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1

 

 

現在的我已經能夠理解,為什麼人們不喜歡「可憐」這個字眼了,因為憐憫對方而萌生的同情心,確實有著不堪入目的一面;每個人都向他人索求著意義更深刻的慈愛,並相信自己同樣能孕育出那樣的慈愛。

就算有人遭遇困難,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可憐的。








作者簡介~~綿矢莉莎 Risa Wataya

綿矢りさ、1984年2月1日出生於京都府。

十七歲以《Install未成年載入》一書出道並獲得第38屆文藝賞,

十九歲以《欠踹的背影》榮獲第130屆芥川賞,為最年輕的芥川賞得主。

二○一二年以《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再獲選為最年輕的大江健三郎賞得獎者。








大江健三郎獎(日語:大江健三郎賞)是講談社主辦的文學獎。通稱大江獎(大江賞)。評審只有大江健三郎1人,是講談社於2006年為紀念創業100周年及大江的作家生活50周年而創設。2014年起停辦。


本獎以表揚新人作家為目的,最近1年間1月到12月發表的作品都是大江的評選對象。大江並不為得獎作品撰寫評論文,而是和得獎作者舉行一場對談會,對話紀錄刊載於《群像》雜誌上。得獎作品將被翻譯成外語。


•第1回(2007年) - 長嶋有《夕子的近道》(『夕子ちゃんの近道』新潮社2006年4月刊)
    
•第2回(2008年) - 岡田利規 《特許時間的終結》(『わたしたちに許された特別な時間の終わり』新潮社2007年2月刊)

•第3回(2009年) - 安藤禮二(安藤禮二)《光之曼陀羅 日本文學論》(『光の曼陀羅 日本文學論』講談社2008年11月刊)

•第4回(2010年) - 中村文則 《掏摸》(『掏摸』河出書房新社2009年10月刊)

•第5回(2011年) - 星野智幸 《俺俺》(『俺俺』新潮社2010年6月刊)

•第6回(2012年) - 綿矢莉莎(綿矢りさ)《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かわいそうだね?』文藝春秋社2011年11月刊)

•第7回(2013年) - 本谷有希子 『嵐のピクニック』(講談社2012年6月刊)

•第8回(2014年) - 岩城けい 『さようなら、オレンジ』(築摩書房2013年8月刊)

(資料來源~~網路)








到底要有著怎麼樣的寫作才華,才能在十九歲榮獲『芥川賞』。二十七歲又榮獲『大江健三郎賞』?




我靜靜讀著綿矢莉莎 (綿矢りさ) 的『大江健三郎賞』作品《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 かわいそうだね?) 》,慢慢沉吟其中釀製已久的幽微人生變化,為綿矢莉莎年輕而深刻探討人心的筆調所感動。




《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 かわいそうだね?) 》一書的中文版,收錄了〈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亞美真是個美人〉兩篇小說;今天我想分享的是〈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








知名百貨公司專櫃小姐的樹理惠,在與由美國返日工作的男友隆大開始交往,尚在交往熱戀期中,男友隆大竟然公然大方地告訴樹理惠~~

「如果樹理惠妳無論如何都沒辦法接受我幫助秋代的話,那麼很抱歉,我可能就必須和妳分手了。」




秋代的身分是過去隆大在美國求學和工作期間,交往了七年之久的前女友,隆大因為對秋代沒感覺了,所以決定和她分手,隆大也藉此機會返回日本工作。




但對隆大仍然一往情深的秋代,竟然孑然一身也跟著回到日本,在沒錢沒住處的狀況下,暫時借住自己前男友隆大的1DK租屋中。




樹理惠對隆大與秋代這段奇怪的同居關係,從信任,到懷疑,到乾脆上門查看,到最後利用與隆大兩人出門旅行的時間偷看了隆大的手機。樹理惠得到了一個全世界女性都害怕發身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原來,隆大與秋代的感情果然曖昧不清。憤而提出分手的樹理惠在失戀的慘痛中,不斷思考關於感情的一切………








綿矢莉莎在〈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一文中,原本一開始以樹理惠遇見東京都還算經常發生的地震為開頭暗喻自己的感情亦將如地震般搖擺而脆弱之後雖然故事筆調表現並不特別突出,萬一寫不好,流於一般羅曼史小說或類型小說也都很有可能,乍讀之下會有點懷疑,這樣的文筆,為何受到日本文壇純文學大家大江健三郎的青睞與肯定?




但,故事到了中段的轉折處,綿矢莉莎特殊的寫作功力開始展現,不再著手描寫百貨公司小姐的虛浮工作生涯轉而巧妙地運用一般都會女性可能處在的地方以景寄情,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中樹理惠反覆思考自己現下怪異的情感狀態------最後的狀態變成不思考還好一思考就感覺莫名其妙的爛透了

 

 

綿矢莉莎以細膩的筆觸描繪樹理惠揭密、攤牌、到提出分手的劇情急轉直下。這其中樹理惠的內心展開綿密的自我交戰,心中的小天使和小惡魔爭論不休。我相信曾經遇過三角戀情的讀者讀來,一定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相似感和痛感。過往曾有過那樣不堪的戀情呀.........








沉溺在失戀傷痛的樹理惠開始思考,『可憐』是什麼?




對樹理惠而言,眼睜睜看著男友與前女友開始同居,只得無奈接受現狀的自己~~『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




男友隆大則認為,眼睜睜看著和自己還有朋友關係的前女友秋代,如果流落東京街頭~~『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




而前女友秋代呢?文中雖然沒有特別交代,但我想,秋代會不會想,自己就這樣被交往七年的前男友驟然提出分手,這樣的自己~~『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








每個人都有自覺委屈和自憐的時候,決定別人處於『可憐』狀態,和決定別人處於『可憐』狀態,如何評價、怎樣才算已經達到『可憐』的狀態,對別人和對自己,綿矢莉莎在〈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一文中告訴讀者,其實這中間有相當大的不同評價空間。




好比樹理惠就在文中自省,當年看到阪神大地震過後家破人亡的慘狀,居住在大阪的她,才覺得別人『可憐』。可是,目前身強體壯、工作順利、與同事和家人相處也很平安的她,卻只單單因為失去一個會劈腿的男友,就覺得自己很可憐。




其實客觀來看,因為地震而失去所有家人財物這件事,和,失去一個會劈腿偷吃的男友。或許,後面這件事根本不用感覺自己『可憐』,反而某個程度應該為自己慶幸,慶幸自己沒有和這樣糟糕的男性繼續交往下去,白白耗費了自己的青春。








接下來的日子肯定會很難熬吧,還有無法避免的哭泣與後悔,可是那是遙遠未來的事,不是現在的事,現在最重要的適吸完這支菸。………

有一句家鄉話,最適合用來形容現在這種心情,那句話要怎麼說呢?

不好意思啊,那是一句適合在輕易放棄後,順理成章逃避現實時說的話。

啊,我想起來了。

真拿他沒轍。








介紹一位文筆細膩流暢的年輕日本女作家------綿矢莉莎 (綿矢りさ)


 

 

 

com  

 

 




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     かわいそうだね?



•  作者:綿矢莉莎    綿矢 りさ   @ 2011
•  譯者:劉格安
•  出版社:新雨   
•  出版日期:2014/05/31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2271513
•  規 格:平裝 / 256頁
•  出版地:台灣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日本文學
 

 

 

 

轉載自~~https://www.taaze.tw/goods/11306410996.html


內容簡介


我沒有那麼堅強,我也需要一個擁抱;
你,聽得見我的聲音嗎?
坦白會讓人受傷,壓抑卻讓自己受傷


第六屆大江健三郎賞獲獎


小說界最有活力的聲音,三大賞破紀錄最年輕獲獎者 綿矢莉莎
醞釀十年 給所有同世代女性的溫柔告白

發行多國文字版本
諾貝爾獎得主 大江健三郎,才女作家 水泉 亮眼推薦

張維中 入戲到心跳加速!

如果妳的男朋友說,要讓好可憐的前女友住進家裡……?
如果妳身邊,總是伴隨著某個氣質出眾、人人喜歡的大正妹女生的話……?

「不會吧?!!!!!為什麼是我????」

樹理惠是個在百貨公司賣鞋子、將近三十歲半老不小的專櫃OL。

她在兩年前認識了從美國回來的男友隆大,兩個人過著幸福快樂的情侶生活;然而,就在幾天前,這一切都改變了。

隆大忽然對樹理惠說,「我要讓我的前女友秋代,住進我的公寓裡」,而原因居然只是「秋代沒人照顧,實在太可憐了」?

是沒錯啦,秋代是個楚楚可憐的女孩,既欠缺自己生活的能力,又顯得相當柔弱無依,所以,就連樹理惠自己,也覺得放著這樣一個女生在外頭流浪,實在不是很厚道的事;問題是,因為感覺不夠厚道,就要把男友的床讓給前女友去睡嗎?天下哪有這種道理啊!

「……我實在很想這樣大吼出來,可是這麼一來,我不就跟螢火蟲之墓的壞阿姨一樣了嗎?」

樹理惠,超有道德感的女人,這樣的事完全做不來。

於是,她只能一邊坐視著秋代不斷在隆大的公寓裡「擴張領土」,一邊將內心的火山硬是壓抑下來,然而有一天,這樣的壓力終於來到臨界點,於是……?
—〈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


坂木蘭是個氣質出眾的美人,然而亞美卻比她更美麗。

只要亞美一站出來,一定是聚光燈所在的焦點,而黯然失色的小蘭,則老是被人戲稱為「亞美的經紀人」。

面對這樣的情況,小蘭也不免會想著,雖然我們是朋友,但我是真的喜歡亞美呢,還是說,我其實是討厭她的呢?

就在這種五味雜陳的情緒中,兩人長大了、走過大學,成為社會人;小蘭找到了一個樸素卻愛她的男人,兩人過著踏實的日子,可是,原本被大家看好會成為耀眼奪目巨星的亞美,卻變成了另一個模樣…

有一天,亞美帶了一個比她小好幾歲、看起來就像是個痞子的男人到小蘭面前,
「我要跟阿志結婚了。」
小蘭嚇了一跳,但是她在當下並沒有開口勸阻。

「這是妳的復仇,看著比妳耀眼的亞美燃燒殆盡,墮落下去。」
一個默默觀察的朋友這樣說著。

「不,其實不是這樣的,我沒勸阻,是因為我察覺了亞美的真意…」
究竟小蘭察覺到,屬於亞美的真心是什麼呢?
才貌出眾的女生隱藏的心事,又是什麼呢?
—〈亞美真是個美人〉

心,不管有多痛,它終歸只是心,終歸只是眼睛看不見、沒有形體,隨著情緒高低起伏,曖昧不清的事物。
沒有形體的東西,無論受傷多嚴重,也不至於要了我的命。
正因為活得這麼辛苦,所以我才不斷勉強自己的心,去替我背負那些令人痛苦的事物。
—秋代

倘若所有手指接觸到的東西,都會變成黃金的話,那麼或許只有不帶善意的冷淡眼眸,才能成為最珍貴的寶物。一旦站在強光照射的舞台上,即便台下有上千名觀眾,他們的臉孔還是漆黑得看不清楚。
—坂木蘭

在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希望別人可憐自己。
每個人,都索求著意義更深刻的慈愛

收錄大江健三郎賞受賞作〈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短篇〈亞美真是個美人〉,
一本深深描繪女性間微妙的競爭與互補、愛情在崇拜與被崇拜間的孤獨和狂喜,
令人感動至深的天才作品!

 

 


作者簡介

綿矢莉莎   Risa Wataya


出生於京都府,十七歲以《Install未成年載入》一書出道並獲得第38屆文藝賞,十九歲以《欠踹的背影》榮獲第130屆芥川賞,為最年輕的芥川賞得主。

二○一二年以《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再獲選為最年輕的大江健三郎賞得獎者。

 

 


譯者簡介

劉格安


政治大學畢業,現為專職譯者,譯作類型包含商管、醫學、旅遊、生活和歷史等。

聯絡信箱:mercitapo@gmail.com

 

 


各界推薦


「構造、文體、人物配置全都恰如其分,是一篇典型的中篇小說。這本小說的展開,既不可思議卻又自然。綿矢莉莎在欠踹的背影後十年間,在孤獨之中不斷鍛鍊自己。閃耀著才氣的光輝、巧妙的作品。」

—大江健三郎

「文字淺白,感動卻無比深刻。」

—書友‧sandroc

「像這樣讓人如歷其境的描寫,不是天才是絕對做不到的!」

—書友‧洛貝爾

「充滿了不起的描寫力與比喻力,壓倒性的精彩作品。迄今我讀到的小說,都是一些偏向作者主觀,遠離讀者的作品;然而,這本書卻是一本充滿「真實」,令人產生共鳴,彷彿有血有肉般的作品。」

—書友‧Shortcut

 

 

 

入戲的語言力道 張維中


說起綿矢莉莎這個名字,也許有不少關心日本文壇的人和我一樣,最快浮現於腦海的印象就是「最年少」這三個字。最年少——史上最年輕的獲獎記錄,在綿矢莉莎的身上就至少集滿了三個。

早在她十七歲時,便以初試啼聲之作《Install未成年載入》獲得「文藝賞」而寫下得獎年齡的新記錄。緊接著在兩年後,當她只有十九歲,還是早稻田大學一年級生時,又以《欠踹的背影》一舉奪下了日本純文學的巔峰指標「芥川賞」之榮耀,且再次創下該獎得主的最年少記錄。

綿矢莉莎的獲獎、出道與成名,對日本文壇來說可謂畫出了一道分水嶺。長久以來,日本作家出版第一本書的平均年齡都在三十歲上下,仍能被稱為新銳作家,而得到芥川賞更可能是中年以後的事。綿矢莉莎翻開了嶄新的一頁,為日本文壇帶來新鮮的氣象,也替逐漸銷售不振的文學獎作品打入一針強心劑。在那之後的十年,有更多年輕的寫作者投入創作,在各大獎項獲得肯定。如今回首,綿矢莉莎可謂這波文學新浪潮的先鋒。

2012年綿矢莉莎再以《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獲得「大江健三郎賞」的殊榮。同時,這也是她第三個「最年少」得獎記錄。大江健三郎賞從2007年起舉辦到2014年落幕,綿矢莉莎已確定是這個獎項最年輕的得獎者。

然而,綿矢莉莎的成功,當然不僅僅只是因為年輕拿奬這件事而已。在她筆下所透露出日本新世代年輕人的世界觀,讓日本文壇的上一輩作家開了眼界,同時也共鳴了同世代的讀者。

就像是這本書裡收錄的〈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和〈亞美真是個美人〉兩篇小說一樣,藉著故事鋪陳出了女性之間微妙的競爭與互補;流行物質文化與內心世界的對照;愛情在崇拜與被崇拜之間的孤獨與狂喜。綿矢莉莎再次透過文字,反思了她這個世代的日本女生們,面對的自我定位、生活追尋和人際關係。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於以往的小說書寫筆觸,綿矢莉莎在這部小說裡,筆調非常幽默甚至搞笑,很有黑色喜劇的基調。小說的節奏明朗,原本她的作品就挺帶有偶像劇的氣味,在這本書裡更發揮得淋漓盡致了。精彩的對話加上漂亮的場景跳接,讓讀者輕易進入主人翁的內心世界之際,又勾勒出生動的畫面。

尤其當我在讀〈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時,入戲到整個人心跳加快,跟著女主角的心情七上八下。最後,甚至不得不暫時放下小說冷靜一下。因為,我忽然意識到自己居然有個衝動,想要搶先女主角一步,去狠狠揍那狡猾的男主角一拳。

小說獲得「大江健三郎賞」的那一年,曾在「講談社」出版社禮堂開了一場大江健三郎和綿矢莉莎的公開對談。我恰好參加了這場講座。看見台上兩個跨越時代與世代的作家,聊了許多世代對照的觀點,覺得有趣。

講座上,大江健三郎表示,這部小說是作者用著年輕人的語言,寫給年輕人的一部作品。更精準一點說,是作者寫給同世代的年輕女性看的小說。

話雖如此,身為男性且年事已高的大江健三郎仍被故事給感動了。因為在綿矢莉莎的小說中,他感覺到了「語言中藏著力道」。那正是他挑選「大江健三郎賞」的作品準則:要在飽滿力道的文學語言中,看見作家的可能與成果。

聽起來很玄嗎?別馬上把「語言的力道」歸進難懂的藝術中。其實,道理很簡單。我想,只要是一部像是《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能讓人入戲的小說,入戲到你無法忍受主角們的行為,恨不得想要替天行道時,那麼所謂的語言力道,就老早已經打中你了。

 

 

目   錄


入戲的語言力道 張維中

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
亞美真是個美人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