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jpg

 

沒錯,每一次都是這樣。

陽之介的超能力沒有一次幫上他人的忙,邏輯大師一角的推理也沒有解決過任何問題。

還有一點。(是什麼呢?讀了書就知道)

 

 

 


在牛肉蓋飯店打工的三宅,和同租一間屋子每天無所事事的一角、擁有超能力者陽之介,彷彿鐵三角般的趣味組合,加上一篇一位各有特色的美女想解謎發生在自己身上或周遭的問題,而前來這間屋子請教超能力者陽之介。短篇小說故事簡單趣味,推理不難,卻搞笑多多。

 


井上 夢人的《風一吹桶店生意興隆 (風が吹いたら桶屋がもうかる) 》日文原著發表於2000年,算來也是二十年前的古董級推理小說了,但,故事有趣,書名的由來更是一頭黑人問號的超有趣。且聽我慢慢說出讀後心得。

 


《風一吹桶店生意興隆》由七篇短篇推理故事組成,每一篇都是很工整的本格推理,依照慣例,就是位美女會在三宅打工的店裡與他攀談,拜託三宅是否能幫忙介紹自己給有超能力的室友陽之介,因為這些美女們線都面臨到一些無法解決的問題,希望藉由超能力解決。

 


三宅當然會將委託人邀請回家中,通常這時,另一位室友一角一定在閱讀推理小說,而擁有超能力的陽之介則又在練習自己的各種超能力,好比,用念力劈開竹筷、用念力煮沸開水、用念力談三味線、又或者用念力讓螞蟻照他的意思行走.....總之每一件登場的事情都荒謬而可愛,最爆笑的是,大家都不大珍惜陽之介的超能力,當他小時候偶然發現自己能以念力將家中湯匙弄歪時,母親不是讚美或驚嘆兒子擁有超能力,反倒嫌他~~為什麼將家裡的湯匙弄壞。

 


人人都以為擁有超能力是相當厲害的事情,任何疑難雜症都能解決。問題是,陽之介施展超能力速度有限,必須有超乎尋常人的耐心才能等到,這時,在一旁看不過去的一角就會用邏輯分析求助者的問題。在一角心中當然沒有懷疑過陽之介的超能力,只是他覺得,凡事不如按步就班,用邏輯一步步推理,得出的答案既正確又快速。

 


喜歡推理小說的朋友們應該會比較欣賞講求邏輯推理的一角吧?!

 


確實是這樣沒錯,可發生在一角身上的狀況是,他經常推理過度,有時只是件小事,推理到最後卻總是命案作結。我個人在讀推理小說時,也經常在故事真相未揭曉前,先包山包海地,能怎麼推理就怎麼推理,有時也常落到看到結局深感~~啊,就這樣而已唷!所以頗能體會一角鋪天蓋地的推理方式。

 

 

 


除了書中的七篇輕推理小說,讀來清淡好食以外,書名《風一吹桶店生意興隆》根本本身就是個大謎團,本以為會在書中讀到同名小說,結果沒有,後來我又想,該不會是以故事篇名作為藏頭詩的概念命名吧,仔細對照過也不是,那麼,書名哪裡來的?一上網google,發現竟然有一本名為《為什麼風一吹,桶匠就大賺:杜拉克教你問題解決的技巧》的日本商業管理書籍,說吃驚,真的大吃一驚,怎樣也想不出風一吹和桶匠有何關聯?

 


好奇心向來非常重的我,一點都不放棄,在google網頁一篇篇翻頁閱讀下去,終於在一篇名為<vocaloid中文歌詞wiki>中找到這句日本諺語的由來(竟然是在歌詞中得到解答,是我有超能力?還是我推理強?笑,都不是)~~


桶屋が儲かりました:
 
這其實是一句日本俗語的後半段,整句是叫做「風が吹けば桶屋が儲かる」(風一吹桶子匠就會賺一筆)
簡單來說也是一種形容蝴蝶效應的俗語,這個俗語的邏輯就如同以下

大風會把沙塵吹起來

沙塵跑進眼裡,瞎子就會增加

瞎子就要買三味線(當時三味線都是瞎子在彈的)

要做三味線就需要殺貓取皮

貓少了之後老鼠就會變多


老鼠會啃箱子

要買桶子的人就會變多桶子匠就能賺錢


資料來源~~https://www9.atwiki.jp/vocaloidchly/pages/1525.html

 


想像不到吧?!以這樣一則頗難理解的日本諺語作為這篇讀書心得的結尾。井上 夢人的《風一吹桶店生意興隆》,推推。

 

 

 

 

1.jpg

 

風一吹桶店生意興隆
風が吹いたら桶屋がもうかる


作者:井上 夢人  @   2000
譯者:許金玉
出版社:春天出版
出版日期:2016/09/01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5706746
規格:平裝 / 288頁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日本文學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懸疑/推理小說> 日本懸疑/推理小說

 

 

 

a0160508_1952738.jpg

 

 

轉載自~~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7553

 

《風一吹桶店生意興隆》內容簡介


超能力者vs.邏輯推理的華麗對決!
咦~~~~~是這樣嗎?

 
   總是這樣,結果都是這樣。
   各路美女來找在牛肉蓋飯店打工的峻平,
   都是為了他那位號稱具有超能力的豆芽菜室友陽之介。
 
   為了仰賴陽之介擁有的「力量」,
   這些女性懷抱著各自的困擾前來委託他:
   有人想和過世的叔叔說話,有人想驅除幽靈,
   有人想找到連名字也不曉得的恩人,
   有人想找到下落不明的男朋友……
 
   但是,陽之介的超能力沒有一次幫上他人的忙,
   即使另一位室友一角,身為推理小說迷的邏輯性推理更加合理,
   然而,眾美女卻個個感謝陽之介,
   誇讚他的「力量」,還向認識的人宣傳,
   最終又有其他人來向陽之介求助。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作者簡介

 井上夢人  Yumehito Inoue

   
1950年生,曾與 德山諄一 組成推理作家組合「岡嶋二人」,1981年以《讓明天好天氣》入圍第27屆江戶川亂步獎,1982年以《焦茶色的粉彩筆》榮獲第28屆江戶川亂步賞出道。
  
之後二人繼續合作進行推理小說的創作。1986年以《巧克力遊戲》獲第三十九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1989年以《99%誘拐》一書獲第十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
  
1989年以「岡嶋二人」的名義發表《克萊因之瓶》一書後,兩人宣佈解除合作關係。
  
1992年井上改筆名為 井上夢人,並發表新作《有人在裡面……》正式「再出道」,並於翌年出版《兩個怪人——岡嶋二人盛衰記》公開這個創作組合從相遇到拆夥的過程。

著作有《橡皮靈魂》、《the TEAM》、《風一吹桶店生意興隆》、《惡夢》、《梅杜莎,看鏡子》(暫譯)等。

 

 

 


譯者簡介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

譯有《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官僚之夏》、《雨樹之國》、《機械狂人》、《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Story Seller故事販賣者》等作品。


 

 

 

解說      by   橫井司


   松下陽之介是在區公所工作,隨處可見的膽小男人,只有一個異於常人的祕密:他是超能力者。

   超能力之於陽之介是「興趣」。小學的時候,他在電視上看見尤里.蓋勒表演彎曲湯匙後,感佩得五體投地(尤里.蓋勒於1974年3月來到日本,在電視節目上表演超能力,全國少年因此紛紛挑戰彎曲湯匙)。陽之介也試著挑戰之後,竟成功彎曲了湯匙。從此以後,陽之介就沉迷於練習超能力。

   本書敘述者,陽之介的朋友三宅峻平,是借住在陽之介住家倉庫的打工族。托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福,他每次都不得不看著陽之介練習超能力,已經到了有些厭煩的地步。

   好比說叫了外送拉麵。拉麵送到以後,陽之介沒有伸出手,總先不疾不徐地以超能力掰開竹筷,直到成功要花大約三十分鐘,麵條早就泡爛了。

   峻平總是心想,這樣子倒不如用手掰開還比較快,還能吃到好吃的拉麵。不使用超能力比使用超能力更有效率時,使用超能力還有什麼意義?能派上什麼用場?有這種想法的峻平可以說是現實主義者。所以總揶揄「比起超能力,更該說是低能力」的他,始終搞不懂仰賴陽之介超能力的人在想什麼。

   大多時候,懷抱著煩惱的委託人(?)們都先造訪峻平打工的牛肉蓋飯店。清一色是美女。對美女沒有抵抗力的峻平無法拒絕她們的要求,最後都帶著她們前往自己與陽之介共同居住的倉庫。

   委託人們來到倉庫後,也認識了拚命練習超能力的陽之介,和在一旁看書長得像「麵包超人」的男人。

   男人名為兩角一角,角唸作「ㄐㄩㄝˊ」,但峻平都唸「ㄐㄧㄠˇ」。一角自稱工作是柏青哥職業玩家,沒有了錢就跑去柏青哥店賺。

   一角閱讀的書籍似乎都是推理小說。接受了委託的陽之介發動超能力後,一角就會突然批評起看完的小說,然後插手干預。他的批評很有趣。

   「竟能厚顏無恥地寫出這種毫無邏輯性可言的名偵探,也站在讀者的角度想想嘛。」
   「什麼純熟華麗的推理,牽強附會才不算是推理,更何況設定太做作了。」
   「還以為是偵探小說,結果純粹是懸疑小說,沒有半點邏輯可言。」

   這些抱怨也許你曾在哪裡聽過,抑或如果自己是推理小說迷,可能也曾說過類似的話吧。雖然遭到批評的作家大概會火冒三丈(笑)。

   從這些發言,可以看出一角應該喜歡「本格派」的推理小說。

   至於本格派推理小說的魅力是什麼,很難一概而論,但其中一項魅力,就在於享受名偵探(角色)的邏輯性和「純熟華麗的推理」吧。「所謂名偵探,就是聚集所有人,開口說『那麼』」這句戲言廣為人知,雖在嘲諷本格派推理小說的固有場景,但確實非常精準地道出讀者在閱讀本格派推理小說時的雀躍感,和懷抱期待的那一瞬間。

   但是,名偵探(角色)說了「那麼」這句開場白時,讀者所期待的,看似是名偵探會如何有邏輯地解謎,但事實上,我認為應該是偵探在謎題與解答之間,能夠找出怎樣的連結,講述連結的口吻又有趣與否。此外,謎題與解答的連結方式越是不按常理,越是有趣。為了呈現出不按牌理出牌的趣味性,最好是謎題的設定與解答相差懸殊。因此,名偵探(角色)也經常在改變了對某件事物的認知以後,成為謎題的提示者。從而展現出名偵探(角色)的,甚至是創物主作者本身的世界觀與思考方式。如此想來,本格派推理小說的讀者,其實也能享受到如何用另一種觀點去認識自己身處的世界。

   言歸正傳。一角批評完看過的推理小說以後,便慢條斯理向委託人提出問題,打算在陽之介以超能力得出真相前,檢視每個線索,以邏輯的力量解決問題。

   經過上述的開場白,可看出收錄於本書的各則短篇,皆是處理日常謎題的本格派推理。

   真要說起來,一角是想嘗試當安樂椅偵探吧。所謂安樂椅偵探(Armchair Detectives),即是沒有走到案發現場,就能解開事件謎團的偵探(角色)。艾瑪.奧希茲(Baroness Emmuska Orczy)的《角落裡的老人》(The Old Man In the Corner)系列,被視為是安樂椅神探的第一人。更加洗練的作品,還有哈利.柯美曼(Harry Kemelman)的《九英里的步行》(The Nine Mile Walk)、詹姆斯.葉飛(James Yaffe)的《媽媽偵探》(My Mother the Detective)、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的《黑寡婦的故事》(Tales of the Black Widowers)系列等,都為人所知。

   日本最早的同類作品,有人認為是佐藤春夫的《母親》。隨後也有高木彬光所寫的實驗性作品《成吉思汗之謎》(由於是躺在床上進行推理,被稱作臥床偵探),但直到七○年代以後,才被人刻意採用為推理小說的點子。鮎川哲也的三號館酒保系列、都筑道夫的退休刑警系列以及阿刀田高的《A尺寸殺人事件》也眾所周知;近年來還有北村薰的春櫻亭圓紫與我系列,和西澤保彥的《啤酒之家的冒險》。

   由於純粹是靠腦力激盪導出真相,在本格推理的分派中,也常有人認為這是最接近本格的寫作風格。

   那麼,委託人聽完一角的推理以後,都對他出人意表的解答大吃一驚,將陽之介忘得一乾二淨飛奔離開。

   然而可悲的是,儘管一角總是唾棄小說裡的虛假邏輯,想藉由紮實的邏輯導出真相,但他的推理總是撲空。聽到再度來訪的委託人報告真相後,每當峻平挖苦他,一角就說:「邏輯上沒有破綻,那個推理本身沒有問題。」「邏輯上沒有破綻。既然沒有破綻,這也是一種真相。」「邏輯上沒有破綻。重要的不是結果,而是引導出結果的過程。」「邏輯上沒有破綻,我只是指出可能性。」其自信堅如磐石未曾動搖。

   一角的推理方式稱作演繹推理。哲學家兼邏輯學家澤田允茂認為,在這種推理規則下,當問題P與解答Q之間確立了「若P則Q」的連結,如果P是正確的,那麼Q也必然正確;但「若P則Q」這種聯想是否正確,以及P實際上是否正確,則完全不理會。他說:「演繹推理只是指出『敘述方式』和『思考方式』的應有形式,並未考慮到敘述的內容和思考的對象。」(出自雜誌文章《推理小說與邏輯性思考》)換言之,一角運用的邏輯性推理,所得到的線索雖正確但沒有根據,全假設成用以解決謎題所需的線索,並未去查證「若P則Q」這種連結是否合理。因此一角說的「邏輯上(的運用)沒有破綻」也未必有錯,但沒有查證的運用,終究無法引導出真相。

   一角一直提倡該以縝密的邏輯實踐推理,這副模樣可說是本格推理迷對名偵探抱有的既定印象。然而,越是嚴格(形式上)地運用邏輯性推理,越容易遠離真相,呈現出教人啼笑皆非的結果。因此本書並非想讓讀者享受到名偵探(角色)的名推理,而是想讓讀者享受到奇妙推理,算是模仿了名偵探小說的滑稽作品,充滿作者的玩心。

   每當飛奔離開的委託人再度回來,陽之介的超能力才找到真相,峻平也才發現前來委託的美女們早已心有所屬,大失所望,是每則短篇結尾固定會出現的橋段。這種以各種常見劇情為基礎,與優良情境喜劇相似的風格,希望各位讀者能夠一併感受,樂在其中。

   最後補充一下知識。本書日文版書名和收錄各篇所套用的《風一吹……桶店生意興隆》這個奇怪邏輯,典故出自十返舍一九的《東海道中膝栗毛》一書(但原著中不是「桶店」,而是「箱子店」)。但據說《東海道中膝栗毛》並非原創,而是取自更早之前問世的《世間學者氣質》(無跡散人著)。本書的有趣之處在於,各章標題與文章內容完全沒有實質關聯。各篇標題與內容的落差,正好與一角的推理和實際真相差了十萬八千里相互呼應,實為細膩的巧思。

 

 

 

 
詳細資料


ISBN:9789865706746
叢書系列:春日文庫
規格:平裝 / 288頁 / 15 x 21 x 1.4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日本文學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懸疑/推理小說> 日本懸疑/推理小說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