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人文歷史報 mailman@mx.udnpaper.com

文/黃文山博士(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動物學研究員兼主任)

 
 
 

 十九和二十世紀初歐洲畫家,如莫內、塞尚或畢卡索名畫,不論抽象、印象或實物臨摹,幅幅價值不凡且舉世皆知。但是您知道十七世紀以來存在倫敦自然史博物館的重要且栩栩如生的生物圖畫嗎?這些三百年前以來描繪世界各地的精緻詳細生物圖甚至還是新種描述的主要來源呢,我相信很少人知道這些水彩圖畫的存在。但這些圖畫是怎麼來的或是如何來的?

 

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不論出國或在國內旅遊或野外研究觀察,每個人的基本配備一定是一台相機,攝影留住人、風景或野生動植物等做為紀念;除了畫家外,鮮少有人利用一隻禿筆畫下所經歷或目擊的各種環境或身邊新奇的動植物。但在沒有簡便相機的三百年前,要留下生物的倩影僅有以筆畫下來了;他必須詳細觀察該生物的外部形態,甚至於行為表現特徵(例如本書第四章巴特蘭的北美洲漫遊對短吻鱷的生殖行為描述;當時的巴特蘭並不知道當時的短吻鱷在幹什麼?)和所生存的自然棲地等,之後才通盤考量後下筆描繪。或許現今新種的發表也或多或少用筆臨摹一二,似乎和此一習慣有關。  

 

十八世紀初以私人探險為主,規模較小;但到十八世紀末以降,世界最強的殖民地國家就以歐陸最盛,如英、法、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國家,而國勢宣傳的最佳表現就是派出艦隊到各地測量和宣威;此時的探險隊規模較大,且因異國的風情文物在上流貴族社會蔚為風潮,因此會聘請知名的動植物藝術家隨行,以更精確和嚴謹角度描繪自然生物;例如庫克船長三度探訪太平洋、達爾文的小獵犬號探險都是最佳的例子。若沒有前人的探險及不辭辛勞的繪畫和編輯等工作,或許無法促成達爾文和華萊士在其野外冒險和生物或化石調查成果下所孕育發展而改變世人演化觀念的天擇說(書中第八和第九章)。

 

書中的所有繪畫皆由倫敦自然史博物館蒐藏,其中史隆爵士、柯林森先生和其他人士出錢出力努力蒐購所得,並全部保存在大英博物館中。第一章由史隆醫師牙買加探險為開端,其中最為世人所歡迎的牛奶巧克力就是史隆將牙買加土人難以入口的可可加入牛奶後變得可口;之後的赫曼、洛頓和迪貝維爾等的錫蘭探險、梅里安的蘇利南居游、巴特蘭的北美洲漫遊、庫克船長的三度太平洋探險、弗林德斯和鮑爾的澳大利亞探勘、達爾文的小獵犬號航行、華萊士和貝茲的亞馬遜雨林探險和最後一章的深海探險等。章章都有精緻圖畫留下來。

 

 

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已鮮少有如此精緻的自然素描,主因是自然生態的破壞和照相技術的發達,這本書的出版在在提醒我們對自然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及自然藝術家對自然科學演替的貢獻不容忽視;同時我們若有機會到全世界的每一個地方旅行,基本上都是一次新的探險,開啟視野,航向未知的世界。當然最好是隨身攜帶這一本書,車上或飛機上隨意翻閱,說不定對您有新的領悟與啟示。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