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我承認自己不太擅長看推理小說,也不太經常看推理小說,二者究竟何者是因何者是果,當然已經無從考察。不過我只能說,小時候讀推理小說給我的打擊太大,總覺得自己好像被劇情拉著團團轉,既沒有思考力,偶爾來個思考也絕對是錯的,因此,自覺蠻像傻瓜;所以比較大一點,自己有自由買書權以後,我就幾乎不主動買推理小說來看。


不過我發現周圍喜愛看推裡的朋友相當多,今天讀的這本 小野不由美 (Ono fuyumi) 的《黑祠之島》就是朋友貓小姐所推薦的,而且據側面了解,她一整書櫃通通都是推理小說。實在相當令我佩服。
(不會害怕嗎?每一本推理小說都至少有兩個人以上是死於非命的……本本有屍體……呀…….)


《黑祠之島》先撇開它是一本推理小說的大前提,首先,它有一個非常喜引我的封面,黑色的鳥居,當我迷上京都之後,凡是看到鳥居,心中都會有一股莫名的衝動。


再來是這一段文字解說深深吸引了我:所謂的【黑祠】----在明治政府採行宗教與政治合一的政策之下,「神社」對人民而言並非信仰,而是義務崇拜的象徵。神社是國家的宗祠,政府依其等級制度予以編組、統合,成為國家的設施,祭祀活動也按國家制定的模式加以統一。沒有加入這種統合制度的神社即被視為迷信,將遭到彈劾與壓迫。在國家神道掛帥的制度當中,所謂的黑祠指的就是沒有被統合的「神社」。這是迷信的產物,也就是人們口中的「邪教」。

就是這一段充滿歷史學和人類學味道的文字,讓我有信心開始看者本《黑祠之島》。

 

故事的場景在九州西北部的一個小島,式部是一間偵探事務所的社長,擅長報導文學的女作家葛木志保,為了寫作資料上的需要,長期和偵探事務所合作,兩方也合作的相當順利且愉快。

有一天葛木將自己家中鑰匙託付給式部,她告訴式部自己要回老家三天,但是三天之後式部卻怎麼樣也等不到葛木前來領取鑰匙。一方面出自朋友間的關心,一方面也由長期擔任偵探工作的敏感度,式部覺得葛木似乎失蹤了;而她失蹤前最後一條線索就是『回老家』,式部就從這裡開始展開尋人的工作。

 

經過幾番線索調查,式部發現葛木來自九州西北部的一個很不起眼的小島,這個島----根據島外的人形容,這是一個非常排斥外來人士的島嶼,島民們在此自耕自作,甚少和外界連絡,而且當地的宗教習俗似乎也保持得相當古老,有些儀式甚至以現代人眼光看來,是相當殘忍而令人不解。

式部拿著葛木的照片,在小島上到處問人,幾乎每個人給的答案都一樣:「沒看過----如果有外來客,每一位島民一定都能馬上就認得出來的。」但是小島另一邊的港口職員卻信誓旦旦地說,葛木和另一位女子確實登上了往小島的最後一艘船隻。

 

和葛木同行的女子是誰?她們兩人究竟由沒有下船到小島上來?
如果有,為什麼沒有半個島民看過她們?
如果沒有,那葛木早就應該要和式部或事務所聯絡了呀?
 

不肯輕言放棄調查的式部,最後發現,這一整個島的人都合力起來欺瞞他,最後他還發現在葛木到達小島的隔一天,就有一名年紀與外表都和葛木相似的女子,被以一種近乎殘忍的方式殺死,而且屍體被草草安葬;連警方都因為醫師開出一張『因病自然死亡』的證書,而無法介入調查。

死去的女子是誰?島民面對式部的調查還會使出什麼手段阻止?一個遙遠得幾乎與世隔絕的島嶼,究竟藏有多少秘密?……. 《黑祠之島》故事的安排神秘而近乎無解。

 

除了解開殺人命案這項推理小說不可缺少的元素以外,這本書也讓我見識到日本家族的傳統,由長子繼承的『本家』通常可以享盡榮華富貴,但是長子以外的子女,一律就必須分家出去,過著必須自力更生的一般生活。這也是引起殺機的原因之一嗎?


另外作者小野不由美,對於神社、儀式、敬拜的神祇、佛像、古老傳說等等,都是經過充分考證而加入劇情中,如果沒有兇殺案,把它當成一本文化人類學的書來看,其實也相當有意思。

 

黑祠之島(黒祠の島 / こくしのしま / KOKUSHI NO SHIMA)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