾歲的壯年昭八。

 


年齡不同,出身迥異的他們,在這精神療養病院中相識,並進一步結為好朋友;因為不願意就此在療養院中老去,希望有一天能重回一般人的社會生活,他們努力並彼此打氣,走過許許多多難關,每度過一個難關,他們就離正常生活越靠近。

 


究竟他們有沒有重回社會生活的一天呢?

 

 

 


我自己在二十多歲讀大學時,因為年輕氣盛得罪了幾個專業科目的老師,弄到自己明明已經高分考上國立大學研究所,卻大學被為難不能畢業。

 


當時系上兩位與我並不特別熟識的精神科兼任教授,知道我的狀況,二話不說自願跳下來管這淌混水。就他們長期擔任精神科醫師所受的訓練來說,錦上添花這類事情不需他們再多此一舉,但是遇到惹上麻煩的學生,他們絕對會全力相挺到底。由於這兩位恩師,讓我順利大學畢業,也讀完研究所------當然也讓我自己個性改非常之多。對這兩位曾經幫助過我的精神科醫師間教授,我的內心感謝至今。

 


這是我在閱讀這本感人的《閉鎖病棟》中,發現帚木蓬生與當年幫助我的精神科醫師年紀相仿時,心中首先湧出的感動。

 

 

 


每個人一住進醫院,全都變成「病人」這種另一個世界的人,完全抹殺了之前的職業、人品、喜好等所有的一切,變成行屍走肉了。

 


這固然與使用的藥物作用有關,但是病人自己先選擇放棄自己、不再存有任何回歸社會的希望,這才是真正影響他們往康復前進的阻力。

 


醫師、護士甚至醫院的行政人員也都只是凡人,有人尊敬自己的工作,有人卻認為照顧精神病患這不過是份浪費社會資源的工作。因為想法不同,所以做法也不同。同樣是擔任醫師、護士職務的人,我們卻也看到另一種『白色巨塔』中形形色色的醫護人員。

 


他們有的讓病人消極地以為自己必然會在療養院中終老,卻也有醫師積極輔導病人適應外界、回歸現實社會的生活,甚至成功的例子一再出現。

 

 

 


《閉鎖病棟》------好生硬的書名,其實裡面藏了許多柔軟的故事。真心想建議讀者,放下某一些偏見來閱讀這本溫馨感人的好書,你一定會感動,也可能會流淚。

 

 

 

 

 

COM  

 

 

 

 

閉鎖病棟

• 作者:帚木蓬生      HOSEI HAHAKIGI
• 譯者:王蘊潔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1年12月
• SBN:9789573328599

 

 

轉載自~~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27422?sloc=main

 

內容簡介


心之高牆,才是最難掙脫的禁錮……

  ◎隱玉之名作!榮獲「山本周五郎賞」,已改編拍成電影!
  ◎長銷不墜!熱賣超過80萬冊,亞馬遜書店讀者4.5顆星感動推薦!

  如果殺一個人,就可以讓世界重拾平靜,
  可以讓所愛的人堅強,為什麼不呢?

  他沒想到自己會這樣殺人,當刀刺進肋骨時,所有痛苦化為解脫,瞬間迸流而出。他也沒想過殺死重宗後,自己會怎麼樣?從今往後,他的人生只有此刻。

  重宗是這家醫院所有病友們害怕的對象。

  嚴格來說,這家醫院收的是「傷患」,只是他們的傷口用眼睛看不見,例如:櫻花病房的阿中曾因幻聽和妄想而差點掐死父親;菊花病房的敬吾整整九年都把自己關在房內;甚至蘭花病房最和善的秀丸爺爺,也是「死過一次的人」……

  受傷的心,在這個小小的世界裡努力綻放生命,重宗卻是個破壞者,暴力、威脅,無惡不作,然而院方束手無策,其他人也只能祈禱自己不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他也跟大家一樣祈禱,卻是為自己一心守護的那個女孩。女孩的青春是他無緣擁有的,女孩的微笑是賜予他救贖的光,他絕不容許重宗對她有一絲一毫的傷害。但是,重宗的視線卻開始盯上女孩了……

  身體的傷可以吃藥擦藥,但心裡的傷呢?往往將世界封閉起來的其實並非外在的設限,而是內心的枷鎖。然而,絕望若是入口,希望便是出口,書中這群帶著深深的「心傷」卻仍勇敢活著的角色,正如同一段段真實人生的縮影,而透過帚木蓬生的娓娓訴說,所有的單純和複雜、快樂與痛苦、孤獨與喧囂,都有了最動人的依歸!

 

 


作者簡介

帚木 蓬生 HOSEI HAHAKIGI


  日本著名的醫生作家,一九四七年生於福岡縣。東京大學法文系畢業後,先進入TBS電視台工作兩年,之後赴九州大學醫學院就讀,步上精神科醫生之路。兼具文學與醫學的專長,也使他擁有獨到的人道關懷,對於人性更有深刻的洞見。他下筆極具力道,內斂的筆端卻飽蘊著強大的戲劇張力,令人震撼也令人感動,也因此自出道以來即得獎不斷。

  一九七五年以《頭骨上的旗幟》贏得「九州沖繩藝術祭文學賞」;一九七九年以《白夏的墓碑》入圍「直木賞」;一九九○年以《賞之柩》獲選第三屆「日本推理懸疑大賞」佳作;一九九三年以《三度海峽》榮獲「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一九九五年則以《閉鎖病棟》榮獲「山本周五郎賞」,並於一九九九年改編拍成電影「生命之海」;一九九七年他再以《逃亡》獲得「柴田鍊三郎賞」;二○一○年以《水神》獲得「新田次郎文學賞」;二○一一年又以《和平》榮獲第六十屆「小學館兒童出版文化賞」。

  另著有《內臟農場》、《希特勒的護具》、《黑穗醋栗之舞》、《安寧病房》、《國銅》、《空夜》、《空山》、《非洲之蹄》、《胎兒》、《千日紅的戀人》、《受命》、《聖灰的暗號》等多部作品。

 

 


譯者簡介

王蘊潔


  在翻譯領域打滾十幾年,曾經譯介山崎豐子、小川洋子、白石一文等多位文壇重量級作家的著作,用心對待經手的每一部作品。

  譯有《不毛地帶》、《博士熱愛的算式》、《洗錢》等,翻譯的文學作品數量已超越體重。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推薦序

回春妙手筆生花   by  日本文化名家 / 李長聲


  在學歷社會討生活,大概寫小說是最不問學歷的行當。不過,寫科幻小說、推理小說,倘若作家有博士之類的頭銜,讀者往往對所寫就抱有信任感。帚木蓬生,一九六九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法文系,在電視台工作了兩年,只覺得製作現場是玩完了文化的地方,掃興而辭,二十五歲考入九州大學醫學院,學歷之可觀是無疑的。似不妨從其學歷對其作品做兩點推斷:學法文大都志在文學,法國文學向來使日本人從文學上放眼世界(雖然作家兼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曾妄言:法語數不清數,不配當國際語言),學醫則作品大都以醫學醫療醫德為題材罷。

  學醫即面臨人的生死現場,更何況現代科學既是救世主又是魔鬼,那種驚訝自然而然地付諸筆端,三年級時帚木創作了《頭骨上的旗幟》,獲得九州沖繩藝術祭文學賞,大概屬於純文學。一九七九年發表《白夏的墓碑》,轉向了娛樂讀者的推理小說,該算他出道之作。恐怕再沒有比醫學與推理相結合更美妙的了。在愉悅的推理過程中,猶如摟草打兔子,也獲取醫學知識,這是最划得來的讀書。帚木的視野是廣闊的,一落筆就讓他的主人翁從日本飛到巴黎,以及安道爾公國,山上殘留著積雪,尋蹤解謎日本細菌學家之死,尖銳地衝擊現代醫學的弊端。整個作品的表面卻那麼平靜,恍如庇裡牛斯山遊記。

  《白夏的墓碑》入圍直木賞,未果,十五年後的一九九五年,帚木蓬生以《閉鎖病棟》獲得大致與直木賞等量齊觀的山本周五郎賞。棄醫從文故事多,以致偉大也不乏其人,而帚木的特色在於,他並不歇了醫業,而是行醫之餘寫小說。身為精神科醫生,《閉鎖病棟》寫的是精神科病院的真情實況,自有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之趣。帚木不僅診視人的病,也觀察人心,更難能可貴的是,無論在現實抑或小說中,他始終站在了患者一邊,為患者代言。他認為,患者是醫生的教科書,而且觸動醫生的精神與心態;倘若把患者當作提高醫術的工具,將喪失人性。作家與醫生都是在探索人生。他筆下的護士長訓斥:「花盆裡的泥土都乾透了,花正發出慘叫。如果妳們連這樣都沒有注意到,怎麼可能聽到那些不說話的病人內心的吶喊?」一群被認定有病的人在精神病院裡卻活得自由自在,那裡有友情,溫馨感人,甚至為病友復仇而殺人,但對於社會,他們的心是閉鎖的。醫院畢竟不是終老的家,只是飛累的候鳥歇歇翅膀的樹,不能在醫院裡變成死鳥,怎麼艱辛也遲早起飛,回到自己的窩。但妹妹兩口子反對已住院三十年的阿中回家,重返社會。他們口口聲聲替哥哥的幸福著想,可是在這家醫院工作二十年、整天板著一張臉的女主任從未見過他們來探視。這兩位親人算計的是佔據阿中的土地蓋房子。倘若社會不正常,那些活在精神病院外的人也未必精神正常罷。

  醫學拯救生命,而戰爭摧殘生命,從生命的角度,帚木也關注戰爭題材,獲得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的《三度海峽》和獲得柴田鍊三郎賞的《逃亡》即屬於這一系列。「知韓」評論家關川夏央把《三度海峽》稱作「優秀的反日小說,或者對於日本人來說,是從朝鮮半島方面描寫的知日小說」。為人有點狂的文藝評論家福田和也給活著的日本小說家打分,《逃亡》得了八十五分,是帚木作品中分數最高的,與江國香織《神之船》、宮本輝《錦繡》、安岡章太郎《當鋪的婆娘》、綾□行人《殺人時計館》同等。

  新潮社二○一一年七月出版的《蠅的帝國──軍醫們的啟示錄》是同一主題的短篇集,透過二次大戰時從軍的十五名軍醫,描述了戰爭的慘狀。軍醫在戰場上是特殊的存在,可以用冷靜的眼睛觀看整個戰鬥、戰役及戰爭。每篇以第一人稱敘事,讀來更像是紀實。帚木說,過去以為那場戰爭中軍醫只不過是醫生的一小撮,但事實上幾乎所有的醫生都被動員了。《軍醫們的啟示錄》還將出續集,又十五名軍醫的故事,正題為《螢的軌跡》。他曾讓作品中的人物說:學歷史是為了理解自己存活的時代,用自己的頭腦思考這五十年間屠殺了七千萬人的現代。這就是帚木描寫近代史的基點罷。

  帚木的小說,題材現實,結構緊湊,語言明快。或許認為小說家不寫短篇不行,每年寫一個短篇,積十年之功,結集為《風花病棟》。他寫長篇都要先收集五、六年資料,加以分門別類,諸如生命倫理、先進醫療,第七年結構故事,動筆。《風花病棟》不僅寫當行本色精神科,還寫了內科、眼科等,到底是專家,短篇創作也基於徹底調查,讓專科醫生讀了也不會視為扯淡。同樣寫醫學界,比較一下更為出名的社會派小說《白色巨塔》,似乎帚木太在意自己是專家,圈內人,手下就不免留情,問題揭露得不像山崎豐子那麼狠,格局和氣勢也顯得不夠大。

  帚木開業行醫,最用力的是治療賭博依存症。賭上癮,想戒也戒不掉,是一種依存症,估計日本人有兩百萬患者。二○○四年出版《與賭博依存鬥》,二○一一年又出版《戒不掉──從賭博地獄生還》。走在東京街頭,最亮堂的去處是「柏青哥」,此外有賽馬、賽艇、賽車等,被當作庶民的娛樂,盛行全國。賭博產業規模三十兆日元,與國民醫療費相當。賭博依存症不是意志問題,而是進展性疾病,無藥可治。

  帚木蓬生是筆名,取自《源氏物語》的卷名《帚木》和《蓬生》。問及怎麼過日子,答曰:本職是精神科醫生,當作家只是當「星期日作家」,每天執筆兩小時,寫四張稿紙,大致一年出一本。二○○八年,取材於江戶時代的《水神》寫了一半,忽然檢查出白血病,入院治療。在無菌病房裡從早到晚全考慮小說,很有點專業作家的感覺。半年後出院,完成了這部歷史小說,獲得新田次郎文學賞。但他不要專事寫作,說:從早到晚寫小說的生活不健康。

 

 

 
詳細資料


ISBN:9789573328599
叢書系列:大賞
規格:平裝 / 320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懸疑/推理小說> 歐美懸疑/推理小說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