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aRay讀《一個人的朝聖》----蕾秋.喬伊斯 筆下『正常人』的無言和無奈

 

1346123603-2370512222  

 

 

開始可以有不止一次,或者是有不同的方式。你可以認為你正在從頭開始一件事,而實際上你做的是持續從前的事。








蕾秋.喬伊斯 ( Rachel Joyce) 的《一個人的朝聖 (The Unlikely Pilgrimage of Harold Fry )》很難不去聯想到電影『阿甘正傳』中,當阿甘驟失母親之後,突如其來沒有目的地一個人獨自跑跑跑。




差別是,阿甘沒有要去的目的地和原因,《一個人的朝聖》中的主角哈洛是真有目的地,想去探訪不久人世的多年好友。








阿甘在一個人跑步的過程中,漸漸出現追隨者,但某種程度自閉症的阿甘,對這些人並不多加理會,這群人對阿甘來說,其實不存在意義。




《一個人的朝聖》中的主角哈洛同樣在獨自行走過程中出現追隨者,而哈洛又因為個人太過英國紳士個性,另一方面也是出自於某種程度的情感投射,所以他接受了一個又一個加入的追隨者,並且願意配合他們不同的走路速度或身體狀況,做路程上的修改。




這個節外生枝的小故事,可以讀出典型英國人過分有禮拘謹到誇張的地步。




也或者說,讀者可以讀出一個所謂『正常人』有多辛苦。








阿甘的自閉症讓他與這個世界某種程度從此隔離開來,想或不想跑步?一天要跑多久多遠?想要跑哪一條路線?這些事情對阿甘來說,都是完全可以自我掌控------一個人獨自跑也好,後面跟了一群追隨者跑也好,阿甘就是阿甘,不需要考慮別人的心情,只要專心做自己,某個程度我想絕對不至於有不舒坦或不愉快的心態出現。




但到了《一個人的朝聖》中的哈洛身上,事情就不一樣了。




哈洛是很典型的『正常人』,又特別有禮貌,富有同理心,總認為,既然有人開始追隨他,那麼,某個程度按照社會上應有的『禮貌』或『禮節』,他就有義務和責任去care這些不請自來的追隨者。




不但要協助處理他們在步行過程出現的健康問題,還要關心不同人不同原因追隨的心理問題,末了,還要管到這群追隨者之間出現的人際衝突和其他相處問題。------好辛苦,哈洛讓一趟原本可以愉快、舒適或至少是可以擁有絕對自主性『一個人的朝聖』,變得處處必須忍耐、退讓、或更改計畫、委屈求全。








我當然相信哈洛這樣的一再容忍與配合、某個程度對他自己也有心靈療癒效果。




但,這不也對照出所謂『正常人』,想要活在社會人際間的無言和無奈嗎?



 

 

 

 

 

  從實際英國地圖來看看    哈洛走了多遠 (圖片引用自網路)

231118164_m    231118164_m    jhg  

 

 

 

 

 

 

 

 

com  

 

 

 

 

 

 


一個人的朝聖     The Unlikely Pilgrimage of Harold Fry

•    作者:蕾秋.喬伊斯     Rachel Joyce
•    譯者:張琰
•    出版社:馬可孛羅
•    出版日期:2012年09月06日
•    ISBN:9789866319501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